電影版權《收費標准》之惑 集體管理遭遇執行難?--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電影版權《收費標准》之惑 集體管理遭遇執行難?

殷泓 路倩雯

2011年07月28日07:54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7月27日,位於北京市海澱區的一家網吧裡,不少人正興致勃勃地看著網絡視頻電影。

  “收費?沒聽說啊!”網吧經營者直言不諱。而在半年前,一項關於在網吧、長途汽車等交通工具上放映電影收取費用的規定曾一度引起社會各界廣泛關注。

  該規定自今年1月1日實施以來,已過半年。但本報記者調查發現,盡管實施前聲勢浩大,引來無數關注,但現實卻是該規定遭遇了“執行難”。

  這個名為《電影作品著作權集體管理使用費收取標准》(以下簡稱《收費標准》)的規定,旨在以向電影作品使用者集體收取費用的方式,保護著作權人的利益。電影作品著作權集體管理收費,被看作繼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后又一個標志性的維權行動。

  不過,多位長途汽車司機、網吧業主以及影視服務商和行業協會負責人表示,《收費標准》至今並未生效。那麼,被寄予厚望的《收費標准》為什麼只是看上去很美?各方利益主體有哪些困惑?

  困惑一:

  集體管理遭遇執行難?

  2010年底,《收費標准》出台,要求國內網吧、長途汽車、網絡、視頻點播、飛機、火車播放電影必須向中國電影著作權協會(以下簡稱“影著協”)繳納一定版權費,之后再由影著協統一轉付給著作權人。

  放電影要收費了,這件事在網上引起了熱議后,也傳到了北京市永定門汽車站長途客運司機李師傅的耳朵裡。他告訴記者:“去年聽說過要收費的事情,但現在車上還在免費放電影。”

  而北京明絡網吧的經理明確表示,“不知道放電影要向影著協統一交費”。按照以往的做法,明絡網吧依然在向影視節目服務商繳納費用。

  北京網吧協會會長孫旗向記者証實,影著協的《收費標准》確實還沒在北京網吧實行。“去年曾經在一次座談會上與北京市文化局網絡處的領導溝通過這個事情,后來收費的事就擱置起來了。”他說。

  北京盛世驕陽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是與影著協簽署合作協議的服務商之一,擁有不少獲得授權的正版影視資源,業務覆蓋到全國主要省市。“今年2月,公司與影著協簽署了《影視著作權集體管理協議》,約定在版權方面進行合作,由影著協收費后與我們分成。但之后一直沒有新的進展,大家都在觀望。”該公司市場公關部總監賀榮說。

  《收費標准》在全國實施的情況如何呢?記者就此致電影著協,其工作人員稱一切以影著協官方網站發布的信息為准。隨后記者登錄其網站,看到一條影著協與少數網吧影視節目服務商召開座談會和研討會的消息,並與其中部分服務商簽署了合作協議,但此后並無實質動作。

  困惑二:

  著作權人能否得實惠?

  談起《收費標准》落地難的原因,網樂互聯(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營銷中心總監邵先生說:“服務商與影著協有許多矛盾尚未解決,很多服務商也是權利人,怎麼收費、收多少、影著協如何向權利人轉付等細節問題都沒有定下來。”

  按照《收費標准》及影著協其他文件,網吧每天每台電腦的著作權使用費為0.15元﹔凡播放電影作品的長途汽車,每輛車每年收取著作權使用費365元至500元不等。

  無論怎樣計算,收取使用費背后都隱藏著一個問題:這麼大的一筆費用,涉及海量影視作品和眾多著作權人,誰來保証影著協百分之百地將收取的費用及時足額轉付給著作權人?收費、管理和轉付的過程,如何保証做到公開公平公正?

  “協會將把實收費用的10%作為管理費,剩下的90%都會直接分給會員單位權利人,對於代非會員單位權利人收取的著作權使用費,協會將會把實收費用的15%作為管理費。”這是影著協理事長朱永德的承諾。

  記者在影著協的官方網站上看到,目前其會員僅70家。盡管華誼兄弟、北京保利博納、中國電影集團等公司的大名赫然其上,但事實上這些會員僅佔電影作品著作權人的很小一部分。

  究竟是保護大多數著作權人的利益,還是收取高額費用后供小部分人“分享”,這些有待時間的檢驗。

  盡管影著協表示將“代非會員單位權利人收取著作權使用費”,但最終這些收益如何分配給“非會員單位權利人”,《收費標准》卻沒有具體說明。

  不僅如此,此次電影版權收費,也令人不由得聯想到此前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簡稱“音著協”)對卡拉OK版權收益的再分配。

  2010年1月,音著協卡拉OK著作權使用費分配方案甫一公布,就飽受詬病,眾多版權所有人直呼沒有得到多少實惠。卡拉OK版權收費,在名義上也是為了保護知識產權和著作人權益,最后卻陷入激烈的利益紛爭,隻好犧牲著作權人的利益填平分歧。

  影著協面臨著同樣的質疑。對此,朱永德稱“將吸取卡拉OK版權收費的教訓”。然而,事實上,目前過高的收費標准,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讓公眾懷疑“假維權之名行收費之實”了。從這個意義上說,影著協為自己正名之路任重而道遠。

  困惑三:

  網吧是否面臨“二次收費”?

  在影著協的收費對象清單裡,網吧問題最多,爭議最大。

  北京明絡網吧經理向記者表示,如果真的要收費,可能會因數額太高承受不起。另一方面,他也擔心給服務商交費后再給影著協交費,會造成額外的負擔。

  目前大部分網吧都選擇了和影視節目服務商合作,由服務商提供獲得授權的影片,網吧交費后供網民點擊觀看。而根據影著協網站上的文件,網吧即使如此,也必須向影著協“另行交費”。

  那麼,影著協對網吧的收費會不會涉及“二次收費”呢?這是不少網吧業主猶豫不定的一個原因。

  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王遷表示,如果網吧確實已經從服務商處獲得了合法許可,隻要其是在許可期間傳播許可協議范圍之內的影片,就無需再次從其他渠道獲得對相同影片在相同范圍內相同權利的許可了。但問題在於,如果網吧傳播的影視劇超過了其從服務商處獲得合法許可所覆蓋的范圍,則其必須就超出許可范圍的那部分影視劇尋求合法許可,否則構成侵權。“此時從影著協處獲得一攬子許可就是適宜的選擇。”

  根據著作權集體管理條例第20條的規定,在影視作品的著作權人加入影著協,並通過合同將影視劇在網吧進行信息網絡傳播的權利交由影著協管理后,著作權人不能“在合同約定期限內自己行使或者許可他人行使合同約定由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行使的權利”。王遷解釋說:“這就意味著,在這種情況下,隻有影著協才能合法地向網吧發放許可並收取使用費。”

  然而,孫旗則認為,網吧不應成為收費的對象。“網吧是‘提供互聯網上網服務’的營業場所,靠帶寬和上網場地來收取上網費,而不對內容進行收費,不以播放電影來營利。”

  北京市網吧協會曾經在兩年前向全市網吧發出倡議書,倡議網吧通過在線觀看方式提供電影電視劇。“北京網吧目前的帶寬大約在20MB到30MB,完全可以滿足在線觀看,這已經成為必然的趨勢。”孫旗說,“既然如此,影著協真正的收費對象,就互聯網這一塊而言,應當是視頻網站,他們才是依靠影視內容實現營利的。”

  《收費標准》的命運如何,電影版權集體管理如何推進,本報將持續關注。

  【記者手記】

  免費的電影“盛宴”即將結束,付費看電影已成定局。

  然而,《收費標准》出師未捷,沒能在短期內實現保護電影著作權的宏願,反而在利益博弈和規則制定上遭遇尷尬,止步不前。未來中國電影著作權保護會否出現新的轉機,取決於多方博弈最終能否為以上困惑給出真正的答案。

  關注電影版權收費,實質上關注的是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關注的是中國電影的未來。真心希望該規定的實施,能讓中國的電影真正受到應有的保護,讓盜版不再理所當然地存在。

  【鏈接】

  影著協公布的使用費收取標准

  ■網絡:距首映兩年內的電影基本使用費下限為10萬元/部/年。

  ■網吧:每天的使用費為:電腦總量×網吧每小時收費標准×7.5%。

  ■視頻點播:基本使用費為每次點擊的單價×33.3%×終端用戶數×10%。

  ■飛機和火車:每年每部影片使用費為2500元—50000元。

  ■輪船:每年每部影片使用費為800元—11000元。

  ■長途汽車:每輛車每年收取著作權使用費365元—500元。

  ■非營利性局域網:每個計算單位(500戶終端)每年每部影片的著作權使用費為100元。

  ■音像制品出租:每年每個出租點統收電影作品出租權使用費200元。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