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首個被征稅網店發展樣本 七年創銷售過億奇跡--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解密首個被征稅網店發展樣本 七年創銷售過億奇跡

肖歡歡 謝欣陽

2011年08月03日07:47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站在自己的服裝配送倉庫,周欽年躊躇滿志。
周欽年的網店有自己的攝影棚。
網店專職模特在外景拍攝。
周欽年的網店位於漢口金銀湖的貨倉。
“免稅”時代如終結,網店還能紅火多久?圖/中國經濟網


  “最牛網絡女裝店”7年創年銷售過億奇跡 解密首個被征稅網店發展樣本

  免稅時代如終結 網店還能紅火多久?

  一張430萬元的“天價”稅單,讓淘寶網店“我的百分之一”意外走紅——這是中國首個被正式征稅的網店。

  同時,“天價”稅單將這個“中國最牛網上服裝店”的真實規模首度曝光——去年的網上銷售額高達1.05億元,即便現實中很多大型服裝店也很難企及。在數以百萬計的網店中脫穎而出成為“參天大樹”,這個最初的夫妻店隻花了7年時間。

  這個網店的另類崛起可謂中國電子商務江湖中的一個奇跡。在其創始人周欽年看來,7年不經意間的布局,如今看來是看不見硝煙的戰場。

  作為一個樣本,周欽年給想靠開網店創業暴富的人提供著無限遐想。不過,眼下說其“成功”似乎還言之尚早——盡管周欽年說繳納430萬元稅款心甘情願,但也令他異常痛苦,並給網店的運營帶來極大困難。

  今年,周欽年的網店繳稅額將達1000多萬元。沒有了“免稅”的優勢,“網購女裝第一店”還能走多遠?周欽年的成功模式真能復制嗎?

  周欽年自認性格內向、不善言談。多數時候,他一個人悶在家裡,琢磨怎麼讓女裝更好賣。

  入行

  “落魄書生”開網店

  “天價稅單”事件在國內引起極大震動,周欽年被媒體掘地三尺圍追堵截,但多數時候他隱身網絡無跡可尋。

  2004年2月,在湖北美術學院讀研的周欽年30歲,在易趣網開了第一家網店,這與他內向的性格有很大關系。“在虛擬世界不用和人打交道。”

  周欽年說,網店發起人嚴格來說應該是他的妻子——其妻當時在網上賣二手衣服,而他則已先后開過兩個廣告公司,都快倒閉了。“二手衣服很好賣,每件衣服也就賺8~10元。起初完全是為了糊口,不知道能撐多久。”

  兩個月后,周欽年變賣了廣告公司,妻子也從房地產公司辭職,兩人在自家60多平方米的房子裡專職做起了網店。由於其妻也是學美術出身,眼光好,負責挑款式﹔周欽年司職攝影師。

  2004年一整年,兩口子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廚房鋪上色卡紙,擺好衣服POSE,然后再爬上金屬梯子往下拍。妻子既負責設計,也是唯一的客服。

  直到有一天,夫妻倆決定搬家。2004年底,周欽年居住的樓房一樓有人搬走,他將其租了下來,妻子的表妹畢業后沒有工作,被招過來當客服。他說,當時開網店被人鄙視,隻有混得最不如意的人才會開網店混飯吃。“我從大專上研究生是公費的,起初想當大學老師。”他招的客服都是親朋好友,因為想在外面招人都招不到。

  最終固定下來的客服隻有兩人。那時網店每天發十多個包裹,能賺兩三百元。由於進貨少,周欽年到漢正街進貨時,經常遭到老板的白眼。為節省幾角的郵票錢,他到崇仁路買打折郵票,然后發平郵包裹,也沒少遭受白眼。

  轉折

  搬家+改變發貨渠道

  2005年淘寶上線,周欽年轉戰淘寶,命名“我的百分之一”。意思是僅為中國百分之一有品位的女士而開,定位是“草根時尚”、“高貴不貴”。

  不過,就在轉戰第二年,周欽年的網店便遭遇沉重的危機。當時易趣大勢已去,但出於惰性他仍把網店重心放在易趣上。轉到淘寶的前三個月,新店賣不出衣服,“顧客不熟悉,沒有名氣,也沒有好評和星級,再好的衣服都淹沒在衣服海洋裡了。”周欽年一度不想干了。

  除沒名氣外,周欽年總結教訓發現,問題出在供貨上。由於離漢正街太遠,服裝信息滯后,做出來的服裝通常不暢銷,他決定搬到漢正街附近。2005年7月,他在漢口的江邊盤下一處100多平方米的房子,既作住處,也兼作辦公場所,工作重心則徹底轉向淘寶。

  另一個決定性轉變是,在發貨渠道上擺脫平郵發貨,開始通過EMS和申通快遞來發貨。“當時快遞公司對於我這樣的穩定客戶很好,不管刮風下雨,一個電話就馬上過來了。”

  半年之后,由於服裝款式改進和發貨速度提高,客人滿意度明顯提高,發貨量暴增,他又租了一套村屋作為倉庫。此時其網店已初見成熟架構——周欽年是老板,妻子是設計總監,客服分為銷售和售后。為使網絡順暢,他還專門請了一位IT技術員。

  發家

  首推“真人秀”引領潮流

  和國內眾多網店店主一樣,周欽年開業前3年的盈利空間,基本上在於服裝差價和免稅優勢。但盡管有漢正街這樣的大貨場做靠山,他卻逐漸發現做“二道販子”沒有前途。很多好款式難以買到,進貨量太少很難找到長期合作的大商家。如果能自己設計當下最流行的款式,再找固定的廠家合作,就既能保証質量,又能保障貨源。從此,妻子當起了女裝的專職設計師。

  2007年初,網店推出了七款女裝,周欽年喜歡古龍小說,以“七種武器”命名。推出之后火速爆紅,每一款每天都能賣出300多件。

  這是他賺的第一桶金。辦公樓下是武漢著名的李記熱干面館,每當有大訂單,他就帶妻子去吃一碗面,算是慶功。

  “折騰”並未消停。周欽年瀏覽國外,特別是韓國的購物網站發現,網站上都有真人模特出鏡,看起來既親切又漂亮,點擊量和成交量都相當可觀。

  於是他自己做攝影師,搭建了簡易攝影棚,武漢舊租界的老巷子,江灘的蘆葦叢中,長江大橋下的沙灘,室內和外景模特妻子都一肩挑了。女裝銷量果然大漲,每天賣出三四百件。“毫不夸張地說,不僅在武漢,在全國網店中我們都是最早推出真人模特出鏡的。我算是跟上了節奏,所以賺了錢。”

  光東西好不行,還得有噱頭。2007年,周欽年的網店迎來發展高峰期,他決定推出一次有噱頭的活動,“全球十景行”外拍活動就是頭一炮。由於恰好認識一位對巴厘島熟悉的朋友,周欽年決定將第一站放在巴厘島。

  5天巴厘島之行,周欽年沒睡過一個安穩覺。事實上這次“頭炮”並不成功,外拍對服裝銷量的拉動很小。“第一次去沒經驗,去的時候是夏末,夏裝早已熱賣,購買力已經消化光了。”

  從賬面上看,巴厘島之行似乎未帶來實惠,但這一大膽舉動卻引起不小的轟動。不少買家覺得,他肯花大力氣到國外實景外拍,其女裝也較有品位。此后推出的秋冬季系列女裝,銷量翻番。

  秘訣

  從設計到售后“一鍋端”

  新招屢試不爽,馬太效應體現。早期淘寶買家使用的網上交易軟件基本上都是向軟件公司購買的“標准版”,為適應井噴的交易量,他找來幾名軟件工程師開發出自己的網上交易程序。

  2009年年初,周欽年又破天荒地關閉了售前服務端,實施網上自助購物。迫使他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顧客量增長太快,售后服務跟不上。比如客戶留言,一個小時之后才有回復,很多老客戶給了差評並慢慢流失。

  “這是很冒險的,算是背水一戰了。對一般賣家而言,產品售前推銷和答疑非常重要,是吸引顧客購買的重要手段。我這樣做是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搞好售后服務上,但要求產品介紹的詳細程度足以解答所有顧客購買前的疑問。”

  實行自助購物后沒有造成顧客流失——由於集中精力做售后,網店廣受好評,買家滿意度由99.17分升至99.42分。這一年,該網店成為淘寶女裝銷售冠軍,並獲得淘寶第一個金冠,隨后在2010年3月和12月獲得第二、三個金冠,成為首批三金冠服裝店。

  2010年,網店的銷售額突破1億元,一款牛仔褲半年內賣出30多萬條。最近,國際風投公司IDG找上周欽年,網店成功融資2000萬美元以上。

  “網店現在競爭太激烈了。至少要在1萬家店中有優勢,你才能活下去。”周欽年長嘆一聲說,首要是堅持。2006年剛轉戰淘寶時,整個上半年都在虧損﹔2007年,20多名員工集體辭職﹔2009年,由於業務增長太快服務跟不上,買家紛紛給差評。這都是一道道坎。

  “我性格有些偏執,用真人做模特,推出全球十景行,關閉售前服務,每次都有人反對,最終我堅持並証明是對的。”

  周欽年認為,第二個法寶是自己始終比別人看得遠一些。“從做自己自主品牌、開發自己的交易系統到最近主動繳稅430多萬元,可能其他網店都措手不及了,我們早已站穩腳跟了。”

  第三個法寶則是從一開始就樹立跟傳統網店完全不同的全新模式。“整個產業鏈都是我做,沒有環節受到別人鉗制。所以從2007年起,賣的全是自己的品牌,這是普通網店無法做到的。”

  觀察

  征稅是大勢所趨,還是操之過急?

  樹大招風。今年6月,武漢國稅局開出了國內首張個人網店稅單,對周欽年的網店征稅430余萬元。這是否意味著個人網店征稅的閘門全面開啟?

  430萬稅負太沉重

  對此,武漢市國稅局回應稱,被征稅的“我的百分之一”女裝店屬於實體經營企業,實體店名為武漢爪那服飾有限公司。2010年銷售收入1.05億元。淘寶店僅是該公司的銷售渠道之一。按照核實的不含稅銷售收入,該公司2010年應繳納增值稅316.3萬元,企業所得稅105.95萬元及滯納金等,共計430.79萬元。

  但這一說法遭到周欽年的否認。他表示,自己所有的女裝都是通過網上銷售,沒有實體門店。武漢爪那服飾有限公司只是為了方便為員工辦理社保而設立,並不銷售女裝。

  對於網店被征稅,周欽年並無怨言。“企業要做大,肯定要走規范化道路,繳稅是遲早的事。”但他坦言,430多萬元的稅收對網店來說的確是一個很大的負擔,因為網店2009年基本沒賺到錢,從2010年才有起色,天價稅單導致網店流動資金十分緊缺。而今年,該網店被征稅金額將達到1000多萬元,這對企業來說是很大的負擔。如何消化這筆稅負帶來的成本,他還沒想好。

  專家稱操之過急

  周欽年的網店被征稅,讓武漢很多皇冠級別的店主恐慌:下一個是不是就是我?一名網店店主說,目前國家對網店征稅的標准和方式都未確立,國內電子商務發達的上海、浙江此前對網店征稅有過熱議,但並未實施﹔武漢的電子商務並不發達,此次率先在全國對網店征稅,實在是操之過急。網店的最大優勢是比實體店價格低,而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網店“免稅”。如果對網店征稅,網商隻能提高價格,這將極大削弱網店的競爭力。

  武漢市電子商務協會副秘書長廖江濤認為,武漢3萬多家網店直接就業人數超過10萬人,帶動相關產業創造的間接就業機會超過40萬個。國家稅務總局對個人網店征稅政策尚未出台之前,地方稅務部門操之過急,不利於區域電子商務發展。目前網店競爭日趨激烈,利潤空間極小,甚至還不到3%。對規模小的個人網店,政府應為其提供更好的自主創業條件,放水養魚。

  網店征稅的閘門即將全面打開,大勢似乎已是呼之欲出。如今,嚴峻的考驗已不單擺在了周欽年面前,所有投身網店的大小“老板”都不得不正視這個殘酷挑戰。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