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記錄成求職新障礙:殺手還是調查助手?--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社交媒體記錄成求職新障礙:殺手還是調查助手?

張巍巍

2011年08月09日07:38    來源:《科技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第三隻眼




  習慣了社交媒體單一的交際功能,殊不知這還是位多面嬌娃。一個轉身,便能化成求職殺手或是調查助手。而這,絕非天方夜譚。

  社交記錄成求職新障礙

  一位應聘者因被發現利用廣告網站尋找違禁藥品,丟掉了唾手可得的工作機會。同樣,一位女性因在圖片共享網站發布了裸照,而與自己夢想的醫務工作失之交臂。

  這只是冰山的一角,整體的數據更讓人感嘆。

  據《紐約時報》報道:“75%的招聘人員會受公司所托,對應聘者進行網絡調查。而美國70%的招聘人員都表示,他們曾經因為網絡信息不合格,拒絕了相關求職者。”

  公司利用網絡搜索和信用報告等對潛在雇員進行調查,應聘者已經見怪不怪。而基於社交媒體背景的審查,卻打了眾人一個措手不及。

  剛成立一年的“社交智能”(Social Intelligence)就是一家負責網絡調查的公司,他們需要挖掘潛在雇員在過去7年內所有的網絡行為。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馬克思 德魯克表示,在其所收集的檔案中,除了專業榮譽和慈善記錄外,一些消極的信息也需要達到特定的標准:例如是否曾發表種族主義傾向的評論或提及毒品,發布具有性意味的照片、文字訊息或是視頻,以及公然展示武器等清晰可辨識的暴力活動等。

  在“社交智能”收集的數據中,有近三分之一來自目前主要的社交平台,即“臉譜”“推特”和“我的空間”等。他說,大部分有關應聘者的負面信息都源自深入的網絡搜索,例如他們在博客上的評論,或是發布在其他小型社交網站上的內容。例如輕博客網站Tumblr、雅虎用戶小組、電子商務網站,甚至是“克雷格列表”等廣告網站。

  此外,還有人們發布在網上的圖片和視頻,或者是他們在“臉譜”、視頻網站YouTube,以及網絡相簿Flickr和圖片管理軟件Picasa等分享網站中出沒的痕跡。

  而圖片和視頻正是使眾多求職者陷入困境的元凶。德魯克說:“帶有性意味的圖片和視頻都超出了我們的理解。同樣,我們也公然看到了武器的展示和大量的非法活動。很多圖片都與吸食毒品有關。”一位男士就展示了他與溫室種植的大麻的合影。另一位男士則用了15頁來展示他與沖鋒槍等各式槍支的合照,德魯克回憶說。

  民眾對於涉及侵犯隱私的質疑,給“社交智能”帶來了不小困擾。雖然聯邦貿易委員會判定該公司遵守了公平信用報告法案,但其仍然收到了隱私權支持者的警告,他們懷疑“社交智能”可能會請雇主查看與雇員工作表現無關的信息。對於上述質疑,德魯克回應說,報告不包括個人的宗教、種族、婚姻狀況、性取向、殘疾程度等其他受美國聯邦雇佣法保護的信息,而這些信息一般也不會在求職面試中被問及。同樣,應聘者首先需要同意對於個人背景的審查,其在被發現不利信息時也會收到通知。而“社交智能”目前收集到的所有資訊都是公布在互聯網上的。

  電子隱私信息中心的主席馬克 羅森伯格表示,雖然默許了各大網站或網絡應用復雜的服務條款,但很多民眾並未意識到他們的評論或是發布的內容都是面向公眾開放的。雇主有權收集信息針對職業相關的知識作出決斷,但他也表示了自己的憂慮:雇主不能對應聘者與工作無關的私人生活作出判斷。

  作為科技傳媒行業的一位招聘主管,安 布林克宏對於“社交智能”等公司的存在表示了支持。她說:“我們生活的世界使每位經理都必須面對海量的信息和數據,在進行雇佣決定時,深刻、全面地判斷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對於招聘人員和人力主管都是不小的負擔,因此向調查公司尋求幫助進行全面背景審查也就不足為奇了。”

  “脈沖”高級通信公司的所有者戴夫 克拉克也表示,其選擇“社交智能”進行背景篩選,是因為公司在收集應聘者的網絡信息之前,需要制定一個正式的戰略和標准。“他們能提供給我們一個標准化的方式,來借助這些附加信息,做出更好的雇佣決定。”克拉克說道。

  社交網站成取証新陣地

  作為馬庫姆有限責任合伙企業的法律顧問,弗蘭克 魯迪維茲表示,從博客、社交網絡和圖片分享網站等搜集的信息,都可為法律案件提供關鍵的証據。

  據麻省理工學院《技術評論》雜志報道,美國婚姻律師學會2010年的調查發現,約81%的離婚律師在過去5年中增加了自己使用社交媒體取証的幾率。其中,“臉譜”為主要來源,其次是“我的空間”和“推特”。

  例如,一位男士想要查看其分居的妻子的財務狀況,因為他懷疑對方隱藏了收入來源。研究人員在查看女方在“臉譜”上的公開圖片后發現,她和朋友曾在某個島嶼的高級酒店進餐。而通過跟隨她在“推特”上的微博,他們又發現她擁有一家運營成功的餐廳。利用這些公開資訊,調查人員可以揭示該女士所持有的資產。

  魯迪維茲說,通過這種方式找到確鑿的証據十分難得,但需要注意的是,社交媒介是將其他所有的調查來源聯合起來的聯結,其經常會提供導向。在許多情況下,魯迪維茲會通過社交媒體來跟進追蹤其他証據。

  微軟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達納 博伊德則表示,隻依靠從社交網絡獲取的信息十分危險。溝通的行為要聯系上下文,人們很容易會曲解正在發生的事。這對於家事法庭的法官等都是新的挑戰。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