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不開微博稱反感 蔡康永把微博當將來墓碑--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梁文道不開微博稱反感 蔡康永把微博當將來墓碑

王湛 虞珊珊 陳?懿

2011年08月22日09:34    來源:《錢江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他是《鏘鏘三人行》的“三分之一”,人稱“道長”

  他是《康熙來了》的男主持,人稱“不乖小王子”

  梁文道蔡康永,選誰


  他們都不是“閑人”,也從不缺少“觀眾”﹔他們是學者,也都是能說會道的媒體人。

  周六的上海書展,由於來自香港的梁文道和來自台灣的蔡康永同時現身,而達到了人氣最高點。這樣的“不約而同”,恰恰是因為他們對書的鐘愛。

  盡管倆人未有“正面交鋒”,但他們所談論的話題,竟然有著驚人的默契,原本“人氣的PK台”,儼然變成了一場精彩的“隔空對談”,讓到場的讀者,陷入了不知所措:到底去聽誰說?

  回合一:要不要逛熱鬧的書展?

  梁文道:上海書展像廟會,我從來不逛

  這個周末,梁文道在上海書展呆了兩天,但除了給朋友的新作捧場,或應邀與名家對話,他沒有逛書展的計劃,“上海書展太熱鬧了,像廟會,我幾乎每年來,但從來不逛。”

  和前不久剛剛參加過的香港書展相比,梁文道說:“香港書展很安靜,活動集中到一個區域,並且一間間分開,互相不受影響。”上海書展經常有作家現場簽售上千冊圖書,讓他很驚訝。“香港作家也簽售,但不會一下子簽出上千本,隻有嫩模寫真集能簽出這個數量。”

  “其實,看一個書展是否真的有價值,是看它對真正讀書圈裡的人有沒有影響力。”梁文道看到展館裡那麼多的粉絲在排隊等作家的簽名后感到無奈,“大概在平時城市可見的角落裡,關於書的活動,實在太少。”

  蔡康永:書展能讓你注意到不同領域的書

  雖然已經算是“作者”的身份了,蔡康永依然認為自己更是“瘋狂的讀者”,談起讀書,他的臉部立馬光彩四溢起來:“如果允許,我真希望可以去狠狠地逛一下上海書展,活動很豐富,我都有興趣。”他說自己是個“瘋狂的讀者”,逛了一會書展,就買下四五十本書,搬回家慢慢“品嘗”。

  “逛書展有個好處,各式各樣的活動會吸引你注意到各個領域的書,不像你平時逛書店,總是會在固定的書架邊徘徊。”蔡康永給自己的約束是,一定要看不同領域的書,“越是不熟悉的方面,越應該去閱讀,否則閱讀只是在不斷地重復,而沒有進步。”

  回合二:要不要利用微博?

  梁文道:微博離事實越來越遠

  一直關注網絡熱點,在《鏘鏘三人行》中不斷就社會新聞發表評論的梁文道,給大家的印象似乎一直和網絡關系密切。可他從沒開過個人微博,“目前網上號稱是我的微博,都不是我開的,而是網站自己開出來,連裡面的話都是他們發上去的。”他聲明:“我不會開微博,因為從根本上說,我反感微博這種媒介。”

  “在微博上,人們都不會仔細去看一篇文章,看上一兩段就開始評論,然后越來越多的人聚攏到一起開始討論、批判。人們斷章取義,卻沒有意識到離原來的事實越來越遠。”梁文道發現,越來越多的人把微博當成主要的新聞來源,卻在還來不及求証一條微博的真假之前,就被另一個熱點吸引。

  蔡康永:把微博當將來的墓碑

  “我不太願意用‘粉絲’來稱呼他們。”作為微博的人氣用戶,蔡康永向他那800多萬的“粉絲”提議說,應該廢除“粉絲”這種稱呼,改成“關注者”,才比較恰當。

  “我不是他們的偶像,我不值得他們去效仿、崇拜,微博只是一個有趣的平台,可以更方便大家相互交流。”蔡康永進一步解釋:“我平等地看待微博上的每一個人,和他們互動也是以對等的態度。”

  隻要關注蔡康永的微博,就不難發現,“給殘酷社會的善意短信”、“給未知戀人的愛情短信”是他原創的兩大系列,轉發量都是以萬計數的。他說:“我想我將來可以把微博當成墓碑,等我離開了這個世界,這個永遠不更新的微博,就是一種紀念吧。”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