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文學何時告別快寫快丟 日碼萬字難保內容質量--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絡文學何時告別快寫快丟 日碼萬字難保內容質量

劉 彬

2011年09月15日08:02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自13年前痞子蔡筆下的“輕舞飛揚”與網絡讀者第一次親密接觸以來,網絡文學發展勢頭猛烈。慕容雪村、李尋歡、安妮寶貝、南派三叔等網絡寫手名字為讀者耳熟能詳,一批批諸如《杜拉拉升職記》、《明朝那些事兒》、《星辰變》、《鬼吹燈》的網絡文學作品躥紅大江南北。

  據中國作家網統計,中國文學網站現有注冊寫手1000萬人,商業文學網站注冊寫手數量達100萬,網絡文學閱讀群體有1.95億人,文學網站每天更新作品1億—2億字節,每年開篇的小說達到1萬部。如今的中國網絡文學,已擁有極其龐大的寫作隊伍,其背后又有極其龐大的讀者群。與此同時,網絡文學與生俱來的一些短板,又在愈發明顯地羈絆著其前行的腳步。

  用文字搭建虛擬空間

  早期的網絡文學作品與傳統文學作品之區別僅在於發表途徑不同,經過13年的歷練,二者的差異更多地呈現為寫作類型不同。除了人們較熟悉的職場、武俠、言情、推理小說外,玄幻、奇幻、盜墓、穿越、仙俠等也成為網絡讀者熱讀的小說類型,這些作品用文字搭建虛擬空間,吸引了大批的讀者。這些新生的寫作類型,也在影響傳統讀者的閱讀習慣。

  北京大學教授、文化資源研究中心副主任張頤武說,網絡文學發展至今,其產生的玄幻、奇幻、盜墓、職場等類型小說,可以說是對中國當代文學發展的一項重要貢獻。

  中國作家網副主編馬季說,這些新生寫作類型,豐富了中國當代文學,將來還可能催生出類型小說的大師級人物。雖然現在這些類型小說寫作仍處於初級階段,尚不成熟,並且商業化氣息濃厚,但是它使中國的文學資源重新組合。

  當然網絡文學同樣具有一定寫實風格的類型,如職場小說擁有大量閱讀人群。2007年,《杜拉拉升職記》一問世,便膾炙人口。之后,描寫白領工作生活的職場小說迅速升溫,進一步豐富了網絡文學寫作類型。馬季說,網絡文學的發展,到目前為止,其寫作類型已經大致成型,並逐步細化。

  13年的發展歷程,讓網絡文學擁有了一定的影響力。馬季說,現在每年新出版的兩三千部紙質長篇小說,其中一半是在網絡上首發的。網絡文學還有很多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游戲產品。當年風靡一時的《鬼吹燈》先以實體書的形式出版,之后又配套制成一系列動漫、影視、網游作品。

  日碼萬字,難保內容和質量

  然而,作為一種新的文學寫作現象,在摸爬滾打中又暴露出這樣或那樣的問題。

  准入門檻低,每年催生幾個獲益不菲的網絡寫手,出版幾部點擊率高的紙質圖書……諸多因素誘惑數以萬計的中學生、大學生、白領、自由職業者前赴后繼涌向網絡文學寫作這個領域。

  網絡文學閱讀的免費午餐被付費閱讀制度取代之后,讀者的點擊率成為“眾盼所歸”,更成為他們的謀生之道,讀者點擊率越高,寫手的收入越豐厚。“提高速度”成為寫手們的第一要務。很多寫手自嘲,自己從事的網絡寫作是體力活,因為日產8千—1萬字幾乎是常態,業內的“金手指”更能每天敲出幾萬字。

  速度上去了,質量可想而知。在某報社供職的起點中文網簽約寫手刀文向記者透露,許多寫手為追求經濟利益,“復制”、“粘貼”便成為慣常的方法。江郎才盡的時候,天馬行空、前后不連貫、情節不統一也是常有的事。曾在天涯社區發表過《盛世狂歌》的“合歡教主”向記者透露,目前很多寫手為取得高“收視率”,往往先寫出一個吸引人的開頭,招攬讀者注意之后,再雇幾個槍手,按照事先擬定的寫作提綱續寫下去,質量可想而知。

  “讀者是上帝”在這裡得到另一種詮釋。網絡寫手蘭菲說,因為網絡讀者眾多,各個層次的人都有,每個個體都有其需求和喜好,出於商業化動機,寫手們隻能“想讀者之所想,急讀者之所急”,按照讀者的口味寫。刀文說,網絡小說的寫作,重點在於故事情節吸引人,因此,暴力是常見的,正規寫手偶爾也要打打色情的擦邊球,一些不負責任的寫手更是將色情、暴力大肆渲染。

  快寫快丟,缺少文化擔當

  網絡文學誕生13年以來,雖然不乏烏合之眾,但總體呈現出生機,成為中國當代文學領域的一道特殊的風景。對此,專家們從不同角度進行了評說。

  張頤武認為,中國網絡文學發展13年來取得的成績,証明其已經成為中國當代文學的一個獨立分支,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是網絡文學對中國當代文學發展的一項重要貢獻。

  馬季說,網絡文學的出現,是文學寫作的一次變革。中國當代文學發展30年來重要的變化之一,就是網絡文學的出現。網絡文學極大地拓寬了中國當代文學的疆界,豐富了傳統文學所沒有觸及的領域。

  華文天下總編輯楊文軒則認為,中國網絡文學缺少“愛”與“責任”的文化擔當,而國際上一些暢銷作品如《魔界》、《哈利·波特》即使也有玄幻、穿越等情節,但“愛”與“責任”貫穿始終。

  南開大學文學院教授周志強指出:“網絡文學寫手隻追求轟動效應,快寫、快出、快賺錢、快扔掉,這是目前網絡文學寫作的致命傷。培養網絡寫手從普通人的生命處境出發寫作,這才是網絡文學的出路所在。”

  最近網絡文學參加茅盾文學獎的評選也引起人們關注,盡管評選向網絡文學敞開了大門,但在81部備選作品中,僅有一部網絡作品入圍。看來,網絡文學登上大雅之堂,仍有很多的路要走。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