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網絡投票公司"水軍" 幾百元可漲數萬投票數--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揭秘網絡投票公司"水軍" 幾百元可漲數萬投票數

於杰 袁國禮

2011年11月14日07:20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網絡投票公司的網頁。本報記者 蒲東峰 攝 


  親,想在網絡投票中擊敗對手榜上有名嗎?想突破一個IP隻能投一票的束縛嗎?有了網絡投票公司,一切束縛都是浮雲。近日,記者調查發現,由於各種大大小小的評比層出不窮,網絡投票公司大行其道,幾百元就可漲數萬投票數。票選這一原本拼人品和人氣的評選方式,正被網絡投票侵蝕著公信力。

  198元買到1萬票

  -事件

  最近,小紫(化名)希望為女友老家的十佳建筑投票增加一點兒票數,因為發動親朋好友投票漲票太慢,小紫便在網上尋找投票代理公司。他在網上搜索“代理投票”、“網絡投票”等詞,結果搜索到不少網絡代理投票公司。在這些代理投票公司的廣告頁面上,幾乎能找到各種正在進行或將要進行的投票評選活動,從十大杰出青年到十大樓盤,選人的、選景的、選事兒的,幾乎都有。

  11月4日,小紫聯系上一家網絡代理投票公司,說明了條件,這家代理公司表示沒問題,並告知小紫一個匯款賬號。一周后,小紫將198元匯到代理公司賬號上,並希望在次日下午5點以前看到指定的參選建筑在評選中增加1萬票。匯款次日,小紫指定的參選建筑票數開始直線上升,瞬間漲了數千票,直奔1萬票而去,將其他參選建筑遠遠拋在身后。

  據了解,此次投票在技術上是有嚴格設定的,一個IP地址隻能投一票。網絡投票公司對此表示,漲票並未使用黑客手段,那瞬間的1萬票,是怎麼刷出來的呢?一位長期從事代理網絡投票的業內人向記者透露了內幕。

  全靠網絡“水軍”

  -揭秘

  “你是記者吧,在報道的時候一定要把我們公司的名字寫上。”小兵(化名)得知記者身份后再三強調。

  28歲的小兵畢業於一所理工大學的電信系,做網絡代理投票5年了。小兵說,他的投票公司就他一個人,一台電腦,最快一小時可以投出1萬票。客戶可以指定投票項目、指定投票時間。“怎麼確定就是你們投的票呢?”記者質疑。“你們個人投票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漲那麼多票的。”小兵頗為自信。

  據小兵說,全國各地的各種網絡投票基本都有他們背后操作,他們的客戶以“企業、政府居多”。小兵的網絡投票公司可以開具普通服務發票,8個點寄到(即額外支付發票金額的8%)。投票漲1萬,小兵收費198元,多投的話還可優惠,如果委托他投3萬票,隻收400元。小兵坦言,198元收費中,他隻能分到20元,其余的都給了“水軍”。小兵說,他們是一個網絡平台,平台上面有幾萬兼職投票人員,他們接到投票任務后,根據投票規則難易程度決定不同價格,分發任務出去,給會員點擊或者輸入驗証碼投票。“他們投票和你親戚朋友幫你投票是一樣的”。小兵解釋,兼職投票人員分布在全國各地,他們IP各不相同,“所以他們投和你自己投是一樣的效果,安全性你放心!”

  小兵把這些兼職投票人員稱為“水軍”,他們大多是閑人,長時間泡在網上,逐利而來,隨手點擊就能得到幾分錢甚至幾毛錢。按照行規,“水軍”投完票后才能拿到工錢。

  自稱借百度推廣

  小兵說,零敲碎打的活兒賺不到錢,5年間,最少的一年他隻掙了幾千元錢。小兵希望能接到大單,據他了解,做得好的一年能掙十幾萬。“這一行越來越難做”,小兵說由於今年對“水軍”的打擊,小兵幾個月沒有接活兒。

  小兵的網絡投票公司並未在工商管理部門登記注冊,小兵說根本拿不到執照。記者問小兵,既然這樣還主動要求把他的公司名字寫上,就不怕被工商部門查嗎?小兵反問:“怕什麼,誰來找我啊?全國那麼多呢,我沒犯法吧?”記者提醒小兵,他可能涉及了非法經營,小兵說:“可能也算吧,工商那麼多事情不管,不會管我個人吧。”

  “其實我們是靠百度吃飯的”,小兵說,和其他一些小公司一樣,他們在百度上做推廣和廣告,但是今年打擊“水軍”后,百度將他們這種網絡代理投票公司進行屏蔽,也不再給他們做推廣,主要依賴的支付平台支付寶也對他們進行封殺,他們這一行“今年過得很艱難,好多人轉行”。

  面對刷票很無奈

  -業內

  某網站技術總監(當事人不願具名)說,面對刷票很無奈。從技術上來說,沒有辦法區別哪些是網絡代理投票公司找人刷的票,隻要代理投票公司找人按照投票規則投票就是有效的。

  現實中,有些網絡投票在中短期內會突然增加大量票數,隻能說有刷票的嫌疑,這種情況下,遇到不負責任的主辦方,刷票的結果就被默認為正常投票結果,如果遇到負責任的投票主辦方可能會抱著“寧可錯殺,絕不放過”的原則進行處理,或者規定某一時段內最多能增加的票數,但是這樣對那些真正人氣很旺的參選者也是不公平,這是個很無奈的現實。

  尚無監管的依據

  -官方

  記者致電12321網絡不良信息舉報受理中心,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關於網絡代理刷票公司的舉報不在受理范圍之內。

  工商部門表示,目前這種網絡刷票行為並不在工商的監管范圍之內,因為工商法律法規都沒有這方面的規定。目前,工商對網絡的監管,主要集中在商家與消費者之間、商家與商家之間的一些經營行為。網絡刷票行為到底是不是一種經營行為?如果是,算哪種經營?如果不是,又算哪種行為?工商部門的法律法規並沒有這方面的規定,因此就無法界定,也就無從監管。

  -專家

  想完全防范不可能

  中科院科技政策與管理科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博士后李強,從事網絡非法產業研究多年。他說,據他的研究,目前網絡“水軍”有兩類:一類是以類似咨詢公司或文化傳播公司的企業組織,另一類純屬是個人。無論哪種,其運作方式基本上差不多,也分為兩種,一種是人工操作,一種是使用程序。

  李強介紹,“水軍”一般會在各種大型的論壇、名人的博客、微博后面留言,留下自己的聯系方式。當有客戶聯系時,他們會先通過即時通訊軟件(如QQ)了解情況,也可能面談。

  承接業務后,“水軍”用幾種方式操作:一是自動投票,簡單說就是編一段程序,用若干台電腦,或他們自己的服務器,不斷地模擬電腦用戶訪問投票網站,形成投票的假象。這種方法的最大缺陷是同一台電腦的IP地址和網卡地址等信息是固定的,如果投票網站規則設計為同一IP無論多少次點擊,都隻記錄為1次投票的話,那這種方法就沒用了﹔二是可以設計程序更新電腦的IP地址,以實現重復投票。對於這種方法,投票網站可以採取技術措施識別投票的計算機,一台計算機隻能投票一次﹔“水軍”還可以動用“肉雞”,也就是他們用植有木馬程序的電腦用戶(這些用戶並不知情)進行操作。即便如此,如果投票網站設計有“驗証碼”,需要用戶手動操作的話,這一招多半會失效﹔還有就是動用人工,一般小規模的“水軍”公司能夠動用幾百人同時參與投票,如果活好,他們會把業務分給其他公司一些,做到幾千人“灌水”並不難,但價格相對要高很多。算下來,一票的價格可能要幾毛錢。從防范上看,對於這種規模化、雇人實際操作的“灌水”,如果單純從技術角度防范比較難,因為它本身就是人在投票,和其他參與者投票的行為一模一樣。

  李強說,從目前的法律規范上看,隻能制約黑客控制“肉雞”,而對於這種操縱投票結果的情況並沒有約束。解決問題的辦法還是應從技術手段入手,做好投票網站的技術設計。比如:是界定唯一的IP地址,還是唯一的計算機抑或是唯一的什麼人?在此基礎上,涉及有效票數的識別和過濾規則,這樣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投票活動中的惡意“灌水”。

  李強認為,從根本上杜絕這種問題是不可能的,因為當這些企業操作幾百或幾千人投票時,那實際上就演變成這些人有組織地為了利益去投票。這時應該關注的不是如何防止這樣的組織,而應該反思,投票的背后是不是有著不應該有的利益。

  法律規范仍是空白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法學專家鄭旭表示,從目前看來,我國法律沒有對網絡代理投票行為做禁止性規定。保証投票或樣本採集的公正性應是主辦方的義務,不能保証意見的准確性和樣本的代表性,這對組織者的公信力是一種損害。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