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女大學生陷"被輪奸"謠言 網絡造謠中傷當事人--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支教女大學生陷"被輪奸"謠言 網絡造謠中傷當事人

葉鐵橋

2011年11月16日08:19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楊惠的手機24小時都不敢關機,且時刻要帶在身邊,因為她要辟謠。

  電話蜂擁而至,全國各地的都有,西藏、新疆、內蒙古,“除了港澳台,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都有人給我打電話”。

  有一天晚上,深夜兩三點,電話來了,迷迷糊糊中聽到對方解釋說:“我剛從國外回來,看到了你的事,想求証一下……”

  也有好心的警察打來電話,告訴她該怎麼報警,一步兩步三步,一條條進行指點。

  兩三天內,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接了多少個電話,“幾百個總是有的吧,一個一個地解釋,喉嚨都說干了”。

  而這一切,要從一個“支教女學生被校領導灌醉后強奸”的網絡謠言說起。

    警察找來,她們才知道被謠言中傷了

  11月12日,星期六,楊惠和陳玉正在支教學校的計算機房上網看電影。

  她倆是海南師范大學物電學院2008級的同班同學。一個月前的10月10日,她倆來到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縣育新中學,開始為期兩個月的頂崗支教。“相當於實習,我們兩個一起教初二的物理課。”

  一起來白沙縣的有60多位同學,其中有兩個同班同學留在了縣城,她倆去了育新中學,但這所中學離縣城隻有4.5公裡,又在公路旁邊,交通還算便利。

  突然有人敲門,她們打開門一看,是兩位身穿警服的人。

  由於不明白對方的來意,她倆很緊張。對方出示了証件,是白沙縣網警大隊的警察,其中一人是網警大隊大隊長周志標。兩位警察先問她們是不是海南師大來支教的學生,然后說起了一件讓她們大吃一驚的事情:“網絡上到處都在傳你們被校領導灌醉強奸了。”

  “怎麼會有這樣的事?”她們一下子懵了,兩位警察打開電腦,她們才赫然看到,在11月12日凌晨兩點16分,一個網名叫“樹兜”的人在豆瓣網上發帖,稱有兩位女生“被支教所在地的校領導請吃飯,被灌醉,然后輪奸”。

  這個帖子情節豐富:“1點多還沒回來,一直打電話給兩個女生,開始沒接,最后變成關機”,“剛才一個女生醒了打電話來哭訴求救了,我們報警了”。

  這個帖子引發了廣泛關注,並很快被人截圖發到了傳播更為迅速、傳播面也更為廣闊的微博上。楊惠看到,微博上到處都是這條新聞,甚至她自己微博上所關注的人中也有人在傳這條信息。

  而在傳播的同時,很多信息被附加了上去,最后直指“支教地點為白沙黎族自治縣育新中學”,而被侵害人是“海南師范大學兩名頂崗支教的女大學生”。

  楊惠和陳玉還看到,雖然有很多網友在痛斥“校領導的丑惡”,但也有一些網友質疑“是不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懷疑她們有目的,比如為了就業什麼的。

  “完全是在造謠,無中生有地捏造事實!”兩人一邊看一邊義憤填膺地向警察表示,她們遭到了惡意中傷,並表示願意配合調查。

    惡意謠言寫得像直播

  到了白沙縣公安局后,兩人講述了這樣一個情況:跟校領導吃飯確實存在,但不是在11日,而是在10月27日。在那個飯局上她們也喝了酒,但絕對沒醉。校領導也確實安排她們住在了縣城的賓館裡,但完全沒有“輪奸”這回事。

  楊惠說,事情的經過是,她所支教的育新中學要合並到民族中學了,並校是分步進行的,先合並的是初三。10月27日,因為初三的成功合並,校領導和教師在當地“方亮農家樂”吃飯,為了慶賀,席間上了啤酒,“易拉罐裝的,我喝了兩三罐,但肯定沒有醉,很清醒。”

  吃完飯,大約是晚上9點半,由於回育新中學的公路沒有路燈,路況也不算好,“校領導說,安排我們住到縣裡的雅登大酒店,並且安排兩位男教師騎摩托車把我們送過去。”

  楊惠承認自己酒后有一點點反應,“但很清醒。”她說,陳玉那個車先到,他們先開好了房間,然后在酒店大堂等他們。他們到了以后,4個人一起上去。到了房間,兩個男老師很快就出來了,“這些酒店裡的視頻可以作証。”

  陳玉說,所有這些情況,27日當晚和第二天一大早,她都跟帶隊的老師和同學及時進行了溝通。

  第二天早上,根據學校的安排,那兩位男教師又過來跟她們一起吃了早餐,之后送她們回了育新中學。

  “如果對我們造謠,依據的肯定就是10月27日那天的事情,但我不知道造謠的人為什麼要在十幾天后才發,難道是因為‘光棍節’太無聊了?而且弄得好像是當天剛剛發生的一樣,寫得像是直播,這個謠言造得太險惡了!”陳玉說。

  從公安局作完筆錄回來,已經是晚上9點多了,但兩個人依然氣憤難平,這個時候,很多電話也打過來了,紛紛詢問此事。她們商量來商量去,決定在網絡上發帖辟謠。於是,在11月13日凌晨兩點多,楊惠在天涯網和凱迪網等發布了辟謠聲明,稱被謠言中傷:“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們,沒有我和陳同學被強奸這回事。我們來到育新中學后,得到了當地學校領導、老師的關愛,我們工作和生活都很順心。”

  楊惠也簡述了10月27日吃飯及住酒店的經過,並且央求網友們“不要拿此事再炒作了”,因為“這樣對關心我們愛護我們的學校領導、老師、同學們是一種無形的傷害,這樣我心裡也很懺悔”。

  楊惠還留下了自己的手機號碼,“不相信者打我的手機問問。”

  結果就出現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無數的電話打過來,無數的短信也紛紛而至,讓她應接不暇,但她堅持24小時開機,以應對網友的質疑,“要是我關機了,網友打不通,還以為我們是說謊。”

    警方辟謠后,網絡上仍充滿謾罵

  在楊惠主動辟謠的同時,媒體、公安機關也在積極求証事實真相。

  據了解,現在地方政府都很重視網絡輿情,並有專人監控。11月12日上午,白沙縣網警大隊警察在國內一家網站上看到了“支教女學生被校領導灌醉后強奸”的網絡信息,后發現此信息在全國各地網絡社區瘋傳,於是立刻報告給了白沙縣公安局局長孫長志,孫長志立即組織治安民警、網警開展調查工作。

  與此同時,海南省公安廳廳長賈東軍也指示公安機關及時核查、依法查處。

  這就是為什麼楊惠和陳玉在警方找到她們后,才獲悉此事的原因。

  此事件的進展很快被媒體報道,媒體記者採訪了海南省公安廳及白沙縣公安局,公安部門均稱未接到帖子中提到的相關報警,並且明確表示,經過深入調查,發現“此事純屬造謠”。

  白沙縣公安局網警大隊大隊長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稱:“這完全是一個網絡謠言。”據介紹,在豆瓣網上,原始發帖人已經刪除原帖,並注銷用戶名,但公安部門已經通過網絡技術初步鎖定發帖當事人的IP地址。不過截至記者發稿時,案件尚無新的進展。

  海南師范大學宣傳部工作人員也對記者表示,學校獲知網絡上關於該校“女學生遭灌醉被輪奸”傳言時,很快就與白沙縣頂崗支教的帶隊教師及楊惠和陳玉取得了聯系,經調查后確認此傳言系謠言。學校也向白沙縣去函,請求迅速組織警力調查破案,追究“造謠者”的法律責任,還兩名學生一個清白。

  然而,在網絡上,此事仍然被議論得沸沸揚揚,有不少聲音仍然懷疑楊惠和陳玉是迫於壓力才否認這些事實,有些則干脆表示:“如果抓到造謠的,然后在電視上承認自己造謠,那麼你們說的就是真的。如果一直抓不到造謠的,那麼証明此事是真的。”

  這些言論讓楊惠和陳玉痛苦不堪。有個人還一直不依不饒地在楊惠的微博裡質疑她,懷疑她們說假話、自我炒作,不論楊惠怎麼解釋都不接受。這甚至讓楊惠一度覺得此人跟惡意中傷她們的人存在什麼關系,於是想方設法找到此人電話,在15日下午打了過去。號碼是四川達州的,接電話的是個女孩。楊惠問對方為什麼要一直糾纏著中傷她,“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到海南來調查我。”

  沒想到對方很生氣,質問她:“是不是每個人質疑此事你都要打電話問啊?這麼多人你打得過來嗎?不就評論幾句嗎?有什麼了不起!”

  “然后,她就罵我是在自我炒作,說我是想出名的瘋女人,說我敢做為什麼不敢承認,罵得特別凶,我覺得特別難受。”楊惠說,如果警方找到了造謠者,她一定要當面問這個人,你到底為什麼要造謠?為什麼要這樣惡意中傷我們?“我要讓他給我當面道歉!”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