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黑市”整治陷困境 專家稱需建常態監管體系--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絡黑市”整治陷困境 專家稱需建常態監管體系

范傳貴

2011年11月16日08:55    來源:《法制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網上販槍可能會落入不法分子之手,留下社會隱患。除此以外,銷售假身份証、竊聽器等,也都可能產生極嚴重的后果

  匿名隱蔽的交易模式不僅給公安機關的偵查帶來困難,在定罪上也讓司法機關面臨困境

  槍支彈藥、爆炸物品、管制刀具、弩、劇毒化學品、手機竊聽軟件、手機改號軟件、車鎖干擾器、身份証、銀行卡、假証、假幣、假發票、個人身份(証件)信息以及人體器官……

  這些東西的非法買賣在實體交易平台中早已被禁止,然而網絡卻給了它們一個自由買賣的空間,這個空間被稱為“網絡黑市”。

  公安部14日對外公布稱,從即日起至2012年2月底,將在全國范圍內開展清理整治“網絡黑市”專項行動,全面清理上述各種群眾反響強烈、嚴重影響社會治安穩定的違法有害信息。

  在此前,關於網絡黑市上的非法交易,《法制日報》視點版已進行過多次報道。然而,一段時間后,記者發現,之前被曝光的非法網站又重新出現。

  那麼,在整治“網絡黑市”過程中將遇到哪些難題?此次專項行動將如何整治此類打而不死、死而不僵的現象?《法制日報》記者對一線辦案人員及相關專家進行了深入採訪。

  “網絡黑市”什麼都賣

  “出售單發手狗,左輪雙動式,氣體直接壓入彈殼發射,跟真狗彈一樣……”這樣的廣告在普通人看來會覺得摸不著頭腦,但“內行人”知道,這是一則出售仿真槍的廣告。

  今年10月14日,河南農民張冬偉因為做了這樣的“狗”買賣,被法院依法以非法買賣槍支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期4年執行。法院審理查明,張冬偉先后花了4000多元購買了7支仿真氣槍和仿真電動槍,其中5支用於販賣。

  禍起貪念,但真正讓張冬偉得以將想法付諸實踐的,是網絡。《法制日報》記者調查了解到,盡管對於槍支販售的管制相當嚴格,但不少不法商販還是通過各種手段規避管制,“網絡黑市”上販售仿真槍的信息比比皆是。

  在此次公安部部署的專項行動整治內容中,槍支彈藥被列在榜首。除此之外,爆炸物品、管制刀具、弩、劇毒化學品、手機竊聽軟件、手機改號軟件、車鎖干擾器、身份証、銀行卡、假証等也均在整治之列。

  根據這些整治內容,記者在網絡上隨機輸入關鍵詞“雷管銷售”、“手機竊聽軟件”、“手機改號軟件”、“車鎖干擾器”、“發票”等,均找到了大量的銷售信息。

  以“手機竊聽軟件”為例,在搜索引擎中輸入關鍵詞后,立刻跳出鋪天蓋地的相關信息。記者發現,其中大量網站均在銷售一款名為“X臥底”的手機竊聽軟件。

  記者點擊進入幾個網站,發現這些網站制作得都很專業。從網站內容中得知,這款“X臥底”軟件已經升級到了“第四代”,這款“第四代”的軟件能夠實現“全球無限距離監聽,隨時隨地想聽就聽”,並可儲存監聽錄音。除此之外,還能進行定位追蹤、QQ信息監控、3G視頻監控。可謂功能強大。而為了體現這款軟件的功能強大,網站中甚至還附有一段當地電視媒體報道這一產品的新聞。

  “網絡黑市”危害嚴重

  這款“X臥底第四代”軟件,究竟會給我們的日常生活帶來哪些危害?在銷售該軟件的網站上寫得很清楚:“幫助家長監督孩子,讓你了解孩子在做什麼﹔監督你所懷疑的員工,監視他是否從事商業間諜活動﹔用於婚姻的自我保護調查,尋找他(她)的背叛証據﹔用於各種商業調查,助您的事業離成功更近一步!”

  而網絡銷售仿真槍的危害也可想而知。“槍支、彈藥、爆炸物是極具殺傷力的特殊危險物品,管理、使用不當將會嚴重危害社會公共安全。”河南省新密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官張勝利對《法制日報》記者說,“不管持有仿真槍是否界定為非法持有槍支罪,但網上販槍對購買者沒有限制,可能會落入不法分子之手,留下社會隱患,這是一個事實。”

  今年6月,廣西壯族自治區破獲一起特大網絡販毒案,犯罪嫌疑人將新型毒品貼上“迷情香水”標簽,通過網上交易平台和物流販賣。警方破獲此案時,在現場繳獲近20萬粒國家管制精神類藥品。

  該案發生后,《法制日報》記者曾對涉案的藥品進行過調查。記者發現,這款國家明令禁止私自銷售、名為“曲馬多”的中樞性鎮痛藥,在互聯網上卻隨處可見。

  除此以外,銷售假身份証、竊聽器等,也都可能產生極嚴重的后果。“購買他人真身份証的人,十有八九從事非法勾當。尤其是近幾年金融詐騙比較猖獗,詐騙者用他人身份証開立銀行賬戶,以方便騙取對方轉賬,自己卻能不在銀行留下把柄。任何想做非法勾當又擔心留下個人真實信息的人,都會選擇購買和使用他人身份証。”張勝利告訴記者,在新密市檢察院每年辦理的各類案件中,利用假身份作案的極為常見,“用車鎖干擾器偷車、用假發票逃稅等也都是常見的犯罪手法”。

  《法制日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在這些“網絡黑市”的信息中,還存在著另一種危害的可能,那就是詐騙。

  《法制日報》記者曾經在福建省福州市調查過該地的假發票市場。在網上搜索到相關販售發票的信息后,記者聯系上了“發票販子”要求見面交易,但“發票販子”以不安全為由,要求“隔空交易”——即他們先將發票放置在某個固定的地方,待記者將錢打入他的賬號后,再告知記者放發票的地點。

  一番討價還價后,“發票販子”最終同意在記者支付一半票款后告知地點,待拿到發票以后支付另一半票款。然而當記者將一半票款打入對方賬號時,對方電話卻已經關機。在這種情況下,由於購買假發票本身就是違法行為,所以受害者一般不會選擇報警。

  “網絡黑市”難查處

  “首先,網絡作為販毒的一個新渠道,其匿名性給打擊工作帶來一定難度。其次,在網絡上很難找到販賣毒品的源頭。此外,利用網絡可以跨國、跨境販賣毒品,覆蓋范圍很廣。而且,在網上進行毒品交易時,往往都是用暗號,比如用一些特定的語言來代替毒品,所以隱蔽性比較強,很難被發現。”北京市禁毒委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皮藝軍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列出了“網絡黑市”對於查處販毒造成的障礙。

  據了解,不僅網絡販毒難打擊,“網絡黑市”中銷售的各種違規物品均存在查處難、定罪難的問題。

  張勝利告訴記者,首先是查處難,仿真槍的買方通常在網絡上留下自己的手機號、QQ號或MSN號,公布自己需要的槍支型號,對對方的真實身份一般不做核實。隻要交易談妥,賣方通過物流發貨,買方通過網上銀行付款。

  這樣匿名隱蔽的交易模式不僅給公安機關的偵查帶來困難,在定罪上也讓司法機關面臨困境。“按照法律規定,網上販槍如果依法認定為非法買賣槍支罪,定罪最關鍵的証據之一就是同時找到買方和賣方。但由於買賣雙方都在網上交易,同時找到雙方的難度很大。即使犯罪嫌疑人承認自己在網上購買了仿真槍,但由於找不到賣主,也無法按照非法買賣槍支罪定罪,隻能按照非法持有槍支罪定罪,而后罪的量刑明顯輕於前罪。”張勝利說。

  河南省鄭州市惠濟區人民檢察院偵查監督科科長王瑞娟在審查公安機關辦理的案件時也會發現同樣問題。“舉証難,証據固定難,查處難。”她說,這些“網絡黑市”的經營者,既無企業營業執照,又無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都是所謂的自由賣家,經營場所可能就在他家裡。

  福建省某市公安局網監支隊負責人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說:“網絡犯罪經常是跨省作案,本身就難查處。而更大的問題是,在對互聯網的管理上,法律漏洞和空白點太多,我們常常會面臨法律依據不足的問題。”

  打擊“網絡黑市”需加大力度

  在部署此次整治“網絡黑市”專項行動中,公安部提出,將鏟除境內開辦的違法網站、群組,整治一批違法有害信息問題突出的互聯網服務單位,封停一批違法犯罪人員使用的通訊碼號和網絡賬號,查辦一批涉網違法犯罪案件,查處一批涉網違法犯罪人員,壓縮網絡違法犯罪的活動空間。

  具體的做法是,公安機關將重點開展對互聯網搜索引擎、即時通訊服務、電子商務、供求信息發布網站以及博客、網絡社區、中小型論壇等信息服務單位的監督檢查,指導互聯網服務單位落實安全管理責任,建立違法有害信息巡查發現、處置工作措施,全面清理網上各類違法有害信息。

  與此同時,對清理整治不及時、違法有害信息高發頻發的網站將一律停機整頓,對邊改邊犯、屢關屢開的,要堅決予以關閉﹔對安全責任、制度和措施不落實的,互聯網服務單位要責令限期整改﹔對違法網站反復出現的,要堅決依法查處,並通過新聞媒體公開曝光。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黃京平認為,對於那些充斥於網絡的違法信息,網絡監管部門、網絡運營商等應該加強監管。同時,目前流行的電子交易相較於傳統交易而言,責任主體不斷增多,因此需要不斷強化網絡運營商的責任。對於物流、運輸環節,也應該由多部門一起研究對策。

  中國政法大學刑事法學院一名學者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說,其實“網絡黑市”並不難打,“無非是現實社會和虛擬社會的區別,看你能把多少警力布置到網上而已”。需要進一步加大對“網絡黑市”的打擊力度,而且要逐漸形成常態化的監管。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