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公開課是另一個百家講壇? 勿以點擊率評高下--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絡公開課是另一個百家講壇? 勿以點擊率評高下

楊 彬

2011年11月16日09:03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活躍在“百家講壇”的於丹,也是網絡公開課的知名教授。CFP供圖
網絡公開課拉近中國與世界教育的距離


  新聞背景

  11月9日,由教育部推出的首批20門“中國大學視頻公開課”上網。幾天內,就獲得數千名網友的點擊和熱議:多數網友表示歡迎,即使是專業性較強的課程也得到不少網友的肯定,一些名師深入淺出的講解更是受到網友熱捧。

  5年內將開課1000門

  20門公開課,教授們風格各異,課堂活躍的類型最受歡迎。《從愛因斯坦到霍金的宇宙》,聽起來很高深的一門課程,被北京師范大學趙崢教授用通俗的語言和生動的電子課件,講解得生動活潑。遼寧丹東市網友稱贊:把量子力學和相對論這些高深的學問講出劉寶瑞、郭德綱的效果,真是大師本色。陝西咸陽一名網友評價:這樣的學問就應該講得有趣,因為下面坐的都是本科生。如果能講得初中生都聽得懂,那就是莫大的貢獻。

  人們首次聽說“網絡公開課”的名字是在本世紀初。從2001年起,耶魯、劍橋、麻省理工學院等一批世界頂尖高校紛紛將自己的課程公布到網上。從去年年底開始,國內出現專業團隊對這些課程視頻進行翻譯,引來大批“中國粉絲”。目前,在國內已經可以看到數千節世界名校的課堂錄播視頻,哈佛大學的《幸福課》、《公正》排在公開課最熱課程排行榜的前兩位。

  幾乎與此同時,國內高校也紛紛加快了“上網”的步伐。如今年4月,復旦大學聯合網易推出國內高校首場“網絡公開課”﹔同月,西安交通大學的網絡公開課程也正式對外發布﹔北大、清華等9所國內頂尖大學更是組成了“C9聯盟”,投入網絡公開課的開發……

  根據教育部規劃,“十二五”期間,教育部將建設1000門精品視頻公開課,其中2011年建設首批100門,2012年至2015年建設900門。“中國大學視頻公開課”由科學、文化素質教育網絡視頻課程與學術講座組成,以高校學生為主要服務對象,同時面向社會公眾免費開放。視頻公開課的主講教師不乏國內名家。

  不能以點擊率評高下

  中國大學視頻公開課露面僅幾天,卻是捧踩互現。

  捧踩的主要基調是國內大學視頻公開課與國外名校公開課的點擊量。實際上,授沒授權是網站觀點的基本出發點,他們的調查數據似乎都有“背后的秘密”。一條重要的原因是,網絡視頻公開課帶動了互聯網基礎服務的發展,因為,人氣是視頻網站生存的重要手段。

  那麼,網絡公開課的好壞標准究竟是什麼?

  有專家指出,從受眾的角度來說,網絡公開課雖然獲取更便捷,但真正能夠安安靜靜坐在電腦前上課的,恐怕也不多。中國的網絡公開課,不應過分追求轟動效應,永遠不能和娛樂節目比收視率。事實上,國外名校公開課中,最受歡迎的也是《公平》、《死亡》這些通俗易懂的社會學、倫理學話題。像《航空航天概論》、《中國古代政治與文化》這樣的題目,也隻有行業內或感興趣的人,才會去特別關注。

  “更多的人能看到公開課,這是件好事,但國內高校在這樣的變化中,似乎還沒有找准新的定位,”中央民族大學外國語學院院長郭英劍表示,講解專業的學術問題,要做到科學性和通俗化的完美結合,並非易事。像於丹、余秋雨、易中天這樣“特能講”的專家教授、人氣講師,各高校應該著力培養。

  倒逼高校教學改革

  不少第一時間收看公開課的網友表示,相比哈佛、耶魯等國外名校的公開課,國內公開課在硬件制作、包裝,以及教師講課方式、理念上還存在不小的差距。在課程內容上感覺有些中規中矩,“沒國外公開課的那種很有激情的氣氛,如果講師能像《百家講壇》中的那樣就好了!”

  西安交通大學教務處處長劉進軍表示,以往公開課在本校范圍內使用時,授課質量僅有本校同行和學生了解。而在網絡公開課中,其授課質量和教學水平將直接置於全國甚至全世界同行的評價和比較之中。但國內高校往往隻注意課程公布可能帶來的對學校影響的提高,而忽視了其對學校授課質量和教育教學水平的挑戰。“目前,國內很多高校還處在一個‘上規模’的階段,距離‘提質量’還有一段路要走。”劉進軍說。

  西安交大吳宏春老師因為網絡公開課而成名。近些年,國內數十所高校先后開設了核能相關專業。然而人才的培養,關鍵是師資。於是,教學經驗豐富的教師紛紛被外校邀請講課。負責主講核能最重要基礎課程《核反應堆物理分析》的吳宏春自感分身乏術,於是在去年主動要求將這門課程錄制為網絡公開課程,希望以此減少外出講課的任務。對於網絡課的發展,吳宏春表示,“從數量到質量,這是一個正常的發展過程,但如何令這一過程變得更短,則需要學校和相關部門的共同努力。”

  誰來保護教師知識產權

  一次成功的教學,既凝聚著教師的辛勞,也體現著教師獨特的思想。於是,當它可以被網絡上的任何人看到時,便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一個問題:誰來保護教師的知識產權?

  許多老師都曾接到過商業網站希望為其錄制公開課的邀請,並承諾將給予一定報酬,但他們均表示了拒絕。究其原因,正如吳宏春所說:“我並不知道,將來也無法控制我的課程錄像會用在哪裡。”而這樣的說法,相信也代表了很多老師共同的憂慮。

  據了解,國外大學在網絡課程的推進中,有完整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和習慣。國外教師在校內上的課程,都屬於大學課程體系,產權歸學校。校方在征求教授同意后,可以對課程版權進行支配。而國內仍然缺少明確的法律界定。

  對於這一問題,有高校老師表示,應該將公開課程有關資源的知識產權比照出版物的知識產權來對待,即其他人可以直接閱讀、觀看,甚至在自己的課堂教學中採用公開課中的某些內容(應使學生明確看到採用的是誰的作品),但如果在自己署名開發、制作的作品中,使用這些資源或相關成果時,就應該按照對他人的出版物那樣引用和標注。

  無論如何,要想真正解決這一問題,需要的依然還是國家在制度層面制定一套更加詳盡且切實可行的措施。解決了這一后顧之憂,越來越多的優秀教師才可能憑借網絡的平台,將自己的教育理念與更多人一同分享。

  專家觀點

  軟實力之爭

  高校不能坐視


  在耶魯大學公開課程中主講心理學的保羅布魯姆教授說,視頻公開課是耶魯建立“世界學術霸權”的大計!這從一個側面體現出現實中大學的使命與責任正在發生變化,從更深的層面看,這是美國大學擴大全球影響的戰略,也是美國文化擴張的一個體現,這種文化的滲透影響到年輕人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這種文化擴張是擋不住的,是世界的大勢所趨。

  東南大學高教研究所所長仲偉俊等專家指出,社會對優質教育資源的需求很旺盛,國內名校該選擇具有專業權威性的教師,錄制他們的講課視頻,放到網上共享。當今世界,國與國之間的競爭不僅僅是硬實力的比拼,同時也是包括思想文化、價值觀等在內的軟實力的較量,后者的影響往往更深更持久。對此,國內高校決不能坐視,而應該盡快有所作為。

  相關鏈接

  美麻省理工拉開網絡公開課序幕

  課,原來可以這樣上


  2001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率先拉開了網絡公開課程的序幕,計劃將該學院的全部課程資料都在網上公布,讓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裡的任一網絡使用者都可以免費取用。嗅覺敏銳的人驚呼:高高在上的象牙塔正在卸下門鎖、拆掉圍牆,這是教學史上繼遠程函授之后又一令人激動的創舉!

  麻省理工不是一個人在戰斗。耶魯、哈佛、劍橋、牛津等世界名校以及財力豐厚的基金會的陸續加入,猶如水滴匯成浪花,將“公開教育資源”運動推向了正軌,並且一發不可收。

  83歲的瑪麗安·戴蒙德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解剖學已有50載。她授課的教室是學校最大的講堂,能容納736個人,學生們還是需要早作准備才能找到座位。但是有了網絡視頻,他們不再煩惱。

  2005年以來,全球已經有150萬人次在YouTube上瀏覽過戴蒙德教授的網絡課程《綜合生物》。除了她以外,還有許多世界頂級學校的大師,如耶魯大學經濟學教授、當代行為金融學主要創始人羅伯特·希勒,哈佛大學《積極心理學-幸福課》的講授者泰勒,耶魯大學的哲學“大仙”雪萊·卡根等,都成了走出校園、走向世界的網絡新一代學術明星。

  “我看起來上鏡嗎?不然我們可沒辦法開始,”麻省理工學院哲學系教授歐文·辛格如此幽默地開始他的《愛情哲學》課。

  麻省理工學院72歲的物理學教授瓦爾特·勒溫,同樣因為網絡開放課程成為千萬學子頂禮膜拜的對象。這位身高1.88米,滿頭白發的教授,為了介紹鐘擺的周期與吊挂物體的質量無關,曾躺在從天花板垂下的吊索上,讓自己像鐘擺一樣擺蕩。“各位請看,這可是鐘擺之母。”接著他在講台上蕩來蕩去,然后喊道:“物理學果然不假!”教室立時爆出歡呼聲,這段畫面也通過網絡傳遍全世界。

  免費傳播成時尚

  課程下載量已突破1億人次


  以歐美高校為主的公開課免費傳播儼然成了一種時尚,分門別類的講座錄像、教學大綱、課堂筆記就這樣大方地擺在各校的官網上,任人分享。而自從2006年蘋果公司開放了大學學習頻道,把喬治·華盛頓大學、杜克大學、密歇根大學和威斯康星大學等多所高校的課程資料集中起來后,截至去年年底,已經突破了1億人次的下載量。

  英國公開大學的開放課程經常出現在下載排行榜前五位中,課程依難度分為“導論、中級、進階、研究”四個等級。該校名譽副校長瑪丁·比恩說,公開大學的網絡開放課程已經有1600萬人次的下載量,其中英國以外的下載量佔到89%。有6000名左右的學生在嘗試了免費網絡課程后,還購買使用了非免費課程。有數據顯示,麻省理工開放課程的使用者中,42%是在校注冊學生,43%是校外自學人士。耶魯大學的情況也類似,校外的資源使用者佔到了69%。

  比爾·蓋茨:

  未來最好的大學

  就是互聯網


  開放課程雖然免費,但打造這樣一個平台卻是耗錢的。主要資助者基金會在過去8年投入了逾1.1億美元,有1400多萬美元投給了麻省理工學院。

  目前為止,麻省理工已經開放了1975門課程,其中33門課有網絡視頻版,另有百余門課程配有動畫等多媒體教材,剩下的課程提供簡單的文字版如教學大綱、課堂筆記、閱讀材料、問題設置、課余作業等。

  耶魯大學網絡視頻課程制作的主要資金來源也是基金會,每門課的視頻錄制要3萬-4萬美元。這筆費用包括攝影師、字幕制作,還要確保“耶魯公開課程”負責人戴安娜·科萊納所強調的“高質量”——正是上乘的視頻質量讓耶魯公開課成為特別受追捧的對象。明年秋季,耶魯將實現36門課程數字化的目標,而且計劃制作更多課程。

  保守估計,美國過去10年投在公開課程上的錢已經有1.5億美元,還有更多的基金會加入到這一行列中來,像比爾·蓋茨夫婦創建的基金會就捐贈了800萬美元。當年從哈佛大學輟學的比爾·蓋茨曾說,未來最好的大學就是互聯網。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