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購"信譽評價"誰說了算 摧毀體系能換來"平等"?--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購"信譽評價"誰說了算 摧毀體系能換來"平等"?

朱巍

2011年11月30日08:21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前不久,淘寶商城部分中小賣家到淘寶網總部遞交了訴求書,訴求書共有12條,內容包括“要求廢除淘寶信譽評價系統”等等。對此訴求書,淘寶公司給予婉言拒絕,而眾多網友則給出了不同看法,而在廢除“信譽評價”這個提議上,大多數網友表示反對,認為廢除了信譽評價,買家將缺少比較標准,無法獲知哪家賣家的信譽更加可靠,出現假貨、劣質售后服務的概率很高。不過,也有網友認為,淘寶的“信譽評價”系統原本就不可靠。

  誰最適合確定信譽評價標准

  “網購”作為一種新興消費模式在網絡經濟時代發展迅猛,預計到2015年我國網購規模將超萬億元。人們之所以對網購趨之若?,不僅是希望能在網上買到更優惠的東西,享受足不出戶購物的樂趣,更重要的是,人們開始越來越相信網絡商家的信用。如果缺乏誠信,或者說缺乏讓消費者相信理由的話,那麼,不論網購有多麼優惠,多麼便捷,也會很少有人問津。從這個意義上說,誠信是網購消費的靈魂。

  網購中的誠信,對於商家而言就是商譽,對於交易平台而言就是如何建立一個開放客觀的信用判斷體系,以誠信為標准達到優勝劣汰。在信譽評價體系中,商家通過自己的誠信經營建立商譽,消費者則根據商家信用等級自主選擇交易方。

  那麼,這個信譽體系的建立標准應該由誰來確定呢?是商家、交易平台還是消費者呢?所謂“王婆賣瓜,自賣自夸”,指望商家自己進行客觀信用評價無異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交易平台作為交易第三方,無法做到對每一個商家的每一次交易都“明察秋毫”,更重要的是,交易平台自主評價,很可能會滋生“競價排名”等不客觀的現象。

  如此一來,擔當網購信用評價主體的就隻能是消費者自己。俗話說“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消費者通過自身實踐交易的效果,以固定的形式體現出來,逐漸形成對特定商家的“口碑”。而商家則通過一個個“口碑”的形式,逐漸累積自己的商譽度。這種以消費者為主體的信譽評價體系,一般情況下可以真實反映出商家的誠信度,信用等級就像是網購中的“風向標”,指引著消費者趨向最佳的商家。

  摧毀評價體系能換來“平等”?

  然而,這種“看上去很美”的網購信譽評價近日卻受到質疑。在淘寶商城糾紛事件中,中小賣家要求對網購信譽評價予以廢除,這是為什麼呢?

  消費者在淘寶購物搜索的時候,商家一般是按照信用等級高低排序的,新加入的中小商家信譽度較低,所以很難入消費者的“法眼”。這些新商家缺少了消費者,也就缺少了信譽度增加的可能性,如此“惡性循環”,終至步履維艱。如果這些新商家想讓更多消費者知道自己的存在,他們就需要投入一定的廣告宣傳費用,這無疑使本來就難以經營的新商家更加“雪上加霜”。 所以,這場糾紛的實質,並不是反對信譽評價機制本身,而是淘寶的中小商家想通過“摧毀信譽評價排行”,爭取到更多的營業機會。

  毫無疑問,用摧毀網購信譽評價體系的手段來換取所謂“平等”經營機會的做法是短視和盲目的,這樣做的后果無異於“殺雞取卵”,無論以什麼理由。

  沒有評價體系將增加消費風險

  從消費者權益保護的角度說,我國消法明文規定了消費者享有“知情權”和“選擇權”。網購中的交易平台主要義務就在於為消費者提供公正、客觀和科學的商家信譽評價記錄。

  消費者有權利知曉商家現有的信用等級,有權利知曉其他消費者對商家交易的評價。消費者隻有在知情權得到充分保障的前提下,才有可能真正行使選擇商品、選擇商家的“選擇權”。從這個角度說,包括商家、網絡交易平台在內都是消費者知情權的義務主體,都有責任將交易記錄和相關信用等級公布於眾,任何試圖篡改、掩飾和人為更改記錄的行為都是違反現行法律規定的。所以,從法律角度說,淘寶公司拒絕取消信譽評價的公告是正確的。

  另一方面,淘寶現有的信譽評價等級制度,的確提高了很多新興中小賣家入行難度,他們主張自己的權益也是情理之中。但是,即便是再多中小商家的利益,與廣大網購消費者權益相比的話,孰輕孰重應該不難選擇。如果沒有信用評價,無疑將會極大增加網購人群的消費風險,需要對商家資質重新作出考察和衡量,這無疑又增加了網購交易成本,從電子商務發展角度看也是非常不利的。

  要求取消信譽評價體系,增加了新商家的交易機會,同時也給那些混水摸魚、濫竽充數的不良商人制造了機會,到頭來不僅會傷害到消費者權益,而且反過來必將傷害到網購這一新興消費模式本身。從這個角度說,取消信用評價換取中小商家交易機會的要求,不僅消費者“傷不起”,那些誠信經營的商家和網購行業本身也同樣“傷不起”。

  相關鏈接

  “刷鑽” 網購信譽一大蛀虫


  在淘寶的信用評價體系中,賣家成功完成一筆交易有可能獲得一個好評,4到10個好評可以獲得一顆紅心標志,5個紅心之后,也就是至少251個好評可以獲得一顆鑽石標志,10001個好評獲得一個皇冠標志。因此,中等規模的店家要靠“鑽石”的數量來衡量店鋪的誠信度,獲得“好評”、“鑽石”也成為淘寶賣家奮斗的目標,甚至一度是盈利的保証。

  信用造假行為被稱之為“刷鑽”。“刷鑽”公司炒信用通常有兩種操作方式,一種是互動交易,又稱互刷。就是把有意向炒信用的賣家組織起來互相拍,A拍B、B拍C、C拍D、D拍A,所有賣家都要注冊一個專門用來拍其他會員東西的賬號,所有的操作流程跟平時在淘寶買賣東西是一樣的,就是沒有把貨真的發出去。第二種操作方式是隻賣不買。“刷鑽”公司在全國各地招聘一些專職買家來拍東西,從中提成,拍得越多就賺得越多。隻賣不買操作速度快,操作流程和第一種方式是一樣的,只是炒信用的賣家不需要去參加拍東西。

  淘寶網為查“刷鑽”已推出兩代安全稽查監控系統,並查封了上萬家網店,但這並沒能讓作弊的供需雙方收手。北京市律師協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主任邱寶昌律師認為,“刷鑽”行為是一種不正當競爭手段,是商家的一種虛假宣傳,使消費者作出錯誤判斷。採用炒作信用手段的商家不僅違反了消法,而且違反了民法通則中的“誠實和信用”原則﹔“刷鑽”公司屬於超范圍經營、非法經營,工商管理部門可以根據工商管理條例吊銷其營業執照。

  延伸閱讀

  信譽評價什麼條件下可以取消


  “淘寶事件”中小賣家要求淘寶取消信用評價制度的一個重要理由,就是大多數歐美國家網購中沒有信用評價機制,卻依然正常運作,也鮮有消費者投訴。他們認為,國外既然不需要這樣的制度,那麼我國也不需要這樣的制度。

  這不禁讓人聯想到前兩年在制定侵權責任法過程中出現的一件趣事。在一次國際研討會上,國內學者討論高層住戶從樓上扔東西致人損害,卻無法找到是誰扔時,損害應該由誰來賠償的問題。大家熱烈發言,觀點針鋒相對。而大會邀請來自歐盟的侵權法專家介紹歐洲的立法經驗時,歐洲的教授們卻面面相覷。他們反問:為什麼住在樓房的人會扔東西下來呢?這些事件在歐洲極少發生,所以相關立法根本沒有將其規定在內﹔即便偶然發生了,社會保障體系也會將損害撫平。但是,這樣的事情在我國卻時有發生,因此我國侵權責任法將其作為一項重要內容規定其中。

  回到“淘寶事件”,為什麼我們暫時不能取消信用評價原因主要有三點:

  第一,大多數歐美國家完整的社會信用制度已經建立多年,如果商家或者個人因誠信出現問題,那不僅是影響到一筆生意的問題,而是涉及到日后貸款、找工作、簽合同等一系列問題,所以很少有人願意去冒險“坑人”一次,“倒霉”一輩子。對於我國來說,全社會的征信制度尚在建立之中,如果在現階段就廢除網購信用評價,那無疑是給那些“不良商人”開了“綠燈”,因為目前不誠信的“代價”還是太小了。

  第二,國外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中已經將“后悔權”名列其中,隻要消費者認為網購的東西不中意,僅以一句簡單的“改變主意”就可以要求退換貨品。但是我國現行消法尚未規定消費者有“后悔權”,萬一網購中出現商家不誠信的問題,消費者很可能無法退換。

  第三,如果取消信用評價,則要求對網購商品的廣告規定嚴格管理,要求廣告中的言語相當於商家的“承諾”,必須嚴格履行。比如我國台灣地區消保會制定的相關合同范本中有類似規定:“商家提供的商品和服務標准不得低於宣傳時的承諾”,甚至規定商家與消費者的“對話”也屬於承諾范圍,隻要消費者能找到証據,証明到手的商品和服務與當時網購賣家的承諾有出入,那麼商家必須承擔違約責任。相反,如果網購中夸大宣傳、不實宣傳,乃至虛假宣傳比比皆是,如果沒有信用評價體系,那麼網購消費者基本權益根本無法得到保障。

  所以,從我國法律與道德發展階段來看,現階段不僅不能取消適用,而且還應該加強適用。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