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酷遭遇版權方圍攻 第二次視頻版權戰爭硝煙漸起--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優酷遭遇版權方圍攻 第二次視頻版權戰爭硝煙漸起

陽淼

2011年12月22日08:03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新京報制圖/趙斌


  2011年進入尾聲、各大媒體的年度新聞已經評選得七七八八的時候,行業內又再次爆發公司戰爭。與去年的3Q大戰類似,這一次發生在視頻領域的戰爭,又被網友們命名為2U大戰(two和土豆首字諧音,U與優酷首字諧音)。

  這一次的戰火先從綜藝節目燒起。

  優酷土豆互訴侵權

  12月15日,台灣中天電視台指責優酷網盜播《康熙來了》,其大陸權益所有者土豆網亦隨后與中天聯合召開發布會,向優酷索賠1.5億元﹔16日,優酷宣布遭土豆盜播版權作品上百部﹔19日,日本東京電視台加入戰團,指控優酷盜播《火影忍者》《銀魂》《死神》等熱播動畫片,優酷則於同日公布向上海法院起訴土豆網的証據。21日,有媒體從法院文檔處查詢得知,創業板上市公司樂視網也已經起訴優酷對影視劇《無價之寶》盜版侵權,樂視在PC端與手機端各索賠50萬元人民幣,共計100萬元人民幣。同日,業界一直盛傳的江蘇衛視與優酷的齟齬也終於曝光,因優酷在播出江蘇衛視《非誠勿擾》時擅自剪輯篡改原節目中的廣告內容、並在江蘇衛視解除合同終止合作后,仍私下錄制、上傳節目持續更新,江蘇衛視亦將優酷訴諸法院。

  在土豆、優酷剛開始宣布對方侵權並將其起訴之后,部分旁觀者仍然認為,這是一場業內常見的“口水戰”,你說我盜播,我說你侵權,最后大家曝光率都提高,然后和解了事。但隨著事態的發展,高重量級的版權方不斷加入,涉訟節目也大多在觀眾群體中知名度頗高,雙方也開始真正地訴諸法院而不僅僅是在媒體上口水往還。諸多跡象顯示,這次2U大戰已經脫離了口水仗的范圍,倒更像是自2009年以來,視頻行業掀起的第二次“版權戰爭”。

  時隔三年版權戰再爆發

  2009年,搜狐聯合優朋普樂、激動網等公司創建“中國網絡視頻反盜版聯盟”,並宣布將向優酷網、土豆網、迅雷等涉嫌盜版的網站發起新一輪訴訟。其中僅優酷網一家,所遭索賠金額就高達5000萬到1億元人民幣。當時,反盜版聯盟在北京海澱法院立案上百宗,連在優酷投放廣告的可口可樂,也在連帶被訴之列——但在最后的開庭時刻,原告方放棄了對可口可樂的連帶訴訟。

  現在看來,那一年的反盜版戰爭,在時機選擇上十分講究,恰好選擇在優酷、土豆、迅雷等網站計劃上市之前,搜狐自己也計劃進軍高清視頻領域。在商業利益驅動之下的自然競爭,客觀上推動了中國版權保護現狀的大幅度改善。張朝陽本人在回憶起當年這場戰斗時也常常很自得:“我覺得中國的影視劇從業者都該感謝我。當年我們撕破臉皮打盜版,網絡視頻版權價格從那時候的幾乎可以忽略到現在的連年翻番,從一集幾千到幾十萬、上百萬,創作者和從業者都有錢了,行業的良性循環也初步開始了”。

  2009年的第一次版權戰爭,導致影視劇價格大漲,同時對國內影視劇的成規模商業化盜版業基本絕跡。因為這些作品的版權方就在國內,版權方和播出方維護自己的權益非常方便。同時,一些視頻網站當時面臨上市,必須作出守法姿態以減少上市阻礙。而在三年之后版權戰爭再次爆發,其原因在於,大家開始面臨不一樣的環境和要求。

  ■ 分析

  收入緊投入高促“盜播”再現


  下半年以來,美國股市對於國內視頻網站的造血功能幾乎喪失殆盡,外有全球經濟環境趨冷的大環境,內裡又遭遇“獵殺中概股”風潮,視頻網站們的股價一再下跌,相較上市時,市值均至少蒸發過半。

  視頻網站們不久前公布的三季報也証實了這一嚴酷的現實。

  由於經濟大環境不確定,電子商務泡沫逐漸消失,視頻網站的廣告主們也紛紛收緊錢袋。一些網站的廣告銷售人員表示,今年上半年年景不錯,下半年就出現冷卻的苗頭,到明年如果大環境沒有改善,國內互聯網熱錢退潮,廣告業務可能將隨之遭遇寒潮。

  收入增速放緩,激烈的競爭又導致投入居高不下。優酷CFO劉德樂、土豆CEO王微在財報會后表示2012年將加大投入以保証市場佔有率。虎視眈眈的搜狐視頻COO劉春則在2012年內容戰略發布會上表示,搜狐視頻將繼續執行大劇策略,在傳統電視台和新媒體競爭最為激烈的2012年度二十部熱播大劇中,搜狐高價攬下其中15部影視劇新媒體版權佔到熱播劇總數的80%。擁有大量版權的樂視網則與流量佔優的土豆網結成“樂土聯盟”,土豆獲得樂視大量版權作品的兩年使用權,樂視則獲得土豆網的高質量視頻流量和用戶,雙方進行優勢互補的合作,招商証券、安信証券等研究機構均對這一聯盟發布前景樂觀的研報。

  視頻網站基本上是內容、帶寬和運營費用各佔三分之一,為了擴大流量和市場佔有率,帶寬成本不能省﹔運營費用要裁剪,必須進行裁員等大規模動作﹔相比之下,內容成本盡管高昂,但在一些“潛規則”下進行盜播,則可以暫時減緩投入,維持用戶規模。

  ■ 看法

  “用戶上傳不應成盜版借口”


  日本文化產品海外流通促進機構(CODA)北京中心所長朱根全對本報記者表示,目前國內視頻網站常見的盜版理由均為“用戶上傳”。

  據記者了解,由於部分視頻網站鼓吹模仿美國Youtube網站的UGC(用戶上傳內容)模式,因此某些用戶會上傳熱門影視劇以獲取點擊和關注,亦有個別網站可能會批量上傳影視劇再借口是“用戶上傳”。

  朱根全稱,實際上視頻網站對UGC盜版並非全無辦法,採用視頻DNA識別標記、關鍵詞過濾等技術,網站可以有效防止很多盜版內容的上傳。例如對《火影忍者》的內容片段進行儲存、比對,比對正確后即証明上傳內容為盜版內容﹔或者在上傳、搜索結果中直接屏蔽火影忍者的關鍵詞,均可以起到防止盜版的效果。

  搜狐視頻戰略合作部高級總監於濤亦告訴記者,搜狐視頻包括博客和高清視頻兩個部分,高清視頻全部是正版版權影視劇作品,而在用戶上傳的播客方面,為了防止盜版作品被上傳,搜狐會對上傳長度予以限制,“一般用戶的自制視頻也不會長到影視劇那個程度,后者片長通常45分鐘到一小時。限制了長度之后,如果不是刻意上傳的惡意用戶,基本也能堵住很多盜版。”

  但在台灣中天電視台指控優酷盜播《康熙來了》的聲明中,中天表示優酷的上述節目頁面明顯經過編輯和官方推薦,已經不能用“用戶上傳”的借口來予以規避。

  “國內視頻侵權判罰偏輕”

  一位視頻網站人士對記者抱怨說,目前,國內對視頻侵權的判罰偏輕也導致盜播行為屢禁不止,甚至有剛因盜播被判罰就緊接著再盜播的案例。

  前不久,北京市一中院對華誼兄弟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訴優酷網侵犯著作權糾紛一案作出終審判決,認定優酷網未經該影片著作權人許可,在其網站擅自播放影片《非誠勿擾2》,侵犯了華誼兄弟公司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該案的判賠金額為19萬元,一些媒體統計稱,這已經是國內單部影視劇判賠金額最高的案例。

  上述人士對記者表示,視頻網站上隨便一個廣告合同,都能獲得不止20萬元的收入,而一部電影的片頭、片尾、暫停畫面差不多會有3-5個廣告,盜播收益遠大於法律風險。

  據《法制日報》報道,2007年至2011年,海澱法院審理的視頻網站案件為2263件。其中,涉及優酷網、六間房等專業視頻網站的案件數為1767件,佔總數的89%。門戶視頻網站案件數量222件,僅佔11%。調研顯示,專業視頻網站的敗訴率極高,佔到90%以上。他們往往都以“避風港原則”作為其抗辯理由。但在現有的經營模式下,視頻網站網頁人工編輯痕跡明顯,不能滿足免責條件。據法官透露,侵權成本較低是視頻網站侵權不止的又一重要原因,大多數案件賠償數額隻有1萬元至5萬元,與天價版權相比顯得非常低。
(責任編輯:宋心蕊)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