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寒“謝幕詞”引眾人同情 方舟子稱要繼續戰斗--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韓寒“謝幕詞”引眾人同情 方舟子稱要繼續戰斗

2012年02月05日07:46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方舟子和韓寒之間(資料圖)


  新年以來,方舟子和韓寒之間的“代筆事件”引發網友關注。日前,韓寒發表博文稱“我也將不再回應此事,……現在收筆。”相對於不依不饒的方舟子,韓寒得到了大多數人的同情。SOHO中國CEO張欣看了韓寒的這篇“謝幕詞”稱:“看了想哭。”

  張欣說:“韓寒的謝幕詞讓人讀了想哭,無論是曾經犀利的韓寒,還是現在情緒低落的韓寒,總有他獨特的魅力。”北京聯網時代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蔡文勝也認為:“人都是在挫折中反思,苦痛著成長。”姚晨的觀點則更加理性:“呵呵,一直覺得,其實這次是命運給韓寒出的一道考題,雖說過程曲折難解,好在他已找到了答案。願風雨過后,海闊天空。”

  相對於名人們的言論,網友們的觀點就更加直截了當了。網友早早:“一直相信韓寒。韓寒這次唯一的失誤就是不該搭理方舟子這種無賴。”網友塵鼓:“寫得有點傷感,也算成長的代價,的確是一場鬧劇。在動蕩浮躁的大時代和無可約束的公權力面前,兩個都只是普通人,都有點才氣,都有點脾氣。”

  面對韓寒的休戰,方舟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這是因為韓寒難以應對自己越來越多的質疑,“這是要逃嘛,沒法應對了。 ”方舟子也表示,韓寒前面已經說過退出爭論,“退了一次,后來又回來”,至於“他是不是還會回來,我不知道”。方舟子說,“這個人顛三倒四,寫文章不行,做事也不行。發完誓自己都會忘,根本不當回事。”談到韓寒退出爭論對這場論戰的影響,方舟子顛覆了“一個巴掌拍不響”的慣例,說,“他退不退出跟我沒關系,我會繼續寫分析文章。當然,如果他退了,不再回應的話,我少了一些素材”。

  韓寒“謝幕詞”:

  我一直不在任何的神壇

  1:謝謝很多人的支持。從新年開始到現在,一直吵這個事情,相信很多人也都煩了,我也不想再說了。現在回想,作為公眾人物,最初我的回應不夠心平氣和。一個寫作者的文章必須是自己親筆寫的,這是我在寫作中最在乎的部分,但是我有寫作團隊這個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被人毫無証據的質疑和傳播,當時我的確情緒很差。我也將不再回應此事,還有太多的事情需要關心,這樣的口水戰毫無意義。雙方的支持者也陷入焦躁和對罵,互相不愉快。我的回應和我的証據已經在前幾篇文章裡說的很清楚,我就此事,現在收筆。

  2:我所有的文字都是自己所寫。少年的時候模仿錢鐘書和民國作家,故作老成,第三本開始寫的更加順暢自然。但是文學作品就是文學作品,文學作品是可以虛構和想象的,你不能因為我採訪中說我睡在下鋪,文學作品中我睡在上鋪而認定我在造假。而且我有手稿,家書,筆記,証人來証明我的清白,但方舟子先生沒有任何証據能証明我少年的兩篇文章是他人寫的,卻百分之一百的肯定說那兩篇文章由一個神秘中年男子代寫,理由是“不可能”“我覺得”“我猜測”。全部都是主觀臆斷,讓人無奈。因為方舟子曾揚言要一個一個收拾那些支持過我的人們和媒體,所以如果方舟子以后要無理復仇,我將竭力幫助他們,而方舟子再去打私權的假時,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將再難信任他。

  3:我一直不在任何的神壇,在我以前的博客中,我常說,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在書的封底上,我說,我只是被燈光照著的一個小人物而已。我也說過,什麼壇到最后都是祭壇。我也時常向各種各樣的人道歉,常常反思,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偶像,也過著非常平淡的生活。相反,其實方舟子先生是一直有神壇感的和教主心態的。我歡迎任何的質疑,批評,也無所謂任何辱罵,但不希望受到誣陷。很多人為自己做錯的事情在承受,而我卻在為自己沒做過的事情承受。太多的欲加之罪,類似為什麼第一封家書稱父親為“父親”,第二封卻稱“爸爸”,為什麼小說《三重門》裡說林雨翔坐車出了上海道路變得很顛簸,而1999年的路應該沒那麼顛之類,我已無力解釋。在預設好罪名的鬧劇裡,一切的辯解都是無用的。

  4:手稿集《光明和磊落》只是為了証明我的清白,700頁銷售十元一本是虧損的,有圖書銷售經驗的朋友都知道,裡面有我大部分的手稿,甚至還有當年寫《三重門》時候因為沒有長篇寫作經驗而寫廢的十萬個字。反思我成名以后的寫作,有時候反而態度不正,寫到十萬字就匆匆結尾出版,或者寫了第一部就爛尾了,為了所有支持的朋友,以后我將更用心的寫作回報他們。作品是最好的証據。相信我的朋友們,你們的眼光不會錯的,經歷此事,我明白很多事情,無論是賽車,寫作或者其他,我將用各種各樣的作品,讓他們覺得有這樣一個同路人是多麼的驕傲。

  5:我願我的讀者和支持者對待對方更加的理性,如果和他人講不通,那就不要講了。盡量不要去對方的微博或者博客上謾罵,我理解你們的心情,正如你們理解我的心情。仇恨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更能激化分歧。

  6:我的父親一生清白,因為對方找不出我的代筆團隊,最后就把黑鍋全都給他背了,僅僅因為他也愛好文學。作為父親,他很心急,為了給我証明清白,翻遍了屋子,今天他連我1999年的屬於隱私的病歷卡都翻出來了。當然依然會有人說這個病歷卡這裡假那裡假。我的確無奈。中國假的東西的確太多了,我一直信奉要盡可能的真,卻要替那些假背黑鍋。這也許不是一個身正不怕影子歪的時代,但我會依然堅持身正,至少我半夜不會害怕鬼敲門。

  7:我知道訴訟這樣的行為不夠洒脫,但訴訟並不是為了什麼,方舟子先生也明確表示,不會理會法院的任何判決。訴訟是為了讓我的手稿和証據能夠確証,也為了防止行業開此先河,就是當你看一個作家不順眼,不需要觀點之爭,不需要文學批評,也不需要任何証據,隻要說他的某篇文章是別人寫的,於是這個作家的名譽將受到損害。如果怎麼做都是錯,那麼訴訟也是為了讓我的讀者和親人在以后被人問起的時候能夠簡單的回答,他是被冤枉的。

  8 新增此條,今天又要一個重慶的65歲趙阿姨出來對媒體說,我當年的《三重門》抄襲了她二十多前郵寄給某出版社的未發表稿子了,但這位阿姨又表示自己其實也沒看過《三重門》。她所展示的手稿內容和《三重門》也沒有任何的相似之處。希望媒體的朋友明辨,也希望這位阿姨不要冤枉我。這位阿姨家境困難,熱愛創作,身患癌症,我願意幫助她,包括完成出版理想。祝她身體安康。也許未來也會有人突然出來說是我的槍手,曾幫我寫了什麼,或者我曾抄襲了他什麼,我理解這個時代大家都不容易,但請良心說話。

  9:我寫的很無趣。希望大家諒解,早些離開這場鬧劇。我是一個很性情的人,失望和情緒低落時甚至還說過如果能讓我再選擇,我將不做一個作家,現在想來,完全是扯淡。作品見。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