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安全遇挑戰 全球網絡主導權爭奪烽煙驟起--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網絡安全遇挑戰 全球網絡主導權爭奪烽煙驟起

2012年02月09日08:06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時下,互聯網空間正日益成為國際競爭的新焦點。美國、英國、德國等歐美發達國家已紛紛制定網絡安全國家戰略,參與爭奪全球網絡空間主導權。對於這一領域日趨激烈的競爭態勢,有專家指出,我國網絡空間的技術、行動能力和歐美發達國家相比,存在明顯差距,已經成為未來政治、經濟和軍事發展的重大隱患。應該在全球網絡空間主導權格局未定的情況下,積極參與競爭,以維護我國自身的權益。

  我國網絡安全面臨嚴峻挑戰

  隨著歐美各國對網絡空間主導權的爭奪加劇,未來我國網絡安全面臨更加嚴峻的挑戰。一方面,國際信息安全環境日趨復雜,西方加緊對我國的網絡遏制,並加快利用網絡進行意識形態滲透﹔另一方面,重要信息系統、工業控制系統的安全風險日益突出,信息安全網絡監管的難度和復雜性持續加大。

  第五空間:國家主權延伸的新疆域

  國際社會普遍認為,網絡空間現已成為領土、領海、領空和太空之外的第五空間,是國家主權延伸的新疆域。當前,全球正處於網絡空間戰略的調整和變革時期,多個國家調整信息安全戰略,明確網絡空間戰略地位,並提出將採取包括外交、軍事、經濟等在內的多種手段保障網絡空間安全。美國明確提出將戰略威懾作為未來重點,聲稱保留使用所有必要手段的權力,對網絡空間的敵對行為作出反應。俄羅斯、英國、法國、德國等國家也都將網絡攻擊列為國家安全的主要威脅之一。可以預見,2012年全球新一輪網絡空間備戰將加快,網絡空間主導權的爭奪將更加激烈,世界將進入一個網絡爭霸的新時代。

  近年來,西方媒體頻繁炒作“中國黑客威脅”,美、德、英、法等多國宣稱,中國黑客攻擊了其政府、軍隊等要害部門。2011年8月,信息安全公司“邁克菲”又發布報告稱,國際奧委會、聯合國秘書處、美國能源部實驗室等70多家公司、政府及國際組織遭受黑客攻擊,而源頭很可能就在中國。

  外界普遍認為,為進一步遏制我國,今后一段時間內,美國勢必聯合西方盟友和一些國際組織、社會團體等,制定同盟內公認的網絡空間規則,擠壓我國的國際活動空間。

  目前,互聯網已經成為西方價值觀出口到全世界的終端工具。在一些國家變革中,互聯網 、 手機媒體 、Twitter、YouTube、Facebook等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隨著國民經濟對信息網絡和系統的依賴性增強,網絡安全成為關系經濟平穩運行和安全的重要因素。當前,我國重要信息系統和工業控制系統多使用國外的技術和產品,這些技術和產品的漏洞不可控,使網絡和系統更易受到攻擊,致使敏感信息泄露、系統停運等重大安全事件多發,安全狀況堪憂。

  據統計,我國芯片、高端元器件、通用協議和標准等80%左右依賴進口,防火牆、加密機等10類信息安全產品65%來自進口,2010年我國集成電路產品進口額為1569 .9億美元,是最大宗單項進口產品。當前,針對重要信息系統和工業控制系統的網絡攻擊持續增多,一旦網絡攻擊發生將可能導致重要信息系統和工業控制系統等癱瘓,給我國經濟發展和產業安全等帶來嚴峻挑戰。

  更令人擔憂的是,經濟生產生活中的各類數據,目前有很大一部分通過互聯網傳播,但由於技術等因素限制,相關的重要經濟信息,對於外界來說,可以用“透明”二字形容。這對我國企業和整個國民經濟而言,都不是個好消息。一方面,國外競爭對手,可以方便地利用網絡獲取我國企業信息,在競爭中對我國企業進行打壓﹔另一方面,大量涉及我國經濟運行狀況的數據一旦被外界獲得,還有可能對部分行業甚至整個國民經濟造成潛在威脅。

  彎道超車:加快網絡安全戰略轉型

  對於我國目前面臨的網絡安全形勢,業內普遍認為不容樂觀,急需加快網絡安全戰略轉型。

  目前,我國信息安全領域存在多頭管理現象,相關職能部門涉及多個部委和管理機構,部門之間職責界定不清晰,管理權限存在交叉。這不僅造成了決策權分散,也容易造成各個相關管理機構之間缺乏充分的溝通和協調,部門間作用發揮不均衡。

  信息安全領域統一協調難度大,集中優勢難以發揮,直接影響了我國信息安全工作的開展。當前,信息安全發展面臨著各種安全威脅,需要建立國家統一領導下的靈活的組織管理架構。

  網絡安全的發展和未來爭取網絡主導權,需要技術和產業體系支撐,但當前我國信息安全技術和產業支撐能力不足。一方面,我國涉及信息安全核心技術的元器件、中間件、專用芯片、操作系統和大型應用軟件等基礎產品自主可控能力較低。據統計,銀行、民航、電力、鐵路、工業控制、裝備制造等國民經濟重要部門70%以上的信息設備來自國外,特別是關鍵芯片、核心軟件和部件嚴重依賴進口。進口的技術和產品不可避免地存在一定的安全漏洞和“后門”。

  另一方面,我國網絡安全發展要保障基礎信息網絡、重要信息系統和工業控制系統等的安全,需要大量產品和技術支撐,但當前我國信息安全產業基礎薄弱,2010年產業規模僅為148.29億元,產品和技術研發能力弱,對網絡安全發展支撐不足。因此,加大我國互聯網產業規模和自主研發能力同樣是當務之急。

  有專家指出,目前,互聯網產業正在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而各國也在積極部署下一代互聯網中。在整個產業更新換代的大背景下,我國有機會實現“彎道超車”。因此,在產業格局未定的局面下,應從戰略角度出發,出台相應的產業扶持政策,鼓勵國內有實力的企業突破技術短板,逐步實現互聯網裝備制造的國產化。

  同時,需要加大對我國互聯網基礎技術和關鍵技術研發的支持力度。加大對互聯網安全保障基礎技術研發的資金投入,加強高端通用芯片、操作系統、數據庫、中間件等基礎技術攻關,提高我國信息安全技術產品水平。加快突破雲計算、物聯網、移動互聯網等新技術中的關鍵核心技術,形成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安全產業鏈條。加快國產技術和裝備的應用推廣,在政府採購、信息系統等級保護等實施中,對國產技術和裝備應用提出要求,採取資金補貼等政策,激勵應用領域採用國產化的產品,逐步實現政府部門和重要領域國產化替代。

  形成標准:構建信息安全立法框架

  相關專家指出,要進一步完善我國信息安全法律體系,制定新的網絡信息安全法律,規范網絡空間主體的權利和義務,尤其在網絡犯罪、信息資源保護使用、信息資源和數據的跨國流動等方面加強立法,明確相關主體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和義務,逐步構建起信息安全立法框架。

  其次,要加快我國網絡信息安全標准制定。積極應對物聯網、雲計算等新技術帶來的安全難題,加強相關標准規范制定﹔加快信息安全管理標准的制定和實施工作,盡早形成適合我國的信息安全管理標准體系。

  第三,加強我國網絡信息安全人才隊伍建設。推動高等院校設立網絡信息安全一級學科,加強相關學科、師資隊伍建設,豐富信息安全教學資源,提高人才教育水平﹔加強大專院校與企業的合作,依托重點企業和相關課題,探索網絡信息安全人才培養機制﹔設立專項的信息安全人才培養基金,與各類培訓機構合作,積極開展信息安全人才社會化培訓。研究多種選拔機制,借鑒印度、美國、英國等對網絡人才的選拔方式,廣泛從民間選拔和搜尋網絡人才。

  最后,還需要深化國際交流合作。積極參加國際社會有關網絡信息安全的討論,參與制定相關國際規則,規范信息和網絡空間行為,闡明我國對網絡敵對行為的態度,強調各國有責任和權利保護本國網絡空間和關鍵基礎設施免受威脅、干擾和攻擊破壞。同時,建立與國際社會的網絡信息安全重大威脅風險溝通機制,探索建立國家間、地區間應對信息安全重大突發事件的信息通報、快速處理的機制,加強信息安全事件應急處理中的交流合作。加強國際社會在打擊網絡犯罪等方面的合作,共同打擊網絡違法犯罪行為,打擊網絡恐怖主義。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