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成功密碼:創建信息交換新體系 改變生活--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Facebook成功密碼:創建信息交換新體系 改變生活

畢夫

2012年02月13日07:37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讓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變得更加簡單和快捷,讓朋友之間的溝通變得更加頻繁和密切,讓繽紛的世界和社會變得更加開放和真實———在顛覆了互聯網的傳統模式和推動當代人類生活發生深刻變革的同時,作為全球最大社交網站的 Facebook(臉書)迎來了一個具有裡程碑意義的繼續騰飛的平台。

    神妙傳奇

  Facebook由扎克伯格於2004年在哈佛大學的宿舍創辦。短短7年時間,這一網站迅速風靡全世界並成為全球最重要的社交網站之一。資料顯示,目前地球上每12個人之中就有一個人在Facebook上擁有賬號,這些用戶來自世界各地,說75種不同的語言。Facebook的注冊用戶已經超過了5億之多,而且用戶數每天正以70萬人的速度增長。

  按照美國《時代》雜志的說法,如果Facebook是一個國家,那它將僅次於中國和印度,成為世界“第三人口大國”。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除了成為普通朋友間交流與溝通的平台之外,人們也從中看到許許多多的“明星臉”:美國前總統小布什專門在Facebook上推銷自己的回憶錄《抉擇時刻》﹔巴基斯坦遇刺身亡的“鐵蝴蝶”貝布托之子比拉瓦爾就曾在Facebook設有主頁﹔現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和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皆為Facebook的忠實用戶。與Facebook家庭成員不斷擴容的同時,扎克伯克的個人財富與影響力與日俱增。據《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顯示,2011年,扎克伯格的身家大漲238%,以135億美元資產排名躥升至第52位,而且是連續4年蟬聯全球最年輕的單身巨富和歷來全球最年輕的自行創業億萬富豪。不僅如此,在福布斯推出的2011全球權力人物排行榜中,扎克伯格又從2010年的第40位躍升至第9位。

    成功密碼

  作為一個新興產業的大家庭,互聯網發展到今天,既產生了如同Google(谷歌)的搜素引擎,也不乏如同MySpace(聚友網)的社交平台,更有如同雅虎那樣的眾多資訊網站。而在短短的7年裡,Facebook將一個又一個IT界元老遠遠甩在后面,必定有著它獨特的競爭優勢和成功密碼。

  對此,《時代》主編理查德·斯滕格爾這樣解釋道:Facebook創建了一種信息交換的新體系,它讓人覺得不可或缺,並用新鮮甚至樂觀的方式改變了我們所有人的生活方式。而中國海爾領航人張瑞敏的評價是:Facebook是創造需求,而他的同行或者對手則是滿足需求。當然,扎克伯格的自我解釋也許更有說服力:“很多公司經營的網站都聲稱立足於社交網絡,他們的網站大同小異,提供的都是約會地點、媒體信息集萃,或者交流社區類似的信息,但是Facebook 旨在幫助人們理解這個世界。”

  互聯網誕生之初的設計理念是當時盛行的反傳統思維,整個網絡中沒有任何中樞,也沒有任何人統一管理。這是平等和匿名的天堂,每一個人都能夠隱去自己的身份在網絡中遨游,可以任意選擇你的年齡、性別、種族、婚姻、工作、住所等信息。因此,人們不知道你在網上和誰在交談,只是登錄、聊天、然后下線。

  但隨著網絡信息量的不斷膨脹,匿名互動的體驗給網絡空間帶來了種種負面影響。平等性和匿名性反而讓互聯網成為不受監管的世界,這裡日益成為黃色信息和病毒制造者的樂園。為此,Facebook 在互聯網世界第一次引入實名制,使得原本魚龍混雜的互聯網世界第一次出現了內容同現實世界高度接近的站點,特別是在一個都不知道聊天對象是人還是狗的信息海洋裡,Facebook開辟了嶄新的世界。

    新世界觀

  然而,在一個開放的網絡平台上,實名制的引入讓人們為自己隱私是否得到保護而擔憂。在社交網站MySpace中,幾乎所有的注冊用戶都知道,隻要自己願意就可以瀏覽所有其他用戶的資料。但是,與MySpace不同,通常一個普通用戶隻能看到Facebook 群體中不到0.5%的其他用戶信息,這是因為Facebook 採取了完善的信息保護機制,不讓信息泛濫成災,保証了用戶的隱私權安然無恙。

  進一步分析我們會發現,Facebook 不僅改變了互聯網的模式,還改變了人類的互聯網體驗。如果說21世紀的前10年,Google以其強大的數理邏輯能力開發出搜索引擎,滿足了海量信息條件下人類個體對於定位獨特信息的需求,從而重塑整個互聯網的話,那麼Facebook的出現則意味著互聯網世界的第二次裂變。

  Google擁有強大的數據庫與計算能力,Facebook則擁有遷移現實社會關系的一系列節點與路徑——“節點是個人,路徑是朋友關系”﹔ Google利用搜索引擎溝通個人與海量的信息,Facebook將個體重新編織進入曾經存在於現實世界中的社交網絡﹔Google致力於滿足個體的信息需求,卻不知道這需求從何而生,Facebook則致力於在互聯網上還原有血有肉的現實社交生活。

  顯然,Facebook所貫徹與堅守的乃是一種人性化和社會學色彩極其濃厚的嶄新世界觀與方法論,而在公眾對權威的信任感逐漸退化,對開放和透明的渴求空前狂熱的認知生態中,這種世界觀與方法論借助著互聯網平台很容易演變成改造世界與改造社會的力量。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