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引發方言存廢之爭 學者:下流惡毒"漢罵"應廢除--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微博引發方言存廢之爭 學者:下流惡毒"漢罵"應廢除

甘麗華

2012年02月14日08:26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87年前,魯迅在雜文《論“他媽的!”》中寫道:“我曾在家鄉看見鄉農父子一同午飯,兒子指一碗菜向他父親說:‘這不壞,媽的你嘗嘗看!’那父親回答道:‘我不要吃。媽的你吃去罷!’這簡直已經醇化為現在時興的‘我的親愛的’的意思了。”

  不久前,一個外地人在武漢看到類似的一幕,發了一條表達憤怒的微博,由此引發了一場有關方言罵人的爭論與反思。

    “漢罵”論戰,一條微博惹的禍?

  春節期間,就職於一家IT公司的張先生在武漢天河機場轉機時,聽到一個孩子在和自己的父母說話時,竟然來了句“漢罵”——“個婊子養的”,而其父母也視之正常,毫無反應。這一幕讓張先生甚感憤怒,發了一條實名微博宣稱:“我是多麼討厭這座全國最大的農村土鱉城市,到處都是垃圾,滿大街都是謾罵”,並“以罵制罵”,微博中出現“傻逼”等粗口。

  這一條微博被多次轉發和評論,甚至引發網絡論戰。在被認為道歉缺乏誠意之后,張先生被公司開除。

  而事情並沒有就此平息,一場關於武漢方言中的“漢罵”爭論持續升溫,專家、學者、文藝界、普通市民、官方等均參與其中。武漢人也從最初的憤怒和反擊,開始了對武漢方言的反思和討論。

  不少市民感嘆,和同學、朋友、親人說著武漢話,嬉笑怒罵,輕鬆隨意。偶爾帶句“渣滓”,雙方都不會在意。

  而時常和外地人打交道的武漢老板們回憶,不少生意伙伴對“漢罵”提出意見,甚至有的因一句刺耳的“漢罵”口頭禪,憤然離開談判桌。

  根據針對“漢罵”的網絡調查,超過八成網友認為,“個婊子養的”最令人反感,堪稱“漢罵”中“最臟”的詞語,而它恰恰是外地人最先學會的一句“漢罵”﹔超過六成網友表示,最常聽到25歲至45歲年齡段的中青年武漢人“漢罵”﹔約八成網友表示經常在公共場合聽到“漢罵”。

  在“你怎麼看待‘漢罵’存廢”的問題上,約四成網友選擇“漢罵太難聽,應該徹底摒棄”,另四成網友則認為“文化多元,隻需要去除最臟的幾個詞語”,兩種觀點可謂勢均力敵。

    學者建議:下流的、惡毒的罵人話應廢除

  學者易中天在武漢生活多年,其所說的“漢味普通話”,借助電視平台紅遍全中國。他在微博中表示,“人是理性的動物,也是情緒的動物。有情緒,就要宣泄。世界各民族,都一樣。故國有國罵,族有族罵,鄉有鄉罵,五花八門。養成習慣,便成‘口頭禪’。比如國罵‘他媽的’,漢罵‘婊子養的’,川罵‘龜兒’之類,其實未必是罵人,語氣詞而已。換言之,在多數情況下,此罵非罵。”

  但對於類似“個婊子養的”等漢罵,易中天建議廢除,“武漢人的耿直、豪爽、仗義、自強,還有敢作敢為敢擔當的‘浩然之氣’,可以用別的方式來表達。這種表達,當然得‘爽’,也可以‘俗’,但不能‘惡’。”

  華中師范大學語言系老教授朱建頌被稱為“武漢方言研究第一人”,今年86歲,是個“老武漢”。他分析,很多人印象中武漢方言罵人比較厲害,而這與武漢的特定歷史有關。解放前,武漢曾淪陷8年,青幫和洪幫等黑幫勢力很深,武漢還有多個國家的租界。這些勢力共同欺壓老百姓,辱罵老百姓便是家常便飯。在這種背景下,一個城市的語言怎麼可能干淨。在被辱罵的同時,老百姓也學會了各種罵人的話。

  在法租界長大的朱建頌現在還記得,當年有個越南籍的巡捕,罵人很厲害,甚至結合自己越南話屢有創新的罵法。大人罵,小孩很容易學會,那時小孩子還把罵人的武漢話編成歌謠唱。

  朱建頌歸納,“漢罵”可大致分為四類:借下流的兩性關系罵人,如“婊子養的”﹔用惡毒的比喻詛咒人,如“筑匣子的”﹔以刻薄的話語攻擊人,如“獨眼龍”﹔用代指誣蔑人,如“土匪”、“撮白的”。還有一些漢罵,經過演變已無法考証其本意,但細較起來,仍是粗俗下流的。

  朱建頌表示,第一類“漢罵”下流低俗,應極力禁止﹔第二、三類盡管有幽默成分,但對人的傷害也不小,應盡量避免﹔第四類有時能表達情緒,如對公眾痛恨的對象,但也不宜濫用。

  在朱建頌看來,罵人不可避免,但反對下流的、惡毒的、佔人家便宜的罵人話。他很贊賞武漢人在這場有關“漢罵”討論中體現的反思精神。

    如何讓方言之樹常青

  台灣學者龍應台一直遺憾自己不會講方言,她羨慕周圍能說方言的人。“當他們動感情的時候——生氣、傷心、痛快的時候——父親出口說湖南話,母親說浙江話,玩伴們說閩南話。”

  在她看來:“方言,像一株虯結的大樹,樹干連著根,根深植於泥土,根上有須,須上有土。”湖南話、浙江話、閩南話等各種方言,是“說者最深的內心世界的語言”,“屬於靈魂和詩的領域。”

  朱建頌研究了一輩子武漢方言,他覺得武漢話很有趣,如說人走路太慢,“你怕踩死了螞蟻?”形容上吊而死的人為“吃挂面”,“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而“漢罵”只是武漢方言中的一個部分,更多的是類似“您家”的敬語。不能因為“漢罵”就全面否定武漢方言,甚至產生“方言歧視”。

  他注意到一個趨勢,不少家長不讓孩子學說武漢話,隻說普通話。他反對這種做法,“應該給孩子‘多語’的環境。”

  作為地道的武漢人,在網絡媒體工作的余先生說,想罵人的時候,還是方言解氣。對於“漢罵”,他有自己的使用原則:隻能自己發泄情緒的時候說,公共場合不說,對他人即使再憤怒也不能說。但他的孩子卻不會說武漢話。

  胖哥是武漢一檔民生類方言電視節目的主持人,上至80歲老人,下至3歲的孩子都親切地稱他為“胖哥”。在他看來,恰恰是方言拉近了他和觀眾間的距離:“如果我這個節目也用普通話,就不會有‘胖哥’了。”

  他觀察到,近幾年,方言節目很受老百姓的歡迎,各地都開辦了本地方言節目,不少都成了“鎮台之寶”。他的願望是通過自己的節目,把武漢方言中好的、淳朴的方面放大,多用敬語、俚語,讓老百姓聽得舒服一點。

  在他看來,不讓孩子說武漢話,真是為難了爺爺、奶奶們,說了一輩子武漢話,連夢話說的都是武漢話,卻硬要憋出普通話。“方言自有其獨特的魅力”,胖哥說到這裡,打了一個形象的比喻,“穿棉衣暖和,就不要硬逼著人去穿羽絨服。”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