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熱衷網絡情感交流 單身真能有微博不孤單?--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年輕人熱衷網絡情感交流 單身真能有微博不孤單?

朱保舉 羅佳

2012年02月16日08:29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月14日,西方情人節,越來越受到國內青年人的追捧。這天,上海的網友“一葉知秋”送給女朋友一份特別的禮物。他通過微博從銀川訂購了一位身體重度殘疾的“玫瑰姐姐”用紙折出的手工玫瑰花,在和女朋友享受浪漫的同時,也使這個情人節涌動著一股濃濃的暖流,上演了一幕“小愛筑大愛”的溫馨故事。

  年輕人利用網絡平台進行情感交流和互動的現象早已不再是新奇之事,不過,自從微博興起之后,從“隨手拍解救大齡男女青年”微群,到各大城市、各所高校、各個小眾團體自己內部開通的“解救單身青年”的微博,從微博上大膽表白,到利用“樹洞微博”進行匿名表白等等,青年人的戀愛渠道開始與新媒體有了更多的交集、碰撞與火花。

  “隨手拍”從去年開始風靡微博,逐漸在微博上成為一股風潮:或是主動在私人微博上展示自我﹔或是作為“紅娘”,推銷自己身邊的朋友,再加上“隨手拍”微博群的火熱推進,使得微博成為“解救大齡青年”的新媒體平台。

  不久前,青年作家韓寒在博客中說:“中國的情況是,很多家長不允許學生談戀愛,甚至在讀大學了還有很多家長反對戀愛。但等到大學一畢業,所有家長都希望馬上從天上掉下來一個各方面都很優秀而且最好有一套房子的人和自己兒女戀愛,而且要結婚,想的很美啊。”

  博客發出后,被廣泛轉發。一名網友對韓寒的觀點並不認同,他說:“每年寒暑假回家的時候,自己的父母都會問及女朋友的問題,似乎二老比自己還急呢。”筆者在校園中了解到,其實很多同學的家長對“孩子在大學期間談戀愛”抱著支持、鼓勵和尊重的態度。

  在校期間談戀愛,最終有成功牽手走向婚姻殿堂的,也有因為各種矛盾最終選擇分手的。畢業后在一家國企工作一年的博士生趙於濤至今還保持單身,他說在校期間曾經談過一個女朋友,當初是參加一個院系聯誼活動認識的,很快便完全沉浸在溫馨浪漫的戀愛當中。但是畢業的時候面臨“兩地分居”等很多現實問題,最終還是選擇了分手。

  就讀於蘭州大學的李東,對於自己至今單身的狀況並不擔心:“我覺得對於男生來說,事業更重要,有事業心的男人更具魅力,戀愛方面還是要隨緣。”“先立業后成家”的想法在青年群體中並不少見。然而,隨著社會壓力的增加和生活節奏的日益加快,“剩男”、“剩女”逐漸增多。其實他們自身條件未必不好,不過是有自己堅持的“現實條件”,婚戀不再是單純地注重感情,久而久之就被“剩”下了。筆者調查發現,“剩男剩女”群體中的主體儼然已經是高學歷高收入高職位的所謂“三高”青年。

  對於年輕人來說,在虛擬空間和現實世界裡,情感寄托究竟有何不同?

  網友“我是石頭”說,平時,自己可以在網絡上與社交網站上陌生的“熟悉人”天南海北聊上幾個小時,但跟現實生活圈裡的朋友除禮節性的問候外很少多說一句話。

  在網上,平常很內向的人會活潑起來,顯露出迫切的交友需求, 通過QQ群、網絡交友社區拓寬交際圈以結識不同的人,甚至異性。

  數字化的溝通方式,會導致現實交友空間過窄,正如有網友說的“年紀越來越大,圈子越來越窄,朋友越來越少”。雅虎網上一武漢女網友留言說:“以前自己覺得小,愛玩,一個人沒人管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自由,那時也心高,工作上就想踏踏實實自己努力一步一步往上走。現在工作穩定了,工資也漲了,可是回頭看看,身邊的朋友都結婚了,單著的人已經不多了,也開始著急了。在征婚網上注冊了,也聊了幾個,自己喜歡的別人沒看上眼,喜歡自己的又沒看上,真的好難,好的男人剩下已經不多了,愁。”

  在生活上極度依賴網絡的年輕人不在少數,然而在婚戀問題上,網絡真的能夠成為這個人群的“救命稻草”嗎?網絡相親成為單身青年擴大交際圈的手段之一,網絡版的“非誠勿擾”也隨處可見。在微博世界中樂此不疲的單身網友,又有多少能夠演繹“有微博、不孤單”?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