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反盜版咋就這麼難? 侵權代價小維權成本低--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上反盜版咋就這麼難? 侵權代價小維權成本低

魏曉虎

2012年04月06日08:04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近日,由22位作家組成的作家聯盟集體維權,就95部涉嫌被蘋果應用商店侵權的作品向蘋果公司提起訴訟,索賠人民幣5000萬元。

  “現在的網絡情況,正在讓中國的原創故事走向死亡,因為作家不願意去寫書了。”靠《盜墓筆記》成名的作家南派三叔是此次集體維權中的一員,他表示,根據蘋果公布的數據進行反推和測算,蘋果商店僅盜版他的書籍下載量就已超過了幾百萬次,侵權損失超過2000萬元。

  而這種情況只是冰山一角,北京郵電大學人文學院婁耀雄教授表示,知識產權侵權的現象在互聯網行業十分普遍,甚至已經成為了一個行業慣例,但是肯站出來追究侵權責任的原創作者卻少之又少。

  行業巨頭難拒盜版誘惑

  去年7月,就有作家向蘋果發出了維權律師函,但最終以蘋果方面的聯絡人杳無音信而不了了之。今年3月15日,作家們再次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權益,作家維權聯盟執行人貝志誠和代理律師王國華前往蘋果公司中國總部向蘋果公司進行交涉,但是事情依然沒有實質性進展。

  從作家聯盟開始與蘋果公司就侵權交涉到今天已有9個月了,但記者登錄到App Store(蘋果移動應用商店)中搜索,發現仍然存在許多中國作家的作品。如韓寒的《青春》、《長安亂》,南派三叔的《盜墓筆記》,陳忠實的《白鹿原》等書籍,依然在蘋果應用商店貨架上以收費或免費的方式供用戶下載。但是,這些作品並未得到作家的授權,也就是說,在蘋果應用商店出現的都是盜版作品,且這些盜版作品從未下架。

  時至今日,在經歷了交涉、起訴、立案等眾多環節之后,蘋果依然採用“拖字訣”一拖到底。在互聯網行業,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並非蘋果一家。2005年谷歌網上圖書館因涉嫌侵權被美國出版商和作家協會告上法庭,經過3年的訴訟雙方達成了和解協議,但涉及中國等其他國家版權人的利益隻字未提,最終僅以美國法院否決了谷歌和解協議而草率收場。去年作家聯盟起訴百度文庫侵權,在經歷了一系列的風波和漫長的時間之后,才獲得了百度刪除侵權作品並公開道歉的合理結果。值得注意的是,在維權過程中,行業巨頭無一例外都採用了蘋果公司式的躲避、敷衍以及推脫的對策,並且屢試不爽。

  互聯網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雖然維護互聯網知識產權的消息屢屢見諸報端,但維權進度卻十分緩慢,能通過各類維權形式得到合理解決的,更是少之又少,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互聯網行業中很多公司從根本上不重視不尊重作家的知識產權權利,很多公司不注重自己的經營責任,僅僅希望從市場中獲得足夠的利益,卻忽視應當承擔的相應義務。企業的知識產權意識不強,甚至把侵權計算成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捷徑。

  侵權代價小 維權成本低

  法律人士指出,一些互聯網公司對“避風港”原則的濫用也導致原創作者不能切實維護自己的權利。互聯網侵權的認定不同於其他類型的侵權案件,《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中規定,互聯網服務提供商由於其鏈接、儲存的相關內容涉嫌侵權,在能夠証明自己並無惡意並且及時刪除侵權鏈接或內容的情況下,不承擔侵權賠償責任。這條對互聯網侵權的特殊規定,讓一些互聯網公司看到了所謂的“避風港原則”。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很多互聯網公司在使用原創作品時從來不考慮版權情況,任何內容都拿來就用,一旦產生問題糾紛,就利用“避風港”原則刪除了事,這樣一來,無形中造成侵權的門檻很低。

  知識產權的維權官司難打,而且很容易就變成耗時費力的“持久戰”。平時靠寫一些生活常識類的文章謀生的小李告訴記者,自己的作品在網上經常被侵權,但是自己沒有精力去管,而且就算告贏也賠不了自己幾個錢,還不如省下時間多寫一些。而據記者所知,持這種觀點的作家、寫手不在少數。有專業法律人士介紹,知識產權這類案件審理期限一般長達數月。而知識產權案件對於舉証責任、司法程序、侵權認定等都有非常嚴格的規定,維權方在時間和金錢上都要付出高昂的成本。放下創作以一己之力對抗大型企業去換一個未知的結果,這點讓很多被侵權者都望而卻步。

  良性發展需共同努力

  對於在互聯網時代如何更好地保護知識產權,婁耀雄教授表示,互聯網這種數字化傳播方式比以前更容易發生侵權。因此,首先著作權的相關法律法規應當針對互聯網時代的特點,做一些合理的補充﹔其次,對於侵權行為的處罰應當嚴格規定,加大處罰力度,增加相應的明確合理的賠償標准﹔最后,對於互聯網侵權的新情況,應更多使用“紅旗”原則,即對於沒有版權証明就允許上傳的作品,服務商就應該承擔“應當知道”的侵權責任。

  “不尊重知識產權,就是對民族文化創造力的不尊重。”有網友對侵權事件這樣評價。不少業內人士也認為,保護知識產權不僅要完善法律方面,企業自身也應增加版權意識,重視並承擔起知識產權保護的監管義務,積極與原創作者進行溝通,杜絕一切向“錢”看的行為。

  “此外,還應在現有的基礎上增加版權集體組織,才能更好維護合法權益。”婁耀雄教授說,“對於知識產權侵權案件,個人維權仍然是很困難的事。如果能夠增加集體版權組織,以集體的力量進行維權,維權道路會容易得多。”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