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寫手群體調查:有收入或僅一成 不更新就挨罵--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絡寫手群體調查:有收入或僅一成 不更新就挨罵

2012年04月19日08:57    來源:東方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前不久,25歲的網絡女寫手“青鋆”溘然病逝,在社會上引起不小的震動。雖然被証實女寫手的病故與她個人體質有關,實屬個案,但“網絡寫手”這個隱藏在各種網絡閱讀終端背后的群體,突然被推到聚光燈下。

  雖然有人功成名就,但更多的網絡寫手過著社會地位低、權益無保障、被讀者追著罵、每天伏案碼字的日子,而承受如此壓力換來的可能只是千字20元封頂的稿費。

  據一家旗下擁有多家文學網站的網絡公司統計,目前我國文學原創網站約有100家,網絡寫手數十萬人,且有越來越多的人試圖加入這個市場逐步擴大的行業。

  一天不更新讀者就罵

  “青鋆”的朋友說,她去世前整夜寫稿,沒晒過幾天太陽。網絡寫手的日子真的那麼苦嗎?曾任一家文學網站編輯的“狂馬”(網名)說,網絡寫手最大的痛苦是必須每天碼幾千字。寫網絡小說的一大特點是每天必須更新,一天不更新讀者便會發評論罵街,兩天不更新大量讀者就會流失,轉去看別人的小說。更新的字數還不能少,少則幾千字,多則上萬字,才能抓住這幫耐心不足的讀者的眼球。即使是出了名的作家,如“大神”級寫手張威,網名“唐家三少”,每天也必須寫1萬字。寫手“西來”說,他寫得最苦的時候,半個月隻出門一次,一個月才出門採購一次生活必需品,有時候一天要寫二三萬字。

  業內人士說,因為需要耗費大量的精力,網絡寫手是碗“青春飯”,年齡主要集中在18-35歲,超過40歲的寫手幾乎沒有。

  不過,“狂馬”說,寫手的生活也沒人們想象中的那麼陰暗。網絡小說是快餐文化,和地攤文學的檔次差不多,讀者以農民工、學生和年輕白領居多,看網絡小說的目的只是為了消磨時間,他們對文字水平沒什麼要求,看的就是個故事情節。“編故事自有套路,熟練的寫手打開電腦坐下來就編,寫得快的6000字3個小時就能搞定。”寫手“泣森”說,湊字數很容易,兩個人打架,你一招我一式,讓他們多打一會,打個幾千字也不在話下。

  而且,大多數網絡寫手是兼職,不靠這個掙錢養家。

  有收入的可能僅一成

  “真正苦的是寫出頭之前。”狂馬說,每天碼字不止,也拿不到多少錢。

  雖然網絡小說網站“起點中文網”曾宣稱,網站已誕生10位年薪過百萬的網絡作家,近百名寫手年收入也達10萬元以上。但寫手“安安”說:“100個網絡寫手,至少90個沒有收入,剩下10個人,有人辛辛苦苦寫一個月,賺到幾包香煙錢,有三五個拿到普通白領的收入,隻有1個人,也許能賺到令人羨慕的財富。”

  網絡寫手的稿酬有幾種計算方式。其一是點擊收費分成。網絡文學網站一般收取讀者每千字2至3分錢的閱讀費。狂馬透露,實際上寫手拿到的份額非常少。點擊量產生的收入,網絡運營商和文學網站先按6:4的比例分,網站再和寫手對半開,但網站經常稱沒有拿到那麼多,所以寫手隻能拿到全部收入的1/5甚至1/10。泣森提到,分成對寫手來說風險很大,萬一沒有點擊量,寫多少字也是白寫。寫手“方天啟”透露,某網站的稿酬計算標准是這樣的:普通寫手在網站上寫到3萬字,網絡編輯會主動審核文字,通過后與作者簽版權合同﹔如果第一次沒有通過,需要寫到5萬字后由寫手主動申請審核,再不通過就要10萬字﹔如果10萬字還沒通過,這本書基本就白寫了。

  寫手逐漸被讀者認可后,網站給的計酬制度也有改善。按千字計酬的寫手基本能拿到穩定收入,提交多少字網站都有統計,每個月結一次稿酬。但稿酬聽起來低得可憐,狂馬透露,千字20元已經是封頂價。

  還有些網站對簽約寫手有個“全勤獎”,隻要每天更新2000字,無論質量好壞每月都有500-1000元不等的酬勞,有些大學生就沖著這個全勤獎而來,掙點零花錢。

  當然,這都只是針對簽約寫手而言,更多的人是埋頭寫作無人問津的“工蟻”,方天啟說,一般20個人中有1個能簽約就不錯了。

  處弱勢常受網站制約

  網絡寫手還得學會忍耐和自我調節。網絡寫手的社會地位和“正道”作家沒法比。由於網絡文學不入主流,文筆和內涵俱差,從純粹的文學角度去看,大部分隻能稱為“文學垃圾”,所以網絡寫手總是被人瞧不起,甚至一些寫手對自己的作品也不屑一顧,直斥其為“垃圾”。

  在面對網站時,寫手也總是底氣不足,尤其在網絡文學出現的早期,文學網站少,寫手隻能完全聽命於網站,網站給什麼權益就有什麼權益,不給就沒有,根本不可能去要。到了現在,寫手也常被網站要求簽“賣身契”。一份文學網站的電子合約上明確規定:在合同有效期內,作者不得以與本協議中筆名相同或類似的各種筆名、作者本名,或其他任何名稱,將網站在簽約期間內創作的新作品交於或許可第三方發表、使用或開發。實際上很多寫手都以不同筆名在多個網站開專欄,賺取更多報酬,“賣身契”一簽,雖然有了保障但也斷了財路,這種情況下,要麼繼續鋌而走險,要麼死心塌地為它服務。

  網站將簽約作家分為“大神”和“小神”,寫得好的作家被稱為“大神”,是網站的寶貝。泣森說,為了阻止大神被人挖走,網站會監控他們的站內郵箱,隻要看到大神的收件箱中有疑似約稿信件就給刪了。作者們還有自己的QQ群,這些群也由網站管理,不允許外人隨便加入,以免被“獵頭”鑽空子。

  有清潔工也有小學生

  有網站統計,使用手機閱讀網絡文學排名前三的分別是農民工、大學生和白領。也有調查顯示,網絡寫手主要是高中生、大學生和社會閑雜人員。業內人士說,大學生有大量的時間,本來又喜歡幻想,網絡作品也不需要很高的水平,所以很多人在寫。

  網絡寫手裡有不少“奇人”。狂馬說,他曾見識過一個網絡寫手,做過保安,當過清潔工,撿過垃圾,炸過油條,有一天他在網吧裡看到別人寫的小說,覺得這有何難,於是也開始寫,沒想到效果還不錯,現在每個月收入也有幾千元了。記者見過的年齡最小的網絡寫手隻有12歲,是一名小學生,她在一家文學網站上寫武俠小說,居然頗受追捧,還有網友評價她的文風老辣,網站編輯也曾打電話問她願不願意簽約,只是簽約后必須每天交數千字,接電話的是她的媽媽,她斷然幫女兒拒絕了對方的簽約請求。

  海外留學生也是網絡寫手中的一個組成部分。寫手“江南”原本在美國讀化學博士,一邊讀一邊在網上寫書,一舉成名,現在索性成了專職作家。寫手裡還有做網絡游戲公司的、從事IT業的,寫IT業界小說和商戰小說。也有政府官員專寫社會觀察類小說等。

  【焦點鏈接】

  80后網絡女寫手患肺癌早逝

  4月2日,名為“青鋆”的文學網站簽約寫手因肺癌去世,年僅25歲。

  青鋆原名包青春,是浙江金華人,母親早逝,家境困難。2008年,她在“紅袖添香”文學網站上注冊了一個名為“青鋆”的賬號。處女作《皇帝也瘋狂》初露頭角,半年后,又寫了一部長達150萬字小說《新娘十八歲》,深得網友好評,她也躋身“紅袖添香”最高級別的“四鑽”簽約作者,月收入超過萬元。當網絡寫手的3年內,她共寫了6部小說約300萬字。

  2010年1月,包青春被確診為肺癌。她的圈內朋友、專業網絡寫手“寂月皎皎”說:“青春查出病情前兩個月,我們在北京一起參加活動。青春有些咳,她還說因為長期寫作,頸椎疼痛。兩個多月后,青春就確診肺癌晚期,全身擴散。”據稱,她白天經營著一間小店,晚上熬夜碼字,每天隻睡三四個小時。她本人回憶寫網絡小說的這一年多時間裡,經常半個月才出門一次,整天閉門構思、熬夜創作,沒有晒過幾天太陽。

  【焦點關注】

  寫手認為:網絡文學多負面不宜學生閱讀

  有著文學夢的S大學大四學生“泣森”在嘗試網絡小說寫作后,雖然也混成了“小神”,寫了三本小說,月入四五千,卻對網絡文學產生了厭惡與懷疑。他稱寫小說為“生產垃圾”,因為為了迎合讀者的要求不得不抹殺個人價值觀,他還認為網絡文學中有很多題材和內容如“穿越”“后宮”等包含太多不正面的因素,其實不適宜學生閱讀。

  大三那年,他開始寫網絡小說,第一部簽約小說寫了三十幾萬字,卻因無人點擊而沒有拿到一分錢。他換一家網站繼續寫,終於獲得編輯青睞與之簽約,寫了七八個月后,一部130萬字的小說出爐。他也漸漸獲得讀者和網站認可,從拿分成的變成按千字計酬的寫手。

  可是他的一些立場因不得不迎合讀者的喜好而改變。網絡寫作的特點是需要有大量讀者追捧,讀者看了上一章,往往對下一章的情節發展有期待,或者對主角的命運有想法,如果小說不按他們的想法進展,這些讀者很可能一怒之下拂袖而去。泣森寫第一部小說時,塑造了一個近乎完美的女主角,讀者都非常喜歡,可他在接下來的篇章中把她“寫死”了,一大群讀者在后面跟著哭,讓他修改,可倔強的泣森就是不改,於是大量“掉粉”。雖然性格剛硬,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從那以后,他寫作時首先注意讀者喜歡什麼,有時候想表達自己的價值觀,也隻好作罷。

  由於知道自己寫的是“垃圾”,他從來不太拿寫作當一回事,經常一邊打游戲一邊寫小說。泣森看得很清楚,“金字塔”最頂端的人確實很爽,可他成不了他們,所以一開始就沒打算干一輩子。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