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紀檢":網絡時代編織公民監督的"陽光天網"--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陽光紀檢":網絡時代編織公民監督的"陽光天網"

向楠 黃沖

2012年04月26日07:16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市紀委網絡發言人、“陽光紀檢”辦公室主任


  2011年10月21日,淮安市民周婉婷(左一)和朋友正在前往淮安市紀委送錦旗的路上。2011年10月,在“陽光紀檢”的幫助下,周婉婷終於追討到了法院3年都沒執行下來的欠款和利息。她激動地說:“是‘陽光紀檢’給了我希望,也治愈了我這3年的創傷!”淮安市紀委供圖

  “對網民咨詢投訴的回復,一定不能‘打太極’,不要說官話,要用網言網語!”

  “有的單位回復網友愛說:‘問題已關注,將協調相關單位齊抓。’相關部門到底是哪些部門?為什麼不說清楚?”

  2012年3月30日上午,江蘇省淮安市政府新二號樓一樓第一會議室內,淮安市“陽光紀檢”網貼回復點評會正在進行。淮安市紀委副書記周茂萱和“陽光紀檢”辦公室主任尹樹文,直截了當地指出各單位在回復網友時存在的問題。會后,一名網友發帖:“今天再次見証了‘陽光紀檢’最陽光的一面。”

  2011年8月2日,淮安市紀委在當地最具人氣的民間網絡論壇“淮水安瀾”,開設了一個全新的政務板塊——“陽光紀檢”。截至2012年4月16日零點, “陽光紀檢”的點擊量已達2841萬人次,網友發帖1.4萬多個,跟帖23萬多條。

  僅僅8個月,“陽光紀檢”為什麼能在淮安市民中引起如此大的關注和反響?2012年4月中旬,中國青年報記者對淮安市紀委網絡發言人、“陽光紀檢”辦公室主任尹樹文進行了專訪。

  “陽光紀檢”難得就難得在它是動真格的

  中國青年報:許多電子政務平台,剛開始時網友還關注,漸漸就門庭冷落鞍馬稀了。“陽光紀檢”的人氣怎麼會一直這麼高?

  尹樹文:最開始,老百姓的反映並不是特別好。關注發帖的網友倒也不少,但是觀望或懷疑的人很多。有人說,這不會是“紀委秀”吧?還有網友反復頂:“陽光紀檢”好不好,還得看“療效”。但隨著時間推移,大家的態度轉變了。

  中國青年報:怎麼轉變的?

  尹樹文:我想可能跟幾件事的迅速處理有關。我們板塊上線第四天,8月5日,有網友反映,漣水縣某村支部書記作為“土皇帝”稱霸一方。漣水縣紀委立刻組織調查,很快發現這個支書真有比較大的經濟問題,隨后他被依法逮捕。我們將這個案件的處理過程和結果貼上“陽光紀檢”。沒想到,不少網友感覺很意外,說“想不到‘陽光紀檢’這麼厲害”。他們原來以為我們不會管那麼遠的事,就算管也會被大事化小的。

  2011年9月27日,一位網友在“陽光紀檢”舉報,盱眙縣某小學教務主任侵佔學生助學款。當天,有關部門就成立了調查組,到10月4日已查清情況,公布了處理結果。這事解決后,我接到一個外地網友的電話,說感謝我們打擊了公益蛀虫,提高了他對公益事業的信心。

  中國青年報:我發現“陽光紀檢”很多帖子,其實與反腐舉報沒多大關系。

  尹樹文:的確如此。我們開設“陽光紀檢”,最初是為了拓展反腐舉報渠道。我記得很清楚,當時策劃並力推這事的王天琦書記,給我們做動員時說,中央要求構建“黨委統一領導,黨政齊抓共管,紀委組織協調,部門各負其責,依靠群眾支持和參與”的反腐工作機制,其中,“依靠群眾支持和參與”成本低、效果好,大有文章可做。而在網絡時代,想要依靠群眾不用網絡不行。淮安紀檢人應該以自信、開放的胸懷用好網絡,主動走在社會發展的前列。

  沒想到的是,隨著“陽光紀檢”知名度越來越大,群眾的信任度也越來越高。現在他們隻要遇到與黨政相關的事,什麼都往“陽光紀檢”上發。現在市裡對“陽光紀檢”的定位,也已不再局限於紀檢工作的專屬平台,而是作為全市黨務、政務的網絡平台了。

  中國青年報:“陽光紀檢”讓兩頭兒的人都覺得“靈”了,對吧?

  尹樹文:你比我們還會概括。我們總結,“陽光紀檢”的優點是“三零”——零成本、零距離、零門檻。再有就是高回復率,網友在我們這裡發的帖子100%都能得到回復。但都不如你那一個字形象,“陽光紀檢”的魅力就是它靈。之所以靈,是因為背后有一套嚴厲的問責制度。如果有部門對網友反映的問題置之不理,或者敷衍處理,我們紀委會立刻啟動問責程序。用老百姓的話說,“陽光紀檢”難得就難得在它是動真格的。

  中國青年報:動真格,單靠你們紀委一家,恐怕不行吧?

  尹樹文:那當然。我們的底氣,來源於市委市政府特別重視。去年9月8日,我們平台剛運行一個月多點兒,我們市委書記劉永忠就來了,與網友進行在線互動。我們市長高雪坤對網友反映的問題還專門搞過“會辦處理”。市委市政府最近又提出,在“陽光紀檢”的基礎上打造“陽光淮安”,讓“陽光”照耀全市工作的每一個角落。

  中國青年報:網友對市委市政府的大張旗鼓怎麼看?

  尹樹文:當然舉雙手歡迎啦。有網友說,市委市政府這麼撐腰,那“陽光紀檢”一定就是真老虎了,不會發展成病貓。

  我們要求帖子處理結果在24~48個小時之內發出

  中國青年報:像“陽光紀檢”這樣的政務板塊,很多地方都放在政府網站上。你們怎麼放在“淮水安瀾”這個民間論壇上,你們付費嗎?

  尹樹文:我們首先得考慮人氣啊。“淮水安瀾”是我們淮安人氣最高的網站,把“陽光紀檢”放這兒,能在最短時間吸引到最多的關注。決策論証這件事時,王天琦書記和主管的周茂萱副書記都認為,設“陽光紀檢”就是想接地氣、聽民聲,那就應該到老百姓最容易接觸的地方去,而不是“躲”在旮旯裡,被動地等老百姓找上門來。

  說到費用,我們確實沒付錢,因為我們與民辦網站實現了雙贏:“淮水安瀾”給“陽光紀檢”提供了平台和技術支持,節省了運行成本﹔“陽光紀檢”也給“淮水安瀾”帶來了巨大的點擊量,凝聚了一大批鐵杆網友,促進了“淮水安瀾”的發展。

  中國青年報:對網友帖子,你們一般是怎麼個處理程序?

  尹樹文:反映反腐倡廉問題的帖子,我們紀委各級網絡發言人都會在第一時間進行關注性回復,讓網友知道問題已經得到關注受理,然后我們迅速將問題整理報送領導簽批。如果帖子涉及腐敗案件線索,就會按照反腐敗案件的相關程序進行調查處理﹔如果只是一般的效能、行風檢舉,就照一般程序處理。紀委網絡發言人會將處理結果作為跟帖回復在原帖后,方便發帖網友及時了解情況。我們管這叫“網訴網復”。

  我們這兒還有好多反映民生問題的帖子,由淮安各縣區或職能部門的網絡發言人負責第一時間的關注性回復,也由他們報送領導簽批,處理結果他們也會跟發在原帖后面。

  中國青年報:網絡發言人的回復有沒有時間限制?

  尹樹文:有。關注性回復要求在帖子發出后第一時間完成,一般也就是半個小時之內。對於帖子的處理結果,則要求在24~48個小時之內發出。比較復雜的問題可以延長到7個工作日,這包括報送領導簽批、調查處理問題等走程序的時間。

  由於客觀情況,處理時間需要超過7個工作日的,則要書面報經我們辦公室同意方可適當延長,否則會被問責。這種情況,我們會將處理過程不定期公布在網上,讓網友了解最新進展。

  中國青年報:你們團隊有多少人?

  尹樹文:市紀委“陽光紀檢”辦公室包括我在內就3個人,主要負責“陽光紀檢”整體的管理和協調工作。此外,全市各級政府以及相關職能部門,都有“陽光紀檢”網絡發言人,負責代表各單位在“陽光紀檢”上表態、發言。那人數就比較可觀了。現在淮安各條各塊的領導干部,許多人都有半夜起來處理“陽光紀檢”投訴的經歷,有的干部出差在外,也會抽時間上去看兩眼。

  中國青年報:就你們3個人操持這麼多事兒,時間長了扛得住嗎?

  尹樹文:可能覺得在給老百姓辦實事吧,我們還真有點“累並快樂著”的感覺。工作人員每人每天12個小時輪班。我上班時會一直盯著,下班就用手機隨時關注。我們室的人都成手機控了,睡前醒來先用手機上“陽光紀檢”,就怕突然出現什麼問題。

  中國青年報:如果有單位沒按規定回復帖子,你們怎麼辦?

  尹樹文:我們通過電話、短信、網絡、傳真找到承辦單位,要求他們及時辦理。如果對方故意不辦或造成網絡事件發生的,就上報紀委領導,對直接責任人和相關領導進行問責。

  中國青年報:問責、處罰是一方面,你們怎麼激發網友和相關部門的參與熱情?

  尹樹文:平時,我們會召開各種網友見面會、座談會、問計征詢會,聽取網友意見,讓他們覺得自己是“陽光紀檢”的主人,有讓“陽光紀檢”越辦越好的使命。對於有關部門,去年我們舉辦了“‘陽光紀檢’年度十佳回復給力單位”評比。我們的評比完全由網友投票決定,紀委不做任何干預。結果出來后,我們召開頒獎大會,當著全市主要領導面給他們頒獎。

  對於網友的訴求,“陽光紀檢”堅持做最大善意的推測 

  中國青年報:有沒有出現過網友發帖信息不實的情況?

  尹樹文:開設初期,經常有些帖子被証明與事實不符。對於這種情況,我們會在網上進行倡導,希望大家真實發帖,不要蓄意夸大。如果發現帖子內容不符合實際,我們一般會將真實情況回復在原帖下面。很多發帖網友看到回復后,會主動跟帖表示道歉,答應再發帖時會先調查清楚。

  我們有個原則,不能因為網友所發信息有些不真實,就不顧其訴求本身。對於網友的訴求,我們堅持做最大善意的推測,也都認真對待。因為隻有這樣,才能保証不漏掉網友任何一個合理訴求。

  中國青年報:如果網友不滿意處理結果呢?

  尹樹文:我們會分析不滿意的原因:如果是因為相關部門辦理不力,就發回重辦﹔如果是因為客觀情況或政策法規本該如此,我們就耐心解釋,將客觀情況或法律條文回復在帖子后面。曾經有網友發帖反映房產証辦不下來。后經調查發現,這個網友的房子屬於小產權房,按國家規定不能辦理房產証。我們隻能把國家政策貼在原帖后面,爭取他的理解吧。

  去年,我們還在“陽光紀檢”的活躍網友中,選了14名已經具有公信力的聘為網絡監督員。如果我們解釋后,網友仍不理解,就請網絡監督員參與調查,讓他們作判斷。網友對於網絡監督員的判斷,大都比較信服。

  中國青年報:現在,網上謠言比較多,“陽光紀檢”上老百姓反映那麼多事,會不會也成發育謠言的樂土呢?

  尹樹文:“陽光紀檢”上的網帖,很多都是在指出一些單位或官員的問題,很容易在短時間內引起大量網友圍觀。即便如此,在我們這兒謠言幾乎沒有生存空間。因為謠言止於事實。我們及時把真實情況公布出來了,網友也就不會再發酵他們的想象力了。

  去年10月17日,一名網友在“陽光紀檢”上發帖,舉報某鄉鎮醫院院長克扣醫生工資。帖子一上,點擊量非常大。幾天之后,相關部門就在網上發布了該事件的調查結果,指出網帖反映問題不實,醫生工資已發到8月,9月和10月的工資是財政還沒撥付,醫院院長並未克扣。事實公布后,原先置頂的帖子很快就沉了。

  中國青年報:對於網友不文明的發帖行為,你們一般怎麼辦?

  尹樹文:我們經常發布倡議,提醒網友珍惜“陽光紀檢”平台。對於網友使用不文明詞語,如果純粹為了發泄情緒,不帶人身攻擊,我們都包容。畢竟,當老百姓有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嚷嚷兩句也是人之常情,換誰誰不抱怨?

  但對於那些明顯帶有侮辱性質或人身攻擊的帖子,我們堅決刪除。對於發帖人,也會進行勸導。如果他還繼續,我們會查封賬號。其實大多數網友還是非常理性的。隻要你和他好好說話,他也會對你平心靜氣地說話。

  中國青年報:如果舉報市紀委的問題,你們如何處理?

  尹樹文:我舉個例子吧:今年3月,網友“HAHLSG”在“陽光紀檢”上發帖,舉報市紀委的公車停在非機動車道,影響行人通行。市紀委領導對此高度重視,馬上安排調查,發現那天確實是我們機關的一個司機在路邊碰到熟人,將車停在了非機動車道上。

  了解事實后,市紀委領導當即要求市紀委網絡發言人在回帖中開門見山地表明,這輛車的確是市紀委所有,感謝網友監督。同時公開了處理結果:責成該駕駛員主動到公安交警部門接受處罰﹔並根據市紀委的《考核辦法》,扣除該駕駛員年終目標考評分2分﹔根據市紀委公車管理規定,對該駕駛員給予經濟處罰400元﹔責成該駕駛員作出深刻檢查,並在單位內部給予通報批評,書面檢查在本單位張貼公示。這個處理結果在網上一公布,網友立刻叫好聲一片,沒多會兒,就有網友開始同情那位“倒霉”司機了,還有人替他打抱不平,認為我們機關處罰過重了。

  還有,大家都知道,這幾年城管在人們心目中的形象不太好,可在我們這兒,網友評價最高的就有城管。因為淮安城管部門總能及時回復網友帖子,盡心盡力為網友辦事。

  中國青年報:你們遇沒遇到過黨政部門的壓力,比如要求刪帖?

  尹樹文:是會有這種壓力,特別是在“陽光紀檢”剛開設時,這種壓力非常大。“陽光紀檢”實質上是給黨政部門的權力上了一把鎖,讓它們隨時受到無數雙眼睛的關注和監督。所以很多干部一開始都不適應。我有一些在其他部門工作的朋友,也曾私下跟我抱怨,說我們讓他們很不好過。

  曾經有個政協委員氣沖沖地到我辦公室,說網上有人給他“潑臟水”,要求我們盡快刪帖。我跟他說:“如果我幫你把帖子刪了,那豈不等於告訴別人,帖子真有其事,你心虛了找我刪帖?這樣一來,你就被臟水潑定了,連個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他想了想,認為我說的有道理。人也不生氣了,臨走還挺高興地說,他要去請有關部門調查,將真相也放在“陽光紀檢”上,供網友自行評斷。

  誰也承擔不了讓540萬淮安人民失望的責任 

  中國青年報:現在看來,“陽光紀檢”完全實現了你們的初衷?

  尹樹文:完全實現了。“陽光紀檢”延長了我們紀檢工作的手臂,也借助群眾的力量拓展了監督的領域,為群眾支持參與反腐敗提供了陽光平台。截至今年4月,網民通過我們這兒舉報並經查証屬實的違法違紀案件就有57起,受到黨紀政紀處理19人,移送司法機關8人,通報批評24人,誡勉談話兩人,經濟處罰7人,批准逮捕兩人,還有兩人取保候審。

  除了這些,“陽光紀檢”還有不少“意外收獲”。

  中國青年報:什麼“意外收獲”?

  尹樹文:比如,這個平台確實緩解了官民矛盾,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融洽了干群關系。我們有個叫“布衣丁”的網友,經常給城管局反映問題。時間久了,他對城管的苦衷有了深入地了解,跟城管局長也成了非常親密的“網友”,經常通過站內信交流。

  “陽光紀檢”還帶來了“鼠標維穩”的效應。我們上線以來,淮安市通過網絡舉報投訴的信訪數量,由前年的10.2%猛增到了37.6%,越級上訪的數量同比下降了近50%。

  去年12月,淮陰區某中學48戶居民與自來水公司出現矛盾,家中自來水被斷。求助多方未果,他們准備到區政府集體上訪。這時有人說,要不先在“陽光紀檢”上發個帖子試試?結果,帖子發出沒幾天,有關部門就找到他們。最后居民與自來水公司達成和解,一場很可能發生的集體性事件就這樣被化解了。為此,網友們還在網上向承辦此事的淮陰區負責人頒發了網絡獎狀。

  中國青年報:“陽光紀檢”上老有那麼一大批人特別活躍,他們真的不是“托兒”?

  尹樹文:絕對不是“托兒”。這些網友哪行的都有,有退休干部、企業家,也有教師、農民工。這些鐵杆網友還有一個特點:他們發的帖子很多都與自己的切身利益沒多大關系,更多的是涉及大多數人的公共利益。

  有個叫“高山槐”的網友,出門就把相機帶在身上,晨練也不例外。他用相機拍下市內某條小河臟亂差的情況,發在“陽光紀檢”上,呼吁趕快解決。后來一段日子,他一直堅持拍這條河,不斷將照片上傳,直到小河得到了徹底清理。我們去調查才了解,“高山槐”並不住在小河附近,他關注那兒的環境,完全出於公益心。

  中國青年報:有些地方,很多好做法往往隨著領導換屆而人走茶涼。“陽光紀檢”會不會也這樣?

  尹樹文:去年年底,最早策劃推動“陽光紀檢”的王天琦書記調走時,有些網友的確有類似的憂慮,那時給我的壓力也很大。但我知道網友擔心的事根本不會發生。因為我們團隊還在,更因為“陽光紀檢”在全淮安市已經形成了一系列制度化的規定,比如網帖回復制度、問責制度等,有了這些制度、機制保証,就不會因領導變化而改變。

  更重要的是,現在淮安老百姓對“陽光紀檢”的關注度與認可度非常高,“陽光紀檢”一旦怎麼著了,會讓很多群眾非常失望。有位網友說得很有道理,誰也承擔不了讓540萬淮安人民失望的責任。

  事實是,4月17日,我們紀委新書記葛平,在履職后的第一次干部見面會上就明確,要進一步打造“陽光紀檢”這個淮安公共服務品牌,回應群眾關切,化解社會矛盾。20日,我們把這個信息一發到網上,網友立刻回應,葛書記給了顆“定心丸”。

  中國青年報:“陽光紀檢”還有哪些需要完善的地方?

  尹樹文:我們現在在“陽光紀檢”上解決的問題,大多是個案,對一些普遍性的問題關注不夠。我們正計劃設計一套統計軟件,對網帖進行統計,找出存在的普遍性問題,將它們反映給相關部門,力求從制度或者源頭上解決。

  另外,網絡發言人的素質對於“陽光紀檢”的運行至關重要。我們這塊還得加強培訓,特別是網絡語言的運用能力,處理網絡緊急事件的應急能力。

  中國青年報:你做“陽光先生”這麼久了,作為紀檢干部,你對這個新角色有什麼體會?

  尹樹文:我體會最深的就是,面對網絡,我們絕對不能埋起頭來做鴕鳥,而要正視網絡,敢用和善用網絡。面對老百姓的訴求,不能再用正負二分法,簡單地將群眾訴求視為負面信息進行封殺,那樣隻會讓問題越聚越大,加大解決成本。要善待和尊重網民,歸根結底,還是那句老話——讓人講話,天不會塌下來。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游海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