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教學樓冠名"真維斯"引爭議 校方企業正面回應--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清華教學樓冠名"真維斯"引爭議 校方企業正面回應

庄慶鴻

2011年05月25日07:04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5月23日,清華大學的一座老教學樓突然搖身一變,挂上匾額成了“真維斯樓”,讓清華大學內外炸開了鍋,眾多清華師生和網民表示不能接受。

  5月24日,成為眾矢之的的清華大學、捐資方真維斯公司接受了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對這一事件進行了正面回應。

  

真維斯樓遭調侃



  兩天之內,冠名真維斯樓的清華第四教學樓遭遇了一面倒的質疑之聲。

  然而,據中國青年報記者了解,清華大學本身校園內已經長期存在“逸夫樓”、“蒙民偉樓”等多座以捐資企業家命名的建筑。較新的“李兆基科技大樓”,由香港著名企業家、香港恆基兆業地產集團主席李兆基捐資3億人民幣建設,用於機械學院、軟件學院、網絡中心、計算中心等單位教學科研用房。但它們並未引起如此大的反對之聲。

  有清華學生在網絡上評論說:“把建筑的冠名用於學校的教育基金募捐,我覺得這是一件利校利民的好事,將社會上樂於教育公益的資本用學校的建設,用於人才的聚攏,用於校園的改善,你情我願,何樂不為。說起來,建筑冠名在清華大學已經不算一件稀罕的事了,我們也把這些名字叫在嘴邊。這些令人尊敬的企業家,無私地把財富拿出來支持清華的發展,也是在支持國家的發展,於情於理都應該好好記念。”

  此次網上對於真維斯樓的反感、質疑,主要是集中在“冠名的商業色彩過於濃厚”,不少師生認為“象牙塔內充斥著銅臭味”。

  對於學子的批評,首當其沖的真維斯國際(香港)有限公司也感到“非常委屈”。

  “這件事我們真的沒有處心積慮去想在清華大學創什麼商業價值,因為我們1993年開始到現在一直在做教育、助學方面的公益事業,捐助清華大學的第四教學樓修繕只是我們公益事業中的一件,也是教育方面的。”

  關於以企業命名,真維斯公司推廣部高級經理蔣女士解釋說:“我們十多年累計在四川、甘肅、湖南、江西等29個省、自治區捐建了36所希望小學,也都命名為‘真維斯希望小學’。我們在多所大學設立了助學基金,總額共1800萬元,也命名為‘真維斯大學生助學基金’……這樣的案例還有很多,真的沒考慮到這次的命名會引起這麼大的風波。”

  “我們還會一如既往地做下去。”蔣女士說。

  受社會輿論詬病極大的,是樓名旁還有一塊對真維斯企業“多年來致力於休閑服飾品牌……”的介紹牌。這是怎麼回事?蔣女士也再三解釋,實際情況和網上質疑的不一樣。“這是清華大學例行對冠名者的一個介紹,其他的樓也都有,不是為我們一個企業這樣做,也不是我們創造出來的。”

清華進入“冠名時代”?



  在清華大學官方網站的“清華大學教育基金會”欄目上公布,自改革開放以來截至2010年年底,海內外熱心教育的各界人士通過全額、部分捐贈或者冠名等方式,先后捐建了50棟教學科研建筑。

  目前清華大學教育基金會官方網頁上挂有明碼標價的招引冠名權:軟件學院院館5200萬元,生物醫學館1億元,航空航天大樓1億元,汽車工程系新館1.2億元……

  有清華學子批評大學冠名的商業化是“溫水煮清華”:“有兩個鍋,都加上水,分別煮兩個校園。第一個鍋裡,立即把火調到“肯德基樓”,校園一下子炸開了鍋,實驗失敗﹔第二個鍋裡,將火力依次從‘善齋’、‘逸夫樓’、‘鬆山金炯珠樓’、‘高田芳行館’、最后調到‘真維斯樓’,實驗成功。”

  甚至在網絡上,用各種企業給清華的造句開始蔓延:“2021年清華大學迎來了110周年校慶,畢業校友們齊聚在TOBE No.1鴻星爾克大禮堂前,匹克日晷歷盡百年風雨,依然巍然屹立,灼灼生輝,裝修一新的安踏清華堂又一次迎來了莘莘學子。校友們饒有興趣地參觀了裝飾一新的阿迪王一教、七匹狼二教和勁霸西階,並且紛紛在腦白金新水館前牌照留念……”

  “今天是清華·康師傅大學成立150周年的日子。來到阿迪王園吃了這裡最好的麻辣香鍋,之后就要去紫金礦業操場登記志願者了……走在美特斯邦威主干道上,校友特別的多。校友們高興地討論著在康大的學習生活,在萬寶路樓上的CAD、在真維斯樓上的流體力學……”

  對於學子的批評,清華大學黨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於老師回應說:“實際上,捐資給校園建設、並予以冠名,是國內外大學中的非常普遍的現象。”

  於老師舉例,被企業而非人名命名的建筑也有,卻沒有引起輿論的非議。比如“清華大學—羅姆電子工程館”由日本羅姆公司捐資20億日元興建,還有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宏盟樓”,由宏盟集團捐資500萬元人民幣。“這次反響大,可能是因為命名的並不是某個院系的建筑,而是教學樓。”於老師說。

  關於此前“真維斯樓是清華第一座被企業冠名的教學樓”的說法,於老師說:“這個傳言是錯的。”在“真維斯樓”出現的數年前,教學活動更集中的第六教學樓已被另一企業裕元集團捐資冠名為“裕元樓”並立碑。但大多數清華學生至今稱該樓為“六教”,並不改口稱“裕元樓”甚至不清楚有此名。

  對於網絡擔憂“數十年之后,清華的一切被企業佔領”,於老師說:“我們了解到的情況,按目前規劃並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在百年校慶前,我們對校園各主要道路、食堂都選取富有含義的名稱,並向同學們征求意見,都和捐助冠名無關。”

  此次修繕第四教學樓的具體捐助金額究竟幾何?清華大學校方和真維斯公司都表示:“不太清楚,不便透露。”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