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泰斗李澤厚訴三聯書店 未經授權擅自出版作品--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美學泰斗李澤厚訴三聯書店 未經授權擅自出版作品

祖薇

2011年05月16日08:19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2010年11月,美學泰斗李澤厚一紙訴狀將三聯書店及安徽合肥一家書店告上法庭。李澤厚在訴狀中稱:三聯書店在未經他授權的情況下,擅自將平裝本《思想史論》納入“中國文庫”叢書出版發行。李澤厚要求三聯書店立即停止侵權,公開向他賠禮道歉,消除影響並賠償經濟損失。合肥一家書店在沒有甄別《思想史論》是否侵權就進行銷售,應當承擔停止侵害、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的法律責任。三聯書店在接受採訪時則稱,之所以出版《思想史論》是因為拿到了第三方的授權——台灣三民書局授權,而且他們也支付了相關費用。上周,此案在合肥進行審理。

  庭審時,李澤厚的代理律師宣讀訴狀稱,作為《中國(古代、近代、現代)思想史論》(以下簡稱《思想史論》)唯一合法的著作權人,李澤厚發現三聯書店在未經其授權的情況下,擅自將平裝本《思想史論》納入“中國文庫”叢書出版發行,而且侵權一直處於持續狀態,且在全國各地銷售,以牟取經濟利益。根據李澤厚現已掌握的証據,自2009年以來,三聯書店出版的《思想史論》,隻1次就印刷了4500冊並公開銷售,這給他造成了一定的經濟損失。而第二被告新華書店,在沒有甄別《思想史論》是否侵權的情況下就進行銷售,具有過錯。為維護自身權益,李澤厚將三聯書店和新華書店告上了法院,要求三聯書店立即停止侵害,召回並銷毀所有侵權出版的《思想史論》(平裝本)﹔同時向其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並賠償經濟損失36900元﹔要求兩被告同時賠償其因制止侵權而支付的合理開支(差旅費、購書款、律師費、復印打字費等)13000元,以及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原告李澤厚的代理律師剛宣讀完起訴書,第一被告三聯書店的代理律師就對原告的訴狀最后署名提出了異議,“這個簽名與李澤厚本人的簽名差異很大,我們懷疑這不是李澤厚親自簽名的訴狀”。對此,原告承認不是李澤厚親筆簽上的,是他們代簽,“因為李澤厚先生已經授權給我們可以代為在起訴、調解或判決、上訴等書面材料上簽字,並出具了授權委托書,我們有權代其簽字”。為查明授權身份,法庭暫時休庭。

  15分鐘后,法庭再次開庭,進入舉証質証階段,可是原被告雙方均不認可對方向法庭提交的証據。三聯書店稱,李澤厚已於1994年8月20日與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民書局”)簽訂了《著作財產權讓與証明書》,將包括涉訴的《中國古代思想史論》、《中國近代思想史論》、《中國現代思想史論》在內的十部作品的財產性著作權悉數轉讓給了三民書局。因此,李澤厚早已不再享有涉訴作品的財產性著作權,根本沒有資格就所謂“侵權”去主張應歸屬於三民書局的權利。 其次,三聯書店於2009年8月4日與三民書局簽訂了《出版權授權合約》。三民書局在合約中,明確授權三聯將三部涉訴作品收入“中國文庫”叢書出版發行。而三聯書店在出版發行涉訴作品前,即審核了李澤厚與三民書局簽訂的《著作財產權讓與証明書》並依照相關條款向三民書局支付了版稅。這一切均表明三聯書店已盡到了出版者審慎、合理之注意義務。

  對此,原告李澤厚的代理律師認為,被告與三民書局簽訂了協議,但三民書局所獲得的只是李澤厚10本著作放在一起的匯編權,它沒有權利將被告的10本書以單行本的方式,授予包括三聯書店在內的其他出版人。因此訴訟結束后,不排除針對被告還會有新的訴訟。由於雙方觀點差異較大,庭審沒有達成和解,法庭也沒有當庭宣判。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