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作家維權現狀:渠道窄 成本高 網民不理解--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作家維權現狀:渠道窄 成本高 網民不理解

張中江

2011年07月12日07:37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中新網北京7月12日電 (張中江) 日前高調成立的“作家維權聯盟”,將數字時代如何保護文字著作權的話題,再次提到桌面。多位受訪者對記者表示,當下網絡侵權盜版現象嚴重,作家維權難度很大,因為成本高往往“得不償失”。未來,還需借助集體的力量,以及法律的逐步完善。

  網絡侵權嚴重 作家“傷不起”

  據新華網報道,來自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的統計數據顯示,中國數字出版業2010年總產值突破1000億元,連續5年增長幅度接近或超過50%。 然而,盛大文學對百度文庫的侵權控訴、《中國作家聲討百度書》的出爐……一系列涉及互聯網版權的事件不斷給高速發展的數字出版業敲響警鐘。侵權盜版、非法出版等現象,已經成為數字出版業健康發展的“攔路虎”和“絆腳石”。

  據不完全統計,現今文學盜版網站的數量約為530,000家,而一家站點的建設成本僅為數萬元,其中以盜版為專業的上規模網站超過1萬家。網絡侵權事件頻發,作家成為首當其沖的受害者。

  不過,由於維權成本很高,絕大多數作家隻能無奈地選擇“望網興嘆”,被迫接受現實。

  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著名評論家李敬澤的話頗具代表性。他對中新網記者表示,當下網絡侵權盜版現象是很嚴重的。上網一搜,自己在公開刊物發表的作品,差不多都在到處亂轉。《人民文學》雜志的內容,也(網上轉的)到處都是。

  “起碼在網絡上,著作權法等於沒有。”李敬澤說。

  現階段作家維權的主要方式

  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常務副總干事張洪波介紹說,目前中國作家維權,從維權主體方面看,一種是作家依靠自己,“自力救濟”。或者是作家委托專業的律師事務所、版權代理公司去操作。另一種就是有的作家授權像文著協這種集體管理組織,去跟侵權方交涉。

  從維權方式來說,主要分為談判、調解、和解、訴訟、仲裁等幾種。對於損害社會公眾利益的行為,權利人可以向版權管理機關投訴,要求對其行政處罰。

  張洪波表示,這其中,調解是所有方式裡比例最高的,佔90%左右。還有不到10%選擇訴訟,仲裁的非常非常少。

  作家維權難在哪? 成本高昂 網民不理解

  盡管深知自己的作品在網絡上被侵權,但李敬澤並沒有採取積極的維權行動。他透露,維權這件事情成本極為巨大,投入精力也會極為巨大。在這件事情上投入的功夫和獲得的結果,可能是很不相稱的。

  曾有成功維權經歷的作家朱金泰接受記者採訪時也表示,個人維權成本很高,精力花費很大,不太可能賺錢,往往是得不償失的。這也是作家不願意維權的原因。

  張洪波也有同感,他指出,維權成本是很多作家放棄訴訟手段的原因。“現實中,網絡維權的案子訴訟成本非常高,賠償的數目根本不足以彌補訴訟成本。所以,作者往往很難採取訴訟的形式。訴訟都是下策,破釜沉舟了。”

  新近成立的“作家維權聯盟”執行人貝志城曾給媒體記者算過一筆賬:律師費大約1萬元,加上公証費等其他費用,打一場維權官司需要一萬三四千元錢,而且耗時長久。但賠償金額通常是幾千元,也就是說每打一個官司,作家自己要往裡面貼五六千元錢,難怪贏了官司的都不願意再打。

  外界對維權行為的不理解,也是作家維權面臨的一大困難。朱金泰表示,網民吃慣了“免費大餐”,沒有了白看的書,心裡會有點不高興。還有一些作家和出版機構,認為他的維權舉動是“作秀”。

  張洪波坦言,不少作家對商業使用,對數字版權運用方面並不清楚。所以對網絡侵權盜版,也隻能“望網興嘆”,束手無措,被迫忍氣吞聲。

  維權成功作家寥寥可數 朱金泰叫板百度成“獲賠第一人”

  回溯歷史,作家拿起法律武器網絡維權的事件早有出現,1999年王蒙就曾狀告“北京在線”侵權。但十幾年來,作家維權成功的案例寥寥可數。有的雖有了結果,但其法律救濟遠未能令受害人滿意,其懲罰力度也遠不足以令侵權者受到震懾。

  湖南籍作家朱金泰是第一個以個人名義起訴百度維權的作家。當他發現自己的小說《趕尸筆記》和《老爺子》兩本小說可以在百度文庫上全文搜索並下載時,決定要維權。他聘請律師,將百度公司告上法庭。最后,在法院組織的調解下,朱金泰與百度方面達成了和解協議,並獲得了2萬元人民幣的賠款。

  雖然這與當初朱金泰提出的8萬元有一定距離,但朱金泰表示這件事的意義大於金額。“百度主動和解,並且是第一次主動向作家提出賠償,從這個層面上講意義大過金額。”

  擅寫官場小說的作家王躍文也曾遭遇嚴重的網絡侵權。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自己的每一部書都有盜版,有100多部書冒用自己的名字。除了在3家網站經過授權轉載外,其余的網站都沒經自己授權,侵權現象十分嚴重。

  2009年9月,王躍文將龍源期刊網告上法院,稱該網站未經授權轉載自己的小說《國畫(續)》,並以每次收費1.7元的價格供讀者點擊閱讀。這一訴訟歷經一審、二審,王躍文均勝訴。

  在公司層面,盛大文學訴百度侵權案日前在上海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開庭。此前,上海市盧灣法院一審判決,百度公司存在間接侵權和直接侵權行為,賠償盛大文學經濟損失人民幣50萬元以及合理費用人民幣44500元。百度不服,提出上訴。法院將擇日對此案作出二審判決。

  該案一審判決結束時,張洪波曾對媒體說,“這次盛大文學的勝訴是階段性的勝利,預示著文學創作者向網絡盜版維權發起的一個信號,讓廣大文學創作者意識到,一旦自己的利益遭到侵權時,應該依靠組織來積極維權並提高自己的版權意識。”

  張洪波表示,希望國家版權局能夠盡快對百度侵權做出處理,規范網絡版權生態環境,維護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

  “作家維權聯盟”受質疑 到底能走多遠?

  繼“3·15”近50位作家聯合聲討百度侵權后,7月4日,由韓寒、李承鵬、慕容雪村、南派三叔等作家和磨鐵圖書總裁沈浩波、萬榕書業總經理路金波等10人倡議發起的作家維權聯盟公司在北京成立。該聯盟定位為非營利性第三方公司,啟動資金300萬元,目前已獲得30多位作家的授權。

  該聯盟執行人貝志誠表示,許多作家不願意打官司,是因為賠償抵不上打官司的費用,往往得貼錢,而且耗時長久。由聯盟維權則能節省作家精力,勝訴后公司和作家二八分成維持運營。“我的理想是,這個機構四五年后自動消亡,我們希望用1000個官司解決互聯網盜版的猖獗”。他說。

  貝志城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表示,維權聯盟成立后,首先指向的公司就是蘋果和百度。目前針對兩家公司的侵權証據已經固化,律師事務所會採取下一步法律行動。

  貝志城表示,他們將蘋果、百度列入重點監控對象。對這類公司,不會隻打兩次官司,賠點錢就完事了。

  “我這邊的人可能會一直監控(他們)是否又出了盜版作品。比如3·15之后,百度文庫的盜版作品又冒出來了。我們成立這樣一個常設組織,天天監控你。隔一段時間你又故態重萌,我也會向媒體說明這個情況。同時會不斷用法律手段向你施壓。”貝志城說。

  “作家維權聯盟”成立后,外界聲音不一,有贊揚的,也有質疑的。

  作家朱金泰就表示,這些人之前也搞過一個聯盟,還聲討百度,但維權一直沒有什麼進展。“有點作秀的感覺”。

  在朱金泰看來,這個聯盟是一個封閉性組織,開放性不夠,參與的作家好像都是他們幾個出版公司的圖書作者。他認為,“真要做這個事,就要聯合全國有聲望和有維權意願的作家。所以,我對這個聯盟持觀望態度。”

  張洪波此前曾參與作家、出版界“聲討”百度文庫的行動,但此次他並未參與“作家維權聯盟”的建立。他表示關於聯盟的一些看法也曾被媒體誤讀。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張洪波再次重申了自己對聯盟的態度:隻要是面對侵權盜版發出的聲音,我們都應該去支持。但他同時也表示,想靠維權打官司賺錢,是不可能的。聯盟注入300萬資金,挺不了多久。

  面對質疑,貝志城說:“有些人覺得這個一定要掙錢,這個不應該是。我們本來就是一些有想法的人。當然出版商贊助,他可能間接(獲益)。比如說他可能覺得環境改善了,他們在圖書銷售上掙更多的錢。我個人純粹是覺得有意義才捐錢,本來打算也是虧損的。后續我還會繼續捐錢,至少維持兩三年沒有問題。”

  對一些“聯盟作秀”的說法,貝志城表示沒什麼好評論的。“我們就是不斷的做事,聽其言觀其行,看我們做成什麼樣子了。”

  未來中國作家該如何維權

  現時作家網絡維權困難重重,訴訟勝利的消息也寥寥。未來中國作家該如何維護自己的權益?幾位受訪者紛紛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朱金泰表示,作家維權,必須要通過自己來維權。組織的呼吁如果能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當然更好。在他看來,集體訴訟可以降低維權成本。如果可以有專業律師參與,達到規模效應,訴訟成本就降低了。

  評論家白燁表示,網絡版權保護方面目前還有漏洞,沒有很細微的規定。今后還是需要寄希望於法律的逐步完善。

  李敬澤也表示,讓單獨的作家個人去維權,不是問題的主要解決辦法,還是要靠政府確保《著作權法》在網絡環境中得到執行。

  張洪波認為,從根本上打擊網絡侵權盜版是非常復雜的工程,需要採用綜合性的手段和措施。

  首先,權利人要借助集體的力量,單個的力量不足以對抗網絡企業。

  其次,要依靠行政的力量,借助版權管理機關。依靠行政力量打擊網絡侵權盜版行為,已經有成功范例。而且,行政處罰要比司法審判快,力度也往往比較大,同時不影響權利人去法院起訴。

  第三,要借助法律之外的資源,發揮媒體和輿論方面的力量。

  第四,法律方面需要完善。

  張洪波表示,關於“避風港原則”,需要有明確的司法解釋。另外,在訴訟審判過程中,《著作權法》規定,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不能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50萬元以下的賠償。現實中,這個50萬元的標准太低了。再修法時,應該將法定賠償額提高到100萬元。對什麼情況下判賠100萬元,應該有一個明確的規定。從而逐步建立懲罰原則,給侵權盜版商足夠的打擊。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