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學教學數字化大影響 失去教材出版將會怎樣?--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中小學教學數字化大影響 失去教材出版將會怎樣?

2011年09月13日07:43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電子教材在國內一些中小學校已開始試點 資料圖片




  ●《朱?基講話實錄》上市 “朱氏風格”再現出版界
  ●出版界人士披露部分出版社和書商“買榜”造假
  ●出版業輸出引進這十年 版權貿易逆差正逐漸縮小

  ●中小學教學的數字化將會給中國出版帶來怎樣的影響,教科書的無紙化將會是出版業難以承受的劇痛嗎?現在,這種看似杞人憂天的擔憂,或許正漸漸成為一種可能。

  不遠之變局

  據《韓國先驅報》報道,韓國教育部7月1日公布了名為“智能教育”的項目計劃,該計劃著力於在2015年之前,將中小學所使用的全部教科書數字化,使教材內容可以呈現在計算機、互動黑板、平板電腦和智能電視機上。未來數年之內,傳統的紙媒教材將有可能在韓國消失。

  看完這則報道,或許會有人羅列出中韓兩國的種種差距,比如,中國地域遼闊,地區發展極不平衡﹔又如,中國的經濟、文化、教育發展水平與韓國有相當大的差距,等等,並據此認為,韓國推行中小學教育數字化、無紙化,並不必然意味著中國教育也將如此。這種分析的確不無道理,只是,韓國政府推行“智能教育”的初衷,一是為了實現教育的便捷和多樣化,二是出於節約紙張、減少資源消耗、保護自然環境的考量。前者姑且不論,就減少消耗、節約資源、保護環境的緊迫性而言,我們自己並不亞於這個鄰國。

  事實上,紙張僅僅只是人類眾多的媒介載體之一。在傳播媒介進化的歷史之中,從泥板、石頭、樹葉、甲骨、羊皮,到簡牘、簡策、帛書、帛卷,直至紙張媒介,人類傳播媒介的進化始終遵循這樣三個基本准則:使用的便捷性,復制的經濟性,傳播的高效性。正因為如此,自蔡倫發明了以樹皮為原料的紙張之后,紙張媒介因為使用的便捷、復制的經濟和傳播的高效,迅速取代了此前的媒介載體,並在此后的近兩千年時間裡,始終是使用最廣泛的媒介載體,即便19世紀之后陸續出現了廣播(聲音媒介)、電影電視(聲像電子媒介)以及互聯網(網絡媒介),都沒能取而代之,都沒能撼動紙媒的主體地位。

  可是時至今日,面臨能源消耗、資源枯竭、環境保護的約束,紙張的生產體現出越來越嚴重的經濟外部性(經濟學術語,造紙所產生的污染排放就是一種典型的經濟外部性),其實,紙張價格的上漲,既是造紙企業採用環保技術,使得外部成本向內部回歸,也是市場經濟價值規律通過價格上漲,發出減少紙張消費的信號。在紙張使用的邊際成本逐日遞增的前提之下,紙媒最重要的優勢——復制經濟性,開始逐漸削弱。毫無疑問,數字媒介在使用上更便捷、傳播上更高效,復制上也更經濟,這些都決定數字媒介是未來媒介載體的發展方向。對傳統紙媒出版產業而言,媒介載體的變革方向,不會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如果失去教材,出版將會怎樣

  那麼,我們不妨大膽地做這樣的假想:如果失去教材,出版業將會怎樣,又該如何應對?

  第一,或許,我們將失去整個產業最重要的利潤源。長久以來,中國出版一直是一種以教材教輔為支柱的產業結構,無論在總量規模,還是利潤比重上,教材出版始終佔據絕對份額。以2009年為例,2009年近24萬種一般圖書的總印數為37.88億冊,而6萬多種課本的總印數則達到32.35億冊,且不論這37.88億冊一般圖書中,還有相當部分會最終淪為庫存。同樣,據開卷調查報告顯示,2009年全國零售市場,教材教輔銷售量佔市場總體的冊數比重高達32.45%,如果考慮到開卷監控系統之外龐大的教材系統銷售量,這個比重會大得驚人,一般估計教材的產業比重應該能夠佔到60%以上,所以不難想見,一旦失去教材,出版業將遭遇怎樣的尷尬窘迫。

  第二,中小學教育數字化、無紙化,將影響到我們最重要的一般圖書市場——青少年圖書市場。根據開卷報告,2009年少兒類圖書佔總市場的冊數比重為18.6%,是除了教材教輔市場之外,所有一般圖書市場中,比重最高的分類市場。一旦教育數字化、無紙化,青少年閱讀習慣將會隨之發生變化,對電子閱讀的適應,將減少他們閱讀傳統紙媒出版物的時間,進而逐漸改變他們的閱讀習慣,逐漸擠壓傳統青少年圖書市場。

  其三,更要緊的是,隨著教育數字化、無紙化的推進,傳統紙媒閱讀習慣的培養將愈加困難。與西方發達國家相比,中國的國民閱讀率一直偏低,而且未成年人的閱讀率要遠遠高於成年人,歷次的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佐証了這一點。所以,從現有國民閱讀結構來看,從娃娃抓起並逐步提高成年人閱讀,是提升國民閱讀率、培養國民閱讀習慣的可行途徑,可是不難想見,一旦電子閱讀從娃娃抓起,從小培養讀者紙媒閱讀習慣將變得更加困難。

  應對之策:內容運營,全產業鏈,集約經營

  那麼,中國出版又該如何應對?筆者以為,可以從以下三個層面做出調整。

  第一,在出版社層面,盡快實現由圖書制造者向內容運營者的角色轉變。

  一本完整的圖書是由信息內容和紙張載體兩部分組成,紙張僅僅是一種載體,出版社提供的是以紙張為載體的信息內容,而不是印上了文字的紙張,所以,出版社更應該是信息內容的運營者,而不僅僅是圖書的制造者,牢牢掌控內容資源才是出版者最核心的競爭力。不論載體形式如何變化,誰掌控了內容資源,誰就是未來的王者。所以,判斷一個出版機構發展的持續性,重要的不是要看它現有的銷售金額有多少或者市場份額有多大,重要的是看它掌控了多少內容資源,它們的原創性程度和不可模仿性程度,以及對這些內容資源的掌控是否牢固。

  對內容資源的掌控已經為許多出版機構所重視,並陸續發展出三種成熟的運營模式:其一,盛大模式,依托旗下的起點中文網、紅袖添香網、晉江原創網等原創門戶網站,盛大成為一台巨大的原創文字收割機,成為中國移動閱讀基地最大的內容提供商。其二,簽約作家模式,原創作品依附於作者,檢驗出版社所掌控內容資源的數量和質量,一個重要的依據就是旗下作者的數量和檔次,那些擁有眾多作者資源或者對品牌作者有吸引力的品牌出版社,在未來的競爭中將佔有足夠優勢。其三,社屬期刊報紙模式,出版社旗下擁有若干知名期刊或者報紙,將為出版社帶來充足的作品資源,成為出版社聚集內容資源的戰略高地。

  第二,在出版集團層面,盡快促成全產業鏈的發展模式。

  全產業鏈模式是一種發源於農業產業領域的產業運營模式,由一個大型產業集團覆蓋包括原料生產、食品加工、食品供應的所有環節。對於出版產業而言,出版集團的全產業鏈發展,最重要的就是掌控發行渠道,掌控一個或若干個區域市場,例如江蘇鳳凰出版傳媒集團旗下擁有江蘇新華發行集團,浙江出版聯合集團旗下有浙江新華發行集團。出版集團掌控大型發行集團的戰略意義,就在於牢牢掌控了某些區域市場,不論未來載體形式如何變化,擁有市場(渠道)同樣是未來的王者。

  在未來的產業競爭之中,內容資源是核心競爭力,市場資源同樣是核心競爭力。出版集團應支持旗下發行集團開疆拓土,主動向外擴張,謀求更多市場份額,在這方面,江蘇新華對海南新華的跨區域戰略重組,浙江新華對山西太原市新華書店的連鎖經營,都是頗具眼光的戰略舉措。

  第三,在整個產業層面,縮小產業邊界,走集約經營的發展之路。

  或許有點危言聳聽,一旦教育的數字化和無紙化得以推行,將直接剝奪出版業一半以上的產業總量。如果失去教材,恐怕我們不得不重新界定產業邊界,縮小產業邊界或許將不得已而為之。中國出版產業是一個以教材教輔為主的產業結構,一般估計教材的產業比重應該在60%以上,那麼現有規模的40%將是除去教材之后的新產業邊界。與此相對應,在美、英、日等出版業發達國家,大眾讀物的產值貢獻率分別是60%、50%和80%,所以,不考慮教材,中國出版市場其實是個異常狹小的市場。

  市場結構決定產業行為,一直以來,因為有教材利潤的保障,中國出版可以通過品種擴展的方式實現一般圖書的總量增長,可是,當失去教材利潤,這種粗放的增長模式顯然將難以為繼,縮小了的產業邊界,將迫使我們不得不走集約經營的發展之路,也就是減少總品種供給,提高單品的經營效率。

  依照經濟學理論,在完全競爭的產業環境下,當供給與需求均衡,市場則實現均衡,一旦供過於求,就會形成買方市場,因為競爭激烈,就會有部分供給主體因為賺不到正常利潤而被淘汰出局,供給持續減少,直至供給與需求實現新的均衡。縮小產業邊界,減少出版品種供給,有兩條路徑可供選擇,其一,制定出版機構退出產業的政策,允許經營效率低下的出版機構破產倒閉﹔其二,減少書號供給,增加書號資源的使用成本,提高使用效率,從而提升出版產業的進入門檻。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