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動漫助推連環畫重生 "小人書"做成"大產業"--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上海動漫助推連環畫重生 "小人書"做成"大產業"

戴震東 李恭震

2011年10月21日09:05    來源:《新聞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葉雄工作室推出的新概念連環畫《西游記》 楊越、葉雄都致力於連環畫的重新起步


  連環畫小人書,在幾十年前,這些都是每個孩子的寶貝。時過境遷,今天我們似乎已經難覓連環畫的蹤影了。一方面,我們看到的是每年動漫大會熱鬧地召開,動漫產業不斷發展,另一方面,作為“動漫鼻祖”的連環畫卻在衰落。如今,有這樣一家動漫企業,他們正在嘗試利用發展動漫的資源來反哺連環畫,以求為連環畫在今天的受眾群中找回當年的輝煌。同時,這也是一次海派文化與傳統文化的相輔相成。

  連環畫曾經風靡全國

  10月19日上午,張江,動漫谷。

  在一間古色古香的辦公室裡,記者見到了劉亞軍,上海城市動漫出版傳媒有限公司的副總經理。該公司因制作動畫片《海寶來了》而成名,目前是長三角最具實力的動漫公司之一。

  此時,劉亞軍正在會議室裡接待一位特殊的客人,名叫葉雄,是中國美術家協會藝術委員會委員,中國著名的連環畫大師。劉亞軍請到葉雄,是因為他正在進行一個助推“連環畫重出江湖”的項目。城市動漫是國內最先開發連環畫資源的動漫公司之一,上海過去就是中國連環畫的重鎮,如今劉亞軍所在的公司希望借動漫發展的良好形勢來幫助連環畫振興。

  “連環畫可是動漫的祖宗啊!”記者還沒提問,葉雄已經打開了話匣子。葉雄這句直接的開場白也點破了連環畫過去幾十年中起伏的命運。

  連環畫出現在上世紀20年代,一經推出便風靡全國。在人們的印象中,連環畫的題材好像多是古典名著,但實際上,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幾乎所有題材連環畫都會涉及。葉雄告訴記者,當年隻要有新的電影上映,連環畫的畫師就會帶著徒弟去電影院,人手一本畫本,電影裡放什麼就畫什麼,第二天一本新電影的連環畫畫冊就上市了。

  解放后,連環畫有了更長足的發展,《水滸傳》、《西游記》、《楊家將》,或是《山鄉巨變》、《南京路上的好八連》、《復活》,連環畫依托各種文藝作品,依舊是群眾最喜聞樂見的閱讀產品。據葉雄介紹,過去在某些地方,連環畫出版社甚至都是當地的第一納稅大戶。

  即便到了上世紀80年代初,連環畫仍處於鼎盛狀態,隻要是連環畫,出版社都是30萬冊、40萬冊起印的,在今天,這都遠超過一部暢銷書的印量。而當時暢銷的連環畫發行量都在幾百萬冊。

  這樣的光景到了上世紀80年代末出現了變化,日本動漫大量涌入中國市場,恰好這時連環畫市場進入了惡性競爭,各地出版社為了單純的發行量而忽視了連環畫的質量,書印得越來越快,同時也越來越粗制濫造,偷工減料。與此同時,進入中國市場的日本動漫如《七龍珠》這類圖書,都是在日本經過多年市場檢驗的力作,加之其題材和畫風更符合當時年輕人的閱讀口味,一下子就鯨吞了連環畫的市場份額。

  進入2000年之后,連環畫就已經幾乎從市場上絕跡了,這一將近有80年歷史的中國“動漫”已經快被來自東瀛的“徒弟”擠到懸崖口了。

  連環畫借力動漫轉變

  2006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了財政部等部門《關於推動中國動漫產業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推動中國動漫產業發展的一系列政策措施。時至今日,據統計,2010年中國動漫產業的市場規模已經超過200個億,進入了高速發展期。

  動漫產業得到了一系列利好消息,而作為動漫人,劉亞軍所在的動漫公司卻將眼光投到了被忽視已久的連環畫上。“對我們這些70后來說,連環畫就是文化啟蒙。現在很多人感覺連環畫衰落了,但是深入了解之后,我們發現這只是一個表象。它的衰落,主要原因是原創越來越少,客觀上造成現在的孩子隻能看到老的,新的看不到。其實如果真正畫出來,孩子們還是很喜歡的。”劉亞軍說。

  劉亞軍認為,如果將連環畫的表現技法和動漫結合在一起,是非常適合於當下人閱讀習慣的。與日本動漫不同的是,連環畫是一個平的“機位”,就是鏡頭的位子是固定的,全景式的,而日本韓國的動漫有很多特寫,帶有電影特效的感覺。要符合現在年輕人的閱讀興趣,所以要發展,兩方面就需要結合。

  既然要將連環畫重新推向年輕受眾,那麼連環畫畫家中是否有年輕的后起之秀呢?

  80后畫家楊越是國內最年輕的連環畫畫家之一,也是葉雄的得意門生。和老一輩連環畫畫家強調動漫和連環畫存在界限的想法不同,楊越看到的是兩者融合,連環畫借助漫畫提升發展的機會。

  和許多80后一樣,楊越從小就是個漫畫迷,從《七龍珠》、《籃球飛人》開始接觸日本漫畫,長大后隨著興趣就進入了畫畫這行。當他朝著漫畫家方向努力的時候,才發現原來許多漫畫家都是通過連環畫來學習畫技的。連環畫的畫風其實融合了中國國畫以及西洋畫的許多技法,技術更全面,更寫實。楊越介紹說,日本著名的漫畫家手塚治虫就是看到了中國動畫片《鐵扇公主》之后,決定改行成為漫畫家的。每年還專門有日本的漫畫家來中國採購連環畫書籍,回去做研究。

  在葉雄看來,許多漫畫家畫人隻能畫一個角度的側面,因為他隻會畫這種,而連環畫畫家是可以畫出360度人物形象的。

  楊越認為,一方面,中國的連環畫畫家應該從日本漫畫中吸取講故事的方法,而同時漫畫家也應該從連環畫中吸取技法和文化內涵。楊越認為,漫畫本身具有的一些綜合性,比如說一部漫畫集合了導演、劇本、分鏡、色彩等多個供需,這種工業化運作的模式是值得連環畫借鑒的。

  同樣的,葉雄對兩者學習也持包容開放的態度,“連環畫和動漫之間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連環畫也是什麼都可以嘗試的”。事實上,連環畫最初也不曾拘泥於風格,水墨也可以,油畫也可以,只是因為早年因為印刷質量的關系,大多連環畫採用的都是單線白描的畫法。而今天印刷技術的革新,更是有助於新形式的連環畫出現。

  實際上,葉雄已經推出了新概念連環畫,在保証連環畫傳統畫工基礎上,借鑒了動漫的分格、特寫,以及類似電影特效的視覺效果,市場反響非常不錯。而在楊越看來,新概念系列作品的題材還是四大名著,如果可以有更接近城市生活的原創作品,那麼受眾面將會更廣。這或許也是未來連環畫發展的一個重要出路。

  讓人們在IPAD上看連環畫

  劉亞軍關注到,近些年,連環畫有逐步開始回暖的趨勢,像楊越這樣的年輕漫畫家改投連環畫就是例子。除了看到連環畫具有特殊的文化傳承的意義外,劉亞軍也還看到了商業發展的價值在裡面。

  劉亞軍看到的機會是,漫畫援引的是日韓的模式,特點是比較夸張,取景是部分的,有一種跳躍感﹔中國的連環畫注重的是寫實,有全景式的,風格比較典雅。連環畫是中國特有的,和文化的聯系比較緊密,其表現形式也更為端庄,這一點使其在表現某些特定內容時不會有錯位的感覺,正是這種感覺幫助連環畫打開了市場之門。

  目前城市動漫公司利用連環畫資源打造的商業模式有幾種:一是為城市打造名片,他們正在和一座江南名城合作,為一些園林景區制作連環畫圖書門票﹔二是和企業結合,城市動漫正在籌備的項目就包括為某個白酒企業制作隨瓶簡介,而其形式就是一本連環畫書,將故事印在宣紙上,隨酒附贈。類似的營銷模式還可以套用在許多商業產品上。此外,連環畫還是非常具有中國特色的文化宣傳品。劉亞軍介紹說,要和老外去介紹《論語》,無論你怎麼翻譯,效果都不會特別理想,但如果有一本連環畫,就能淺顯地把故事表達出來,這是外國人喜聞樂見的。目前文化輸出這部分的銷售也是該公司的重點之一。

  除了這些傳統的營銷手段外,目前,劉亞軍所在的動漫公司正在做一個連環畫數字資料庫,“現在大家都用IPAD這類電子產品了,我們希望搭建一個平台,讓人們在這類電子產品上也能看到連環畫”。劉亞軍介紹說,未來智能手機的用戶就可以通過下載軟件,來調閱連環畫的資源。

  通過這幾年一系列的市場反饋,劉亞軍認為,連環畫已經開始逐步回暖,並將重新成為這片文化土壤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