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驚心》原作桐華:我不愛好穿越 隻想講故事--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步步驚心》原作桐華:我不愛好穿越 隻想講故事

卜昌偉

2011年10月28日08:00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桐華


  隨著根據網絡小說《步步驚心》改編的同名電視劇熱播,這部初版於4年前的作品推出新版,並受到讀者追捧。昨天,《步步驚心》原著作者桐華接受採訪時表示,無論外界將她定位為言情或穿越作家,她都不介意,她自認就是一個講故事的人。

  ■關於《步步驚心》

  作品暢銷是獎賞


  小說《步步驚心》講述了一個驚心動魄的穿越故事,現代女張曉“穿越”到清朝康熙年間,盡管洞悉許多人的命運,卻不知曉自己的命運,深陷九龍奪嫡進程,隻能步步驚心。因為被改編成同名電視劇,出版商將這部小說重新包裝推出新版。在新版中,桐華修改了部分情節,包括女主角的名稱也作了調整,還增加了3萬字的內容。桐華強調這3萬字寫了半年多,直到自己滿意才敢呈現給讀者。

  《步步驚心》講述的是穿越故事,如果真有穿越的機會,桐華會去什麼朝代?對此,桐華說:“我想去唐代,去拜訪我最喜歡的詩人王維,去瞻仰李白的風採。那個時候很太平,女性相對比較自由。如果可以隨身攜帶東西穿越,我想要帶一把瑞士軍刀和盡可能的各種藥物——現在大家明白我為什麼不是穿越愛好者了吧。”

  電視劇熱播以后,新版《步步驚心》也跟著熱賣,請桐華寫劇本的人也越來越多。桐華坦言,如今她面對的誘惑越來越多,有時候把握不好很容易迷失。“《步步驚心》很火,我的生活很靜。我時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做這件事情的初衷,寫作快樂足矣,其他都是額外的獎賞。”

  ■關於創作

  隻想純粹講故事


  從最初的《步步驚心》到《大漠謠》,再到《曾許諾》《雲中歌》等作品,桐華自言不斷創作是因為想傾訴。“也許是點點滴滴對生活的想法,也許是腦海裡光影模糊的一段故事,也許是讀完詩詞后的一幅畫面,很想把這些東西以文字的形式表達出來。”桐華說,這種傾訴欲讓她想寫故事,寫下來之后發現竟然能引人共鳴,這是一種非常美妙的感覺。“這種感覺大概就是我想獲得的,也是內心深處暗暗期待的。為了這種感覺,我會繼續思考和努力。”

  桐華直言作家中給她最大影響的是列夫·托爾斯泰:“從《步步驚心》《大漠謠》到《雲中歌》,都有他小說的影子,以及他對愛情的態度、對人生的態度。”寫作至今,桐華給自己的定位是做一個講故事的人。她說:“我在講故事的時候,不會去考慮這個故事是現代的、古代的,是言情的還是武俠的或奇幻的,我隻考慮我想講一個什麼樣子的故事,背景是什麼,人物會經歷什麼,性格大概什麼樣子,然后,我就按照自己的思路去一點點講述,將腦海裡的細節像拼圖一樣拼到一起。至於什麼題材、什麼類型,不在我考慮范圍之內。”

  ■關於愛情

  愛情讓生命寬廣


  桐華已過而立之年,筆下人物依然浪漫無比,一些讀者甚至感嘆:“怎麼還愛得如此死去活來,她真的相信筆下的愛情嗎?”桐華回應說:“為什麼不相信呢?如果你和你的丈夫不是愛之深,又怎會生兒育女白頭到老?”

  在桐華看來,真正的愛情體現在瑣碎的細節上,“比如你生病的時候他會很貼心地照顧你﹔你要出門的時候,他會說你放心孩子我會照顧好的﹔你需要他做出犧牲的時候,他會毫不猶豫地支持你去做,他告訴你要聽從自己內心的召喚﹔當你不想做一些事情的時候,他會告訴你OK,經濟上由我來承擔。”這些細節不禁讓人想到這就是她和丈夫的甜蜜愛情寫照,桐華承認生活很幸福:“真正的愛情會讓你更加熱愛你自己和生活,因為它的存在,你的生命會更加寬廣。”

  談及未來,桐華說,隻要腦海裡有故事、有傾訴的欲望,她就會一直寫下去。如果有一天腦海裡沒有東西了,那就自然擱筆。她說:“轉型也取決於內心想講的故事,如果對生活的感受變了,心裡想講述的故事也隨著變了,那麼不知不覺中可能就是一個轉型。”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