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記文學寫作空前繁榮 傳記出版為何這麼熱?--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傳記文學寫作空前繁榮 傳記出版為何這麼熱?

李 苑

2011年11月02日08:12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對話

  張洪溪 中國傳記文學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楊正潤 上海交通大學人文學院教授

  今年4月,在北京海澱圖書城步行街,一家專門經營傳記文學的書店悄然開業。店主介紹說,本來他們的經營主要是在網上,后來由於越來越多的人有出版和購買需求,他們就開設了北京第一家專營傳記類出版物的書店,前來購買、閱讀、希望出書的顧客非常多。

  與此同時,近來《孫中山傳》、《喬布斯傳》、《楊振寧傳》等一系列傳記紛紛出版,各種傳記出版呈現比較繁榮的景象,就此,我們請相關專家進行解讀和分析,探究這一現象背后的社會動因。

  在社會精神文化層面的構建中,傳記是有持久性作用、舉足輕重的支撐點

  記者:近來傳記出版呈現非常火熱的現象,這體現了怎樣的社會(心理)需求?

  楊正潤:傳記在中國出現很早,戰國后期出現的《晏子春秋》是第一部正式的傳記作品。到漢朝,以司馬遷的《史記》和班固的《漢書》為代表,形成中國傳記史上的第一個高峰。但此后傳記長期處於比較沉寂的狀態。經過“五四”新文化運動,上世紀30年代前后,中國現代傳記出現了,並形成新的高峰。當前,傳記進入又一個黃金期,作品數量不斷增加,目前各種形式的長篇傳記每年大約出版1萬部左右,遠遠超過長篇小說的約1200部。

  傳記熱的出現有非常復雜的背景,讀者的心理需求是一個重要的原因。這可以從兩個方面來分析。

  一方面,人類總是很好奇,總是在頑強地追尋事實的真相和人的真相,傳記要求“紀實存真”,盡管傳記中的真實也是相對的,但畢竟在滿足人們的這種需求;另一方面,人類的本性是向上的,人們總是希望得到一種健康、積極的力量來激勵自己,希望找到自己可以效仿的榜樣。傳記的對象絕大部分是各種各樣的英雄、偉人、成功者和君子,他們正面的形象和性格可以滿足讀者的精神需要。

  這兩個方面也都同小說的某些發展趨勢有關。在當代小說中,想象以至幻想、魔幻、變形的成分越來越多,離真實越來越遠。它不能滿足人們對真實的追求和對崇高的向往,這種需要由傳記來完成了。《亮劍》、《士兵突擊》等電視劇受到熱烈歡迎,也是這個道理,它們充滿了陽剛的崇高精神。

  張洪溪:改革開放30多年來,傳記寫作空前活躍,作品的出版呈現快速增長的趨勢,由改革開放前的年寫作出版作品不足100種,上升到近些年年寫作出版數千種甚至近萬種。新媒體的出現為傳記作品的創作和傳播增添了新的活力。可以說中國傳記的寫作已步入了一個空前繁榮發展的時期,有學者預言很快它將在寫作上與詩歌、小說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

  中外歷史証明:任何社會中傳記作品都是不可或缺的。傳記在社會精神文化層面的構建中所發揮的認知和教誨功能是潛移默化的,是具有持久性作用的一個舉足輕重的支撐點。一個尊敬自己民族英雄和優秀人物的民族才是有希望的,才會有光明的前途。

  中華民族有五千年的文明史,人物傳記是中國古代史書的主要內容。有學者統計過,“二十四史”再加上《清史稿》,其中包含了35000人的傳記材料,可以說世界上沒有哪一個民族有如此眾多的傳記作品。

  “五四”前后,以梁啟超、胡適、朱東潤等為代表的一批作家、學者對傳記的寫作提出了新的見解和主張,並寫作了一些傳記作品,中國現代傳記由此誕生。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后產生了一批有影響的傳記作品,如吳運鐸《把一切獻給黨》、楊植林《王若飛在獄中》、陶承《我的一家》等,為鞏固社會主義新生政權,激發全國人民社會主義建設的積極性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寫普通人意識的日益覺醒是傳記繁榮的重要原因

  記者:目前,哪些類型人物的傳記更受國人歡迎?在世界范圍內,傳記出版是否也非常熱?

  張洪溪:目前在國內,深受廣大讀者歡迎的傳記作品主要有這樣幾類: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等開國領袖類;朱德、彭德懷、劉伯承、陳毅、粟裕、許世友等開國將帥類;魯迅、老舍、巴金、徐志摩等文化名人類;錢學森、華羅庚、袁隆平、楊振寧等自然科學家類;還有歷史人物類、國外名人類、企業家類、娛樂體育明星類、平民傳記類等。這些作品構成了現今傳記寫作出版的主體。

  楊正潤:在美國,傳記也是十分重要的文類,擁有極其廣大的讀者。據《大不列顛百科全書》統計,在英語世界,傳記作品佔書籍出版總量的5%,這是比較早的統計,現在比例恐怕更高。

  “美國夢”是美國文學的重要主題,那些實現了美國夢的人,比如比爾·蓋茨和剛去世不久的喬布斯,他們的傳記在美國總是受到熱烈的歡迎。

  美國普利策獎中有傳記獎,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獎項。今年它授給了羅恩·切爾諾夫的《華盛頓傳》;去年授給了T·J·斯泰爾斯的《第一位大亨》,是寫一位商界巨子的。好奇是人類的天性,那些披露內幕和隱秘的傳記總有人愛看,這類傳記在美國很熱銷。

  記者:在中國,很多並非名人或者專家的普通公民也開始寫傳記並出書,有的取得了不錯的社會效果,傳記發展的背后是否意味著國人寫作意識的覺醒?或是其他的意義?

  楊正潤:寫普通人的傳記古已有之,如司馬遷《史記》中的《貨殖列傳》、《游俠列傳》等。寫普通人意識的日益覺醒當然是傳記繁榮的一個重要的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人們對宏大敘事越來越不能滿足,於是充滿細節和軼事的私人記憶和民間敘事應運而生,它們貼近生活,包含著原生態的歷史,成為官方史學的重要補充。

  傳記適應了社會的需要和人性的需要,“傳記熱”會持續下去

  記者:您認為傳記熱能夠持續多久?傳記的發展是否有新的趨勢或特點出現?

  楊正潤:我認為所謂“傳記熱”會持續下去,至少目前找不到任何“退熱”的跡象和理由,這是因為傳記適應了社會的需要和人性的需要。

  目前我國傳記的水平在提高,出現了不少好作品。原因之一是許多作者擺脫了單純的記事,採取了更加積極的寫作姿態,同傳記主體進行精神的對話,力圖探究其心理和命運的動因,這樣寫出來的傳記就比較耐讀。

  還有一個特點是回憶錄的盛行,回憶錄不需要寫出傳主完整的一生,可以寫他一生中精彩的片段,它比正式的傳記更加自由、更容易寫作,也更具文學性和可讀性。這是一種世界性的潮流,正如美國一篇文章的標題:“現在是一個文學回憶錄的時代”。

  張洪溪:應當看到中國是一個發展中的傳記大國,中國現代傳記起步的時間還不算長,盡管近些年創作的作品不算少,但真正為大家稱道的和能夠傳世的精品佳作以及高水平的傳記作家還不多,和國內外作家、學者交流合作活動還處於起步階段,專業性學術研究機構的設置幾乎處於空白狀態,缺少一家在國際上具有重要影響力的科研機構,這些都是與中國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以及傳記的發展狀況不相匹配的。

  但我相信,從目前的趨勢看,中國傳記的繁榮發展會有更加美好的前景和未來。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