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權法修改草案惹怒音樂人:一旦通過我們就完了--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著作權法修改草案惹怒音樂人:一旦通過我們就完了

張黎姣

2012年04月10日07:57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4月8日上午,音樂人陳潔明在網上發了一條微博,號召“戰友們”大聲朗誦列夫·托爾斯泰的一句話:我的全部思想無非是,如果那些不道德的人聚集在一起可以形成一股力量的話,那麼正直的人,也應該這樣去做。道理就這麼簡單。

  音樂人如此悲憤交加,緣自於一份通知——3月31日,國家版權局在其官方網站發布了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修改草案)(以下簡稱“草案”)公開征求意見的通知。消息一出,音樂界“地震”了。音樂人認為,草案中的一些條款似乎在有意偏袒一方,而忽視了另一方的利益。為維護自己的權利,眾多音樂人選擇站在一起。

  是怎樣的法律條款,讓音樂人如此義憤填膺?

  四條規定惹怒音樂人

  詞作家、音樂評論家李廣平於4月3日率先在微博上疾呼:所有可愛的音樂人們啊!完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修改草案)第四十六條:錄音制品首次出版3個月后,其他錄音制作者可以依照本法第四十八條規定的條件,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使用其音樂作品制作錄音制品。誰來保護我們辛辛苦苦創作制作的歌曲作品?

  李廣平提及的第四十六條和第四十八條最先點燃了音樂人的怒火。規定中出現“在使用后一個月內按照國務院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制定的標准向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支付使用費”及“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應當將第一款所述使用費及時轉付給相關權利人,並建立作品使用情況查詢系統供權利人免費查詢作品使用情況和使用費支付情況”的細則,這讓音樂人萬分不解,宋柯、高曉鬆、汪峰、小柯等一眾音樂人紛紛站出來反抗。

  音樂人對這兩條規定的質疑集中在:為何要刪除現行法律中“著作權人聲明不許使用的不得使用”,且為錄音制品加上3個月的期限,這時間是否合理?

  李廣平分析說:“一首歌如果要紅,得需要3年的時間,3個月的規定會影響唱片業的生存。”

  已轉行賣烤鴨的宋柯仍置身事中,作為中國音響協會唱片工作委員會副理事長的他,沒有將目光從音樂行業移走。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宋柯這樣說:“如果該草案通過,創作者便失去了創作的動力,又不能自己定價,作品誰想用都可以,何苦要寫出好歌?缺乏這個動力,音樂工業的基礎就被擊垮了。”

  對草案第四十六條和第四十八條的爭論還未結束,“鳥人藝術”CEO周亞平就發現了草案中其他有待修改的條款。

  “修改草案中的第六十條和第七十條是隱藏在草案中的深水炸彈,它會把前面所有的條款覆蓋,一旦它被引爆,將會把你的權利炸得干干淨淨!”周亞平經過兩天的仔細研究指出,有了這兩條規定,著作權人無論是否加入集體管理組織,都會“被代表”。

  在接受中國青年報電話採訪時,周亞平忿忿地說:“加入集體管理組織不可怕,關鍵是該組織對會員提供什麼服務,是否能讓大家增收。”

  草案是否真存在對一方利益的偏袒,而這種偏袒是否真會引起音樂人預想的“將導致幕后創作者流失殆盡,被迫都去當歌手,無人賣歌”的后果?

  理解還是誤解

  連日來,音樂人對草案的不滿愈演愈烈,有網友認為音樂人片面截取草案內容,是“揣著明白裝糊涂”。李廣平卻說,自己一點兒都不糊涂。

  到底是誰誤解了誰?

  上海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許春明認為,公眾對草案的具體條款可能存在誤解:“第一,錄音制品的法定許可並非這次草案新引入的﹔第二,大家誤以為法定許可就是免費使用﹔第三,大家以為法定許可以后的錄音制品是盜版﹔第四,並不是說3個月后,作品就可以被自由翻唱、使用了﹔第五,3個月的時間不是保護期,而是給權利人的權利保留期,讓他壟斷行使自己的權利。”在許春明看來,是這幾個的誤解,致使音樂人的反彈比較大。

  “其實所有的爭議還是集中在集體管理組織的問題上,不在於其制度問題,而在於著作權人被集體管理之后的利益分配,以及草案第七十條規定的延伸保護,被認為是強行剝奪權利人的意願。”許春明的分析也得到了音樂人的印証。

  記者所採訪到的音樂人,無一不對集體管理組織有意見。

  作為集體管理組織機構之一的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以下簡稱“音著協”)發表聲明表示:“延伸性集體管理,是著作權集體管理的一種重要模式。此規定大大增強了權利行使時的可操作性,不但使著作權人行使權利的效率大大提高,而且讓相關使用者從糾結於守法與侵權的兩難之境解脫出來。”

  但音樂人對音著協的說法似乎並不領情,且在2011年音樂人與百度的版權爭端中,音著協已經讓音樂人失望過一次了。

  宋柯說:“通過這幾條規定,集體管理組織的主要作用變成統購統銷,就意味著包括詞曲作者、唱片公司等權利人喪失掉定價權和許可權,這樣不利於版權的競爭力。”

  相反,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常務總干事張洪波用實際例子解釋延伸性集體管理的益處:“谷歌數字圖書館中有許多‘孤兒’作品,它是有作者的,也還在版權保護期內,但找不到其作者,這些人的權益該如何保護?此外,在與谷歌、百度談判時,有許多作者不是我們的會員,但希望自己的權利被保護,我們無可奈何,除非是加入文著協或者單獨給我們授權。面對這些個案,我們也有疑惑,是不是具體到一個案子時,集體管理組織也可以向國家版權局去申請具有代表性?維護更多人的權利?”

  說到“代表性”一詞,不少著作權人擔心“被代表”,張洪波對此回應:“是否有代表性不是集體管理組織一方說了算,還要經過國家版權局的審批,得看具體案例的情況。況且著作權人不是把所有權利都交給集體管理組織,僅僅是其中如信息網絡傳播權、表演權等,由於著作權人專業能力的限制從而難以行使和控制的幾項‘小’權利。”

  但李廣平表示:“我目前看到的辯護文章都不能說服我們音樂人。”

  究竟音樂人該如何抗爭?

  有進步,待修改

  有不少人支持草案,並說其規定是為防止壟斷,並利於作品更好地傳播,對此,宋柯發問:在目前中國的現狀下,著作權法的首要目的是該利於權利人,還是該利於傳播?

  盡管草案借鑒了國外一些先進經驗,但音樂人認為,現實問題被忽略了。

  “我也看到有人在為草案叫好,並且舉例說國外也是這麼規定的。但問題是,我們的行業並不像歐洲、美國,在成熟的市場當中獲得了巨大利益。很多人忽略了,國外的情況是——他們存在多家版權代理公司,彼此有競爭,這樣會有抑制能力。而我們目前的情況很可能形成壟斷。”宋柯直言,近年來有許多會員從音著協退會,大家認為它並不靠譜。

  此外,一旦3個月期限成定規,將會引起連鎖反應。

  “如此一來,唱片公司還怎麼有動力花大價錢買斷版權?即使買斷版權,還如何能為推廣歌曲投入昂貴的廣告費,誰那麼傻會為別人做嫁衣?而廣播媒體將是第二受害者,它們會損失巨額的廣告費。”周亞平認為這將對行業產生深度震蕩。

  如何能讓草案更切實地服務於著作權人,大家的答案似乎很一致。

  “最基礎的,是要完善集體管理組織,讓它達到集體管理的真正目的,維護著作權人的利益,不能隻關注一些部門或集體管理組織本身的利益。此外,對錄音制品的法定許可,一定要權衡兩個方案,要麼就恢復法定許可排除機制,在目前,我認為這是比較合適的。如果不行,就要適當延長保護期,3個月不足以讓權益人獲益。”許春明說。除此之外,許春明強調,一定要避免公權力介入過度。

  張洪波說:“令我們集體管理組織難辦的是,現行的《著作權法》沒有規定著作權人獲得報酬權的保障機制和救濟機制。比如某些廣播電視台播放了著作權人的作品,但沒有付費,我們想去替其要稿費,也不知要依據什麼樣的標准。現在草案對解決著作權人法定許可的相關權益有了較好的保障機制,但仍需完善。”

  除了完善保障機制外,音樂人表示集體管理組織也需提高其服務能力。

  對於集體管理組織的職能發揮,李廣平表示疑惑:“我們該交多少錢、作品被用在什麼地方、適用的范圍有多廣、用多久的時間,我們都一無所知。這些規定完全是為了維護一方的利益。”

  此外,集體管理組織引入競爭機制在周亞平看來也是必要的:“我們不能隻允許一兩家集體管理組織存在,應該引入競爭機制,會員才能享受更好的服務,自己也有了選擇權。”

  目前,音樂人已經行動起來,用更行之有效的方式建言獻策。廣東省流行音樂協會就草案公開發表了建議書,宋柯稱唱片工作委員會也會在4月10日開會商討草案內容。

  許多做音樂的人看過草案后都給宋柯打電話表達了極度無奈與憤怒:如果草案通過,他們就完了。宋柯無奈之下,在微博上調侃說:“四十六條一通過,我馬上彈著各種電子琴唱著各種(歌)我容易嗎到處走穴。”

  但願這只是一個玩笑。

  鏈接

  《著作權法》(修改草案)引發爭議的部分條款

  第四十六條 錄音制品首次出版3個月后,其他錄音制作者可以依照本法第四十八條規定的條件,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使用其音樂作品制作錄音制品。

  第四十八條 根據本法第四十四條、第四十五條、第四十六條和第四十七條的規定,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使用其已發表的作品,必須符合下列條件:

  (一)在使用前向國務院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申請備案﹔

  (二)在使用時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稱和作品出處﹔

  (三)在使用后一個月內按照國務院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制定的標准向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支付使用費,同時報送使用作品的作品名稱、作者姓名和作品出處等相關信息。

  第六十條 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取得權利人授權並能在全國范圍代表權利人利益的,可以向國務院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申請代表全體權利人行使著作權或者相關權,權利人書面聲明不得集體管理的除外。

  第七十條 使用者依照與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簽訂的合同或法律規定向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支付報酬的,對權利人就同一權利和同一使用方式提起訴訟,不承擔賠償責任,但應當停止使用,並按照相應的集體管理使用費標准支付報酬。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