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選題雷同封面設計克隆 出版界“大腿抱得歡”--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圖書選題雷同封面設計克隆 出版界“大腿抱得歡”

張杰

2012年05月16日08:33    來源:華西都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電視劇《宮》再播改名《甄嬛前傳》,《雪狼》再播被改為《懸崖第二部》……近期,電視劇宣傳出現劇名“抱大腿”現象,成為熱議話題。而在出版界,圖書“抱大腿”現象也屢見不鮮,尤其是“傍暢銷”搭“順風車”。比如《明朝那些事兒》火了之后,如《X朝那些事兒》書層出不窮,裝幀設計大同小異。《好媽媽勝過好老師》暢銷,很快就有了《好爸爸勝過好老師》。華西都市報記者在實體及網上書店,以及諸多出版公司了解到,許多暢銷書的封面裝幀乃至內容,都有不同程度的“克隆”版本。

  4月底,磨鐵剛剛在微博上聲討某出版社出版的圖書《內心強大的秘密》涉嫌抄襲自己的暢銷書《世界如此險惡,你要內心強大》。5月初,磨鐵又被讀客圖書在微博上點名指出,磨鐵出版的《算死人不償命》和《嗜血的老狐狸》與讀客去年出品的熱銷書《卑鄙的聖人:曹操》,封面都採用相同風格的歷史人物臉譜,“就連書名的擺放位置、字體、字號大小都完全一樣。借著暢銷書風頭,誤導讀者。”

  A克隆書之強

  抄選題“撞”封面養活小公司


  在當當網上搜索輸入關鍵詞“誘惑人生淡定”,圖書品種多達十幾種,比如《誘惑的人生要淡定》、《給人生加點淡定》、《淡定的人生不寂寞》、《人生要承受住誘惑》、《淡定的人生不浮躁》、《淡定的人生耐得住寂寞》等。作者不同,出版社不同,但書名、封面裝幀設計上都頗為相似。誰是原創,誰是跟風?

  一些實體書店的書,看起來長得很相像,內容卻良莠不齊,封面出現“雙胞胎”甚至“多胞胎”。

  讀客公司董事長、曾策劃出版《藏地密碼》、《官場筆記》等暢銷圖書的出版人華楠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有不少讀者跟我們抱怨說,本來是沖著我們的圖書品牌去買的書,卻不小心買到別的仿冒書。有一次,在書店看到別家出版社仿冒我們的書,我都以為是我們出的。可見迷惑性之大。”

  某公司圖書宣傳總監邢小姐介紹,出版行業門檻低,有的出版公司,專門靠跟風、抄襲過活。“往往是,我們書剛上市一個月,他們的仿冒書就出來了。比如《官場筆記》就是如此。從編輯、設計、印制、發行,他們的速度很快。”

  她還給記者講述一個故事,“幾年前,我在地鐵上看《我們台灣這些年》的稿子,有一個人跟了我一路,還主動打招呼,彼此留下聊天號碼。后來他才告訴我,他當時是看到我的稿子,本打算抄襲我們的選題。那人在一家小的出版公司,他親口說,他們什麼也不干,就盯著讀客的新書,隻要一出新書,他們第一時間跟風,魚目混珠也能賺不少錢。因為很多逛書店的一般讀者,很容易被迷惑,糊裡糊涂就買了‘跟風書’或‘克隆書’。靠這點錢,養活幾個人的小公司足夠了。”

  B、克隆書之毒:

  “花心血”琢磨一年“一個模子”“幾天搞定”


  在諸多圖書“撞車”案例中,封面跟風或雷同是最被詬病的。華楠說:“在圖書品種泥沙俱下的當下,要想在眾多圖書中脫穎而出,一個上乘封面,特別重要。而精妙的封面,則必須將整本書的精華傳達出去,在短時間抓住讀者的心,這是一個非常高難度的技術活兒。”

  他還特別舉例,“我們的專職封面設計師,在設計科幻經典阿莫西夫的《銀河帝國》的封面時,一共做了近30個方案。封面圖中那個藍色的銀河帝國星空圖,要讀懂整套書而且要有深刻的理解,才可以設計得出,耗費了一整年的時間。”

  記者了解到,不少民營出版公司對圖書封面並不特別重視,而是將封面設計的任務包給外面的設計師來做。據邢小姐透露,“那些圖書封面設計師一般都是自由職業,一個人接很多活兒,按件記費,為了多趕活兒,就降低水准,甚至不惜抄襲,干脆將同一類圖書的封面,改頭換面為己所用。”

  對於稿酬,北京某民營圖書公司在崗工作人員趙先生透露,“一般設計一個封面隻需要幾天,后期修改需要1-2周吧,稿酬大概是一兩千塊。當然,有些書如果不需要創意,一個模子類型的,就可以讓自己的內部美編做,設計一個封面的報酬大概是二三百塊錢吧。”

  C克隆書之害

  質量次,傷害整個出版業


  圖書選題和封面設計的跟風、抄襲,日漸猖獗,如果任由其發展,將對本來就受到挑戰的出版行業造成更加致命的打擊,邢小姐說:“首先,長此以往,原創者將失去原創動力,這是很可怕的。其次,仿冒書的質量比較次,一旦靠封面誤導讀者造成一次讓人失望的購買,傷害讀者信任度,讓已經遭遇很大挑戰的紙質出版,流失掉一個讀者。這種害群之馬傷害的是整個出版行業。”

  雖然口水仗頻發,但是真正付諸法律手段的卻非常罕見。多位民營出版公司工作人員表示,“說實話,跟風是很常見的事情,沒有誰有精力去真的較真。”

  在微博上大張旗鼓為自己維權的華楠也坦承:“我也沒打算付諸法律。我們也就在微博上公布出來,讓更多的讀者知道這回事。”他進而解釋說,“法律上對圖書‘撞臉’的界定很模糊,到底模仿到什麼程度才算作抄襲,並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而且要維權必定要花精力,即便維權成功,所得賠償金額也非常有限。”

  D設計師之苦

  有暢銷壓力,稿費低要多接活兒


  據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編輯王晶透露,在國內出版界,也有一流的圖書裝幀設計師。比如公認的國內一線圖書裝幀設計師朱贏椿,2007年,在德國萊比錫舉行的“世界最美的書”評選中,他設計的《不裁》獲得銅獎。2008年,他設計的《蟻囈》,又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2008年度“世界最美的書”特別制作獎。

  朱贏椿告訴記者,自己為一本書做裝幀設計,很費心力,“有的確實會長達一年。”對出版界跟風、仿冒現象,他認為,“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現在我們國內,每年出的新書的品種太多了,而從事圖書裝幀設計,比起廣告、電影海報,稿費是很低的。專職的圖書裝幀設計師為了生存,接的活兒就會比較多。而且,設計師會受到出版方的壓力,要以商業暢銷為目的。難免會出現混亂狀況。”

  對於未來,朱贏椿表示樂觀,“未來紙質書在電子書的沖擊下,數量會變少,但會朝著收藏品的方向發展,對圖書封面的設計質量提高,會有很好的幫助。”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