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大選年涉華輿論環境的變化與應對--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傳媒專題>>傳媒期刊秀:《對外傳播》>>2012年·第5期

全球大選年涉華輿論環境的變化與應對

呂正韜

2012年07月03日16:16    來源:對外傳播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2012 年注定將在世界政治發展史上抹下濃重的一筆。據統計,全球共有七十余個國家和地區將在本年度同時上演選舉大戲,今年將成為不折不扣的國際大選年。在進行選舉的國家和地區中,權力保有與權力更迭的較量更加激烈,國內政治與對外政策的互動更為頻繁,尤其是傳統大國與新興國家的選舉在形成同頻共振的態勢后,對全球政治格局產生的影響也將更加深遠。

特別需要注意的是,隨著中國的快速崛起,尤其是中國在國際事務中扮演的角色日益重要,“中國話題”被卷入一些國家選舉的程度也越來越深,甚至直接或間接地成為一些國家政黨選舉政策的重要維度。這勢必使得中國的國際輿論環境會隨著全球,尤其是大國選舉政治的影響而產生波動,需要我們更加審慎地加以應對。

選舉政治中的涉華輿論

既有老腔調又有新特點

從話語內容來看,價值觀問題、經濟政策和安全政策這三類話題依然是相關國家競選政黨雙方討論中國的最核心議題。在價值觀問題上,一些政黨依然高舉意識形態色彩的旗幟,通過污蔑和貶損中國的所謂人權、民主狀況來標榜和強化自身的“價值觀優越感”,以此凝聚民眾的“價值信仰”。例如,法國新當選總統社會黨人奧朗德在選舉演講中多次對中國的“人權問題”指手畫腳,並表示在當選后不反對會見達賴,等等。

在經濟政策上,強調中國對本國經濟的重要性將是大多數參選政黨的共識,然而在對待中國的態度上將出現強調合作與突出競爭的分野。例如,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持續渲染“美中貿易逆差”與“人民幣升值”等問題的“中國經濟危害論”,甚至多次揚言如果當選,將尋求國際仲裁中國不公平的貿易行為。而法國總統候選人薩科齊和奧朗德則鮮明拋出“與中國合作”和“遠離中國”兩種截然不同的言論。

在安全政策上,一些參選政黨依然會通過渲染“中國威脅論”來展示自身在安全事務上的強硬立場,以此塑造善於應對挑戰和勇於捍衛自身安全的積極形象。從話語性質上看,塑造中國的負面形象,以中國為負性參照系來襯托自身政策的正確性、正當性仍將是為數不少的參選政黨還會使用的政治伎倆。在一些國家的政黨競爭中,中國議題甚至不是正向與負向的辯論,而是負向程度的辯論。例如,在美國歷來的總統選舉中,共和、民主兩黨都會不約而同地把展示對華強硬作為招徠選票的手段。

媒體對大選的深度參與以及與選舉力量的互動將是中國輿論環境波動的又一重要特點。媒體向來是選舉政治的寵兒。一方面,政黨和政客需要借助媒體來塑造積極形象,傳遞政治理念,擴大政治影響力,贏取選民理解和認同﹔另一方面,選舉通常是媒體爭奪受眾關注的重要媒介事件,媒體都樂於積極參與和深度介入。由於中國一直是國際輿論場的緊俏貨,一些全球性大媒體善於對選舉政治中的中國話題進行延伸解讀和膨化渲染,故意強調中國議題在選舉政治中的沖突性,以此來提高媒體本身的關注度和影響力。

“中國因素”

成為他國競選議題的動因復雜

首先, 從大的國際氣候看,當前正是國際金融危機復蘇的關鍵時期,不論是傳統大國還是新興國家都把發展本國經濟作為最重要的戰略議題。參選政黨也都把更好、更快地應對國際金融危機,有效改善民生,特別是改觀本國的失業率作為執政政策的重要內容,以贏取民眾信賴和支持。而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並在可預見的未來仍將高歌猛進的中國,幾乎是所有國家都必須重視的巨大“經濟機遇場”。目前,中國是疲軟的歐洲經濟最具渴望的救助力量,中美第四輪戰略經濟對話也成功舉行。但我們也依然可以洞察到一些國家的政客內部一直湍涌著與中國優化經濟合作和與中國敵視競爭兩股力量,而這兩股力量的較量也勢必會體現到選舉的話語體系之中。

其次,通過渲染中國負面形象,展示參選政黨的強硬姿態,迎合選民口味,依然是突出中國議題最傳統的動因。在選舉政治中,政黨的功利性色彩較為濃重,他們信奉的是“選票才是硬道理,當選才是真水平”。一方面,一些政客深諳“情緒是選舉政治最好的催情劑”的道理,他們往往通過樹立一個政治靶子來彰顯愛國和強硬,以調動選民敵意情緒的方式來凝聚認同。另一方面,由於在西方話語體系中,中國長期處於被妖魔化的境地,中國的負面形象依然擁有市場,這使得一些候選人往往會收起個人對中國的真實認知,而為了選票去迎合一些民眾對中國的扭曲認知。

此外,中國自身的日益強大和在國際社會中扮演角色的重要性也是“中國因素”成為別國選舉議題的重要因素。在選舉政治中,除了國內政策,對外關系是競選政黨吸引選票的重要范疇,而當前,中國全球影響力不斷躍升,中國在國際社會的地位和作用越來越為各方所倚重,對華關系是絕大多數國家對外關系的重要組成部分。盡管一些競選政黨在對華政策和言論上有趨向親密和趨向敵意兩個相反的維度,一些政客也試圖通過在涉華問題上炮制嘩眾取寵的言論以服務政治私利,但客觀地講,由於中國在國際關系中地位和作用的凸顯,涉華議題成為一些國家選舉政治中對外關系辯論的焦點是可以理解的。

中國應善於“任勢”優化國際輿論環境

“ 眼中形勢,胸中策。”我們首先需要對大選年中涌現出的涉華輿論的“形勢”有一個更加清醒和更加理性的認識。其一,選舉是一種特殊的政治行為,在這個特殊政治時期裡所涌現出的涉華言論在相當程度上是一種服務選票的“井噴式”輿論。從歷史經驗來看,這些選舉言論很少成為當事國長期的輿論走向,一些選舉中的涉華政策也不意味著會成為當事國最終的實際對華政策。例如美國前總統裡根在競選連任期間,大肆拋售詆毀中國的言論,甚至表示要與台灣恢復“邦交”,這些言論一度使中美兩國關系陷入冰點,但在其當選后卻積極推動並促成了兩國重要協定《八一七公報》,使兩國進入難得的蜜月期。

其二,我們要客觀分析在全球選舉政治中涌現出的涉華言論對中國整個國際輿論環境的影響強度。一方面,中國綜合實力的不斷強大和在國際社會正向影響力的日益提升是中國國際形象的主流力量,盡管在特殊的選舉政治時期,在一些國家政黨的操縱下,中國輿論環境會產生相應的波動,但這對中國輿論環境的基本盤並不會產生根本性的影響。另一方面,由於政黨選舉活動是當事國的重大事件,當事國民眾都會投以較高的關注度,參選的政治人物作為意見領袖具有極強的政治傳播能力,再加上各路媒體的深度介入,都使得一些負面的涉華言論會集中膨脹。盡管選舉過后會顯風平浪靜,但一些對中國的負性印象仍然會在當事國民眾中有所沉澱,並隨著下一輪選舉的開始被“記憶喚醒”,形成對中國負面認知的惡性循環。 面對全球大選年裡輿論環境的波動和起伏,中國應當有怎樣的“胸中策”呢?

一方面,對於那些政黨政客明顯用以吸引眼球和選票的炒作性議題,我們要有冷眼旁觀的氣魄,不能動輒陷入應因式的應對局面,避免不利議題的膨化。尤其是在當事國對中國的議題出現截然相反的極化態度時,我們更要避免過多的輿論介入,而是要給當事國正反雙方留足辯論空間,我們要對自身的形象充滿信心,相信通過客觀理性的辯論和爭鳴,真理會傾向於我們一方。例如,針對美國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的排華言論,曾任駐華大使的共和黨人洪博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他雖然支持羅姆尼作為共和黨的候選人,但對羅姆尼的中國觀十分不滿,“討論中美外交、貿易關系時,不該嘩眾取寵,更不該煽動敵對情緒。雖然在美國經濟不景氣的前提下,推銷‘中國威脅’比談論‘中國機會’更能籠絡人心,但如此誤導選民是完全錯誤的。”由當事國意見領袖辯論爭鳴得出的有利於我方的結論要比我方的直接介入影響力大得多。

另一方面,我們還要繼續堅持形象塑造的“深耕”戰略。從一些國家的政客通過炒作中國負性議題來迎合民眾的現象可以使我們看到,中國的負性形象在一些國家的公眾中還有相當的市場,選舉政治中所產生的涉華負面輿論只是這種深層原因的一種表象化。我們依然需要綜合對外傳播、公共外交、人文交流等多維手段,持續地向世界說明中國,更好地把一個真實的中國推介給國際公眾,這是消弭選舉政治中涉華負性輿論卷土重來的治本之策。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實習生 李海亮、宋心蕊)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