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議題成為政治犧牲品--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傳媒專題>>傳媒期刊秀:《對外傳播》>>2012年·第6期

中國議題成為政治犧牲品

趙可金

2012年07月03日16:18    來源:對外傳播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四年一度的美國大選已經走完預選階段,由於奧巴馬尋求連任,預選階段的焦點主要在共和黨候選人中間展開。從共和黨黨內預選戰來看,2012 年的大選將圍繞經濟復蘇和就業等問題展開,而一個明顯的特征是,無論是在總統選舉還是國會選舉中,經濟就業問題與中國議題幾乎是如影隨形,每當討論到就業問題的時候,中國就必然會被提及,不少政客抱著抵觸甚至抱怨的情緒遷怒中國,不斷將中美經貿議題政治化,強調在對華政策上採取激進強硬的立場。如何看待美國大選中的中國議題,以及如何在對美傳播中因勢利導,營造一個有利於中美關系發展的輿論環境,是當前和今后對美外宣的一個重要任務。

中國議題成為焦點話題

在2012 年的大選過程中,中國問題早早地成為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候選人的焦點話題。從奧巴馬一方來看,奧巴馬政府在對待同中國有關的經貿議題上,一直主張對中國施壓,緊盯人民幣匯率和中美貿易失衡等議題,早在被輿論視為謀求連任“集結號”的2012 年國情咨文中,奧巴馬就曾五次提及中國,指責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炫耀自己政府“正從中國搶回就業崗位”的業績。相比之下,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在談到中國議題時,立場更加極端和尖刻。他在談到與中國的經濟關系時,一改往昔溫和自由的立場,在他的經濟競選綱領中用5頁紙的篇幅要求對中國採取強硬的態度,宣稱“上任第一天,就要把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並將借助WTO 等國際機制制裁中國的“不公平競爭行為”。非但如此,在安全和人權領域,羅姆尼更是激烈批評中國,批評奧巴馬的對華政策是在錯誤的軌道上行走,他承諾如果當選,將帶領世界進入下一個“美國世紀”而非“中國世紀”,世界政治經濟的游戲規則將由美國來制定,而非由中國來制定。

與總統大選相比,國會候選人在談及美國經濟和貿易問題時,極力表達對華強硬的姿態,在幾乎所有問題上都採取負面的立場。各位候選人以及美國民眾最為關心的仍然是美國失業率居高不下的難題。美國輿論認為,盡管是老生常談,人民幣匯率問題仍然是美國大選年的熱點話題。美國的政治家們認為,造成美中貿易不平衡的唯一原因是人民幣匯率被低估。有廣泛的聲音認為,通過批評中國的匯率問題,可以在國會選舉中獲得更多的支持者。因此, 當3 月初“ 超級星期二”選戰在全美激烈展開的當天,美國眾議院以370 票對39 票通過一項法案,授權美國政府對中國等國家的國有企業產品征收懲罰性關稅。各路競選諸侯都對國會通過相關法案表示歡迎,都對中國釋放“強硬”信號,也是美國國會當前關注的一個重點。尤其是在經濟與就業形勢相對嚴峻的中西部五大湖地區、大西洋地區、東南部地區以及西海岸等地區,這種指責中國、歸咎中國的情況非常普遍。

總之,在今年的選舉中,對中國議題採取極端立場,競相向選民兜售對中國施壓成為美國競選辯論的一個趨勢。特別是在經貿領域中,很多政治候選人對中國提出種種苛求,將美國對華貿易失衡、人民幣升值、知識產權保護等問題直接與中國金融市場開放、中國技術創新政策等國內政策問題挂鉤,認定中國不斷違反世界貿易規則和入世承諾。令人憂慮的是,中國議題成為了美國競選的政治犧牲品。

虛假的中國共識

很明顯,美國大選中看似兩黨一致的批評中國共識並非是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真正共識。與國會議員在競選中高調炒作中國議題形成戲劇性反差的是, 國會在立法過程中對待中國議題卻十分務實和低調,越來越謹慎處理中國議題。據不完全統計,自今年1 月3 日第112 屆國會第二會期復會以來,兩院均未產生新的直接而消極的涉華提案,不但2012 財年撥款法案中沒有再多涉及中國事務,而且去年10 月初在參議院通過的人民幣匯率法案也沒有在國會眾議院中被再次提及。同時,據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的統計,自2000 年以來,美國所有435 個眾議員選區均在不同程度上受惠於對華貿易。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主席羅奇(Steven Roach) 指出,盡管同中國有關的經貿議題會在今年的總統競選中被廣泛提及,但無論最終哪位候選人將會成為美國的下一任總統,美國都應該通過解決自己儲蓄過低的問題來促進經濟增長,而不是怪罪於其他國家。美國應該自己解決長期擱置下的問題,而不是歸罪其他國家。

因此,美國政治人物炒作中國議題的根本目的是撈取選票的炒作造勢,而非真正明智的選擇。無論是總統、議員還是地方政府候選人,為了競選而抹黑中國、進而間接為中美經貿關系的穩步推進制造有形或無形的障礙,從根本上講是犧牲了其口口聲聲“代表著”的美國選民利益的,是選舉政治扭曲下的短視行為。隨著選情的深入,在隨后的新疆問題、知識產權問題、宗教問題、民主與人權問題等方面,這一套路還將會重演,越來越多的中美關系議題具有淪為選舉犧牲品的危險。

總之,美國經濟的復蘇乏力,草根社會抗爭力量的崛起以及競選過程中中國議題幾乎不必擔心撕裂選民輿論的便利,使得要求追究本國政府經濟政策失誤、希望激活本國經濟的“民粹主義”傾向為參選的政治人物操縱中國議題創造了巨大的想象空間。尤其是在國會選戰中,呈現出明顯的“反在任者”風潮:為了挑戰資深議員,新的候選人基本上都採取了較為激進甚至極端化的選戰策略,而中國議題恰恰也就成為這些挑戰者的“上佳選擇”。

中國要積極介入美國大選辯論

毫無疑問,面對美國大選中對中美關系的傷害,中國應未雨綢繆,事先做好相應措施。在中美關系危機來臨之際,要想化險為夷,首要的不是能不能的問題,而是敢不敢的問題。中國要敢於在一系列核心問題作美國的對手,敢於在一系列問題上據理力爭,採取積極行動澄清事實,表述自己的立場和觀點,以贏得對手的理解和尊重。特別是在選舉期間輿論晦暗不明的時刻,中國要想規避中期選舉對中美關系造成的風險,以斗爭求友好、合作要比一味地對話和忍讓好得多。

首先,從炒作中國負面議題本身入手,用活生生的數據和材料向美國公眾澄清真相。尤其是選派中國企業代表、普通工人代表、普通農民代表等到美國現身說法,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美國媒體和社會說明事情的真相,為美國民眾提供更為客觀、真實而理性的選項,認清並區分對待某些政治人物在選舉周期中的工具性、黨爭性表態。特別是把採取負面和強硬對華政策對美國的危害講清楚,積極引導輿論向著客觀、真實和全面的方向發展。

其次,把中美關系積極發展的受益面調動起來,讓那些從中美關系發展中受益的力量及其積極性動員起來,圍繞選舉的各種被炒作的辯論,積極地開展“抵銷性游說”,防止那些美國的“既得利益群體”在中美關系面臨危機關頭淪為“默默無聞的大多數”。要支持他們積極加入美國選舉的辯論,將選舉造成的中美關系的危機之年轉變為引導美國對華政策和輿論向著健康軌道發展的轉型之年和機遇之年。

再次,中國政府對美外交要採取理性對話的姿態,繼續加大與美國的政治與軍事對話,加大對美投資力度,加深對美公共外交。尤其是在飽受關注的軍事安全領域,中美之間要通過頻繁的交流對話,緩解大選造成的負面效應。在外宣上,要強調中美關系發展給美國帶來的好處,甚至可以採取國家廣告的方式,向選民傳遞中國致力於推進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強烈願望。同時,積極爭取美國有識之士的支持,從大選中的經貿去政治化做起,力爭排除國內選舉政治的紛擾,跳出選舉周期的影響,把“美國歡迎中國的強大繁榮和成功”落實到負責任的言行,真正領會兩國“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合作伙伴關系”精神,確保美中雙方各領域各層次的交流與互動。

前不久,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取得了重大突破,不僅建立了兩國政府部門之間廣泛的對話和溝通渠道,更培養了兩國官員相互合作的習慣,成為中美戰略性、前瞻性、長遠性議題的最重要對話論壇。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用事實証明了兩國伙伴合作的發展前景,為降低戰略猜疑、有效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系打下了良好基礎。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實習生 李海亮、宋心蕊)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