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副主編:“斂財”說法讓我心痛 希望復刊【2】--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最新資訊

《大家》副主編:“斂財”說法讓我心痛 希望復刊【2】

姜妍 江楠

2012年07月04日07:52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我們很尷尬,連稿費都比別人的低”

  新京報:編輯部大概有多少人呢?

  韓旭:多的時候有10人左右,少的時候有8人左右。

  新京報:有想什麼辦法去改變嗎?

  韓旭:我們部門的成員其實其中更多的人是在做圖書來填補虧損,但始終都在勉強完成或沒有完成任務的邊緣徘徊。所以我們做得很艱苦,壓力很大,這些年來我們想了很多方法,其實都是為了能讓《大家》存活下去,不想讓它改變,而是保持著它傳統的樣子來編輯出版。但我們常會面臨著一些比較尷尬的局面,比如我知道幾年以前中國很多大型刊物在稿費標准上都有所提高,《大家》創刊的時候,稿費標准是60-100元/千字,但后來我們就基本上都徘徊在60元左右,最近編輯部覺得必須提高一些稿費,雖然我們沒法追趕別人,但也應該提高到80元以上,最近的幾期是這個樣子。所以我們很尷尬,連稿費都比別人的低,好在就是刊物已經辦了10多年,快20年了,也有一些文學界的朋友還是很認可的,願意支持我們。

  新京報:最近幾年在雜志的編輯理念上會有什麼變化嗎?

  韓旭:其實沒有特別改變過,但有一度考慮到不隻局限在藝術風格,比如文學性、先鋒性,而是在藝術形式包括隨筆的比重有所提升。從去年開始我們也請了一些朋友參與策劃,有人提出了一個理念,我覺得很對,就是做一個老牌的、純粹的文學刊物。

  所以我們一直都按照正常的標准來做,刊發小說、詩歌、散文,當然不排斥有意思的新的文學形式的嘗試,我們會一直保持關注。另外我們還增加了一些主題性的東西,比如訪談。

  新京報:像《大家》這樣的雜志運營成本是多少?

  韓旭:准確的成本我沒法說出來,因為我主要做的都是編輯工作,我估計一年的成本不包括成員工資,大概40萬元以上,包括印刷費、稿費等等。這種成本其實很難估算,因為我們並沒有把《大家》算成是一個獨立的部門,部門人員工資等等都很難算出來。

  再有,我們這些年很少組織文學活動,我們已經把支出壓到最低,還比如每年到了雜志的征訂期,應該適當做一些宣傳,我們也幾乎沒有這樣的活動。

  “我知道理論版的存在,我沒有反對”

  新京報:理論版成立的經過是怎樣的?

  韓旭:我印象中在2009年和2010年前后理論版開始出現,我知道理論版的存在,我沒有反對,而且我在這裡可以和你說,假如是我在主持這個部門,我也沒有辦法反對這樣的事情。不能說我們對違規不是一點概念都沒有,但是沒有辦法反對。

  之所以沒法反對是因為有這本《大家》的存在,如果我們不做《大家》,而都是按出版社的規定來做書,雖然出版的大環境不是特別好,但我們也許可以和別的部門的盈利情況相差無幾,我們承受的壓力可能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特別的大。

  新京報:理論版不是你們部門在編嗎?

  韓旭:是我們部門在具體編輯,但我們部門的工作分配就是這樣,有人做書,有人做雜志,一個部門中做著不同的出版物,並不是整個部門都集中在編《大家》雜志,各有分工。其實單純做《大家》的人可能就一兩個,就拿我來說文學版《大家》我做得比較多,但不等於我和其他部門工作就完全不發生關系了。反過來其他同志也一樣。在這種情況下,是我們編輯部在編,但我本人沒有參與太多。

  新京報:理論版收益到底如何?

  韓旭:我印象中大概頂多在每年三四十萬。我知道最近理論版的刊期增加了,所以最終收益可能會多一點,但實際上今年隻做了半年,收到了多少錢我們還不知道呢。

  出版社隻用一個財務,編輯部的部門負責人隻會定期或者年底才和財務發生關系,所以日常入賬多少他不可能是每一筆都清楚的,這個可能是社裡清楚,而不是部門。

  《大家》雜志1994年的創刊號。

  ■ 《大家》昔日輝煌

  《大家》1994年創刊,是雲南出版集團主管,雲南人民出版社主辦的一份大型文學期刊,系中國大陸上世紀90年代文學轉型期最具影響力的文學代表雜志。王蒙、汪曾祺、謝冕、蘇童、格非等曾出任欄目主持。1995年,與紅河卷煙廠聯合設立中國文學第一大獎“大家·紅河文學獎”,獎額高達10萬元。曾入選國家核心中文期刊,全國“百佳社科期刊”。全國文學期刊中僅《大家》、《收獲》兩次獲“魯迅獎”。

 

  一面是純文學雜志艱難的生存狀況,一面是不正常的學術評價機制產生的論文發表巨大需求,二者合力,造成了《大家》“野雞刊”事件的發生。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