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方舟回應質疑:誠惶誠恐不能成退縮的理由--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最新資訊

蔣方舟回應質疑:誠惶誠恐不能成退縮的理由

龍迎春 謝綺珊

2012年07月09日08:29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蔣方舟高中時《新周刊》為她拍攝的照片。圖片來自蔣方舟微博

  7月2日,蔣方舟在微博中發布畢業照,並稱“終於畢業啦。從此,柴米炊煙,從此,山高水長。”

  7月3日中午,《新周刊》主編封新城的一條微博將22歲的蔣方舟推到了輿論的焦點之上:在這條微博中,“蔣方舟同學畢業”和“蔣方舟同志就任《新周刊》雜志副主編”兩件事、兩個身份的銜接如此輕描淡寫、順理成章,卻引來嘩聲一片。如果說網友們的圍觀尚在“羨慕嫉妒恨”的口水層面,但一些批評用“炒作”來質疑《新周刊》,用“特權階層”來稱呼蔣方舟,敵意則就不輕了。在幾度約訪后,蔣方舟終於接受了本報記者的獨家專訪。 文/記者龍迎春、謝綺珊

  @蔣方舟:我2008年做《新周刊》特約記者,后升任主筆。現《新周刊》邀我正式入職,我很高興。幾年來,我和《新周刊》的同事,早已親如家人。我感激封總的知遇之恩,也會朝著“名副其實”的方向努力。入職后,我繼續留在北京。畢業是很小的事,請關注更值得關注的事件。

  @封新城:祝賀蔣方舟同學大學畢業,同時,祝賀蔣方舟同志就任《新周刊》雜志副主編。

  關於爭議 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和獲得的機會之間有差距

  廣州日報:一畢業就當副主編,在大學生就業形式如此嚴峻的情況下,不少人表示羨慕嫉妒恨,對此你怎麼看?

  蔣方舟:這些爭議我都能夠理解,如果我是自己的旁觀者,大概也會憤懣和不滿。我也知道自己的能力和獲得的機會和褒獎之間有差距,這個差距也成了我努力的方向。

  廣州日報:為什麼會選擇《新周刊》?是封總的邀請還是你對這份雜志的認同?

  蔣方舟: 因為從大一開始就和《新周刊》合作,作為特約記者,所以大學四年的成長和《新周刊》的脈搏是一致的。

  廣州日報:也有人認為這是《新周刊》的一次炒作營銷,你怎麼看?

  蔣方舟: 我自己其實非常誠惶誠恐,但誠惶誠恐也不是退縮的理由。希望封總在我身上,看到了連我自己都沒發現的潛質。

  廣州日報:你的入職,會為這份雜志帶來什麼樣的不同?還是在北京工作嗎?

  蔣方舟:這不是能夠事先野心勃勃做什麼預期的,隻有等到進一步化學反應之后才能知道到底效果怎樣。我會先去廣州兩個月熟悉一下工作流程,然后回到《新周刊》北京辦事處工作。

  廣州日報:看到微博上,《新周刊》的官方微博祝賀你上班,是件挺歡樂的事。有沒想過,很多同事都會比你年長,資歷高,經驗豐富,而剛畢業就要做他們的頭兒,有壓力嗎?想過人事上的應對嗎?

  蔣方舟:我在人際以及人事上都是一個非常懶惰和不願意琢磨的人,一直信奉最簡單的原則:比如能不給別人添麻煩就不添,用最大的善意去預設他人,實話是效率最高的溝通方式等等。

  廣州日報:作為副主編,你會去採訪嗎?如果採訪,你最希望採訪的對象是誰?

  蔣方舟:會去採訪。因為我一直對人有很強的好奇。希望採訪國外一些受爭議的政治人物。

  關於自由 我還是想做一個靠譜的青年

  廣州日報:你的“荒廢”計劃如今要被打破了,一個自由的寫作者,小說家、劇作家、專欄作家轉眼就要被“單位”雇用了,很多個人的寫作計劃可能都會被“上班”耽擱甚至毀滅,你會如何平衡呢?

  蔣方舟:過去一直在學生身份和社會人之間找平衡,已經漸漸有了一套自己的方法論。現在在職務寫作和個人作品之間找平衡,雖然會很艱難,但相信能克服,比如會認真對待每一篇文章,不潦草敷衍,不做所謂的“行活兒”。

  廣州日報:如果上班太累,你會閃人嗎?看到你最近的計劃,本月倫敦看奧運,8月劇本開拍,9月去美國橫穿大陸,年底寫話劇,都挺誘人的。其實你不上班也完全可以衣食無憂,為什麼還是選擇了單位,還是想尊重上完學就工作的傳統?

  蔣方舟:不會閃人,還是想做個靠譜的青年。今年有很多計劃,是因為我覺得無論從事什麼樣的職業,理想狀態下都要有足夠豐富的人生經歷,然后這些人生經歷都可以轉化為作品或者精神財富。gap year(間隔年)是一種人生經歷,做副主編也是。《新周刊》最讓我感激的是給我個人足夠的空間,鼓勵我一直進行自己的創作。

  關於未來 現在的自己,對泯然眾人已經沒有什麼恐懼

  廣州日報:遵循傳統繼續往下發展,就是安居樂業,結婚生子了。你會走這樣的路嗎?你之前說在北京買房很傻,理科生很傻,現在呢?

  蔣方舟:如果幾年前問我這個問題,我可能會非常確定的說不會。因為那時候的自己最大的噩夢就是泯然眾人,變得和周圍人一樣。但現在的自己,對泯然眾人已經沒有什麼恐懼,隻知道要一直走下去,也許走下去就融入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之中,那也不該有什麼不甘心。

  “很傻”或許是一種太簡單粗暴的表述,更多的是對自己的一種提醒。比如不要為了“買房”這個目標犧牲掉自由,不要墮入理科生成王敗寇的思路之中。這些想法當然都很幼稚,很五谷不分,但我還是想盡量延時這種幼稚。

  廣州日報:為什麼你會管母親叫母后?身為“兒臣”,你算是一個聽話的女兒還是一個叛逆的女兒?

  蔣方舟: 我是很聽話的女兒。她給我的意見,我第一反應首先是順從,然后才是思辨和否定,不會一開始就故意擰著干。她曾經試圖去設計,甚至推銷我的人生道路,后來發現我不滿意且不快樂的時候就放棄了。

  廣州日報:四年前降60分被清華錄取,曾寫過一封給學校的信,畢業了,想對清華說什麼?

  蔣方舟:在學校的時候,把很多“好”都視為理所當然了,比如同學的友善,比如師長的督促。因為太輕視這些“好”,所以看到的大多是些學校的缺點。畢業之后,可能過得時間越久,清華這段經歷的難得與珍貴才會越明顯。

  採訪手記 榮光背后付出少人知

  頂著“天才少女”頭銜的蔣方舟,7歲寫作,9歲出版散文集《打開天窗》……如果說文學上才能的認可源自社會的多元審美和寬容,那麼18歲被清華新聞與傳播學院降60分錄取,蔣方舟就已經被不太友好地列入了“特權階層”,而一畢業就當副主編,敵意和質疑自然更多。這次採訪幾度反復,從猶豫著要不要接受採訪,到中間答應,再到想拒絕,到最后兌現諾言,我看到依然持著一口嫩嫩女孩嗓音的蔣方舟一方面和所有女孩子一樣希望少點負擔,多點自由,但另一面,卻比同齡人更具擔當的責任感和勇氣——她很清醒地知道,褒獎和她的能力之間存在著距離,但她卻有勇氣去說:這個差距就是我努力的方向。很多人容易看到榮光,卻無法看到背后的付出,當高中時室友們在將宿舍當作“美容院”,打扮了去會男朋友的時候,蔣方舟卻在閱讀和思考。這是一個不斷成長,並願意在成長中修正自己的女孩。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趙光霞、宋心蕊)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