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主持人的“新紀錄片”--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傳媒專題>>傳媒期刊秀——《視聽界》>>2012年第2期

 有主持人的“新紀錄片”

薛寶海

2012年07月26日17:49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供稿/《視聽界》雜志

    紀錄片是不是該換換思路,拿出更有中國特色的新舉措?

  2011年夏天,我被邀請做央視十套《綠色空間》的主持人,邀請我的是科教頻道總監助理萬衛老師,他聽過我為央視做的真人秀課程。結識萬衛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對我來說,他就是《百家講壇》的教父,他做制片人時,讓《百家講壇》紅遍全國,打造了諸多明星,如於丹、易中天、紀連海。

  我已經十年沒做主持人了,上一次還是在2000年的大連電視台,做一檔演播室談話節目《真情驛站》,對於外景尤其是紀錄片節目,還沒有嘗試過。萬衛的意見是:“我國紀錄片整體上節奏偏慢,而且內容不夠吸引人。”他想為《綠色空間》找到一位40歲左右的、有學者氣質的男主持,外景中出現在紀錄片的主人公身邊,跟主人公交流,讓節目更有輕鬆的氛圍。他選擇我是由於我的互動講課風格讓他很滿意。那次,我在講課中提到了自己發明的“兩公理論”——節目要有公信力和公眾興趣,萬衛老師比較認同。

  萬衛跟《綠色空間》制片人說,“你看,我去聽課,所以薛老師拿《百家講壇》舉例,可見他很注意公眾的興趣,能找到結合點。”

  我老實承認:“因為那天央視來聽課的人中,您的官最大,拿您的節目舉例更有效果。”

  我主持播出的第一期是《我為滇池狂》,主人公是幾十年來一直在保護滇池並且付出重大代價的張正祥(妻離子散、自己多次被打傷),他獲得過感動中國獎,是一位具有英雄氣概但性格也比較偏執的環保老人。以前這類紀錄片也有主持人,但主要任務是簡單的串場,說的內容都是編導組織好的,而我在節目中卻是“核心人物”,每一次串場都是自己組織語言,說的話比較有個性。更重要的是我跟主人公的交流,完全是平等式、交流式,會直接表達我的觀點,比如在滇池旁邊的一個舊高爾夫球場,那是因張正祥的多次告狀而被迫關停的,正當張正祥講述事件經過時,我問了一句:“那老板不恨你啊?”張正祥突然激動起來:“他要我的命啊!”

  這就是我的“個人表達”,一種“挑起事端”的表達。以前的主持人多半會採用同情的口吻傾聽或關心,而我則有些故意地激起主人公的憤怒情緒,當然,站在觀眾角度,這也是大家期待的效果。

  在昆明鮮花種植區,張正祥反對大面積種植鮮花,因為大量的化肥會污染土壤,破壞滇池流域水質。於是我就問他:“如果是你的孩子種鮮花你反對麼?種鮮花比種蔬菜賺錢多多了!”張正祥說:“我會建議他們種水生蔬菜,種好了也能賺錢。”我的提問出發點就是“從基本人性角度放大主人公個性”,而不是簡單地聽主人公表達觀點,一味地順著他。

  在節目尾部,張正祥帶我找到了幾處暗河(也就是地下泉水),水流清清,如果把暗河保護好,也是在保護滇池源頭。可是我們卻看到有人把本來要流入滇池的清潔的暗河水截走引到其他工程區去。這個時候我很激動,表達了自己的意見,“本來很簡單的事情,很容易做到的,卻不做。”這就是主持人主觀情緒的表達。

  這期節目的后期制作頗費周折,萬衛多次給出修改意見,我感覺受益多多,播出后的收視率比以往的節目要高一些。

  后來《綠色空間》被合並了,然而我卻對新紀錄片有了認識與了解。

  之后不久,廣東的易美傳媒很欣賞我制作的《我為滇池狂》,提出由我再為他們在廣東地區打造這種由主持人參與的新紀錄片,我欣然加盟,目前已經制作了十多期節目,合作良好。

  這幾年,關於中國紀錄片生存艱難的課題屢見不鮮,是不是該換換思路,拿出更有中國特色的新舉措?我參與嘗試的、用有個性的主持人在現場直接與嘉賓對話的形式,不知能否對中國紀錄片的發展起到柳暗花明的作用。

傳媒 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李海亮(實習)、宋心蕊)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