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靜:李永波有說話的權利--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最新資訊

“批評不是羞辱,反思不是聲討”

柴靜:李永波有說話的權利

2012年09月20日07:55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記者的職業要求,是呈現一個人的本來面目和真實想法。

李永波

央視主持人柴靜

北京時間9月16日,中國羽毛球隊主教練李永波做客CCTV-1《看見》節目再度回應消極比賽,他表示世界羽聯取消運動員比賽的處罰太過草率,同時稱競技場上金牌是惟一標准。

李永波的專訪播出后,關於“金牌論”以及消極比賽的態度成為了媒體關注的焦點,主持人柴靜也通過博客向網友解讀了一些採訪中的細節。

以下為“柴靜博客”摘選:

專訪李永波節目播出后,一些媒體發來採訪要求,希望我回應一些問題,在這裡一並回答,不再一一回復了。謝謝。

1、 您是第一次採訪李永波吧?為何選擇有爭議的人物?

以往有過一種聲音,覺得人物訪問節目不要報道爭議性人物,但是爭議出現,說明社會中新的判斷已經開始生長,新舊力量交相匯集,激蕩中正可以看見社會變化發展的軌跡和方向。一個公共電視台,在爭議中理應提供事實,引起思索,才能平息想象,消解不必要的沖突。不去報道這樣的人物,才是漠視自己的公共責任。

2、 在你採訪交鋒中,是否感覺李永波過於強勢?

觀眾留言說:看這期節目的時候,有點兒看李陽家暴那期的感覺。原因在於被訪者很強勢,而且他們身上有著較多的爭議的東西。但這次沒有李陽採訪的攻守狀態,沒有“水花四濺”。

有觀眾說“你這次很小心翼翼”,這個詞也對,因為我採訪的同時也在反觀自己,是否能夠沒有加諸於人的目的,只是引述多方的看法希望他回應疑問。我的任務不是說服誰,而是呈現他本來的面目。

強勢的背后,是需要理解的更深社會心理,就像一位讀者看到的是:“現代體育文明與我們這個擁有古老文明、急需証明自身正在強大的發展中國家的焦躁情緒的對比。”

3 《看見》播出后,網友反應巨大,有嚴厲批評的,有支持李永波的,李永波的思維是否反映了當今世界的價值觀?利用規則,唯金牌、唯利益至上?

嗯,我不敢說李永波反映了當今世界的價值觀,我覺得每個人都隻反映自己的價值觀。

價值討論的意義,並不一定能保証達成共識,隻能增進人們理解“別人為什麼和對什麼問題,作出了與自己不同的選擇”,以提高我們對價值選擇的自覺度與敏感度。

4、你認為李永波為何能如此堅定地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活在自己的價值觀體系中?

我倒沒覺得他“如此堅定”地“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在節目裡你可以看到他對外界輿論的內心反應和反復思量,對於林丹與李宗偉的比賽,和兩次讓球風波,他都沒回避,現在與當時的看法都不同,認為現在可以接受觀眾給外國人加油,認為盡量要避免讓球的發生,不要傷害他人——這都是他的變化。

如果心懷成見,很容易隻看到自己已經形成的定見,思想的變化需要有縫隙,讓空氣進去,才能發生搖擺,這個不光對李永波,對觀看者也一樣。

5 有媒體評論的標題是“誰給了李永波大放厥詞的權力?”你怎麼看?

這個“大放厥詞”在現代語境裡有人身貶低之意,看上去寒意閃閃,媒體的正式評論用這樣的詞讓人不安——李永波作為一個公民,有言論的自由,不需要誰額外賦予。

李永波表達了他的觀點,並沒有辱罵反對他觀點的人,也沒有剝奪別人批評他的權利——但批評不是羞辱,反思不是聲討。

這篇評論中說李永波“一支金牌之師的領軍人,卻將體育精神置於不顧,一切以金牌(錢)至上”……“為了謀財而不擇手段。”這個說法是否太武斷?李永波在節目中已經回答過金牌意味著什麼,說的並不是錢。

媒體評論涉及到對他人動機和道德的判斷時,我覺得是否准確些,留些余地為好?選擇性地使用和放大論據,容易有失公允,也沒有讓人信服的力量。

發一段我常常用來反思自己工作的話,與這位同行共勉:“‘事實’陳述使用那些具有可共同確認詞義的字詞,如‘圓形’‘木頭’‘有毒物質’等等。而‘看法’陳述使用的字詞是個人理解的,如‘美好’、‘丑陋’、‘折騰’、‘胡鬧’。事實說:‘請你核實’﹔看法說:‘我說對,就沒錯’。事實陳述是謙虛的、協商的,而看法陳述則是傲慢的、獨語的。”

6 採訪結束時,李永波轉身走了,你當時是否有情緒,怎麼看他這麼做?

結尾處他離開了,沒有告別,有人認為這不夠禮貌,他離開確實是要趕飛機,這個我在節目中解釋過了,至於離開的方式?我隻覺得他的任何反應,都是加深對他理解的契機。

如果在四五年前,我大概會站起來,追上去繼續問。現在我坐在那裡沒動,不用再追加什麼,也不會把他這個動作理解為針對誰而發的——他離開的方式映射的是他對這個提問的反應,我們要做的只是呈現這個動作,不刻意剪掉,不濫加以解釋,也不夸張使用,就讓它保持原樣就可以。

我們尊重觀眾的智慧,他們會有自己的判斷。

7、李永波把問題歸結於規則問題,又從自己和隊員的角度強調了“唯金牌論”,你同意他說的嗎?你對倫敦奧運會羽毛球隊消極比賽的事件的最終觀點是什麼?

記者的職業要求,不是同意或者不同意採訪對象的觀點,是呈現一個人的本來面目和真實想法。追溯這個看法形成的來源,再觀察這個看法在變動的過程中,受各種力量影響,將向何處發展。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分享到:
(責任編輯:趙光霞、宋心蕊)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