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的周邊與外宣新思考--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傳媒專題>>傳媒期刊秀:《對外傳播》>>2012年·第9期

敏感的周邊與外宣新思考

陳向陽

2012年10月11日15:21    來源:對外傳播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自2008 年9 月國際金融危機從美歐爆發以來,隨著中國、印度、東盟等亞洲新興經濟體逆勢群體性崛起,資本、商品、人員、市場等經濟要素在此高度聚集,加之亞太地區熱點問題廣泛分布,引發區內外大國紛紛加大對亞太的戰略投入,加緊角逐亞太地緣政治與經濟利益,亞太由此成為新的世界財富中心與全球“中心舞台”,致使中國周邊形勢更趨復雜,周邊外交與外宣均需要有的放矢、與時俱進。
 
一、四大地區不同程度經歷深刻演變,領土與海洋爭端凸顯,周邊不確定性與不穩定性上升
 
在東北亞地區,朝鮮前領導人金正日於2011 年12 月17 日突然去世,朝鮮進入“金正恩時代”,朝鮮新領導人的內政外交尚處於摸索期,具有“穩中求進”與“穩中求變”的特點。朝鮮與韓國因為朝核問題以及李明博政權企圖“趁虛而入”導致南北矛盾加深,朝核問題與天安艦、延坪島事件導致美韓同盟及美日韓三邊安全合作加強,朝鮮半島和平穩定面臨嚴峻挑戰,朝核“六方會談”前景充滿變數。此外,日本朝野對華政策右傾化、保守化與強硬化顯著增加,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借炒作“購買”中國領土釣魚島謀取政治影響力,民主黨野田首相企圖通過將釣魚島“國有化”增大民眾支持率與維持執政地位,日本在釣魚島問題上妄圖強化“實際控制”、實現“法理控制”、單方面改變現狀,嚴重挑戰中國領土主權與國家安全。
 
在東南亞地區,南海問題持續升溫,菲律賓與越南等“聲索國”極力強化對中國島礁的非法侵佔,美、日、印、澳等“ 域外大國”趁機介入,中國在南海的正當權益與合理主張面臨嚴峻挑戰。近期菲律賓在中國黃岩島尋舋滋事,越南國會通過所謂《海洋法》染指中國的西沙與南沙群島,面對菲律賓與越南的一再挑舋,中國被迫加大南海“維權”力度,正式宣布設立管轄中沙、西沙與南沙群島及其附屬海域的三沙市。此外,緬甸政府加緊實施“民主化”轉型,反對派“民盟”領袖昂山素季重新參與政治后高調出訪歐洲,美國任命駐緬甸大使並加快解除對緬制裁,地緣戰略地位重要與“民主化”的緬甸成為各大國競相爭取的對象,中國與緬甸的傳統友好關系面臨考驗。
 
在南亞地區,美國迫於債務危機與財政困境,加緊實施阿富汗撤軍計劃,急於“甩掉包袱”。阿富汗以卡爾扎伊政府及其北約盟友為一方,以“塔利班”反政府武裝為另一方,雙方較量呈現“拉鋸戰”與“持久戰”。巴基斯坦因為支持美國“反恐”而一再遭受恐怖襲擊,美國越境打恐一再侵犯巴領土主權導致巴軍民傷亡不斷,致使美巴矛盾加深,阿富汗與巴基斯坦安全形勢在“后美國撤軍時代”面臨新的變數。
 
在中亞地區,中亞五國普遍處於政治與社會轉型期。一些國家面臨領導人新老交替的考驗,哈薩克斯坦發生石油工人示威預示該地區既有統治方式面臨挑戰。大國在中亞的地緣博弈呈現“美退俄進”態勢。
 
綜上所述,中國周邊不少國家仍然處於政治轉型期,政局不穩趨於普遍化與常態化,朝鮮、緬甸、巴基斯坦等“地緣樞紐國家”的發展走向尤其值得關注。與此同時,周邊熱點問題不同程度升溫並且牽動全局,朝核乃至伊朗核問題難解,海洋權益爭端加劇,阿富汗與巴基斯坦問題復雜,加之美國“重返亞太”,“激活”地區“休眠火山”,致使中國周邊的各個方向都不平靜,“局部震蕩”難以排除,中國在周邊的“維穩”與“維權”皆有難度,兼顧二者更為不易。
 
二、美國“重返亞太”導致中國周邊環境更趨復雜
 
美國在國際金融危機之后迫於自身實力下降,對外收縮戰線與突出重點,加快“了結”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將國家安全戰略的“優先任務”從“反恐防擴散”轉向應對新興大國尤其是中國崛起,將地緣戰略“重心”由“大中東(西亞、南亞)”轉向亞太。美國作為中國周邊環境的“干預變量”,實質性“戰略回歸”亞太,運用“巧實力”,發揮軍事、外交與海洋“強項”,編織重組亞太聯盟體系網絡,重點利用地區矛盾爭端與一些鄰國的“憂華”心態,力圖維護乃至強化其“亞太主導權”。
 
美國“重返亞太”多管齊下,步步為營,咄咄逼人,動作頻頻。外交上, 奧巴馬總統於2012 年11 月首次出席東亞峰會,希拉裡國務卿對美國長期制裁的緬甸進行“歷史性訪問”,與日本、印度首次舉辦三邊安全對話,在亞太加緊編織“防范中國”的聯盟網﹔經濟上,力推“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系協定”(TPP),企圖解構“10+3”等東亞經濟合作,重塑與主導亞太經濟秩序,極力搶攻亞太大市場﹔安全上,利用海洋爭端挑撥離間,忽悠“航行自由”,妄想成為南海問題的“裁判”,將沖繩的部分美軍向關島、夏威夷及東南亞轉移,宣布輪流駐軍澳大利亞達爾文港,重點針對中國演練所謂“空海一體戰”。
 
美國“重返亞太”目的有三:一是解決眼前國內經濟困局,急於到亞太找市場﹔二是順應世界重心“東移”大勢,彌補前任小布什政府過分專注“大中東”而忽視亞太的戰略失誤,力圖擺脫“大中東”對美國的戰略牽制與消耗,將注意力從“大中東”轉向亞太,這屬於“政策糾錯”與“戰略糾偏”的性質﹔三是應對中國崛起,企圖通過編織防范與孤立中國的亞太網絡,維護美國的亞太主導權。
 
美國“重返亞太”手段主要有二:一是利用中國與鄰國的矛盾,極力挑撥離間與分化瓦解,誘使中國陷入與鄰國的爭端而難以自拔﹔二是“揚長補短”,“揚長”即發揮軍事尤其是海權優勢,咬住南海問題不放,“補短”即在亞太經濟合作的問題上“急起直追”,重點推動TPP。
 
美國“重返亞太”前景並不明朗。受制於金融債務危機與內外多重困境,美國的“高調重返”可謂色厲內荏、外強中干,美國的“巧實力”也將面臨“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尷尬,加之當前中東北非仍然處於劇變與“陣痛”之中,亂象叢生與險象環生的“大中東”仍將嚴重牽制美國,阿富汗問題與伊朗核問題也將繼續吸引美國的注意力,致使其“重返亞太”既力不從心,也難以完全放開手腳。
 
三、中國與周邊國家經濟相互依存日益緊密,但安全摩擦也在增加
 
一方面,新時期中國與周邊國家的互動更加廣泛深入緊密,利益共享成為主流。其一,中國與周邊互動空前密切,互動領域之廣、頻率之密、影響之深,均前所未有,不僅涵蓋了經濟、政治、安全、文化、環境諸領域,而且雙邊官方定期與機制性的互訪對話、民間商務與人文交流並行不悖。特別是在經濟上,中國與周邊大多數國家互為主要經貿伙伴,中國成為周邊多數國家的最大出口國與重要投資來源國,中資企業在周邊加快“走出去”,人民幣在周邊的“國際化”加快,中國與鄰國的雙邊本幣結算規模不斷擴大﹔其二,中國與周邊國家日益形成了“利益與命運的共同體”。經濟上彼此相互依賴加深,互為主要市場與投資場所,共同參與區域、次區域經濟一體化進程。政治上以相互協調合作與支持為主,共同發出“亞洲聲音”,共同促進“亞洲振興”。安全上休戚與共,共同應對區域非傳統安全挑戰,致力於緩解傳統安全領域“安全困境”,共同安全與合作安全成為彼此主要共識。文化上彼此具有共同或近似的價值觀,共同致力於亞洲古老文明的復興。
 
另一方面,中國與周邊一些國家也存在著摩擦甚至沖突。由於中國加速崛起與區域影響力日益增強,包括中國與鄰國的力量對比差距拉大,致使與中國存在領土與海洋權益爭端的鄰國焦慮不安,其加緊相互串聯與加大對美國的借重,對中國實施一系列的反制手段。近來中國與某些鄰國之間歷史遺留的海洋領土爭端不時升溫,大多源於鄰國對中國的猜忌增加,擔心中國在崛起之后以武力或強硬手段“改變現狀”(所謂“現狀”即鄰國非法侵佔中國的領土權益等),個別鄰國加緊尋求外力介入以制衡中國,一些鄰國還以“抱團”的方式來應對中國。
 
綜合上述兩種情況來看,中國與周邊國家的關系仍以“契合點”與利益交匯點為主,以“沖突點”與利益競爭為輔,機遇與有利因素超過挑戰與不利因素。其中,“契合點”包括:共同的利益如經濟、政治、安全利益等,共同的“事業”即各國大多以本國經濟發展與政治穩定為“第一要務”、謀求本國及區域安全等﹔共同的語言即致力於亞洲崛起與文明復興、大多主張發展模式多樣化與反對外來干涉等。“沖突點”則包括:尚未解決歷史遺留的領土及海洋爭端﹔市場、資源與能源競爭,生態環境的相互影響,在所謂區域影響力、主導權與“排名”上的競爭﹔“發展空間”及地緣利益(陸地、海洋)競爭。
 
應該看到,中國崛起與和平發展給周邊國家帶來的主要是機遇,但也有“挑戰”與“問題”。在國際金融危機持續發酵的背景下,周邊國家紛紛搶搭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快車”,分享中國經濟發展的“紅利”。與此同時,中國商品、投資與人員“走出去”
 
規模空前,中國經濟持續高增長也對周邊一些國家的生態環境產生復雜影響。特別是在海洋領域,中國與一些鄰國的經濟摩擦及安全矛盾值得關注,近來中國漁民接連遭到韓國、日本、菲律賓等國的打壓,中國與鄰國的漁業糾紛趨於上升,而中國海軍現代化的穩步前進更是引起某些鄰國的惶恐。需要正視的是,在中國加速崛起的背景下,區域內的力量對比正朝著對中國有利方向的發展,中國崛起對周邊產生了“沖擊波”的效應,致使周邊有關國家對華疑懼上升,反制加強,既有爭端更趨復雜化。
 
四、強化周邊外交輿論戰,增進周邊外宣話語權
 
隨著中國崛起、美國“重返”與亞太升溫,中、美、鄰三方之間互動更加緊密,博弈更加復雜,周邊輿論環境也隨之變得嚴峻而敏感,西方與一些鄰國對華發動宣傳戰、輿論戰,不僅為美國“重返亞太”、鄰國挑舋中國搖旗吶喊、打氣加油,而且質疑、曲解乃至攻擊中國的周邊外交,企圖從輿論上、形象上對中國崛起實施“軟遏制”。
 
面對錯綜復雜的周邊形勢與敏感多變的周邊輿論環境,中國應理直氣壯與更有針對性地開展周邊外宣工作,既要對錯誤的涉華輿論進行有理、有力、有節的斗爭,又要主動宣講致力於和平發展與和諧穩定的中國周邊外交政策,對周邊國家及其人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以理服人、用事實說話,努力防止周邊陷入分裂、紛爭與對抗,努力爭取鄰國民眾對華理解,努力化解美國“外力介入”、分化離間與從中漁利的企圖。具體而言,當前周邊外宣應重視以下五點:
 
一是宣傳好中國的周邊外交方針,包括既要堅持“不稱霸”、“不干涉內政”、“不結盟”與睦鄰外交等,又要承擔相應的“大國責任”、為周邊和平穩定發展提供“公共產品”、為周邊諸多熱點問題的妥善解決提供“良方”。特別是,積極宣傳中國對於周邊海洋爭端的八字方針--“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強調破壞周邊海洋和平發展環境的責任在於日本、菲律賓與越南,正是這三個國家頑固抗拒中國“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正確主張,才導致了當前周邊海洋爭端與矛盾的激化。
 
二是為現實外交斗爭與周邊“維穩”、“維權”服務,包括充分運用歷史証據、法律依據等對外開展涉及海洋領土爭端的宣傳、論証與辯駁。
 
三是對周邊國家講清楚中國堅持和平發展與堅決捍衛領土主權絕不矛盾的道理,對外完整而全面地論述中國的和平發展道路,既要防止外界將中國的和平發展誤判為對外無條件的放棄使用武力,又要為中國的軍事尤其是海軍現代化多作、善作解釋,強調其是為了實現中國的和平發展與促進周邊的和平發展,從而盡力消除形形色色的“中國威脅論”。
 
四是多講中國與周邊國家關系中的積極面、“動人故事”與“好人好事”,尤其是在當前西方發達經濟體深陷金融債務危機之中,唯有東亞與周邊地區繼續保持相對不錯的發展態勢,經濟互利合作是中國與周邊國家關系的主流,經濟互利發展也是周邊形勢的潮流,應大力發掘介紹正面典型事例,促使周邊國家不上美國挑起所謂“亞太軍備競賽”的當,共同繼續致力於經濟發展。
 
五是強化周邊人文交流、民間與公共外交,多做周邊國家人民的工作,重點面向周邊國家普通民眾,積極塑造“可愛”、“可靠”、“可信”與“可敬”的中國形象。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分享到: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