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折射、影響現實 網絡空間不是“獨立王國”--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最新資訊

來源於現實,折射著現實,影響著現實,凡是現實社會中不能僭越的法律和倫理底線,網絡世界同樣也不應逾越 

來源、折射、影響現實 網絡空間不是“獨立王國”

 

記者   張 音  於洋

2013年02月28日08:2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插畫:李瑞寧

  網絡空間是現實生活的延伸,網絡言論、行為都應有邊界,不應該也不可能為所欲為。網絡可以成為人們合理參與社會生活的渠道,發表言論可以受到尊重,但同樣也應像現實社會一樣,需要而且能夠管理

            

  從隨意排污到垃圾圍湖,從“五彩繽紛的河流”到“30萬約請環保局長下河游泳”,繼霧霾天氣成為網絡議論熱點之后,水污染也成為網民關注的熱門話題。空氣和水,是生活的必需品﹔對空氣和水的焦慮,既是現實的焦慮,也彌漫在網絡空間中。

  “網絡反映的很多問題有著現實的基礎,背后也都有現實訴求,網絡空間在本質上是現實社會的反映和延伸。”復旦大學新聞學院教授李良榮說。

  虛擬技術打造的不是虛擬社會,網絡空間是現實社會的又一扇窗口。多位專家指出,網絡同樣也應像現實社會一樣,需要而且能夠管理。

  互聯網不是虛擬社會

  參與和表達權不應逾越法律和倫理底線

  互聯網是由信息技術創造的一個空間。在這個空間裡,每個人的身份都可以用數字化的形式模擬出來,這大大延伸了人們獲取和表達信息的范圍,增添了交流觀點與情緒的方式,並且在一定程度上擺脫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制,讓人們在數字化的空間裡有“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之感。

  不同於用現實身份相互接觸,網民的溝通和交流更加直白,網絡使人們從另一個角度看見現實中的社會百態。今年兩會前夕,人民網推出了“2013兩會調查”和“我有問題問總理”等調研欄目,目前已得到近80萬人的參與和互動。在網民關注的問題中,社會保障、反腐倡廉、收入分配等問題成為網友們最關注的問題。在調查中,網民既反映了自己身邊遇到的各種困難和問題,也對社會管理的良治獻計獻策,網絡空間與現實社會呈現出了交集的最大化。

  “但在現實參與渠道相對不足的情況下,網絡表達往往也會表現出更大的沖動:由於不受到現實身份的約束,網民表達既有更具真實性的一面,也有為吸引眼球而夸大、渲染的一面。”李良榮說。

  來源於現實,折射著現實,影響著現實,又因網絡的技術創新帶來有別於現實世界的一些特點。對此應當怎樣看待?

  “當今中國互聯網有一種現象,就是戾氣時有可見,氛圍不夠理性和友善,動輒呼天搶地、針鋒相對、怨天尤人。當然,這些現象在現實生活中也存在,但到了網絡空間就更加旁若無人、肆無忌憚。”天涯社區總編輯胡彬說。

  “很多網友在網絡和現實中呈現出兩面性,主要是因為將虛擬誤讀成虛幻虛假,認為網絡空間中的言行不受現實的牽絆和規約。”李良榮說,“網絡空間不是‘獨立王國’, 凡是現實社會中不能僭越的法律和倫理底線,網絡世界同樣也不應逾越。”

  每一個鼠標背后都有一個人

  網絡折射社會現實,需要而且能夠管理

  1996年,美國電子前沿基金會創始人、主席約翰·巴洛發表了一篇叫《賽博獨立宣言》的文章,提出“網絡世界不需要工業世界的政府管理”,把網絡空間描述成了一個脫離現實存在的虛擬王國。

  真的是這樣嗎?

  在一個由0和1構成的世界裡,每個人的身份都可以被虛擬,人際關系可以被虛擬,生活的環境也可以被虛擬,但虛擬並不意味著可以脫離與現實世界的聯系。

  “每一個鼠標背后都有一個人,一個現實中的人,即便他整天沉湎於網絡,也是以另類方式與現實世界發生關系的。”李良榮說,“網絡空間不是小說中的江湖世界,可以快意恩仇,憑借江湖規矩和浪漫想象就可搞定一切,所有問題的解決還是要回到現實的渠道中。”

  “互聯網上出現的許多問題,根源並不在互聯網上,而是社會症候群的投射。”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杜駿飛說,“網民關注的問題,反映了現實社會中的一種需求和期待。網民表現出來的宣泄和狂歡,很多時候也是當下社會心態的折射。”

  網絡空間不僅是現實世界的投影,很多問題也直接觸及現實社會的管理規則。據《2012中國互聯網安全報告》顯示,2012年我國有84.8%的網民遇到過網絡信息安全事件,總人數高達4.56億,分別遭遇過包括個人資料泄露、網購支付不安全等網絡信息安全事件。在這些網民中,77.7%遭受了不同形式的損失,產生經濟損失的佔7.7%,涉及直接經濟損失高達194億元。這些真切的數字都不是“虛擬”的,如何管理網絡,引導網民,實際上已成為社會管理的重要組成部分。

  杜駿飛指出,網絡社會管理面臨的問題,既可能是現實事件在互聯網上的延伸放大,也可能是單獨在互聯網上引發的治理事件﹔既可能是純粹的在線沖突,也可能是線上線下的交互感染。

  “既然網絡空間是現實生活的延伸,網絡言論、行為都應有邊界,不應該也不可能為所欲為。”李良榮說,“網絡可以成為人們合理參與社會生活的渠道,發表言論可以受到尊重,但同樣也需要像現實社會一樣,需要而且能夠管理。”

  網上溝通 網下解決

  實現網絡空間與現實社會的良性互動

  “當前網絡社會管理創新的核心,在於緊密聯系我國轉型發展的現實關注,尋求網絡上不同主體間的協同運行”,杜駿飛認為。

  在杜駿飛看來,網絡社會管理創新,包括對話、參與、協商、動員、培育5個關鍵詞。“就是要讓公眾(主要是網民)能夠便利接觸政府機構,並形成對話式的雙向交流。這種電子問政的對話路徑包括信息發布、民意調查、微博問政等。”他說。 

  事實上,各地政府已經有了實際行動:廣東將推動網絡問政和網上建言獻策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已有19個省區市針對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出台文件或規定,形成固定工作機制﹔政務微博總數突破6萬個﹔各政府網站紛紛開通市長信箱等渠道,與網民溝通……

  “社會問題的關聯性,決定社會管理必須整合資源,實行多方協同管理,才能促進社會管理的有效創新。而網絡為社會各方參與共同關心的議題提供了便捷有效的平台。”杜駿飛說。

  網絡社區即是一種形式。很多網絡社區的管理者經常組織關於新聞事件或社會問題的討論,吸引更多人群參與,使網絡不僅成為一個多元意見的集散地,也成為一個通過爭鳴達成某種共識、合理解決問題的平台,促進網絡輿論的健康發展。

  胡彬介紹,2011年6月,四川會理縣政府網站出現PS的縣領導視察工地“懸浮照”,引發網民對政府公信力的責難並廣泛傳播,天涯的一些網友還發起PS主題大賽,將縣領導頭像“嫁接”到世界各地的風景名勝圖片上,一時間議論紛紛。基於此,天涯網向該縣建議積極應對,相關領導公開道歉並認可網友批評,態度誠懇,用詞平易。很短的時間內,雙方由對立走向了良性互動。

  網上溝通、網下解決已經成為業界專家的共識。“網絡互動親民和線下實踐都是一種重要的為民解憂的社會實踐”,人民網輿情監測室秘書長祝華新認為。

  網絡空間上的負面事件和由此帶來的洶洶民意,本質是對現實社會的一種表達,應當致力於闡釋和疏散現實社會中的怨恨情緒,方能根除病灶,從而實現網絡空間與現實社會的良性互動。

  “從治理的視角來看,隻有理順社會運行的現實機制,公眾擁有了暢通的表達意見、解決問題的途徑,互聯網才不會成為吸引眼球的話題引爆點﹔隻有社會為人們提供了足以安身立命的、具有建設性的正面價值保証,互聯網才不會成為破壞性與否定性價值的載體。在這個過程中,還要注意把握網絡傳播的特點和規律。”杜駿飛說。 

              

  網友觀點(人民微博)

  @ACEMASKER:微博反腐是把雙刃劍,利則打擊腐敗、震懾貪官,弊則曝光隱私、“躺著中槍”者眾。網絡不是法外之地,相關法規應當做到合理精確,不能堵塞言路,網民也應自律,對自己的言行負責。

  @谷江曼:網絡看似虛擬,但隨著其社交性、服務性的凸顯,在整個社會管理中的作用也越來越受關注,政府部門由最初單一的宣傳渠道和輿情信息收集,也逐步向電子政務、網絡辦公、微博問政發展。這些舉措無一不是對社會管理創新的一種推動。

  @王捷:網絡是現實社會中人們獲取信息、進行信息互換的工具。網友瀏覽政府官微、發布個人微博、在微訪談中進行實時問答,這些基於網絡工具的行為都在為推動社會發展進步發揮作用,是實實在在、可觸可感的。 

  @姚茜Sissi: 網絡是社會管理創新的新平台,政府可以運用網絡來了解民意民生,領導干部更要學會用網、善於用網,主動去佔領這一新的輿論場。 

  @子小文: 網絡是現實世界的延伸,在網上做什麼不負責的事,在現實中也要被追究責任。 

  @萍蹤小亭:網絡不只是負面情緒和觀點的集聚和反映,在網上說話同樣需要展現理智、善良和對人性的尊重。

分享到:
(責任編輯:趙光霞、宋心蕊)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