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藝作品引領時代風范——基於對《星際穿越》的分析

崔嫣然

2016年02月24日14:17  來源:今傳媒
 

摘 要:面對當前影視作品等文藝作品審美低俗化的現象,如何發揮文藝作品引領一個時代風氣的作用,值得深思。2014年11月上映的電影《星際穿越》展現了曲折的劇情與復雜的人性和社會,較好地做到了精英文化與大眾文化的融合與交流,提升了觀眾的精神空間,引領時代的風氣。本文通過對《星際穿越》的評論,以期對文藝創作者提供借鑒及指導意義。

關鍵詞:文藝作品﹔《星際穿越》﹔時代﹔人性

一、引 言

黑格爾在《美學》中認為,文藝作品應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2014年11月上映的《星際穿越》是一部典范作品,此電影既反應出當下的時代狀況,又做到了大眾文化和精英文化的融合,值得文藝創作者細細品味與學習。本文就試分析《星際穿越》中崇高之處,以使當今的文藝創作者向其學習、借鑒,創作出更多引領時代風氣、得以提升民眾精神世界的作品。

《星際穿越》(Interstellar)是克裡斯托弗·諾蘭執導的一部原創科幻冒險電影,由馬修·麥康納、安妮·海瑟薇、杰西卡·查斯坦及邁克爾·凱恩主演,基於知名理論物理學家基普·索恩的黑洞理論經過合理演化之后,加入人物和相關情節改編而成。主要講述了一隊探險家利用他們針對虫洞發現,超越人類對於太空旅行的極限,從而開始在廣袤的宇宙中進行星際航行的故事。電影《星際穿越》在全球獲得高達5億美金的票房,受到眾多觀眾的好評。它的成功,並非以惡俗的劇情迎合觀眾的口味,而是通過富有啟發意義的故事引人深思,最終使本屬於精英文化中枯燥的物理學、天文學術語以及對人類未來發展的思考等問題為大眾文化所接納。《星際穿越》無論在電影創作上,還是劇情及人物性格上都給我們深刻啟迪。

二、曲折的劇情與復雜人性和社會的表現

1.《星際穿越》具有曲折的劇情,反轉、發現、災難在事件的推進中處處呈現。正如亞裡士多德在《詩學》中認為,所有悲劇都具有六個要素,它們是:情節、性格、語言、思想、戲景和唱段[1]。並認為情節有三要素:反轉、發現、災難[1]。電影《星際穿越》具備了這樣的特征,故事劇情曲折緊湊,引人入勝。電影先是以父女二人遇到不明飛行物等等難以解釋的奇怪現象切入,然后父女二人發現宇航局,父親駛入太空,穿越虫洞並遇到種種奇怪的物理、天文現象。宇航員的背叛,發現五維空間,故事劇情一環緊扣一環。整個故事既有反轉,又有發現,還有災難,具備了亞裡士多德所認為的劇本對情節的要求。故事的反轉如:父女找到航天研究所,從此這一家的人生軌跡開始轉變,父親冒著生命危險義不容辭的擔任宇航員,遠離家人,為人類尋找新的棲息地。災難如:在米勒德星球上,遇到一個接一個的海浪,一位宇航員因來不急進艙門而被巨浪打死﹔發現如:父親帶著必死的心穿過虫洞,最后卻幸免於難,發現五維空間。電影中,反轉、發現、災難的例子有很多,這就造成故事引人入勝、波瀾起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星際穿越》表現出了真正的人性。這主要表現為以下幾方面:

(1)對人之心理結構的如實表現。弗洛伊德將人的心理結構分為“自我”、“本我”、“超我”。心理結構的最基本層次是“本我”,它處於心靈最低層,是一種動物性的本能沖動。最上面一層是“超我”,相當於平常人所說的“良心”,代表著社會道德對個人的規范作用。中間一層是“自我”,能根據現實原則調節“本我”和“超我”的矛盾、決定自己行為的意識,按“現實原則”行動。

電影中,布蘭德教授對宇航員撒的彌天大謊造成劇情的反轉和突變。宇航員竭盡全力去完成的A計劃:尋找一個適宜人類生存的星球,並把地球上所有的人轉移過去,在布蘭德教授死亡之際卻被告知實際是無法完成的,可想而知宇航員們在茫茫宇宙中航行時,得知此消息后是多麼震驚與幻滅。布蘭德教授這樣做只是為了給宇航員們一個強大的動力去太空探險:可以為自己的家人尋找到新的星球居住。布蘭德教授的行為就是心理結構中“超我”行為的表現。但是,布蘭德教授明明知道A計劃是錯誤的,那麼,她把女兒送到外太空探險,究竟是為了自己的私心(本我):讓女兒離開即將毀滅的地球﹔還是大公無私地讓女兒冒著生命危險到外太空探索以拯救人類呢(超我)?亦或兩者都有呢?不禁引人深思。

《星際穿越》深刻展示出了人類的心理結構,人內心深處“自我”、“本我”、“超我”就這樣互相矛盾、斗爭著。

(2)對“愛”這一偉大情感的頂禮膜拜。導演不僅如實展現出復雜的人性,亦表達了對“愛”——這一偉大情感的贊揚。宇航員們在討論是去曼恩博士的星球還是去埃德蒙斯星球時,女宇航員提出要去自己戀人所在探索的星球——埃德蒙斯,並且她深情地講述了這樣一段話:“愛不是人類發明出來的東西,她是有意義的而且偉大的,愛是一種力量,她可以超越時間的維度”。最后導演用宇航員抵達曼恩博士的星球一無所獲,証明女宇航員憑借自己的情感——愛所做出的決定是正確的。導演用戲劇性的結局表達對“愛”這一情感的贊揚。

(3)《星際穿越》展示了人事的滄海桑田和面對殘酷現實的無能為力。父親在黑暗的外太空孤獨航行,經歷重重險阻。從一小時等於地球七年的米勒德星球回來時,地球已過了21年。在視頻的錄像中,父親聽到女兒說她與父親已是一樣的年齡但父親仍未返回時,痛哭流涕,人生的滄海桑田、對家人的思念、在太空旅行的孤獨,就這樣化作父親的眼淚留了出來。

總之,導演正是深諳人性的幽微復雜,才創作出這些令人詫異又合情合理的劇情,既使劇情跌宕曲折又引發人深思。

3.《星際穿越》是人類所處當下時代的作品,深深打上了時代的烙印,亦表達了導演對人類生存環境的擔憂。黑格爾在《美學》中認為“文藝作品應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星際穿越》就是這樣的,它引領了時代的風氣。它是在這樣一個社會環境中發生的:沙塵暴肆虐,人類生活環境極其糟糕,玉米等糧食作物即將絕跡,人類面臨滅亡的危險。一群宇航家為解救人類擔任這樣的使命:到茫茫太空尋找另一個可以適合人類生存的棲息地。電影設定在這樣的時代中,令觀眾不禁反觀自身生存環境的惡劣與不合理,對人類未來引發擔憂——人類無限度的破壞環境,最終恐怕會導致自身的滅亡。

三、藝術手法的巧妙運用

1.高超的想象力與創造力的運用。想象力和創新力是文藝作品必不可少的因素,黑格爾認為:“最杰出的藝術本領就是想象力”[2]。所以文藝創作者在創作作品時,若不運用豐富的想象力和創新力,這樣的作品必定是暗淡無光的。《星際穿越》的導演就用豐富的想象力和創造力,為我們呈現了這樣一個奇妙的世界,航天、空間站、飛行員、各種各樣匪夷所思的物理和天文現象,再加上波瀾起伏的劇情,形成了一部與當今崇尚奢靡、浮夸、情愛等電影不一樣的風格。沒有豐富的想象力和創新力,是無法完成劇情如此吸引人的電影的。電影中,女兒墨菲遇到的幽靈,竟然是他父親。他父親竟然在太空的另一個空間中,對女兒產生了影響,讓人匪夷所思。這就是電影運用創造力和想象力、還有夸張手法的結果。

2.電影中亦運用藝術和哲學的元素,使作品更顯深沉和醇韻。電影中插入對詩的朗誦。宇航員駛入太空時布蘭德教授對他們詩朗誦:

“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白晝將盡,暮年仍應燃燒咆哮,怒斥吧,怒斥光的消逝 。

雖然在白晝盡頭,智者自知該踏上夜途。他們的言語不再迸發出電光,盡管如此,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

而您,我的父親,在生命那悲哀之極,我求您現在用您的熱淚詛咒我,祝福我吧!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怒斥吧,怒斥光的消逝。”

《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是英國詩人狄蘭對死神帶走美麗生命的控訴。布蘭德教授借用這首詩告訴宇航員茫茫的宇宙是不“溫和”的,充滿著未知和此起彼伏的危險。雖然他們的決定和計劃會有錯誤之處,但無論如何,宇航員要用勇氣和智慧面對。詩中說:“用您的熱淚詛咒,祝福我吧!”便預示著后來布蘭德教授向他們講出A計劃其實無法完成的彌天大謊,並請求他們的原諒。

四、結 語

如今,日常生活的審美化和審美的日常生活化侵入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高雅藝術已經被大眾文化與日常生活審美化趨勢驅逐出中心地帶了,其所發揮的提升人的精神空間、陶冶人情操的作用也日趨甚微。不少電視劇、電影為迎合普通觀眾的品位,獲取商業利益,出現了審美低俗化的傾向。《星際穿越》做到了雅文化與俗文化之間的平衡,使陽春白雪的作品飛入尋常百姓家。此電影既不像如今眾多嘩眾取寵的電影一樣有惡俗的劇情,也不是用空泛的道德和倫理觀照劇情,而是既寫出了人性的復雜,又啟發觀眾對人類未來進行思考,引領了時代風氣。

文藝作品應引領時代的風氣,文藝創作者應多借鑒像《星際穿越》《黃金時代》《哈爾的移動城堡》《千與千尋》《情書》等有內涵、崇高的作品,使民眾有豐富高雅的精神生活,提高民眾的整體素質。

參考文獻:

[1] (希臘)亞裡士多德.詩學[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9.

[2] (德)黑格爾.美學(第一卷)[M].北京:商務印書館,1979.

[3] (希臘)朗吉弩斯.論崇高[M].見伍蠡甫主編《西方文論選》上卷,第35-46頁,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79.

[4] 馬新國.西方文論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

[5] 李春青.反思文藝學[M].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09.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慶祝建黨95周年 走進黨報歷史長廊
  回首過去的95年,我們的黨披荊斬棘、開拓進取,我們的黨風雨無阻、成就輝煌。憶往昔崢嶸歲月,看今朝風華正茂,筆耕不輟,砥礪前行。以人民日報為首的黨報正是95年征程的見証者和記錄者……【詳細】慶祝建黨95周年 走進黨報歷史長廊   回首過去的95年,我們的黨披荊斬棘、開拓進取,我們的黨風雨無阻、成就輝煌。憶往昔崢嶸歲月,看今朝風華正茂,筆耕不輟,砥礪前行。以人民日報為首的黨報正是95年征程的見証者和記錄者……【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