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媒介生態理論解讀《歡樂喜劇人》的成功之道

施延吉 穆昊杰

2016年10月27日10:45  來源:視聽
 

摘要:目前,我國電視媒介生態環境中,喜劇類綜藝節目呈現繁榮發展的趨勢,尤其是東方衛視2015年開播的《歡樂喜劇人》,以獨特的形式和精彩的內容得到了電視以及網絡觀眾的一致好評,打破了歌唱選秀類節目帶給受眾的審美疲勞,收獲了不錯的收視率。本文通過對《歡樂喜劇人》兩季節目進行分析,從媒介環境、節目形式、節目特征等方面入手,運用有關媒介生態學的相關理論來解讀這檔喜劇類節目的成功之道,希望為同類型的電視節目提供一定的借鑒意義。

關鍵詞:媒介生態學﹔電視媒介﹔歡樂喜劇人﹔創新

《歡樂喜劇人》是一檔由歡樂嘉娛、華錄百納及東方衛視聯合打造的國內首檔喜劇競賽綜藝節目。節目第一季於2015年4月25日開播,首期節目收視率為0.949%,位列同時段省級衛視節目第五名。隨著比賽的進行,該收視率一直保持在同時段省級衛視排名第二至五名。《歡樂喜劇人》第二季於2016年1月17開播,首期節目收視率高達2.54%,成為同時段電視節目收視率第一名。《歡樂喜劇人》的成功體現了觀眾對喜劇類綜藝節目的喜愛,也讓更多的電視人看到喜劇節目蘊含的巨大潛力。筆者以兩季《歡樂喜劇人》為研究對象,運用媒介生態學的理論,分析其走紅的原因,從而為喜劇類節目的發展提供借鑒。

一、媒介生態學理論概述

媒介生態學,指的是用生態學的觀點和方法來探索和揭示人與媒介、社會、自然之間的相互關系及其發展變化的本質和規律的科學。從理論淵源上講,媒介生態學是從生態學的角度對媒介問題進行重新審視、重新認識的結果。1967年,馬歇爾•麥克盧漢在其《媒介即訊息:效果一覽》一書中率先提出“媒介生態”的概念,之后,西方學者對其研究一直沒有停止過。進入21世紀,我國很多學者開始研究媒介生態學的相關理論。國內最早的媒介生態環境理論著作是支庭榮的《大眾傳播生態學》,此書作者從中間層“傳播原生態”討論媒介的管理、技術等內容﹔從內層“傳播內生態”討論事件、信息、文化供給和受眾需求層面﹔從外層“傳播外生態”來討論經濟、社會和政治壓力等。國內媒介生態研究學者提出,媒介生態學的建構,主要分為兩大類:一是以人類為中心——研究人與媒介環境,二是以媒介為中心——研究媒介與其生存發展環境。

二、我國電視媒介生態環境現狀和存在問題

進入新時期,我國電視媒介得到繁榮發展,其中不乏政治、經濟和社會文化等外部媒介環境的作用。在政策上,我國實施的《廣播電視條例》規定:“廣播電視應當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方向,堅持正確的輿論導向。”說明了廣播電視一直是黨、國家和人民的喉舌,始終發揮著重要作用。在經濟上,市場經濟的快速發展為電視節目的制作提供了足夠的財政支撐,許多廣告商,不惜斥巨資贊助國內人氣火爆的電視綜藝節目以達到宣傳的目的。另外,由於新媒體的發展和受眾生活水平的提高,電視媒介的受眾需求也發生了變化,多樣化和差異化是新時期受眾對電視媒介文化需求的兩大特征。

在內部管理上,中央電視台及地方各級電視媒體都與時俱進,紛紛推出各具特點的新聞資訊、電視劇作、綜藝節目等欄目,以滿足受眾的不同需求。作為受眾人數最多的電視綜藝節目,各電視台都利用自身優勢,結合時代需求,不斷推出形式多樣且質量上乘的節目。另一方面,由於經濟利益的驅使和惡性競爭的存在,我國電視綜藝節目也面臨著原創能力不夠、同質節目扎推等問題,如何創新電視綜藝節目的形式,走可持續發展之路,是當下我國電視媒介需要思考的問題。

三、《歡樂喜劇人》對媒介生態學理論的運用

分析喜劇類的綜藝節目,可以從電視媒介“外生態”環境和電視媒介“原生態環”境入手,其中電視媒介“外生態”環境,是電視節目外部的生存空間,包括社會環境、政治環境和經濟環境等。電視節目“原生態”環境指的是電視節目內部的環境,以綜藝節目為例,包括節目形式、節目內容、節目特點等。《歡樂喜劇人》的成功離不開對電視媒介內外部生態環境的依賴和適應。

(一)外部媒介環境助力《歡樂喜劇人》的走紅

近幾年,諸如《中國好聲音》《我是歌手》《蒙面歌王》《夢想新搭檔》等這些歌唱類節目扎推電視熒屏。2013年,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這類節目實施總量控制和分散播出的調控措施。這一紙“限唱令”使得歌唱類綜藝節目遭受很大的沖擊。2014年,大量喜劇類綜藝節目登上舞台,如央視的《喜樂街》,東方衛視的《笑傲江湖》,浙江衛視的《中國喜劇星》等,在此背景下,東方衛視於2015年推出《歡樂喜劇人》第一季節目,擺脫傳統喜劇節目純表演和選秀的節目形式,以喜劇人輪流表演競賽為主要形式,使廣大觀眾眼前一亮。

另一方面,《歡樂喜劇人》的熱播,也是市場需求的結果。現代社會中的人們,不論何種職業,都面臨著來自工作、生活等各方面的壓力。因此,每個人都需要減壓,尋求媒介文化帶來的心理和生理上的放鬆,喜劇節目天生所具有的搞笑特征可以滿足這種受眾需求。並且,市場經濟條件下,豐厚廣告冠名費和贊助費的投入,也帶給喜劇類綜藝節目的電視制作人很大的動力和鼓舞,他們集思廣益,充分利用電視媒介的自身優勢,給整個社會帶來一場又一場的精神盛宴。

(二)《歡樂喜劇人》本身的節目特色分析

喜劇電視節目寬鬆的外部環境,推動了《歡樂喜劇人》的熱播,當然,節目本身所具有的優點也是《歡樂喜劇人》高收視率的原因所在。

1.匯聚兩岸三地喜劇團隊,開創喜劇明星競技模式

喜劇節目的最主要生產者就是最終站在舞台上參演的喜劇人,標榜“搞笑,我們是認真的”的《歡樂喜劇人》匯聚了我國眾多喜劇明星和團隊,其中既有像沈騰、賈玲、潘長江這些大陸的新老喜劇明星,同時也有吳君如、九孔等港台地區的喜劇人加盟,競演人員和幕后團隊遍布我國兩岸三地,其知名度和影響力可想而知。

《歡樂喜劇人》以喜劇人互相競技為比賽形式,成績差的將面臨淘汰的局面,增加了觀眾對節目的期待和好奇。為了獲得更好的成績,各組喜劇人都拿出看家本領,推出形式多樣的喜劇品牌,如宋小寶團隊展現了東北民間藝術,開心麻花團隊的舞台劇,岳雲鵬和高曉攀的相聲曲藝表演等。節目集豪華的演員陣容與多樣化、專業化的表演於一身,滿足了不同觀眾的需求,提高了節目收視率。

2.全景紀錄再現台前幕后,視聽元素豐富

兩季《歡樂喜劇人》都通過全景紀錄的方法展現喜劇人台前幕后的場景,不僅有喜劇人登台表演的畫面,而且還有喜劇人賽前排練的場景、比賽前后的心理活動等,有效彌補了節目開始前后的空白時間。更重要的是,通過鏡頭觀眾看到了喜劇人最真實的一面:賣萌撒嬌的表情,熬夜排練的辛苦,甚至有感慨落淚的瞬間等。褪去明星的外衣,這些喜劇人和我們生活中的每個人都一樣,也會有煩惱與辛酸,讓觀眾了解到節目創作的不易,拉近了與受眾的心理距離,使觀眾經常產生心理共鳴。

全景紀錄的視頻拍攝和剪輯方式,加上喜劇節目本身的搞笑元素,使得《歡樂喜劇人》節目的視聽元素極為豐富。喜劇人登台前的場面、主持人與選手調侃的畫面、喜劇人舞台演繹的全過程、專業編劇的點評、主持人最后公布成績的瞬間、與觀眾的互動等,構成了《歡樂喜劇人》兩季節目豐富的視聽元素。除了出眾的演技外,演出中的舞台布景、場面特效以及演員裝束等方面也很重要。比如開心麻花團隊的很多作品,都配有精美玄幻的舞台特效,如《白蛇前傳》展現了景色秀麗的杭州西湖和雷峰塔,《赤壁》則利用特效描繪出恢弘浩大的戰爭場面,再加上喜劇人應景的人物裝束,使觀眾享受喜劇帶來歡笑的同時,在視覺上也經歷著一場又一場的沖擊。

3.作品內容有深度,搞笑之余傳播正能量

影視作品的創作大多數來源於生活,喜劇作品也不例外。《歡樂喜劇人》兩季的許多喜劇作品都是喜劇人根據自身經歷所創作的,不僅給觀眾帶來笑料,而且很多內容都蘊含深度,給觀眾以思考和啟迪。第一季高曉攀演繹的《梨之園》引領觀眾回顧那些瀕臨消失的傳統藝術,表現了自己對國粹面臨無人繼承的痛心和憂心,使很多人都為之動容。喬衫、修睿將他們的北漂生活演繹成小品《我是演員》,滿滿的正能量令人震撼。在第二季中,大潘、佳佳以親身經歷為題創作《老爸》,講述了痴呆症老人與兒子的愛,使很多觀眾都不禁落淚。

喜劇人的創作著眼於社會中熱門的事件,如碰瓷、反腐、環保、養老等題材,通過選手們的藝術加工使其喜劇化,更加深入人心,具有針砭時弊、啟迪教化的功能。總之,該節目堅持以正確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為導向,在傳遞喜劇笑聲之外還兼具教育功能、認知功能等,向全社會傳遞積極向上的正能量,促進電視娛樂文化健康、和諧和良性運作。

4.全媒體聯動傳播,重視受眾參與

在數字化互聯網時代,電視媒介也開始主動與新媒體融合,利用各大視頻網站和社交平台,整合資源,擴大對節目的宣傳推廣。《歡樂喜劇人》開播前,東方衛視就利用電視頻道的優勢資源,將節目的宣傳片在全頻道滾動播出,同時,節目組開通自己的官方微博、微信公號等社交平台,發布節目預告和小視頻,提前為節目預熱。播出期間,節目組在官方社交平台上發布本期的精彩視頻和下期預告,還在微博上發起節目相關話題,引發網友熱議。兩季《歡樂喜劇人》在優酷、樂視、愛奇藝等熱門視頻網站上播放,許多精彩片段還被制作成小視頻在小咖秀、美拍等APP上推出,成為人們模仿的熱門視頻。

節目採用大眾評審制度,現場500位觀眾可以參與節目錄制,並且用投票決定喜劇人的去留。同時,主持人和喜劇人也會與觀眾互動交流,比如邀請觀眾臨場助演。同時,場外觀眾在收看節目時,也可以通過節目官方或喜劇人的微博、微信等方式參與實時互動。在第二季中,有粉絲通過微博為喜劇人建議出演的題材,拉近了節目與受眾的距離,真正實現了熒屏內外的雙向互動。

四、創新我國喜劇類綜藝節目的建議和策略

《歡樂喜劇人》的熱播並非偶然,它與媒介生態壞境的相關理論相契合,節目抓住電視媒介寬鬆的外部環境優勢,充分利用電視媒介的自身優勢資源,為觀眾呈現出一檔精彩不斷的喜劇節目。

電視喜劇類綜藝節目若要一直保持良好態勢,具體來說,應做到以下幾點。首先,創新節目形式,打造獨特性。面對市場火熱的綜藝節目,喜劇節目應在堅持自身特色的基礎上創新節目形式,有選擇性地借鑒國外成功的節目形態,擺脫復制、模仿同類型節目的套路,要敢於想象,創造出擁有自己特色的電視節目﹔其次,一檔好的喜劇節目,不僅應給觀眾帶來愉悅,同時也應該使觀眾產生思考和共鳴。這就要求喜劇人在深度上功夫,要求電視制作人嚴把節目內容關,節目必須有正能量的核心價值﹔最后,喜劇類節目應該加強與受眾的互動,讓觀眾走進電視節目,使傳統的電視節目消費者,轉變為電視節目生產者的一部分,這樣有利於激發受眾觀看節目的興致和樂趣,強化節目的定位,進而對節目的收視提升和品牌樹立產生積極影響。

五、結語

媒介生態學認為,任何媒介都存在於一個有機體中,媒介的發展變化受到所處內外部生態因子的影響。因此,電視媒介如果想更好地發展必須與環境相協調,面對不斷變化的新局面,認清所處的環境,制定與此相適應的政策和措施。《歡樂喜劇人》無疑深入了解了喜劇綜藝節目的內外環境現狀,與時俱進,敢於創新,巧妙地利用喜劇資源贏得了觀眾的青睞。(作者單位分別為廣西師范學院新聞傳播學院、西華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 

參考文獻:

1.邵培仁.媒介生態學:媒介作為綠色生態的研究[M].北京: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2008.

2.王一星.淺析電視喜劇類真人秀節目[J].湖南大眾傳媒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4(02).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戳破"10萬+"泡沫 自媒體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這個平均每100個網民就有一個微信公眾號的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10萬+”的光環再加上一波高過一波的估值,自媒體在資本和市場的熱捧下水漲船高。
【詳細】戳破"10萬+"泡沫 自媒體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這個平均每100個網民就有一個微信公眾號的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10萬+”的光環再加上一波高過一波的估值,自媒體在資本和市場的熱捧下水漲船高。 【詳細】

粗制濫造情懷耗盡 國產青春片何去何從?
   經歷了近三年的井噴,題材泛濫、故事狗血、制作粗糙的青春片,終於在一片吐槽聲中逐漸失去了關注熱度,甚至被業內認定為一個注定失敗的類型。國產青春片未來出路何在?
【詳細】粗制濫造情懷耗盡 國產青春片何去何從?    經歷了近三年的井噴,題材泛濫、故事狗血、制作粗糙的青春片,終於在一片吐槽聲中逐漸失去了關注熱度,甚至被業內認定為一個注定失敗的類型。國產青春片未來出路何在?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