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方言=《十三億分貝》

——淺析地方文化的音樂表達

陳沐

2017年01月17日11:18  來源:視聽
 

摘要:方言是地方文化的顯性表達,它的公共傳播受到管控政策、社會發展的制約。愛奇藝的《十三億分貝——中華方言歌唱大賞》則關注到各地方言的生存狀態,輔以大眾易為接受的音樂形式,將方言表征的地方文化和音樂的娛樂功能結合起來,實現地方文化的現代傳播。此外,《十三億分貝》海選採用“直播+錄播”的模式,強化網絡節目應有的互動性。該節目從內容上找到了文化的立足點,從形式上建立了時新的制作模式,在娛樂化的傳播中提醒觀眾要不忘鄉音、不忘初心。

關鍵詞:《十三億分貝》﹔真人秀﹔方言﹔地方文化

由愛奇藝與尚眾傳播聯合出品的國內首檔方言音樂真人秀節目《十三億分貝——中華方言歌唱大賞》一上線便獲得各方極大的關注。一方面,節目平均播放量保持1000萬次左右,在社交平台上的討論熱度持續走高。另一方面,獨特的節目創意與制作方式也獲得業界的認可,拿下2016年“金熊貓”國際紀錄片節新媒體非虛構類最佳綜藝活動類節目。作為愛奇藝網絡綜藝矩陣中的王牌,節目以“音樂+方言”的精准定位在競爭激烈的音樂真人秀市場中打開新天地,讓大眾感受到南腔北調的魔性魅力。但不可回避的是地方文化在實際傳播中仍存在巨大的解讀障礙,音樂真人秀節目的制作模式雷同等更為宏觀的問題值得我們深思。

一、晦澀難懂、傳播受限,方言發展遇荊棘

中國是統一的多民族國家,不同地方的人們在長期勞動中形成獨特的文化,流傳一方,東西南北共同刻畫出中華民族的群像圖。地方文化是流傳於特定地理空間內具有特定意義的符號群組,是物質和精神的結合。而“語言是思維的物質外殼”,在其形成與傳播的多維過程中受到來自本地區實踐活動的左右,不論是語音語調,還是指代釋義,都有著獨特的編碼體系。傳播學認為,訊息是傳者與受者間所進行信息與意義交換的內容,通過特定的結構規則進行編碼。隻有傳受雙方具有同義空間,掌握某類符號的解碼規則,訊息才能有效傳播。作為人類特有的象征符體系,方言又是具有區域特點的符號系統,它是地方文化的顯性表達。但實際中,方言傳播遇冷是不爭的事實。

首先,方言的公共傳播與國家有關政策相左。2001年1月1日正式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明確規定“廣播電台、電視台以普通話為基本的播音用語”①,這極大地限制方言的公共傳播,即使使用方言進行主持,也多集中在新聞節目,且需獲廣電主管部門的審批。更多時候,純方言節目面向本地民眾進行傳播,沒有進入全社會的宏觀空間。即便上星衛視被允許制作,但因符號及結構規則的特殊性,方言類節目具有理解上的門檻,因此在各大衛視的收視套餐中也難以獲得較高關注。

其次,北方方言傳播格局大於南方方言。作為現通用的普通話並非憑空創造出來,它以北京語音為基礎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現代白話文格式為語法規范。顯然,這是歷史與政治雙重作用的結果。以央視春晚為例,語言類節目常年保持著“普通話+東北話”的組合,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以東北話為代表的北方方言與普通話間的近親關系使觀眾整體上不存在過多理解障礙,甚至北方方言裡的某些語素會反哺大眾傳播。同時,借助語言上的優勢,北方的喜劇演員在語言類綜藝節目上的演出機會更多,這也無形中擴大了北方方言的話語版圖。

二、為秀而秀、缺少內涵,真人秀同質失真

追求娛樂是人的本能,提供娛樂是媒體的功能,二者本不矛盾。可一旦資本與媒體合謀,將無下限、無內涵的真人秀節目大量繁殖,且受眾還一味沉醉其中,不自覺地進入媒體所編織的娛樂烏托邦中,其結果就是“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②。泛娛樂化和消費至上是當今社會的顯著特征,在互聯網的極大普及和放大效應下,對於青年一代而言,似乎隻有戲謔鬧騰才是自由時尚的表現,娛樂化的表達充斥著我們的生活。

這樣的社會風潮也左右著我國真人秀節目的制作,在題材、模式、表達上大幅雷同,這不光是市場逐利的趨向,也是本土創作人缺經驗、懶思考的結果。從2005年《超級女聲》開始,這場娛樂狂歡一直延續至今,各大衛視不僅吹起草根歌唱選秀風,還吹起魔術風、家庭調解風、婚戀交友風,到現在的戶外競技風、明星體驗風、職業歌手對戰風等,淺薄化、同質化、媚俗化等“蔚然成風”。雖然在國家相關部門的調控下一度有所改觀,但從2012年浙江衛視的《中國好聲音》開始,大量的海外真人秀模式輸入中國,一時之間“拿來主義”盛行,具有中國原創、中國精神的節目甚少。

市場和受眾的雙向依存關系使得這股娛樂風潮越刮越猛,真人秀更像是綜藝劇,有情節有斗爭有逆襲,站在台上的選手為出名走紅,不惜編造故事以搏同情﹔站在台下的觀眾為尋得精神寄托,全情支持自家明星不遺余力﹔站在台后的導演們,就像是電影《楚門的世界》裡那個站在監控室裡的總導演,掌控一切走向並坐收不盡的商業收益。

三、文娛兼得,《十三億分貝》的借鑒意義

(一)內容上,找到了文化的立足點

從文化層面尋找節目的創意點,是不少優秀節目的立身之本。文化元素的注入使得觀眾在收看此類節目時產生天然的親近感,既易收獲觀眾的認可,也能提高觀眾的文化品味。如央視的《中國成語大會》《中國詩詞大會》等系列節目,深入淺出地剖解中華文化的各方面。走紅熒屏的文化類節目糅合了文化的深奧性和傳媒的大眾性,讓這類節目不再“高高在上”地說教,而是加大節目的參與度和環節的懸念感,實現傳統文化的現代傳播。

《十三億分貝》的節目宗旨與教育部、國家語委發起的“中國語言資源保護工程”不謀而合。作為一檔本質為音樂真人秀的節目不需過分強調類似《中國成語大會》的全程文化設置,隻要平衡好文化性與娛樂性,節目在文化創意上的立足就算成功。節目要求演唱者以自家方言重新編曲填詞,就是讓各地方文化有表演的空間。在間歇,作為方言推廣人的汪涵還會配合文化學者來講述某種方言的小故事。從唱到說,節目實現了地方文化當主角的目的。其實,這樣的節目創意符合大眾傳播的一般要求,也是對地方文化現代傳播的改良。音樂是大眾熟知的表達手段,方言以音樂的形式進行傳播,歌曲使得詞成段、有節奏,也弱化掉一些特殊發音,即使詞聽不太懂,曲也能表達一定的情感,這便使得方言和地方文化能以更易被接受的樣態進入公共傳播空間。

(二)形式上,開辟了時新的制作模式

2016年號稱我國的“直播年”,大量直播軟件紛紛上線,因交流及時、開播限制低等特點,隻要有一部能聯網的智能手機,用戶就能開直播。直播平台迅速成為時下最熱的風口,深受網民追捧。作為新銳互聯網企業的愛奇藝也看到了直播市場的前景。2016年7月8日愛奇藝召開直播品牌戰略發布會,旗下的直播軟件奇秀APP正式上線。③節目組借由奇秀全程直播《十三億分貝》的海選實況,這也是愛奇藝在直播界的首秀。

《十三億分貝》的海選採用“直播+錄播”的形式,網友可以時時觀看與互動。要是錯過直播,節目組還會將海選的精華片段剪在一起,形成成片,觀眾可以點選觀看。從制作形式上看,這是整檔節目的創新部分。雖同一內容兩次制作,但加入了直播環節,將互聯網思維納入節目制作中,極大提升節目的互動性,並由此形成網絡熱點和議程,擴大節目的影響力。節目直播時,汪涵和撒貝寧為了給自己的隊伍增加人氣,他們需要聽從網友們的要求,於是就有撒貝寧“胸口碎大石”,汪涵與R&B歌手共舞,他倆合伙去隔壁隊搶人等橋段。網友們的需求是臨場提出的,考驗直播者的即興反應,而這也是直播的魅力。正如愛奇藝節目開發中心總經理姜濱所說,“互聯網要做的就是互動,要和年輕用戶有共鳴,把內容和網友的評論以及現場嘉賓主持的及時反饋結合起來,這樣產生的效果是電視台做不到的。”④

源生於網絡條件下的網絡綜藝有別於電視綜藝,直播解構了傳統媒體單向度傳播的模式,傳者本位已經讓渡給受者,制作者隻有不斷增加節目的互動性,才能提升節目的影響力。

四、張弛有度,地方文化的音樂表達的隱憂

(一)提升專業素養,拒絕嘩眾取寵

各方言區的歌手是節目的主角。不同於其他音樂真人秀多演繹已有的音樂作品,《十三億分貝》要求歌手們改編已有的音樂,或唱自己的原創方言曲。在眾多編排中,“流行音樂+戲曲藝術”是常見的模式之一。兩種本不相關的藝術形式若拿捏不准,往往容易陷入嘩眾取寵的圈套。打魚天團Big young由來自河南的三個男生組成,他們用鄭州話的發音和豫劇的曲調貫入歌曲《Superstar》裡,並身著花俏的戲服邊唱邊跳這首另類改編曲。憑借顛覆性的表現,打魚天團進入巔峰金曲夜的表演。但當他們再重新演繹這首豫劇版《Superstar》后,在場的點評嘉賓韓紅直言“剛才在台上唱的啥呀”“弄啥啦(干嘛呢)”,而汪涵也說這個表演“形式大於內容”。相反,來自北京的西游樂隊所演唱的《新編玲瓏塔》改編自相聲繞口令《玲瓏塔》,在北京話、快板和搖滾旋律中講述玲瓏塔的故事。韓紅聽完后十分欣賞西游樂隊“古曲新唱”的形式,感謝他們能夠用音樂的形式來傳播中國的曲藝藝術。

歌曲改編的形式需符合音樂的內涵才不致成品失真。一旦出現跨藝術形式的改編,歌手更應謹慎地做好不同藝術形式的調和工作,深刻了解各種差異,拒絕為秀而秀。隻有直抵人們內心、傳頌真善美的藝術作品,才會獲得永久的贊譽。

(二)注重社會責任,實現寓教於樂

社會責任是大眾傳媒的重要功能之一,它要求媒體傳播有價值的內容,以增強受眾的格調。網絡綜藝一直以來給人的觀感就是輕浮、顛覆,甚至污穢。但《十三億分貝》定位清晰,音樂加方言進而展現地方文化,這賦予淺層的感官消費以更深層的文化內涵,提升了網絡綜藝的社會意義。

正如汪涵所說,“普通話是為了讓我們可以走得更遠,方言是讓我們謹記自己從哪裡來。不忘鄉音,不忘初心。”這是《十三億分貝》的特色,也是它的文化啟示。城市化、現代化正在侵蝕鄉村的風俗風貌,不論是的城市原住民,還是由村入城的新移民,快節奏、高效率、更簡潔成為時下人們的行為特征,統一的風格也無形中侵蝕個體的本色,我們記不起故鄉的樣貌,不會說故鄉的語言了。鄉土文化在現代化浪潮面前如此脆弱,這樣現實的矛盾深刻而劇烈。正是《十三億分貝》提醒受眾們要學會記住鄉愁、學會熱愛故鄉。

傳播學家麥克盧漢曾提出“媒介即訊息”,認為“人類有了某種媒介才有可能從事與之相適應的傳播和其他社會活動”⑤。尼爾·波茲曼也說“任何認識論都是某個媒介發展階段的認識論”⑥。互聯網是比電視、廣播等更復雜的高維媒介,它的交互性、開放性等特點要求進入本平台的內容也得做相應的調整。《十三億分貝》從形式上進行變革,順應互聯網的發展規律,且在內容上立足於方言和地方文化,賦予原本單純的音樂真人秀以厚重的文化含量,進而得到口碑與獎杯的回饋。

注釋:

①中國政府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EB/OL].http:// www.gov.cn/ziliao/flfg/2005-08/31/content_27920.htm.

②⑥(美)尼爾·波茲曼.娛樂至死[M].章艷 譯.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9:6,23.

③中國網.奇秀直播改變制作生態 《十三億分貝》成首個直播+點播節目[EB/OL].http://zgsc.china.com.cn/ws/2016-07-09/514493.html.

④中國網.《十三億分貝》收官,吃下直播和方言音樂兩隻螃蟹的愛奇藝又出了網綜IP爆款[EB/OL].http://e.gmw.cn/2016-09/28/content_22207241.htm.

⑤郭慶光.傳播學教程[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118.

(責編:石思嘉(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傳媒視線:一封信一首詩為何打動心靈
  人文類綜藝突然開啟了“刷屏模式”,播出以來好評如潮,獲得社會各界的普遍贊譽,被譽為電視界的一股清流,也成為電視綜藝中的一匹“黑馬”。
【詳細】傳媒視線:一封信一首詩為何打動心靈   人文類綜藝突然開啟了“刷屏模式”,播出以來好評如潮,獲得社會各界的普遍贊譽,被譽為電視界的一股清流,也成為電視綜藝中的一匹“黑馬”。 【詳細】

年終策劃:2016傳媒新規知多少
   2016年,我國發布、出台和通過了不少有關傳媒的法規、通知及規定,人民網傳媒頻道一一為您進行梳理,看看大銀幕、小熒屏、廣播、互聯網及移動端等會有哪些新變化。
【詳細】年終策劃:2016傳媒新規知多少    2016年,我國發布、出台和通過了不少有關傳媒的法規、通知及規定,人民網傳媒頻道一一為您進行梳理,看看大銀幕、小熒屏、廣播、互聯網及移動端等會有哪些新變化。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