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大多是00后,輔導員卻是90后

新媒體時代,如何做好高職生“思想導師”

葉雨婷 孫慶玲

2017年06月12日07:51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新媒體時代,如何做好高職生“思想導師”

  6月7日,在“2017高職院校思想政治工作研討會暨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融媒小廚’高級研修班”開班儀式上,與會者拍照記錄報告的內容。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李崢苨/攝

  6月7日,在2017高職院校思想政治工作研討會書記論壇上,與會的高職院校黨委書記進行圓桌交流、經驗分享。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李崢苨/攝

  “這一代年輕人由於家庭結構、社會階層的不同,他們的價值觀念也變得多元化、碎片化,這給我們帶來的挑戰是,我們提取最大公約數變得更加困難。”在6月7日∼8日舉辦的“2017高職院校思想政治工作研討會暨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融媒小廚’高級研修班”上,團中央學校部副部長、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廉思這樣說道。

  同樣在這兩天,第一批00后准大學生走進了高考考場。當一代又一代的網絡“原住民”進入高職,這些更加擅長技術培養的學校在思政工作上需要承擔的工作將會變得更多、更艱巨、更復雜。

  當代年輕人的思想現狀是復雜的

  “這一代的年輕人和以前所有時期的年輕人完全不一樣。”在這兩天的研討會上,幾乎所有的高職院校領導和專家都這樣感嘆。的確,在網絡時代成長的他們已經沒有辦法、也不屑於從老一輩人的生活經驗中尋求幫助,在資訊爆炸的環境下,照本宣科的思政教學方法已經失去了力量。

  廉思認為,如今中國正在面臨著全世界范圍內最為嚴峻的現象,85后成為職場主力,90后正式進入職場,95后進入高校。年輕人不再等著老一代人的教育和規范,而是要提前就位,另起爐灶。

  “我們看到,中國年輕人的思想現狀是復雜的,他們的價值觀是多元的,年輕人的‘價值觀波長’在變短。也就是說沒有哪一種價值觀、哪一種思潮能夠長時間影響年輕人,能夠覆蓋他10年的。”廉思說。

  廉思指出,隨著年輕人的個體意識開始覺醒。年輕人很難把自己的成長、價值觀念放在國家發展的宏大敘事中。“年輕人沒有過和共和國一起成長的苦難經歷,他們對政治的理解是什麼?那可能只是初高中的政治課本和《新聞聯播》。然而,初高中政治課本和《新聞聯播》他們是不喜歡的,因為這對他來說是灌輸式的。”

  因此,廉思認為,對於思想政治工作來講,教育工作者們遇到的最大困惑就在於此。

  “我們黨的價值主張理念是邏輯的概念、抽象的理論,但是年輕人喜歡的方式是具體的、生動的、形象的、活潑的,如何把邏輯的概念轉變成具體的案例和故事,這就要靠我們的本領了。”廉思說。

  教育部高等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陝西鐵路工程職業技術學院思政部主任李新萍表示,目前高職院校的思政工作面臨著挑戰。

  “目前,思政工作的指導思想面臨多樣化社會思潮挑戰,一些學科西方理論佔主流,馬克思主義可能被邊緣化。此外,中國傳統的價值觀面臨市場逐利性的挑戰,傳統教育方式面臨新媒體挑戰,培養人才的過程面臨敵對勢力滲透爭奪。”李新萍說。

  “90后輔導員做00后思政工作”,行嗎

  有專家表示,95后為主的新一代高職學生技能學習、實習機會更多,相比於同齡大學生而言,更加社會化,更加“接地氣”。那麼,他們在思想上究竟有什麼樣的特點呢?

  李新萍表示,95后高職學生更加注重自我的張揚,缺乏集體主義價值觀,價值取向多元,雖然政治意識薄弱,但是對於公共事件的參與度上升。此外,這一代青年樂於接受新事物,但有時對於是非標准把握不准﹔熱衷追求平等,但責任意識相對欠缺。

  “95后學生生活在經濟全球化、價值多元化、生存網絡化、教育大眾化背景下,這些時空境遇對他們的思想和行為選擇會產生實際的影響,這加大了思政教育的難度。因此教育者必須緊跟時代前進的步伐,才能‘守正出奇’。”李新萍說。

  “現在大學生將進入00后時代,90后是輔導員。90后的輔導員做00后的思想政治工作,那能做好嗎?”廉思表示,對於思政工作,很多人都對這一問題有所質疑。“我覺得還是能的,但是我們確實需要在方法、理論上進行創新。”

  廉思認為,在思想碎片化的趨勢下,青年學生自身的興趣和價值碎片為思政工作提供了機會。“比如說團支部、班級、宿舍中,大家有著共同價值的特點,可能都喜歡做同一件事情,在這樣的共同點中,思政工作取得的效果就會比較好。”

  面對這樣的一群年輕人,中老年教育工作者及時調整教學策略則是最要緊的任務。

  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能源與動力學院黨委副書記徐川可以說是一個“網絡大V”。他成為網紅源於一篇名為《我為什麼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文章。此文相繼被人民日報、共青團中央等官微轉發,閱讀量很快突破10萬+,並陸續被300多個公眾號轉載,引起廣泛的關注和熱議。在文中他通過自己的真實經歷,用輕鬆幽默的語言講述了自己在新時期對入黨的思考。

  對於如何做好高職學生的思政教育,徐川表示:“我們的思政課程在形式、語言上還有一些改進空間。這是因為教育對象、服務對象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他們的互動性要求越來越高,我們需要重新審視我們的教育過程。”

  徐川認為,做思政工作,不能逃避學生們提出的“敏感問題”。

  “很多問題之所以存在和出現,就是因為我們在逃避和躲避。最終讓問題發展成了問題。比如說談到共產主義、談到信仰、談到現實當中理解不了的困惑,黨委副書記、輔導員不敢回答。”徐川說。

  徐川表示:“我寫文章不是‘我想給你寫篇文章你們就得看’,我在后台一直在看同學們在關心什麼、問什麼,我就寫什麼,這就叫回應關切。”

  故事比理論好,情感共鳴比照本宣科好

  什麼才是最有效、最適合95后高職學生的思政教育?對於這個問題,不少專家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徐川建議,思政工作要有一種“代入感”。

  “我們要把自己擺進去。”徐川解釋道,他給學生開專欄有一個特點,用得最多的代詞就是“我”。“‘我為什麼加入中國共產黨?’這是講故事,如果把‘我’替成‘你’,這就是講道理,效果是不一樣的。思政課程一是要正確,二是要好玩,應該在正確的背景下設計一些形式、內容的轉化。”

  廉思則表示,思政工作離不開“場景教育”。

  “我們如何做青年的思想政治工作?我認為應是‘用之無形,使人不怒’。”廉思表示,“我們給年輕人提供‘產品’,一定要滿足年輕人一定的訴求,把給年輕人做的引導、教育藏到后面去,我們不刻意灌輸意識形態,反而會強化意識形態的作用。”廉思說。

  廉思認為,現在的年輕人生活在一個“小世界”中,這就需要思政工作進行場景帶入。

  “場景越有傳播能力,青年對主流意識形態的認同就越容易形成。”廉思表示,要想構建一個有傳播動能的場景,第一是要看這個場景本身是否有內容,讓青年有轉發的欲望﹔第二是這個場景本身是否足夠真實,讓青年有體驗的動力﹔第三是這個場景本身是否讓青年能夠感受到一種溫度,願意參與和親近。

  “我做年輕人的思政工作有一個體會,大道理不如小故事,大故事不如小道理﹔小道理不如小故事,小故事不如小經歷﹔老故事不如新故事,老人物講出新味道。”廉思說。

  如何實現與學生的“情感共鳴”,長江職業學院黨委書記李永健向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分享了自己的經驗。

  “為了及時了解師生的所思所想,我於2011年5月開通了個人微博,堅持有問必答,微博架起了與師生溝通的橋梁。6年來回復微博私信超過了1000多人次,幫助師生解決了不少實際問題。”李永健說。

  李永健表示,當時開通微博主要是為及時了解、掌握師生的思想動態,開辟一個方便師生直接溝通的無障礙渠道。“高校思政工作,實際上就是做師生的工作,通過新媒體、自媒體‘疏通經絡’‘活血化淤’。如今,微博力量已經在學校逐漸形成一種真正以人為本的治校新策略。”

  “以文化化人,是當前思想政治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個課題,思想政治工作一旦注入文化內涵,它的柔韌性得以凸現,它的親和力、感染力、滲透力是不可估量的。”李永健說。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

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