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影改編的跨文化傳播啟示

——以中外電影《花木蘭》對比分析為例

呂  榮,朱宇丹,李成凱

2017年12月12日09:57  來源:今傳媒
 

摘 要:古代女子花木蘭替父從軍,馳騁沙場數十年的故事自南北朝便代代相傳。1997年迪士尼公司以此素材拍攝電影,美國版花木蘭從此走向國際。2009年香港導演攜手著名演員趙薇還原一部更符合史實的花木蘭,同樣口碑甚好。本文將從二者的對比分析中得出美國電影借助他國故事傳播自己文化的結論,採用對比研究方法,進一步指出中國電影該如何有效傳播中華文化。

關鍵詞:《花木蘭》﹔差異﹔文化傳播﹔電影翻拍

中圖分類號:G2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7)11-0120-03

一、引 言

1997年,美國迪士尼公司將中國古代花木蘭的傳說改編為動畫電影,為美國贏得了高額的票房利潤以及良好的國際聲譽。相比於2009年香港導演馬楚成制作的真人版《花木蘭》,迪士尼版《木蘭》增添了許多的美國文化元素。

通過迪士尼版《木蘭》與國產《花木蘭》的對比分析,筆者主要探討的是中美電影改編中的文化傳播。國內外都曾對兩部《花木蘭》的進行了大量研究。大部分主要從文化差異的角度分析木蘭的形象性格差異,或是從兩部電影反映的文化差異的角度出發,極少有人把它當成美國文化傳播的策略。這正是本文的創新點所在,通過對兩部電影的對比分析,本文進一步提出中國電影該如何更為有效地傳播中國文化。

論文旨在提高中國人民積極保護與傳播中華文化的意識。當今社會,國家之間的交流與聯系變得越來越頻繁,文化全球化趨勢也愈加明顯。電影,作為時下最流行的大眾媒體,應當承擔起宣揚民族文化的重任。

二、文化傳播與電影改編

“當來自一種文化背景的人與其它文化背景的人相遇並交流時,跨文化傳播便由此產生”[1]。當今,在文化全球化的巨大影響下,跨文化傳播變得尤為重要。部分學者提出跨文化研究應當基於中國的歷史與語境,實現全球視野與本土語境的融合。

電影改編是藝術創造與文化傳播的最有效手段之一。電影改編可能是對故事主題的再解釋,也可能是運用新的藝術或技術方式來呈現故事的內容。不同學者對電影改編也有著不同的意見,但主要可將其分為兩大派別:忠實主義派和自由主義派。前者強調改編對原材料的忠實,后者則更忠實從新版本的藝術角度對原材料進行的解構和重建。他們認為電影改編不是對原材料的機械復制,而是對新的世界的認知理解。電影改編的原材料可以源於國內,也可以是國外。而當電影改編取材於國外時,便會牽扯到文化差異,在文化傳播方面也發揮著巨大的影響力。

三、兩部電影的對比分析

迪士尼為使《木蘭》拍攝成功進行了不懈的努力。巨額的投資,耗時的拍攝成就了其精良的制作效果。相比於國產真人版,迪士尼版電影在人物塑造,主題表達方面都有了全新的美國式理解。

(一)人物塑造

1.木蘭的形象性格差異

迪士尼版木蘭的形象設計是典型的美國人眼裡的東方美人。木蘭有著烏黑的長發,黑色丹鳳三角眼,柔弱苗條的身材,服裝也是典型的中國古典式,細節設計也大大的被迪士尼夸張化。中國傳統美人的柳葉眉成為美國人審美下厚重的粗眉,櫻桃小嘴也成了性感的厚嘴唇,白皙的皮膚變得黝黑。這些設計都反映出木蘭火辣外向,聰明俏皮和勇敢的性感特征。但在國人眼裡,高顴骨,小眼睛,尖下巴和厚嘴唇的木蘭形象與美人相去甚遠,也不符合歷史上的木蘭原型。在中國觀眾眼裡,這個木蘭更像是印第安人。

國產電影木蘭的扮演者趙薇便更符合美女標准:她有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高挺精致的鼻梁,白皙的皮膚和柔軟的長發。她從小習武,愛好伸張正義,卻又遵守作為古代女子所必須遵守的“三從四德”,有著女性天生的柔情與仁慈。迪士尼中的木蘭大膽與叛逆,敢於爭取自己的幸福。為應付選秀,她悄悄把答案都寫在手臂上,充分彰顯她對世俗法規的挑戰,在迪士尼看來,這也是木蘭最吸引人的地方。正是由於這樣的性格,木蘭才做出女扮男裝替父從軍的不尋常舉動。兩版花木蘭都十分聰明,但是這種聰明又有很大的區別。國產版木蘭是千軍萬馬的領導人,有卓越的軍事才能。迪士尼版的木蘭的聰明更多幾分巧合與詼諧。美國將木蘭改編成一個戲劇化又現代化的女子,使其更接近美國審美標准,得到更大的文化認可度。

2.兩部電影中配角的不同之處

電影中配角安排以及他們的性格特征也存在差異。以迪士尼版木須龍的形象設計為例,美國人將他的形象進行了極大地夸張和虛化。精靈般細小的身軀,卡通式的小腦袋和觸角都很好迎合了他制造幽默滑稽的氛圍的需要。“美國人把中國傳統的龍的形象進行喜劇化、幽默化的處理。這隻搞笑、充滿童趣、講話像連珠炮又愛生氣的小動物,一路上為木蘭帶來許多歡笑與協助,只是中國文化裡龍的高大、尊嚴、偉岸,及其所蘊含的精神內涵全然不見了蹤影”[2]。這樣的改編,符合搞笑的需要,也成為電影的精彩點之一。在中國電影裡,木蘭最好的朋友是小虎。他與木蘭情同姐弟,不惜一切,犧牲生命地保護她,。從小虎身上我們看到了傳統的美德--對朋友的義氣。動畫版本中,木蘭遇到自己的愛人將軍李翔,國產電影中便是皇子文泰。迪士尼讓這對愛人有著傳統的“王子與公主相愛並幸福生活在一起”般的完美結局。而國產版本裡,二人卻不得不為國家和平和民族利益而分離。木須龍在電影裡的坦白,承認自己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獲得同伴們的認可,小蟋蟀表明自己其實也不是真正的吉祥物。電影表達了這些小人物心中的“美國夢”。然而中國電影展現的卻是一股濃濃的兄弟情與愛國主義之情。所有人並肩作戰,同生共死,符合中國文化“忠”“義”的要求。

(二)電影主題表達的差異

文化價值的不同必然導致兩部電影在主題表達上的差異。雖然迪士尼電影取材於中國故事,卻並沒有遵從中國傳統理念。相反,電影的主題表達彰顯的是美國文化價值觀

1.迪士尼電影:個人主義

正如黃曦所言:“美國人的核心價值觀與文化信仰就是個人主義”[3]。無疑木蘭出於父親的愛才決定從軍。然而,迪士尼對木蘭從軍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理解,即“對自我價值的追求”,電影中,更多的是她希望能証明自己,實現自己的夢想。選秀失敗讓她倍感沮喪,似乎找不到自我存在的意義。在自我反思中,她渴望為家庭帶來榮譽。戰場之上,她成功擊退敵軍,卻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被同伴丟棄在荒原之后,她對木須龍說道“也許我參軍並不是為了我的父親。或我真正想要的不過是証明自己可以做一些對的事,這樣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能夠看到一些價值”。“努力証明自己”是中國人對木蘭從軍從未有過的理解。木蘭拯救了皇上和整個國家,成為了民族英雄,實現了自己的價值。她擁有美國文化所欣賞的大膽又富有智慧等性格特征,是一位典型的新時期女性代表。

2.中國版電影:集體主義

中華文化將國家利益放在首要位置,家族利益第二,最后才是個人利益。電影開場介紹了木蘭父親糟糕的身體狀況,給出了木蘭女扮男裝替父從軍的原因。戰場之上,木蘭為奪取勝利,數次以身犯險,在她提出完美的反擊策略時卻遭到了大將軍的欺騙和背叛。她的大軍被敵軍包圍,陷入絕望。此種情形下,她仍然對將士們說道:“將軍可以欺我,將士可以叛我,但我花木蘭永遠忠於我的國家”。戰爭之后,她明白為維持兩國和平,她的愛人必須和柔然公主聯姻,便主動放棄了自己的愛情。她選擇回家,因為必須回家才能盡孝。木蘭為國家和家庭奉獻了自己的生命,相比與迪士尼塑造的個人英雄,國產電影塑造的是一位民族英雄。

文化價值的不同讓迪士尼雖然採用了中國故事,保留了中國特征,但是深層意義上,這卻是一部典型的美國電影,而這種本土化的電影改編策略讓《木蘭》在美國更受歡迎。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升國旗唱紅歌送祝福 盤點媒體國慶創意策劃
  今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迎來了68歲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裡也被各種各樣獻給祖國的祝福“刷了屏”。媒體們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穎的形式“烹飪”出了不一樣的國慶報道“大餐”。
【詳細】升國旗唱紅歌送祝福 盤點媒體國慶創意策劃   今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迎來了68歲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裡也被各種各樣獻給祖國的祝福“刷了屏”。媒體們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穎的形式“烹飪”出了不一樣的國慶報道“大餐”。 【詳細】

慶祝建國68周年 重溫媒體開國大典報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門舉行的盛大的開國大典,向全中國、全世界庄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在慶祝建國68周年之際,讓我們重溫當時關於開國大典的新聞報道,再次感受那一神聖而又偉大的時刻。 
【詳細】慶祝建國68周年 重溫媒體開國大典報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門舉行的盛大的開國大典,向全中國、全世界庄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在慶祝建國68周年之際,讓我們重溫當時關於開國大典的新聞報道,再次感受那一神聖而又偉大的時刻。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