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媒·可視:媒介技術發展對網絡輿情產生的影響及對策

申田 嚴亞 董小玉

2017年12月26日15:55  
 

來源:《新聞愛好者》

【摘要】媒介技術的迅猛發展,讓網絡輿情工作面臨更為復雜和多變的態勢。“大智移雲”的快速興起與普及,以及泛媒化和可視化趨勢的深入,網絡輿情本體可能發生形態上的極大變化,這對其監測、分析與研判產生深刻影響。面對這些影響,前瞻性、全局性、動態性地調整網絡輿情監測與研判理念,把握先進媒介技術的變化趨勢,適時佔據先進媒介技術的制高點,才能讓互聯網帶來的新技術手段和新技術裝置更好地為網絡輿情工作服務。

【關鍵詞】媒介技術﹔網絡輿情﹔傳播媒介﹔泛媒化﹔可視化

互聯網技術帶來的新技術手段和新技術裝置,讓網絡輿情的內容與形式、主體與客體、外延和內涵都發生了變化,導致網絡輿情監測、分析和研判工作隨之發生深刻變革。在新技術浪潮中,泛媒化和可視化是尤為值得關注的兩個趨勢。這兩個趨勢,讓網絡輿情工作變得復雜、動態、多變、模糊,要求網絡輿情工作及時把握先進媒介技術發展趨勢,准確判斷和理解新技術手段和裝置對網絡輿情工作產生的影響,正確做到新技術條件下網絡輿情工作的變與不變。

一、新媒介技術的發展趨勢

當下的媒介技術發展趨勢可以用“大智移雲”來概括,即大數據、人工智能、移動互聯網、雲技術。從網絡輿情來說,新媒介技術的發展趨勢主要體現在泛媒化和可視化兩個方面。對它們的把握、理解和判斷,是新媒介技術條件下開展網絡輿情工作的技術前提。

(一)泛媒化

泛媒化是指一切物體(包括人本身)都潛在地成為信息傳播媒介的發展趨勢,它是通過傳感器、人工智能、雲技術等先進技術手段來實現的。利用傳感器、射頻技術、紅外接收裝置、全球定位系統、激光掃描裝置等設備和技術,把人和物體進行連接以互通信息,就可以實現人與物體之間的“對話”或“溝通”。在物聯網、人工智能、雲技術等新技術中,人與物的關系被重構,人際關系和人機關系被新技術重構為人與人、人與物、物與物之間的復雜關系。復雜關系被重構,正是泛媒化趨勢所蘊含的深刻內涵。在信息傳播領域,這些復雜關系可以用物體人性化和人體終端化來概括表述。在物聯網、人工智能以及雲技術中,無生命的物體被賦予了人類獨有的類認知能力,能夠利用傳感器及相關裝置與終端交換數據溝通信息。在信息傳播領域,媒介與非媒介的界限被打破,用來傳遞信息的媒介早已不再局限於傳統介質,日常生活中的所有物體都有可能被轉換為信息傳播媒介,甚至被植入人類智慧。物體人性化、媒介化,使人類社會的價值被讓渡到物體之上,媒介—物體間的轉換讓信息交流更廣泛、更深入。另一方面,人與人、人與物、物與物之間的關系重構也體現在人體終端化上。泛媒化趨勢的重要體現,就是人自身也變成了媒介。不僅如此,智能裝置、智能軟件的語音控制和語音輸入、體感技術、皮電傳感器讓聲帶、身體、皮膚成為信息傳播媒介。人不再是物體的擁有者、控制者,而成為物體本身——一種傳播媒介。就信息傳播過程來說,人與人的關系,在新技術條件下也可以被視為物與物的關系。唯有如此,萬物互聯才能真正實現。

(二)可視化

與泛媒化緊密相關的媒介技術發展趨勢是可視化。這可以理解為當代社會的方方面面越來越傾向於全面、深刻的圖像化。可視化不是簡單指原來看不見的事物現在變得可見,而是指以文字為核心的印刷文化或概念文化向以圖像為中心的視覺文化的轉向,它深刻地揭示出視覺范式的當代轉變。

當代社會,視覺范式經歷了一系列轉變。第一,從不可見轉變為可見。媒介技術的迅猛發展,讓曾經不可見的事與物都能被看見。視覺技術的發展,從某種程度上講就是讓外部社會和內心世界越來越清晰地呈現的過程。第二,從相似性轉變為自指性。在以文字為主的印刷文化中,相似性是其基本邏輯,即圖像與其再現或模擬的對象之間存在接近性或一致性,但是圖像數字技術的出現消解了這種關系,圖像符號的“自主性”越來越成為當代視覺文化的重要特性。第三,從內容主導轉變為形式至上。從相似性到自指性的轉變,換一個角度審視,也就是從內容主導向形式至上的轉變。第四,從“靜觀”轉變為“震驚”。正是在全新視覺經驗的推動下,各種視覺技術不斷更迭、視覺媒介持續泛化,“震驚”式觀看體驗不僅要求內在感受的持續滿足,也渴望著外在視覺內容的穩定供給。

“可見”“自指”“形式”“震驚”的視覺范式轉向,實質上就是“從理性的、中心化的和有秩序的視覺觀,向感性的、碎片化和非中心化的視覺觀的轉變”。[1]在這樣的情況中,人們把正置身的這個社會稱作“讀圖時代”,以此來強調影像在當代社會中的主導地位。循此邏輯,影像在當代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所佔據的主導地位必須引起高度重視。從信息傳播角度分析,可視化趨勢導致受眾信息處理觀念和經驗發生極大變化。

二、泛媒化與可視化對網絡輿情的影響

網絡輿情就是通過互聯網表達和傳播的各種不同情緒、態度和意見交錯的總和。[2]這個概念包括了網絡輿情主體、客體和本體三個層面的內容。網絡輿情主體是網民,客體是國家公共事務、政府公共事務、社會公共事務,本體則是網民對特定議題的情緒、意願、態度和意見以及行為反應傾向的交錯的總和。泛媒化和可視化網絡輿情主體、客體和本體產生深刻影響,不僅如此,網絡輿情傳播途徑也在媒介技術發展過程中發生了變化。

(一)網絡輿情主體的信息處理方式發生極大改變

這種變化體現在兩個層面:其一是處理的信息內容轉向影像為主,可以概括為影像主導﹔其二是用於接收和處理信息的傳播媒介發生變化。從這兩個層面出發,網絡輿情的內涵和外延也發生了相應的變化。

首先,網民的當代視覺經驗已適應了影像信息,圖片、音頻和視頻信息都已成為網絡輿情工作范疇。對網民的信息接收和處理來說,傾向於“讀圖”的當代視覺經驗源自“認知經濟”原則和“快樂”情緒體驗追求。如果用“可視化”來概括視覺文化,那麼網民的當代視覺經驗直指感性、快樂、去中心化、個體化等特質。“可見”“自指”“形式”“震驚”的視覺范式轉向,鼓勵網民以個體身份在輿情空間裡用圖片、音頻、視頻來實現利益訴求、意見表達,甚至故意制謠傳謠、歪曲事實、否認歷史。面對網民的當代視覺經驗和個體化身份,網絡輿情本體由文字形態擴展為文字、圖片、音頻、視頻交錯融合的復雜形態,網絡輿情監測、分析和研判的內容也必須隨之調整。網絡輿情監測對象從群體成員轉變為分散、去中心化、感性的個體,分析內容從文字轉向圖文兼具、圖像兼容的大數據海量信息,研判方向從網民對單純輿情事件的看法和評判轉為社會轉型期間的社會心態把握。由此,如何有效、准確、即時地在海量的圖文、音頻、視頻線索中瞬間、精確地抓取關鍵信息,成為網絡輿情工作面對的挑戰。

其次,網民接觸的傳播媒介泛媒化程度加深,網絡輿情監測范圍迅速擴大。泛媒化趨勢的加快,傳播關系變得更為復雜。泛媒化趨勢對網絡輿情的顯著影響體現在網民可以通過更多傳播媒介表達情感、發布觀點、評判價值,也能夠以更便捷的方式進行信息發布和傳播。在網絡輿情實踐中,智能穿戴裝備、VR設備、空氣顯示屏(Displair)、HUD抬頭顯示屏、激光電視、布料觸控板等先進傳播媒介已在現實生活中應用、普及,對網絡輿情工作產生深刻影響。傳播媒介和信息輸入技術的日益豐富和快速發展,已使網民能夠隨時隨地地實現情感宣泄、意見表達、態度呈現、意願強調。更值得關注的是,傳播媒介之間已形成融合趨勢,即所謂的“跨屏”化,讓網絡輿情工作更具動態性、協同性、兼容性。

(二)網絡輿情客體的終端呈現方式呈可視趨勢

網絡輿情的客體是公共事務,包括國家公共事務、政府公共事務、社會公共事務,也有學者把公共事務分為社會事件、社會問題、社會沖突、社會活動或社會運動[3]。移動互聯網技術帶來的新技術條件和新技術裝置已快速滲透至公共事務的日常發布過程,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政務新媒體的盛行。以“三微一端”為代表的政務新媒體,用權威的渠道、豐富的內容、親民的形式、快捷的發布、順暢的互動,迅速成為政策宣講、信息發布、情況通報、了解民意的權威途徑。從這個意義上說,公共事務可視化,意味著公共事務信息發布形式符合受眾的當代視覺經驗、尊重和遵循受眾的信息認知規律。從網絡輿情角度審視,公共事務可視化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傳統媒體的作用和功能,使公共事務管理者與民眾之間的距離縮小,管理者在信息發布過程中直接面對社會民眾,網絡輿情得以“放大”和“顯微”。針對公共事務,網民越來越重視利用原創或轉載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信息,把曾經不可見的信息上傳至網絡空間,使其可見。不僅如此,為追求“震驚”效果,網民把大量能夠引發熱議甚至爭議的圖片、音頻、視頻上傳至網絡空間,其中很大一部分真假難辨。面對這種情況,政務新媒體所發布的多媒體信息必須權威、客觀、及時,網絡輿情工作者也必須擴大監測范圍、加大分析力度、把握研判方向。

(三)網絡輿情本體的物質載體類型出現跨屏趨勢

網絡輿情本體是指公共事務含有的刺激性信息激發了網民對某一具體議題的情緒、意願、態度和意見以及行為反應傾向,具體體現為民眾在互聯網上發布和傳播的能夠反映民眾輿情的文字、圖像、音頻、視頻等。從傳媒科技發展趨勢來看,網絡輿情信息源在不斷擴展,同時,傳播介質也在發生著變化。“大智移雲”讓一切物體都有可能變為信息傳播介質,信息傳遞所利用的物質載體形態將消解“有”與“無”的界限,日常生活物品可能就是“媒介”,人體及其器官也被轉換為“屏幕”。面對這樣的變革,網絡輿情也相應出現形態更迭。當出現網絡輿情事件時,相關信息通過更多的傳播途徑被顯示在日常物體甚至直接通過視網膜顯示,網民發布信息更容易、更直接,但監測難度更大,收集、統計、分析相關信息也出現了新的困難。還需要關注的是,新出現的傳播介質之間存在跨屏趨勢,即不同信息終端之間可以通過二維碼進行互聯互通。這個趨勢使信息傳播突破了傳播媒介之間的物理障礙,使相關信息能夠即時在其他信息終端發布和傳播,但與此同時也對網絡輿情實時監測、統計分析產生更高的要求。在傳媒科技迅猛發展的當下,網絡輿情形態也發生了深刻的變化。網絡輿情信息已從傳統的文字信息擴展到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相互融合的信息形態,承載信息的媒介介質已突破物理界限而向著“泛媒”甚至“無媒”方向發展,單一媒介介質承載的輿情信息向不同介質之間跨屏發展。這些變化都使得網絡輿情工作面臨不同以往的挑戰。

三、新技術發展趨勢中網絡輿情工作的改變

“大智移雲”的迅速普及,推動泛媒化和可視化趨勢的深入發展,讓網絡輿情工作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與機遇。面對變化了的技術環境,網絡輿情工作既要做到與時俱進、勇立技術發展的浪尖,又要堅持長期積累的有益經驗和有效做法。

(一)對網絡輿情傳播媒介的認識要變

泛媒化和可視化趨勢的發展,讓信息傳播介質和信息內容形態都發生了深刻變化。“大智移雲”使傳播介質朝著“泛媒”“無媒”的方向發展。這樣的發展趨勢,迫使網絡輿情工作的媒介觀念也必須發生改變,形成發展、動態、可變的輿情傳播媒介觀念。網絡輿情工作必須把握傳播媒介的發展趨勢,及時、有效地把新的傳播媒介納入監測和分析范圍,密切關注在全新甚至“無媒”狀態中的信息發布與傳播過程。值得強調的是,還必須密切關注與傳播媒介緊密相關的通信技術,包括互聯網搭建技術、大數據技術、微電子技術、信息傳輸技術、“破網”技術和無線網絡攻擊技術領域的最新發展及其對網絡輿情的影響。隻有這樣,才能利用最前沿、更先進的傳播媒介和傳媒技術掌握意識形態安全的主導性,發布、傳遞權威消息、政務資訊、便民信息,建立、引領以移動互聯網為核心的當代傳播秩序。

(二)對網絡輿情信息形態的認識要變

“大智移雲”時代,以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多元形態存在的海量信息在不同於以往的“雲”存儲中即時傳播、跨屏傳遞、全媒體聯動,傳播媒介越來越貼近受眾,信息內容越來越碎片化、私人化、隱秘化、圈層化。面對這種變化,“兩個輿論場”已逐漸分化為公開輿論場—隱私輿論場、線上輿論場—線下輿論場、境內輿論場—境外輿論場等次生輿論場結構,輿論生態環境變得更趨復雜、多元、隱蔽。網絡輿情工作對輿情信息的認識,要從簡單的信息收集、整理、分析轉變為事關國家意識形態安全、公共信息安全、國家輿論引導的關鍵因素,對輿情信息形態變化的認識也要提升到建立和引領以移動互聯網為核心的當代傳播秩序的高度。“我們必須高度重視新興媒體的建設運用,在話語體系、表達方式、傳播手段等方面主動求新求變,著力打造融通中外、雅俗共賞、易於為大眾所接受的話語,使黨的聲音更富有時代特色、為群眾所喜聞樂見。”[4]網絡輿情信息形態的變化,並不簡單是文字形態向圖片、視頻等形態的轉向,而是蘊含著深刻的社會心理、受眾閱讀習慣、視覺文化主因的調整和適應。

(三)對網民心態變化的理解與認識要變

在泛媒化和可視化趨勢中,網民的反應和適應速度總是最快的,利用移動互聯技術帶來的新技術條件和新技術裝置發布及傳遞信息也總是走在時代的前列。這種對新媒介技術的渴望與追逐,在網絡空間中極易與現實焦慮結合起來,進而發展為網絡輿情。網民的現實焦慮,來自社會轉型時期的集體焦慮。人民網輿情監測室秘書長祝華新認為,“今天改革已進入攻堅階段、社會轉型進入關鍵期,民眾的內心時常泛起某種‘集體焦慮’,互聯網的興起也助推了某些社會情緒,對一些個案出現了不同解讀,以至觀點的嚴重對立”。更值得關注的是,網絡大V的影響逐漸被職業群體所取代。人民網輿情監測室《2015年中國互聯網輿論生態分析報告》指出,“職業群體”逐漸成為社會群體中的利益共同體,發揮著更大的社會作用。網絡輿情處置應該從對網絡大V的重視轉變為洞悉社會各階層,尤其是職業群體利益社會心態的關注上來。在針對“網上黑五類”的事件中,深入了解和探究事件當事人以及相關群體的社會心態及其深層次動因,打造職業共同體、社會共同體。

[本文為重慶市公安局軟科學研究計劃項目“大數據時代的輿論場結構演變及其治理研究”、重慶第二師范學院校級科研重點項目“‘兩個輿論場’結構分化及其對策”(項目編號:KY201507A)及重慶第二師范學院“新媒體傳播與網絡輿情”科研創新團隊(項目編號:KYC-cxtd03-2017001)的階段性成果]

(申田為重慶警察學院基礎教研部語文教研室主任,碩士、副教授﹔嚴亞為重慶第二師范學院文學與傳媒系副主任,博士、副教授﹔董小玉為西南大學新聞傳媒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參考文獻:

[1]宋建武.媒體融合重在構建現代傳播體系[N].北京日報,2014-8-22.

[2]周憲.視覺文化的轉向[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8:6-14,44,49,55,44.

[3]約翰·伯格.觀看之道[M].戴行鉞,譯.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5:2.

[4]居伊·德波.景觀社會[M].王昭鳳,譯.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2006:10.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升國旗唱紅歌送祝福 盤點媒體國慶創意策劃
  今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迎來了68歲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裡也被各種各樣獻給祖國的祝福“刷了屏”。媒體們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穎的形式“烹飪”出了不一樣的國慶報道“大餐”。
【詳細】升國旗唱紅歌送祝福 盤點媒體國慶創意策劃   今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迎來了68歲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裡也被各種各樣獻給祖國的祝福“刷了屏”。媒體們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穎的形式“烹飪”出了不一樣的國慶報道“大餐”。 【詳細】

慶祝建國68周年 重溫媒體開國大典報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門舉行的盛大的開國大典,向全中國、全世界庄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在慶祝建國68周年之際,讓我們重溫當時關於開國大典的新聞報道,再次感受那一神聖而又偉大的時刻。 
【詳細】慶祝建國68周年 重溫媒體開國大典報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門舉行的盛大的開國大典,向全中國、全世界庄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在慶祝建國68周年之際,讓我們重溫當時關於開國大典的新聞報道,再次感受那一神聖而又偉大的時刻。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