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背景下中東歐國際電影節獲獎華語片傳播語境研究

任雨田 孫中源

2018年09月26日09:12  來源:視聽
 

摘要:在國家“軟實力”戰略背景下,電影不僅僅扮演一種促進經濟產業發展或文化載體的角色,還是國家形象海外對外傳播的重要組成部分。“一帶一路”倡議下,華語片在中東歐國際電影節的獲獎與展映促進了中國與絲路經濟帶各國的文化藝術交流,不同類型的影片共同建構著中國形象,提供了新媒介時代海外傳播的新邏輯。

關鍵詞:“一帶一路”﹔中東歐﹔電影節﹔對外傳播

“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為地處絲綢之路經濟帶的中東歐國家帶來了跨地區、跨國別的發展機遇,但由於中東歐地區宗教文化、政治制度、意識形態、社會經濟發展水平等多方面的較大差異,搭建多方參與交流平台便顯得尤為重要。國際電影節等文化活動為中東歐各國深入了解中國獨特文化魅力打開了一扇窗口。因此,重新審視中國電影在中東歐各地區和國家的發展歷史與現狀,對探尋中國形象海外傳播的新路徑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政治語境:歷史關照與文化交融

(一)中國與中東歐地區電影交流史回顧

中東歐地區共有卡羅維法利國際電影節、塔林黑夜電影節和華沙國際電影節三個國際A類電影節。與歐洲三大電影節及美國奧斯卡相比,“反好萊塢化”的選片標准使中東歐國際電影節成為藝術片和小成本電影的一方樂園,更成為了不同宗教文化、意識形態、價值觀以及政治觀的調和劑。

中國和中東歐間的電影交流史,以20世紀90年代為界線,分為前后兩個時期。①

20世紀90年代前,蘇聯與中國的電影交流最為頻繁。“十七年”期間,中國引進多達800余部外國影片,其中蘇聯電影佔比接近一半。②這一時期,中國電影也多次在中東歐的國際電影節中斬獲重量級獎項或入圍展映單元,但中東歐電影對中國的輸出仍佔主要部分。

20世紀90年代初蘇聯解體,和平和發展成為全球發展的新主題。21世紀以來,隨著文化“軟實力”戰略與“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中國與中東歐地區的電影交流走進新的發展階段。

2014年,中國在絲路經濟帶沿線國家創辦了“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設有電影展映周、電影產業論壇、頒獎典禮等多個電影節單元。與此同時,包括匈牙利、愛沙尼亞、捷克、斯洛伐克、阿爾巴尼亞等在內的5個國家也積極開展中國電影周,對體現中國傳統文化和歷史變遷的經典影片與反映社會現實的當代影片進行展映。2016年11月6日,捷克在首都布拉格舉辦了“捷克中國電影周”,《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智取威虎山》《有一個地方隻有我們知道》《臥虎藏龍2》等展現中國文化和當代中國的影片參與展映。中國與中東歐電影的交流與合作進入了一個穩步發展的階段,而電影節在其中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二)中東歐A類電影節獲獎華語片分析

迄今為止,在中東歐三大A類電影節上,華語電影共斬獲57個獎項,其中在卡羅維法利國際電影節斬獲的獎項最多,共計42個﹔在華沙國際電影節和塔林黑夜電影節上,中國代表團分別奪得8個和7個獎項。獲獎電影涉及紀錄片、戰爭片、愛情片、家庭倫理片等多個題材。早期獲獎電影大多是戰爭片和紀錄片,這反映出特定時代背景對於電影創作者的引導作用。20世紀90年代后,由於改革開放影響,電影創作者更加勇敢地嘗試不同的電影類型,例如謝晉導演的《芙蓉鎮》涉及愛情題材,《心迷宮》的導演忻鈺坤則嘗試了犯罪題材。

獲獎獎項中,電影類獎項佔比最大,演員獎和導演獎其次,編劇類和技術類獎項佔比最少。1950—2017年,在中東歐三大電影節上獲得最佳影片獎的中國電影達到了42部,而在超過60年的電影節歷史中,獲得技術類和編劇類獎項的隻有寥寥數人,這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中國電影在電影技術和劇本創作能力上偏弱的現狀。

從制片地區分析,絕大部分獲獎電影的制片地區都為中國大陸,49部電影中有41部都由內地的制片機構制作發行。但從近些年的趨勢看,聯合制片的數量慢慢增加,2004年的電影《2046》、2007年的電影《夜車》等,都由中國大陸、中國香港或者其他地區聯合制作完成,這說明未來電影制作中的國際交流將愈發重要。

與歐洲三大電影節相比,中國在中東歐電影節上獲獎數量稍有遜色,累計獲獎57項,而歐洲三大電影節上中國電影總計獲獎89項。中東歐A類電影節仍然對本土電影最為青睞,波蘭可謂是中東歐電影節上的大贏家。中國影片的獲獎數與日韓等其他亞洲國家相比雖優勢較為顯著,但仍然不敵美國、法國、德國等電影產業發達的國家。因此,在更加激烈的競爭環境下,中國要想鞏固中東歐電影節陣地,還需要產出更多高質量的電影作品。

二、資本語境:市場開拓與跨國合作

(一)票房和市場

21世紀前的獲獎電影大多數有著良好的票房表現,而在剔除掉通貨膨脹、影院數量等影響之后,票房數據可以與當下的大片票房媲美,究其原因在於一方面電影本身質量上佳,另一方面當時的電影供給較少,可供消費者選擇的電影很少,並且由於早期電影的政治宣傳作用,導致其觀看場次和觀看人數有相當的保証,例如謝晉的《芙蓉鎮》在國內取得1億總票房,海外票房超過6000萬港幣。而進入21世紀以來,獲獎電影中藝術片慢慢增多,而其票房表現也參差不齊,與動輒十幾億票房的大片相比,規模要小很多,其中的原因是藝術片對於觀眾的藝術欣賞水平有較高的要求,《心迷宮》國內票房過千萬已是可喜成績,《三峽好人》的國內票房隻有區區1.3萬,隻能靠出售海外版權收回成本。

(二)合拍片

隨著世界經濟聯系的日益緊密,跨國合作正成為一種新的趨勢,這種趨勢也體現在電影制作中。從中東歐三大電影節來看,早期獲獎的中國電影幾乎全部是中國大陸制作,隻有一部合拍片(1985年《風箏》)和一部制作地區在香港的電影(1995年《女兒紅》)。而進入21世紀以來,聯合制片次數越來越多。《天下無雙》由中國大陸和中國香港聯合制片,《夜車》《2046》等則由中國大陸、法國、德國等多國共同出品。一方面,香港、澳門回歸之后,兩岸三地的交流日益頻繁﹔另一方面,隨著國內電影產業的成熟,與世界其他國家的電影合作交流也在增多。

(三)制作成本

從制作成本來看,早期獲獎中國電影主要由國家投資拍攝,因此制作成本普遍偏高,在題材上也多涉及需要高投入的戰爭題材。改革開放之后,由於電影制片廠獲得了較大的自由度,在題材上有諸多嘗試,包括家庭倫理片、愛情片,這一時期的電影制作成本有所下降。進入21世紀,獲獎中國電影中藝術片的比重越來越大,這主要與中東歐三大電影節的評獎口味變化有關,而藝術片一般制作成本偏低,因此,近年來獲獎中國電影的制作成本保持在一個較低的水平。

《三峽好人》為了降低制作成本,原片使用高清攝像機和手持DV拍攝,最后再用35毫米膠片進行磁轉膠翻錄。雖然該影片在電影節上頗受評委和觀眾的好評,但進入市場后卻表現平平,最終票房僅為1.3萬。但正是因為其在電影節名聲大噪,通過賣出海外版權已經收回制作成本。

三、文化語境:社會寫實與人文關懷

(一)題材選擇的現實偏向

以上文所統計的中國電影在中東歐A類電影節所獲的57個獎項的影片為例,20世紀60年代前獲獎的影片題材多為革命戰爭類,如《新兒女英雄傳》《趙一曼》《鋼鐵戰士》等﹔20世紀60年代至21世紀早期,多以小鎮鄉村作為故事背景,如《芙蓉鎮》《女兒紅》等﹔21世紀以來,社會現實仍是導演們關注的重點,《圖雅的婚事》《三峽好人》《青紅》等影片仍然聚焦於社會底層小人物的現實主義書寫,但與此同時,《2046》《心迷宮》等更多不同類型片的出現,也說明了參加電影節的影片題材逐漸往多樣性方向發展。

此外,港台影片多以都市題材為主,而內地導演則傾向於選擇鄉村題材。港台的經濟發展和城市化進程相對早於中國大陸,內地城市化進程帶來的城鄉矛盾是鄉村題材得以在大陸流行的原因之一,這與創作者個人對表達鄉土人情的喜好與人生經歷也有著密切的關系。

(二)民俗景觀與文化符碼

獲獎影片《三峽好人》中的“煙、酒、茶、糖”,便是地方民俗的具象化符號:煙,是三峽民工繁忙勞動之余的消遣﹔酒,是人情世故最濃烈的表達﹔茶,家鄉味道的一絲念想﹔糖,是貧賤夫妻的甜蜜結晶,也是小馬哥死別前的美好向往。在煙、酒、茶、糖所勾連起來的社會網絡中,人們之間的情意竟然顯得那麼溫情而美好。

獲獎影片中還有兩部與《西游記》有關。《大鬧天宮》將中國民族樂器融入水墨畫風格的人物和場景設置中,充分體現出中國文化審美與藝術風格。中法合拍片《風箏》中,東方文化與西方視野得以巧妙交融。孫悟空的形象便是中華文化代表的典型符碼,也是最易被各個年齡、各個階層所接受的中國形象之一。他的形象傳遞出中國文化的兩個層面:一方面是幾千年來沉澱的機智果敢、積極樂觀、見義勇為的民族性格﹔另一方面是不畏強權、追求個性的進取精神。

傳統的地域民俗景觀和中華民族的精神特性便是通過電影中的具象化符號潛移默化地給外國觀眾帶來關於中國的感知與想象。

(三)大國形象的影像傳達

20世紀90年代前,獲獎電影所展現出的是在革命和戰爭中勇敢斗爭、浴血奮戰的中華民族形象﹔20世紀90年代之后,改革開放與城市化發展帶來的社會矛盾與城鄉差距通過家庭倫理和愛情故事在影片中得以展現,觀眾看到的是一個在改革與發展中不斷成長的中國﹔進入21世紀以來,多樣的影片題材使觀眾看到中國的多面性,導演通過普通個體開展社會反思,轉向對人類共同命運和人性的根本關懷。從國家的敘事形象來看,影片中社會環境所造成的邊緣人物的悲慘生活展現了中國消極的一面,但是從人物對社會不公和體制禁錮的反抗來看,人物身上所表現的民族精神又是積極和進取的,小人物身上善良、堅強的美好品質正是工業社會世態炎涼中幸存的一絲溫暖。

因此,在電影節的舞台上,獲獎和展映的中國電影不僅為中東歐各國也為整個世界,表現出人體形象與國家形象相互間存在的一種張力。個人命運得以在電影中與宏大歷史敘述和家國背景而結合,國家形象的表現正是體現在人物塑造和存於人物本身的時代烙印上。

四、受眾語境:接受空間與影片誤讀

(一)媒體評價

21世紀以來,在中東歐以及東歐各國,中國電影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這主要歸功於中國政府做出的努力,包括與中東歐以及東歐各國加強文化交流並舉辦中國電影周,使得很多反映中國傳統文化和現代中國人生活的電影被廣大海外觀眾了解,眾多海外媒體和觀眾對於展映的中國電影給予了高度評價。2010年3月26至29日,“愛沙尼亞中國電影周”影展活動在愛沙尼亞舉行,放映了7部經典的國產影片,包括《黃河喜事》《高考1977 》《風聲》《葉問》《買買提的2008》《那山那人那狗》《馬背上的法庭》,愛沙尼亞觀眾的反響十分熱烈。在2016年的塞爾維亞的展映上,民國經典影片《大路》《神女》《小城之春》等再次得到放映,參加開幕式的塞爾維亞電影導演米奧德拉格•波積奇深有體會:“希望塞爾維亞的藝術家能有機會去中國學習。21世紀屬於中國,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以華為為代表的中國企業進入塞爾維亞,我們也應進一步增進雙方友誼。而電影藝術和文化領域的交流與學習,也是推進兩國保持長久良好關系和延續歷史性關系的最佳途徑之一。”③

(二)觀眾反響

《中國電影在“一帶一路”倡議區域的傳播與接受效果——2015年度中國電影國際傳播調研報告》顯示,“一帶一路”倡議區域觀眾最喜愛的中國電影類型是功夫片,但這也並非絕對化。對於故事片、愛情片、喜劇片、紀錄片等類型的影片,觀眾們的喜愛程度也不相上下。

中東歐地區以及更加廣大的海外地區的受眾對於中國形象的認識也存在誤區。歐洲電影節在選擇電影方面受西方主流思想的影響極為明顯,並且由於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的持續性影響,西方人眼中的中國仍未擺脫經濟落后、文化匱乏、政治僵化的形象。因此,很多歐洲電影節更傾向於選擇揭露中國落后一面的電影作為電影節的獲獎影片,而第六代導演正是在這一過程中慢慢成為了一個特定的文化符號,他們電影中的中國形象也無法避免地成為了西方人眼中所謂的中國形象,然而這種解讀的片面性顯而易見,未來這種誤讀和錯誤的觀念急需被調整。

五、中國電影對外傳播的困境與對策

(一)新時期中國電影對外傳播面臨的障礙

雖然藝術性是一部優秀電影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但票房也是衡量電影成功與否、影響力是否深遠的重要依據。但從上文的分析來看,進入21世紀之后,中東歐電影節獲獎電影在國內和國際上的票房表現就愈發不穩定,而這一局面是多方面因素共同導致的。

1.商業性與藝術性失衡

近年來中東歐獲獎的中國電影在創作上過度偏重藝術性,而忽略了商業性。電影的藝術性與商業性並非截然對立的兩個變量,對商業性與藝術性的關系處理是制作一部優秀電影的關鍵。

2.中西方文化交流不對等

從宏觀經濟、社會角度分析,西方社會過去100年在政治、經濟、文化各個方面都處於主導地位,特別是目前好萊塢電影佔據了現代電影傳播的統治地位,而中國電影隻能在有限的空間內進行傳播,從而難以獲得更大的國際電影市場。

3.文化差異造成的交流障礙

電影作品在不同的文化地區會有不同的解讀。雙方政治經濟制度與意識形態的顯著差異使得文化差異成為不可避免的問題。中國電影在對外傳播過程中需要克服文化差異帶來的交流障礙,使中東歐受眾切實體會到中華文化的內涵。

4.傳播途徑單一化

中國電影對外傳播的主要途徑是參加國際電影節,但其他形式的傳播比較缺乏。由於缺乏系統化宣傳與發行,盡管中國影片在電影節上頻頻獲獎,但卻並未真正深入海外普通受眾,中東歐很多主流院線也並未進行放映。小范圍傳播的效果始終有限。

(二)當代中國電影的全球化運作路徑探索

中國電影要獲得良好的國際影響力和票房表現,從而使文化傳播的效果最大化,必須在國際化與本土化、藝術性與商業性之中找到一個平衡點。

1.採取本土化與國際化相契合的文化策略

中國電影對外傳播的制高點目前還停留在第五代。張藝謀的《大紅燈籠高高挂》《紅高粱》,陳凱歌的《黃土地》《霸王別姬》等影片將中國地域化內涵和本土文化特性相結合,並採取了世界性的藝術表現手法,成功地讓中國文化走向世界,值得學習與借鑒。

2.發掘多元化的電影題材

目前中東歐電影節乃至其他國際節展的中國影片在題材選擇上都較為單一,偏重於反映社會現實的劇情片。應該面向國際市場與受眾,適當進行不同類型片的嘗試,對傳統的敘事手法與敘事語境進行突破,在劇作和表現手法上提高創新能力,結合自身文化特點發掘有新意的“中國故事”。

3.制定國際化的電影敘事

對於電影敘事模式而言,中國電影在保持自身美學特色的同時要融入國際化的電影語言。因此,一方面要立足於本土文化特色,另一方面要批判性地吸收好萊塢的敘事架構,這樣才能讓中國電影既保持自身的藝術個性,又與世界電影藝術有機結合,從而擴大受眾和市場,在順應文化傳播規律的情況下將中國電影推向世界舞台。

4.跨區域聯合的拍攝制作

跨區域聯合電影制作符合經濟學中的比較優勢理論。作為一種獨特的文化產品,電影從構思、制片、發行等各個環節,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因此,發揮各個部分的比較優勢尤為重要。而在全球化深入的今天,電影產業的從業者更應該具有全球化視野,充分發揮各個國家和地區電影產業的比較優勢,從而彌補中國電影產業目前發展的不足。

注釋:

①陳犀禾,劉吉元.中國與中東歐電影交流的歷史和現狀——“一帶一路”戰略背景下的再思考[J].上海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7(2).

②王闌西.電影事業中的偉大友誼[J].大眾電影,1957(20).

③鳳凰資訊.塞爾維亞刮起“中國經典電影風”[EB/OL].

http://news.ifeng.com/a/20161213/50409107_0.shtml.

參考文獻:

1.賈磊磊.影像的傳播[M].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5.

2.陳旭光.當代中國影視文化研究[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4.

3.邵培仁,潘祥輝.論全球化語境下中國電影的跨文化傳播策略[J].浙江大學學報,2006(1).

(作者單位:北京電影學院中國電影教育研究中心)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