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IP"失靈 折射影視創作急功近利心態

牛夢笛

2018年10月12日07:21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流量+IP”失靈折射影視創作急功近利心態

  近日,在騰訊影業的發布會上,瓊瑤宣布將與騰訊影業達成合作,共同開發《還珠格格》這個大IP。有網友在微博上發文“跪求不要再翻拍《還珠格格》”。從2017年開始,對經典IP的翻拍從未停歇,從《流星花園》《泡沫之夏》《半生緣》《倚天屠龍記》再到如今的《還珠格格》……網友對翻拍作品“翻車”這一現象也司空見慣,對大IP的改編和再創作也不再抱希望。

  IP究竟得罪了誰?為何曾經呼聲響亮的IP突然失靈了,曾經備受資本青睞的“流量明星+IP”的萬能模式,也不再是靈丹妙藥。反倒是某些“慢慢來”的創作者,憑著耐心和匠心在這場戰役的中途,迎頭趕上。對此,中國傳媒大學藝術學部青年教師王婧認為:“后IP時代已悄然來臨,市場變了,游戲規則也變了。唯一不變的是,用戶對內容質量的永恆追求。”

  1.大IP觀眾不再買賬 注重品質才有出路

  一直以來,無論是古裝劇還是青春劇,各大衛視和視頻網站依舊認准“大IP+流量明星=爆款”的定律,就算有的電視台推出了現實題材作品,也很難避免依靠明星和懸浮套路博得觀眾眼球的俗套做法。但如今這樣的套路真的不好使了。

  從今年暑期檔不難看出,觀眾對“流量+IP”的套路越來越不買賬了。號稱投資3億元的《如懿傳》上線后口碑平平,反倒是小成本的“反套路”網劇《延禧攻略》成為暑期檔刷屏的爆款。本該在暑期檔吃香的青春題材《甜蜜暴擊》《流星花園》等IP劇也沒能取得預期效果。搬出流量演員和實力導演的《武動乾坤》,也未能在暑期檔實現突破。正在湖南衛視播出的《斗破蒼穹》,在全網播出的《天坑鷹獵》也都未能獲得預期效果。“爆款公式”集中失效的現象,似乎說明了市場已經進入了優勝劣汰的洗牌期。

  王婧認為:“高品質才是影視劇創作的出路,如果連故事都講不好,連最基本的常識都漏洞百出,觀眾當然隻能把作品當笑話來看。”《如懿傳》被網友吐槽最多的,是其粗制濫造的服化道設計——弘歷的綠馬甲,高度飽和的配色,青櫻的蝴蝶結絲巾……而其借用故宮宣傳圖作為海報和摳圖背景等爭議,更是直接降低了觀眾對作品的好感度。演員與角色的貼合度差距過大,也令觀眾難以接受,青櫻與弘歷的竹馬之戀由兩位不惑之年的演員擔當,演技再好也難免出戲,甚至有網友戲稱該劇是“夕陽紅宮廷戀”。

  對此,阿裡文學總編輯周運認為:“擁有一部優質的小說IP並不意味著影視轉化必然能獲得成功。小說在向影視劇的轉化過程中,需要經歷劇本改編、拍攝、播放等幾個關鍵環節。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都可能導致不達預期的收視率及口碑結果。能夠把每個關鍵環節都做好的IP劇改編,才有真正成為爆款IP劇的可能。”

  從近期失靈的IP劇作中不難看出,創作者一心想靠IP的影響力,躺在成功的基礎上再創成功,這種急功近利心態,更像“龜兔賽跑”,難得觀眾之心。反而深耕創作、精心打磨劇本的一些原創作品,靠好故事和品質打動了觀眾,實現了逆襲。因此,隻有注重品質,才是影視創作的出路。

  2.不拘泥於影視轉化 IP未來有更多可能

  截至2017年年底,中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到3.6億,市場規模達127.6億,同比增長32.1%,國內各類原創文學網站作品總量累計達1630萬部。網文IP的一大特色是粉絲忠誠度高,數據顯示,有61%的用戶會願意繼續觀看該IP改編的影視作品,即使改編得很爛。但也正是因為原著粉的期待,IP劇播出之后如果不達預期往往會被“罵得更慘”。

  文學評論家陳曉明說:“很多人認為高人氣網絡文學IP一定能改編成好的影視作品,這是非常大的誤解。”小說是用文字講故事,影視作品是用畫面講故事,這兩者之間存在巨大的差異。周運對記者說,“近期,IP擁有者確實存在焦慮情緒,甚至把能否將一部小說拍成影視劇當成IP轉化成功與否的救命金丹,並不管它是否真的適合這樣去轉化,以及背后達到的中長期效益如何,對於IP的長期規劃是什麼,統統都沒有認真考量。”

  電影是一門綜合藝術,它通過影像將故事在90分鐘內展現到極致,而網絡文學是通過網絡文本展現,沒有時間和場景限制。因此,網絡文學比影視作品有更大的想象空間,網絡文學不應該拘泥於影視改編,IP的轉化未來有更多可能性。網文改編游戲或IP劇改編游戲似乎少有成功案例,但游戲作為變現能力最強的一環,一旦探索出可行模式,未來想象空間十分巨大。有數據顯示,46.6%的原著粉會玩自己喜歡的IP改編的游戲,59.3%的游戲用戶表示曾經玩過網絡小說改編的游戲。

  對此,周運認為:“IP是需要在前端進行培育的,要以擴大該IP多層次的受眾群為目標,最后再自然過渡到影視、游戲、商品化等收割階段。”他介紹了阿裡文學前期培育的經驗,“我們會針對小說作品的類型和風格主題,分別從漫畫改編、圖書出版、有聲書改編、網絡大電影改編等多個角度進行培育,讓改編出來的作品可以通過阿裡大文娛集團的書旗、UC、優酷、天貓圖書、天貓精靈等多個產品平台進行分發,從而最大限度地拓展IP的用戶群體,為后續的深度轉化提供必要條件。”

  3.掠奪性開發難出彩 講好故事才是良方

  前些年,《何以笙簫默》《花千骨》《錦繡未央》《美人心計》《步步心驚》的走紅,一時間令網絡文學IP升級為各大影視機構爭奪的“搶手貨”。在投資方看來,“熱門IP+高投資大制作+高顏值演員”模式催生出了《琅琊榜》《羋月傳》等大熱影視劇。不少投資者開始套用此模式改編網絡文學IP,但同樣是大IP、名演員的《雲中歌》《華胥引》卻遭遇了滑鐵盧。資本短平快式的生產方式,導致創作者難以沉下心耐心打磨,甚至部分制作方投機取巧,瘋狂利用粉絲經濟,借IP之名行圈錢之實。

  大IP改編的影視作品紛紛失靈,問題並非出自IP本身,關鍵在於,IP的開發是否持續提供了優質內容。然而,近年來資本對IP的開發是掠奪性的,但IP卻不是一天養成的。一段時間以來,從傳統影視制作機構到互聯網視頻平台都開始爭相囤積IP資源。清華大學教授尹鴻直言,“IP劇粗制濫造並不是IP本身的問題,創作者是否用心才是關鍵。”

  擁有《花千骨》IP的慈文傳媒董事長馬中駿感受頗深。“IP熱的時候大家都在追,現在一系列的扑街后,大家又都一致看衰,這些觀點都有點極端。”馬中駿說,“要練就真正的爆款IP,最重要的還是在於編創團隊。”

  IP應該如何開發才能出彩?周運對記者說:“從題材選擇上不要盲目跟風,不要為做所謂的IP衍生案例而做影視改編,要對影視制作存有敬畏之心,尊重影視改編本身的規律。與此同時,要建立共贏思維,一個IP如果能夠引發整個產業環節的優勢企業共同參與開發,則將最大限度提升IP改編的成功率,並能夠最好地幫助該IP延長生命周期。”

  對於IP的掠奪性開發已經掏空了創作者的熱情,不論是在網文創作還是影視創作者中都彌漫著一種“掙快錢”的心態。在文化評論人何天平看來,“竭澤而漁不會是長久之計,影視業存續的根本還是要回歸到對內容本身的打磨和推敲上來。從立意到結構再到傳達的整個劇作生產過程,才是成就一部好作品的線索。有群眾基礎的IP固然是改編劇作成功的優勢基因之一,但對IP有序、健康地運用,才能最終促成真正有溫度、有力度的好內容。”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