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視頻已成網絡傳播主流 "新媒體化生存"的需求

劉 俊

2019年03月04日06:5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新媒體化生存”的需求

  近年來,隨著新媒體技術的快速發展,我們的信息傳播形式和接受方式,正在發生急劇的變化。短視頻,這個甚至在5年前還有些小眾的信息傳播形態,如今已經成為一種網絡傳播主流。

  短視頻傳播的快速興起,究其原因,既有其形式的簡約、技術的成熟等基礎性因素,也源於它適應了當前人們的新媒體化生存需求,如短視頻對碎片化時間、生活化認知、個性化創意的填補、契合和張揚。

  輕型的體量與技術的基礎

  “短視頻”之所以被如此命名,主要是因為此類視頻的時長較短,一般是介於15秒到5分鐘,這中間有15秒、30秒、1分鐘、3分鐘、5分鐘等幾個經典的時長,這幾個時長也常常是各大短視頻平台,對用戶所上傳視頻的時長限制。短視頻的傳播渠道,主要有通過短視頻類、社交類、媒體類APP客戶端觀看,通過微信群、朋友圈分享和微信公號發布觀看,通過微博發布觀看等。

  不得不說,相對於長視頻的影視作品,這種輕型體量的本身,就彰顯了短視頻的存在從一開始就是為了實現“易於傳播”“適於傳播”的目標,最大可能的使受眾在碎片化時間裡看完視頻內容。

  同時,如抖音短視頻APP,會通過大數據算法,實現用戶觀看的“千人千面”,也即根據每一位用戶的觀看喜好,為他們精准推送個性化內容。這更增強了用戶的短視頻觀看黏度,提升了短視頻傳播效果,使我們觀看短視頻產生較強依賴。

  除了輕量之外,網絡技術、新媒體技術的發展,是短視頻傳播逐漸成為互聯網空間“爆點”的又一個基礎性因素。

  就網絡技術來說,如今我們的智能手機已經能夠普遍而便捷地連接WIFI和4G網絡,且網速不斷提升。同樣重要的是,從2018年開始手機流量的資費大幅降低,普通民眾的手機月流量套餐裡常常有幾G甚至幾十G﹔因此即便看視頻會耗費較大流量,我們也不再擔心資費,幾乎可以敞開地看任何短視頻。未來的5G時代,情況更是如此。

  就新媒體技術來說,這得益於高品質千元智能機的普及化,讓我們可以輕而易舉地安裝並快速運行多類型的短視頻APP﹔同時,手機視頻拍攝和剪輯技術的發展,讓我們在界面十分簡潔、友好的短視頻APP中,便捷地拍攝、剪輯、上傳、分享短視頻作品。

  總之,如今網絡和手機,已經甚至成為我們“身體的一部分”。曾有戲言,當下的人們,無論你身處何地、周遭時空如何,隻要擁有“手機+網絡+充電寶”,就可以長時間、自主性地沉浸、沉醉在一個與現實世界隔絕的網絡世界之中。這種狀態雖然會帶給人不少問題,但卻著實是短視頻傳播興起和發展的關鍵性基礎。而如下三個方面,則是短視頻傳播火爆的一些具體原因。

  填補了人們的碎片化時間

  新媒體時代帶給我們的一個重要生存變化,就是將我們的時間打碎:原本應該是整飭的閱讀時間、寫作時間、親子時間、工作時間、旅行時間,常常被反復突如其來的微信、短信、郵件消息所打斷﹔同時,我們也被長期的新媒體使用培養得常常忍不住過一會兒就要刷一下微博、朋友圈,也包括短視頻內容,這些都加劇了我們時間的碎片化。

  況且,我們的生活中,本身就有許多零碎的短時間,如候車、等人、睡前、吃飯、排隊、小憩,等等。可以說,碎片化生存已經成為當前我們生活的常態。而在碎片化的時間裡,蘊含著我們大量的對信息吸納的需求,不論是我們想充分利用各種細碎時間來吸納知識,還是我們只是想在無聊的零碎時間裡休息娛樂。

  短視頻恰好滿足了我們的需求。短小精悍、可隨時開始又隨時停止觀看的短視頻,有效地填補了生活化、碎片化時間中,較強的信息接受需求。因此,短視頻傳播的快速發展,正是新媒體產品找准當代人生活痛點,釋放當代人冗余精力,滿足當代人信息需求的結果。

  契合了人們的生活化認知

  網絡新媒體的主流使用人群是中青年人,他們大多是“網絡原住民”或第一代“網絡移民”,已經自覺適應、熟悉並喜好了新媒體時代的信息傳播方式,這種方式的突出特點是生活化的。

  短視頻傳播火爆的原因,也在於它契合了我們的生活化認知方式。除了前面所提及的,我們是在生活化、碎片化的時空中來觀看短視頻的原因外,還在於短視頻不僅形式短小,且內容大多是生活化的。

  如今,無論是主流媒體的主流內容,還是商業化短視頻平台的創意內容,大多數短視頻都注意到用軟性、靈活、生動、創意甚至帶有網感、后現代的方式表達出來,撩撥觀看者的情感、情緒和社交分享欲。這些親近的表達方式給人以生活感、切近感,在生活層面、情感層面繼而在價值層面,起到默默浸潤的傳播效果。

  張揚了人們的個性化創意

  目前,抖音、快手等依賴用戶貢獻短視頻的平台,正如火如荼地發展,短視頻創作者的草根化,正是短視頻傳播快速崛起的又一重要因素。

  在網絡新時代,網民的創意是無限的,網民為短視頻平台貢獻了大量帶有強戲劇性、創意性、視覺性、奇觀性、知識性、喜劇性、情感性的短視頻內容。同時,主流媒體在主流內容的短視頻化實踐中,也順應了“期待創意”的用戶觀看期待,展示了不少同樣富有創意的內容表達。

  這種用戶個性化創意的張揚,一則使得短視頻的內容海量、豐富且可視性強,提升了短視頻的傳播效果﹔二則在創作上強力吸引用戶制作、上傳視頻的同時,也帶來了傳播上的用戶大量觀看視頻,形成草根網民之間的互動和對話,二者相輔相成,共同提升了用戶黏著度。

  固然,短視頻傳播給我們帶來了不少益處,例如拓展了我們的休閑方式,提升了我們用視頻表達自己的能力,為我們提供了施展創意的平台,搭建了我們和社會對話的一個良好渠道,也讓我們在觀看中增加了見聞和見識,同時它還是主流媒體在媒介融合時代發展轉型的重要“抓手”。

  不同時期有不同的信息表達、傳播和接受方式,這是自然而自覺的信息和媒體發展規律。面對新的形式,我們期待短視頻的發展能夠趨利避害,不僅釋放娛樂休閑功能,也能釋放審美文化功能,更能夠在社會溝通和交往中起到良好作用,走上一條有內容、有活力、有質感、有創新的發展之路。

  (作者系中國傳媒大學教師)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