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小說新干線" 近百位"文學新人"從這出發

路艷霞

2019年03月08日07:04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近百位“文學新人”從這裡出發

  “小說新干線”推出的年輕作家,不少人成為當前文壇中堅力量。漫畫/王鵬

  在《十月》封面上,先后出現過“小說新干線”的作者李唐、王威廉、龐羽等人的名字。

  “小說新干線”欄目是在1999年第一期《十月》雜志首度露面的,日前這個欄目迎來了20歲生日。沒有人為“小說新干線”慶生,但20年來的收獲卻值得銘記:欄目推出近百位“文學新人”,他們中的不少人已成長為文壇中堅力量,與此同時,在該欄目的影響下,各家文學期刊助推文學新人的專欄也變得越來越普遍。

  編輯回憶

  集束發新人小說首開先河

  《十月》主編陳東捷20年前還是一位青年編輯,他記得辦“小說新干線”是時任主編王佔軍的主意,而他和另一位年輕編輯顧建平成為欄目的首任編輯。

  陳東捷說,該欄目一開始就定位於重點關注那些具有創作實力和潛力、還沒有受到文壇充分關注的青年小說作者。而每期集中刊載同一作者的數篇小說,配以精短的評介和文學自傳,以集束的方式展示作品,這個模式堅持至今。顧建平說,當年文學期刊刊登新人作品並配發評論已不算創舉,但同期推一位新人的兩三個中短篇小說,再配發評論,則算是首次。

  自1999年至今,“小說新干線”欄目推出90余期、近百位作者,其中包括曉航、荊詠鳴、劉健東、陳繼明、余澤民、胡性能等重要的60后作家,也囊括魯敏、喬葉、李浩、盛瓊、付秀瑩、東君、陳鵬等重要的70后作家,還有甫躍輝、鄭小驢、馬小淘、孫頻、霍艷等活躍的80后作家。他們之中有許多人日后獲得了很多獎項,像魯敏、喬葉、李浩、葉舟、盛瓊等都獲得過魯迅文學獎。

  宗永平2003年來到《十月》,2004年就從前輩編輯手中接過“小說新干線”這一棒,他清楚記得自己編輯的第一部作品是作家馬煒的《回家》。“這個稿子是自由來稿,當時就覺得文本講究、文字成熟。”宗永平和同事見証著年輕作家的成長,他說盡管文學的影響力不如從前,但確實不少作者發了作品后,生活變得不一樣了。讓他感到欣慰的是,他不時聽到作家們的贊美,“張楚、徐則臣都因為沒上過‘小說新干線’而感到遺憾。”而編輯部的來稿也一如從前一樣保持密集之勢。

  作家感言

  “新干線”激勵他們一路前行

  “小說新干線”陪伴了作家的成長,當作家們談到這個美好“陪伴”時,無一例外都充滿了感情。

  曉航是首位在“小說新干線”發表作品的作家,1999年,他的兩部中篇小說《有誰為我哭泣》《在冬天裡奔跑》一起發表,正是這次機緣,帶他走出了低迷的創作境地。曉航是理科男,大學時曾有過當作家的朦朧想法,尤其是1995年后接連有兩部作品順利面世,讓他的朦朧想法開始變得清晰。但此后三年間,他投出的稿件從未有任何回音,他曾一度想過放棄。但曉航說,《有誰為我哭泣》等作品的發表,對他的未來有著決定性的意義,“《十月》不推我一下,我就不會搞文學。”他說,這一推,讓他在文學這條路上一走就是20年。而在陳東捷的回憶中,自從《有誰為我哭泣》發表后,《大家》《小說家》等六家雜志紛紛向曉航約稿。

  作家李浩如今在河北師范大學教書,但2002年他還在河北海興縣人武部工作。陳東捷是在山東一家小雜志上看到了李浩的作品,並設法找到了他的聯系地址,給他寫了約稿信。李浩隨后發來《蹲在雞舍裡的父親》《無解方程》兩篇短篇小說,他沒有想到,這些作品被相中並悉數發表。“我當時完全沒有名氣,上《十月》是完全不敢想的,當年我激動了好幾個月。”他說,他的寫作是“先鋒+現實主義”,而《十月》當年是以刊登現實主義文學見長,“作品發表,意味著對我的特別承認,我想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有意識地突破和冒險了。”

  徐衎生於1989年,2018年《十月》第五期上一氣兒發表了他的三篇作品,其中包括《烏鴉工廠》。《烏鴉工廠》寫了一個福利工廠裡的故事,那些殘障人士的真實欲望表達在他細膩的筆觸下,辛酸又充滿了生命力。徐衎說,他是在家人閑聊時聽說一位智障男士和一位殘障女士相愛,而女方家長百般阻斷。“我為家長無法面對兒女的真實情感而感到心酸。”徐衎於是花了一個月寫出了2.5萬字的小說。“寫作是我喜歡做的為數不多的事情之一。”他說業余寫作不容易,正是有“小說新干線”這樣的欄目,才讓他不斷得到了激勵。

  多年后的梳理、盤點,或許更有意義。曉航如此總結自己的過往,“我有理想主義精神,又受過嚴格的科學訓練,所以《有誰為我哭泣》這種創新性的寫法才被看上。”而被曉航定位成的“城市智性寫作”堅持至今,去年有著科幻色彩的《游戲是不能忘記》在京首發,這部作品和《有誰為我哭泣》一脈相承,“我用哲學和科學的方式來表達對世界的理解。”他說,自己是城市文學的一分子,想一直堅持寫下去,而這樣的信心正得益於“小說新干線”。

  業內影響

  各家期刊新人欄目群起效仿

  和當年“小說新干線”一枝獨秀不同,現在各家文學雜志都紛紛爭推青年作者,以至於編輯們發現,讓有的年輕作者改稿開始變得不情願,他們聽到了這樣的回答,“如果讓修改,就到其他雜志發了。”

  事實上,在“小說新干線”之后,很多文學期刊都設立了文學新人欄目。對此,文學評論家李雲雷認為,“小說新干線”創立於1999年,在當時具有開創性,也對后來的文學新人欄目起到了一種示范作用。而顧建平也發現,像《青年作家》今年新開的“新力量”欄目就類似“小說新干線”,“大力推新人的思路,毫無疑問是一致的。”

  在顧建平看來,文學寫作之所以被稱為“創作”,關鍵就在於作品應該有所創新,應該有新的內容、新的形式、新的風格,因此也需要不斷推出新人來更新文學隊伍,注入新的血液。“目前文學雜志設立的新人欄目,有助於發現優秀寫作者,讓他們在眾聲喧嘩的時代發出更好的聲音。”李雲雷對此表示認同,他認為由《十月》等文學刊物開設欄目推出青年作家,在當前文學環境中有著重要的價值。“在一定的歷史時期,文學刊物可以說代表一個時代的文學審美標准,這一標准不同於商業化的通俗文學標准,而是來自於文學內部的一種藝術標准,這樣的標准有其獨立的價值。”

  面對名目繁多的新人欄目,李雲雷也建議,文學雜志推新人的模式還是要求新求變,要立足於雜志自身的理想與追求,在此基礎上擴展視野,將更多的文學類型與追求納入其中,“比如可以舉辦網絡文學作家的純文學比賽、關於某一主題的全球性華人文學獎等,擴大吸納新人的機制,團結更多青年作家。”

  陳東捷認為,給年輕人提供作品發表平台,鼓勵他們文學創作,自然是應該的。但是讓他擔憂的是,對年輕人的支持也有些過度,不少人剛一出道就得各種獎項。“當然我也承認現在年輕人的寫作起點比我們要高,我小時候就是反復看《敵后武工隊》,而現在年輕人的閱讀量大,而且接觸的社會生活也更豐富。”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