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爽主演《青春斗》播出 導演趙寶剛回應爭議

劉瑋

2019年03月31日06:41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從頭到尾奮斗”不是年輕人的生活

  劇中的五個女青年都是“問題青年”。

  鄭爽在劇中的很多衣服是她為了貼合角色特意網購的。

  趙寶剛執導、鄭爽主演的《青春斗》正在北京衛視播出,和趙寶剛以往的作品相同,該劇播出后也引發了不少延伸話題,面對“女主角太作”“劇中的青春不是我的青春”等爭議,趙寶剛日前接受採訪時坦言,劇中的五個女孩皆是“問題青年”,隻有正視每個人身上的不完美,才能對症下藥,一一治理。“可能有人接受不了,覺得人物太作,只是因為你們自己不願承認,看不清,隻有旁觀的人能看到。”

  談戀愛戲份過多

  25歲前平均戀愛3.8次

  從開篇劇情來講,幾個女孩子都先后經歷了談戀愛、交男朋友、分手等各種戀愛橋段。有的網友感嘆,劇中對於戀愛的展現過於密集,“原來青春斗就是和男朋友斗啊?”對此,趙寶剛坦言,一生中,戀愛的比例在青春中佔的最多,“這一階段不寫愛情寫什麼?必須寫愛情,而且是大篇幅地寫愛情。”在趙寶剛看來,“從頭到尾奮斗”那不是年輕人的生活,“我們的生活在青春的過程中戀愛是主導,25歲之前平均戀愛次數3.8次,不是瞎說的。”

  《青春斗》近期劇情引發爭議源於丁蘭父母的爭論。劇中,丁蘭獲得留學德國的資格,卻被母親燒掉了簽証和錄取通知書。“憑什麼不放我走?”“這樣的父母是否太過自私?”成為爭議焦點,而趙寶剛則用一句“憑什麼放你走”直接亮出自己的態度,旋即又給出反問,“你們想過爸媽的感受嗎?什麼都沒溝通突然就說要去德國讀七年書,嚇死我了!這就是你們這一代孩子的問題。”

  愛情事業屢受挫是否真實

  青年階段談成功太理想化

  劇中,幾個女孩都有各自命運的“坎坷”。對於大學剛畢業的年輕人而言,這樣的劇情是否過於“一地雞毛”?“有人會覺得不真實,我隻能說每個人的生活是不一樣的,你身邊沒有,可能其他人身邊有。”趙寶剛認為,在青年階段談成功過於理想化,絕大多數人要面對的是不如意的工作和不順心的戀情,他希望看到的是青年人的成長,寄予的是落在細微之處的改變。“過去我們更多是一種對成功的渴望。但事實上,大多數人干的都是平凡的工作,特別是青春期。”

  《青春斗》一直在強調“隻要我們一直奮斗,說不定哪天理想就實現了”。“實踐証明沒那麼多成功的例子,這也是我對現在年輕人的一個態度,不要有那麼多成功意識,總想著馳騁世界,而是應該腳踏實地,把今天的事情做好,一點點地去改變,沒准就成了。”趙寶剛說。

  用鄭爽是否因自帶流量

  我尊重她的表演方式

  “知名大導+90后小花”,此次選擇頗具爭議的鄭爽擔綱《青春斗》女主,令不少觀眾感到意外,也有網友表示,趙寶剛也開始不得不用“流量擔當”了。但趙寶剛直言,鄭爽完全符合向真身上的“那股勁”。“我之前沒看過她的戲,但我看了她在《演員的誕生》上的表演,給我的感覺就是這個小女孩挺好。后來別人推薦了她,我專門去上海見了見,聊了四個小時。當時我就覺得,她完全沒問題。”

  開拍之初,關於角色及人物的心理轉變,兩人有過不少碰撞與磨合,有時鄭爽會直接告訴趙寶剛,“我們年輕人不這樣,這場戲我沒法演”。但趙寶剛並不著急,或將戲份置后,待其扭轉心理邏輯后再拍。“她特別直接,開始的時候也有一些爭論,彼此都有各自的想法。演員有自己的表演邏輯,凡是她認為情緒上有一點過不來的都可以調整,我尊重她的表演方式,也很欣賞這種態度。”

  50后導演拍青春是否有代溝

  老了有代溝也有可能

  隨著《青春斗》的熱播,網絡上針對五個女孩的討論愈加熱烈,有人問及“身為50后如何把握現今年輕人的狀態,會否失真或出現代溝”,趙寶剛也絲毫不回避,“太有可能了”。他直言自己眼界有限,《青春斗》只是自己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我的一生太有限了,我隻能看到這一點點。這部劇有爭議也很正常,但從我的角度講,不管別人如何評價,起碼我是付出心血的。”

  邁入花甲之年的門檻,曾經的“青春劇教父”也自言難敵歲月。“老了”“到點就沒電”“體力不行”“精力不夠”在採訪中被趙寶剛多次提及,“可能老了記憶力、辨別力弱,對自己和他人都會謙和一點,不再那麼苛刻。但我不太想過早地步入老年生活,年輕人不管怎樣,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但起碼有朝氣。我還是願意保持一個年輕的心態,永遠向上。”

  ■ 導演答疑解惑

  新京報:“青春是什麼?成長又是什麼?”

  趙寶剛:青春就是犯錯誤的時候,你要允許自個兒犯錯誤。青春就是犯錯誤。關於成長我打個比方,我們原來到了一個飯館說來四兩白坯,白坯就是沒有鹵,只是四兩白的面條,因為面便宜,鹵貴。飯館所有醬油醋是免費的,我們拿醬油醋倒了一半,這碗面就吃了。經過我們的努力,我們現在能吃到加了鹵的面,能吃到這麼好吃和豐富的面,這就叫成長。

  新京報:如何看待劇中青年男女很容易就能談起戀愛,而現實中卻有這麼多“單身狗”?

  趙寶剛:你知道為什麼嗎,你們戀愛前邊有一個框。什麼叫戀愛?談戀愛,談,戀,愛,先得談,談著談著來勁了相互戀,倆人愛得如醉如痴。你們現在先有一個標准,這男的得是這樣,比如一米八,長得帥,你們都是先有一個標准。

  新京報:戀愛要怎麼談?

  趙寶剛:我發現現在的人享受成功的心態大於承受苦難的心態,期盼快樂的心態大於忍受苦難的心態。誰都失過戀,但現在人一失戀就受不得。所以有的人現在學會一個能力,自我解析或者提前做好准備,那愛情還有意思嗎?做准備的愛情有意思嗎?談戀愛太有准備,它就失去了愛情最本真的東西,戀愛變成了理智,這愛情還有什麼意思?向真第一段情感特別真實,第二段戀愛是理智的,第三段戀愛就是湊合,所以這個片子在裡邊有一點批判色彩。我們不能站在一個客觀角度說你們不對,你們自個兒感受。

  ■ 專訪鄭爽

  希望用角色給自己壯膽

  新京報:你的青春態度是什麼樣的?

  鄭爽:我以前的青春態度有點兒耗著的感覺,那會兒簽約公司,公司給我安排通告,我也不是特別樂意上。我覺得綜藝節目就是嘻嘻哈哈咧個嘴,會讓我覺得很不舒服,每次上完綜藝節目讓我覺得心裡特別空虛。我大多數的青春是耗在家裡面,耗著過來的。向真比較積極向上,比較採取主動的形式,而我比較被動,我有點膽小。但是我一直在儲蓄能量,我想積累更多的能量在日后使用。

  新京報:一畢業就進入演藝圈的你,有沒有劇中人物“斗”青春的經歷?

  鄭爽:我覺得更多的是跟自己斗。我很羨慕向真那種光明正大的“作”,我自己的作都是背地裡的,隻敢跟親近的人作。向真敢跟社會、敢跟應聘的公司“作”,我就認為很了不起。而我就隻會跟自己斗,其實特沒勁兒,感覺自己特無能。

  比如有的時候綜藝不喜歡,有一些主持人提問的問題不喜歡,我也隻能在那兒傻笑,真的挺尷尬的。有一些人說一些不好聽的話,你也沒有什麼能力去處理,在心理上受過很多傷,造成性格上不喜歡去面對媒體,也不喜歡面對大眾,真的都是因為以前太弱了,都是粉絲去幫我說話什麼的。我還是更喜歡現在(的自己)吧,就會覺得現在的感覺很好,有的時候也有底氣說話了,有能力去做一些辯駁了,這樣的感覺非常好。

  新京報:未來有特別想嘗試的角色嗎?

  鄭爽:未來想嘗試的角色蠻多的,隻要有劇本找我,我認為有正能量的那種都希望去嘗試。我因為出道早,性格有時候有點懦弱,也希望用這種角色來壯壯膽。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