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文字彈幕”、線上找人同讀、間接參與作家寫作——

共讀時代:每翻一頁書,就掉進一群人的社區

沈杰群

2019年04月23日07: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共讀時代: 每翻一頁書,就掉進一群人的社區

  閱讀天然是帶有情緒的,讀者們有分享和討論的沖動,以前我們看紙質書的時候也有,只是紙質書無法提供這樣一個環境,而現在的互聯網產品能夠提供。

  ------------------

  今年25歲的外企職員沈逸,一直自詡“一目十行”的閱讀速度碾壓朋友圈,上大學時一天能“刷”完厚厚兩本書。最近,當她在上班地鐵上用“起點讀書”App看小說時,閱讀速度變慢了,因為她從“文字彈幕”裡發現了新大陸。

  例如她看的小說《美食供應商》,每一段話的末尾都標注一個小小的數字——那是“起點讀書”設置的“段評”功能。點開數字,其他讀者寫的感想一覽無余。作者提一句蛋炒飯的做法,都能引發“彈幕”般的熱評。

  如果閱讀不再是一個人的私事,你每翻一頁書就“掉”進一群人熱熱鬧鬧的社區,你甚至還能間接參與到作家的后續創作中……這樣的“共讀時代”,你能接受嗎?

  “閱讀天然是帶有情緒的,讀者們有分享和討論的沖動,以前我們看紙質書的時候也有,只是紙質書無法提供這樣一個環境,而現在的互聯網產品能夠提供。”閱文集團原創內容部高級總監楊沾對本報記者說。

  共讀時代,可以是“共時間”。比如,“網易蝸牛讀書”App推出的“共讀”功能,讓你把讀書這件事納入“親密關系場”:和相隔千裡的朋友們,頗有儀式感地相約同一時間讀同一本書,是不是還有種心有靈犀的浪漫感?

  “網易蝸牛讀書”App還會讓你恍若回到需要排隊“等書”的大學圖書館,為了一本好書,天南地北的人們奔向“共讀小組”,彼此凝視對方的進度。被“量化”的閱讀時長,代表了這個陌生社區裡每個人的“讀書表情”。

  有讀者因此感慨:“隻有碎片化的時間,而不存在碎片化的閱讀。”

  共讀時代,可以是“共場所”。

  人氣,是閱讀生態環境的檢驗標尺。起點中文網編輯告訴本報記者,他們整個平台評論數量前50的作品,累計產生超2800萬條評論,單部作品最高評論量達到150萬條,10萬以上評論量也已成為爆款作品的標配。“我們內部編輯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當你的作品擁有10萬條以上評論或吐槽,才可以算是人氣比較高的作品”。

  而與微信社交緊密綁定的“微信讀書”,開辟了“共場所”的兩種視角。

  在“共場所”的微觀視角裡,大家能偷窺一眼朋友的閱讀生活,圍觀一個朋友的讀書筆記,或是一覽好友讀書排行榜,就像是鑽進他(她)們家溫馨的小書房。這樣可以參考一下朋友選擇書本的品位,或者“送”一本心儀的書給他人。“微信讀書”方面負責人介紹,今年春節期間,一位來自吉林延邊的男性讀者,共向朋友慷慨“贈”出了173本書。

  在“共場所”的宏觀視角裡,群體的選擇代表了一代人的思想動態。比如今年春節從除夕至正月初五,“微信讀書”全體用戶共計閱讀1510萬個小時,其中90后群體閱讀時長最久,佔總時長的40%。

  春節檔口碑片《流浪地球》熱映帶動了閱讀原著的熱潮,“微信讀書”數據顯示《流浪地球》成為春節最受歡迎書目,另外備受寵愛的書目還有《古董局中局》《三體》《明朝那些事兒》《大江大河》等。

  共讀時代,還可以是作者與讀者的“共創作”。

  編段子、“搶樓”、撰寫角色小傳、梳理作家世界觀……這是粉絲與粉絲之間的“共創作”﹔同時,在“文字彈幕”尤為密集的小說頁面中,有的作者會主動參與和粉絲的“共創作”中。當讀者吐槽或質疑情節的真實性時,作者“親自下場”極有耐心地寫了四五大段話來解釋構思理念﹔當有人捕捉到常識性“硬傷”時,作者會迅速更正,並在“段評”裡告知所有人:“已改。”

  來自蘭州的作家志鳥村,其連載作品《大醫凌然》,是典型的“行業文”,講述了醫學院學生“凌然”如何一步一步實現“成為世界上最偉大醫生”的目標。為了寫好聚焦醫療領域行業的作品,志鳥村會長期去醫院觀摩手術,體驗距離生離死別最近人群的日常狀態。

  志鳥村的書寫細膩而動人,竟然因此引起讀者“參與創作”的興趣。楊沾說,志鳥村在連載《大醫凌然》的時候,曾特別描寫了一下手術區周圍的環境,其中包含垂挂著的綠蘿。“作者的表達技巧比較好,尤其那個綠蘿的擬人化描寫很生動,結果就被讀者們發現了,大家覺得綠蘿纏纏繞繞的,和邊上的植物很有CP感”。

  去點開這部作品的“段評”“章評”可以看到,老讀者們刷著新劇情的“文字彈幕”,還時不時調侃一下作者:“綠蘿什麼時候出場?”

  而有的高能讀者刷“文字彈幕”是為了給作者提供大量手術案例、各種病情的表征,以及流傳於醫學院學生之間的“梗”。作者有時會採納,並特地用學術論文格式加以備注。其中有兩個經常被pick的高能讀者,成了“文字彈幕區”的風雲人物。

  有專家指出,如今年輕的讀者,天然帶有“網絡社交基因”。對於他們來說,網絡社交和現實社交沒有太大區別。年輕讀者樂於表達,更樂於分享。

  楊沾說:“每個作家塑造的是作品的價值觀、標志人物和主體走向。而整個世界觀的擴展就是靠粉絲們共創出來的。”共讀群體,為文學創作帶來“社群IP化”的發展新可能。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