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版花樣迭出 網絡文學內容付費"起大早趕晚集"

沈杰群

2019年04月23日07:02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盜版花樣迭出 內容付費“起大早趕晚集”

  “起了個大早,卻趕了個晚集。”提起網絡文學的用戶付費模式,不少業內人士不無遺憾。

  2003年,起點中文網開啟了中國網絡文學用戶付費的商業模式,與海外最早的數字音樂和數字電影付費模式開展基本同期。然而屢禁不止的盜版侵權行為,讓該領域的原創內容公司深受其害。十幾年后,用戶付費商業模式的普及與海外差距不斷拉大。

  在2019世界讀書日來臨之際,如何維護內容付費產業的知識版權,依然是輿論場關注的議題。

  閱文集團旗下作家志鳥村的連載暢銷作《大醫凌然》,基本是以“秒速”被盜版App和網站搬走。根據艾瑞咨詢數據,2017年網絡文學整體盜版損失高達74.4億元,盜版損失佔到同期市場規模的58.3%,遠高於數字音樂的5.9%和網絡視頻的14.3%。

  隨著技術發展,網絡文學的盜版打擊難度愈加增大,內容原創公司和盜版者打起曠日持久的“游擊戰”。

  “與同為數字內容的音樂和視頻相比,網絡文學正版化任重道遠。體系化規模化的利益鏈條,如中小型盜版網站與廣告聯盟、甚至搜索引擎結成的利益鏈條,使得侵權盜版行為難以根除。”閱文集團高級法律顧問朱睿龍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之前打擊過的一家盜版方,僅僅一年半收入就超過9000萬元。

  朱睿龍說,去年一年,公司針對包括主流搜索引擎、應用市場在內的各大平台,全年下架侵權盜版鏈接近800萬條,處置侵權盜版App及各類盜版衍生品2300余款。

  門檻低,是侵權行為猖獗的重要原因。朱睿龍說,文字的存儲空間特別小,一整部知名文學作品也就幾百K。“對於盜版者來說,隻需要花費非常小的成本,去租一台小型的服務器,就可以裝載大量的盜版小說,而且本身小說的傳輸對網絡傳輸速度的要求非常低”。

  早年一家網絡文學盜版網站“筆趣閣”流量極高,后被依法處理關停。然而,此后諸多新開設的盜版網站,都紛紛挂靠“筆趣閣”之名。朱睿龍表示,僅2017年至今,閱文集團就針對性打擊了近百例該名稱相關的侵權盜版,“但眾多盜版網站為吸引盜版用戶流量,層出不窮的大小盜版網站仍然冠名自己為‘筆趣閣’,出現了打地鼠一樣的場景,打掉一個,又出現一個。”

  侵權盜版App往往是以個人名義上傳、發布,正版權利人在對該類App背后的侵權者發起維權時,多會發現侵權人身份信息是偽造、甚至套用他人的,從而導致維權受阻。

  當內容原創公司的權利人監測發現盜版軟件,並通過法律程序提交投訴、通知后,平台的處理和反饋往往需要較長周期——這段時間足以讓軟件繼續收割一波流量了。

  朱睿龍表示,他們每次投訴后,看似那些侵權內容下架了,可之后不久可能又“改頭換面”重新上架。“我們沒辦法去主張這個平台方的任何責任,隻能再重復地去投訴,浪費企業大量的時間”。

  電子閱讀的盜版行為在朝隱蔽化和地下化發展。一方面,盜版技術隱蔽化,如網絡文學作品盜鏈、聚合轉碼類盜版網文App等,使得對網絡文學侵權盜版行為的打擊和追責更加困難﹔另一方面,盜版行為地下化,例如諸多侵權盜版者,將主要人員及服務器均設置於境外,用以逃避國內維權與監管,打擊起來十分棘手。

  網文資深讀者王小燕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原本她也不願意看盜版文學網站——花花綠綠的奇怪廣告實在很多,但現在一些搜索引擎的App也能免費讀網文小說,而且頁面比較“干淨”,“知道看盜版小說對不起原著作者,但這種既省錢體驗又不差的閱讀,誘惑很大”。

  “移動端的搜索引擎和電腦端的盜版網站結合,是盜版新形式。”朱睿龍指出,通過這種搜索引擎瀏覽盜版網站,可以把原網站的廣告全都屏蔽掉,“從法律層面對於這些幫助傳播的搜索引擎,很難做一個直接侵權或者間接侵權的定性,這讓企業比較頭痛。”

  除了App,盜版產業鏈也不斷變出新花樣。如今一些人會借助自媒體公眾號、H5頁面形式傳播盜版內容。看似毫無異樣的自媒體平台,實則是被盜版者精心偽裝過的“侵權入口”,“這些自媒體公眾號往往冠以‘××書城’‘××書院’之名,點擊進去,公眾號裡有一套非常完善的功能,比如說最下面一欄,點擊跳轉書城頁面,跳轉好書排行榜等——然后頁面就鏈接到外部的盜版平台或網站了。”

  在應對層面,目前內容原創公司主要通過發函投訴、民事訴訟、行政舉報等多種方式打擊侵害原創網絡文學作品的行為。

  閱文集團牽頭成立了中國網絡文學版權聯盟,並發布《中國網絡文學版權聯盟自律公約》,呼吁作家、產業鏈各方協同合作,在網絡文學行業內部,建立起一個暢通、健全、良性的溝通環境、溝通規范,讓優質IP得到充分開發、分享。

  整個行業最期待的,還是司法判賠力度的加強,以及相關規章制度的落實。

  2016年11月,國家版權局印發了《關於加強網絡文學作品版權管理的通知》,該《通知》強化落實了網絡服務商的主體責任和注意義務,進一步細化了著作權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是國家版權局加強網絡文學版權保護的又一項重要舉措。各地行政執法機構也在不斷加大對行政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

  不過在判賠力度方面,雖然各級人民法院近年來均給予網絡文學侵權案件更高的關注,並且陸續產生了一批較高判賠的司法案例。但整體網絡文學侵權案件的判賠數額,仍不足以彌補權利人的損失,加之漫長的訴訟周期,整體上難以給侵權人造成實質壓力。

  國家版權局建立網絡文學作品版權監管“黑白名單制度”,適時公布文學作品侵權盜版網絡服務商“黑名單”、網絡文學作品重點監管“白名單”。這在朱睿龍看來是比較有效的制度保障,“將這些重點作品公布於眾,對於侵權方來講,會加重他們的注意義務。國家層面公布的作品,如果你還在使用盜版,我們是有權利要求它承擔更多責任的。”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