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使用對“95后”用戶情感認知的影響分析

——從群體畫像到青年文化

鄧梟弋

2019年05月15日08:57  
 

來源:《新聞愛好者》2019年第3期

【摘要】2017年后,“95后”陸續大學畢業走向社會,未來將成為中國社會的中堅力量。媒介形態的變遷深刻影響著媒介使用者的認知、行為和文化。通過梳理以往對微博和“95后”研究的基礎上,從社交元素、興趣主導、娛樂態度三方面勾勒“95后”青年群體畫像。認為微博使用有助於青年文化與主流文化的融合,有助於青年文化進一步沉澱,進而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同時,使用微博對“95后”青年文化具有過度娛樂、過度消費、文化低俗化、文化被污染的負面影響。

【關鍵詞】社交媒體﹔微博﹔“95后”用戶

一、研究背景

互聯網的興起引發了媒介工作者和相關研究者對這一領域傳播效果的極大關注,第42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到8.02億,手機網民規模達7.88億,年齡結構中20至29歲的網民佔比最高,達27.9%[1]。“95后”是1995年至1999年出生的一代人,他們成長於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20年,絕大多數為獨生子女,比90后更早接觸信息技術和互聯網,是移動互聯網的忠實用戶,被稱作互聯網時代的原住民,其對研究網絡環境下的傳播效果具有獨特的樣本意義。

“微博”是“基於Web3.0平台興起的一類開放互聯網社交服務”[2]。根據微博數據中心的調查報告,2017年微博活躍用戶中,30歲以下的用戶(81.9%)是微博用戶的主力人群,27.6%為18到22歲之間的用戶,“95后”已經成為微博月活躍用戶中的第二大人群[3]。截至2018年6月,中國微博用戶規模為3.37億人,較2017年底增長2140萬人,在整體網民數量中微博用戶數比例達到42.1%[4]。基於此,本文以“95后”為主要研究對象,分析微博使用對其情感認知的影響。

二、文獻綜述

Obvious於2006年推出的Twitter是最早的微博產品,2007年3月王興創辦飯否網將“微博”的概念引入國內,此后飯否、騰訊滔滔、嘰歪等中國最早的微博產品相繼停止運營,2009年8月新浪推出“新浪微博”內測版,成為門戶網站中第一家提供微博服務的門戶網站,“微博”一詞成為當年的流行名詞。微信和微博已成為受眾獲取新聞的重要渠道,它們的影響遠大於傳統媒體。微博的迅速發展引起了學者的廣泛研究,主要涉及以下幾個方面:

從用戶的需求與使用角度研究來看,微博具有社交和媒體的雙重屬性,從微博用戶的動機、滿意度和使用行為關系的實証分析表明,微博的媒體屬性更強,用戶使用微博主要是為了獲取自己感興趣的信息。包括績效期望、努力期望、社會影響、促成因素、信息化需求、娛樂性需求、個性化需求在內的七大因素是微博用戶使用意願及行為的影響因素。用戶在使用微博的過程中,名人用戶和草根用戶之間存在顯著的使用效果鴻溝。

微博用戶青年群體佔絕大多數,部分學者對大學生使用微博的現狀和影響進行了調查研究。研究者將重點放在大學生群體微博使用的實証研究上,通過網絡問卷調查,依據改進的方法目的鏈理論對大學生使用微博的動機結構進行研究,建立層次化的動機模型。通過定量調查分析發現微博依賴普遍存在於大學生群體中,便捷的媒介接觸促進了微博依賴的形成,受眾主動或被動地產生微博依賴。從心理分析路徑和工具性視角的角度,通過問卷調查和數據分析發現,微博的工具性使用與大學生網絡政治參與度、政治心理學因素存在相關性。

研究者發現微博等社交媒介的使用,潛移默化中對青年群體,特別是大學生的習慣、情緒、認知產生影響。微博用戶的情感體驗、需求滿足與用戶滿意度之間存在密切的相關性,進一步影響了微博用戶的持續使用。採用生理心理實驗法,測量用戶在瀏覽新浪微博時的情緒體驗和生理反應,發現微博瀏覽的積極情緒喚醒度可以顯著預測使用者的微博使用行為,即瀏覽微博時,情緒的喚醒度越高,其微博的使用行為越多。

微博等社交媒體在輿論傳播方面的作用也日趨明顯,用戶可自由發表觀點或發泄情緒。在特定事件情境下,極易產生群體極化現象,甚至導致網絡或實際生活中的群體性事件。集中於特定事件情境下微博用戶的情感挖掘與情感傳播研究,通過構建中文情感分類詞表,通過分類統計判斷用戶的情感類型和情感極性強度,尋找影響用戶情感表達和傳播的因素,進行有針對性的監控和引導。

隨著微博不同年齡用戶的進一步集中,“95后”微博用戶更加受到關注。從網絡紅人的現象來看,“95后”使用微博是實踐運用社會學“被承認的需求”的一種自我宣傳渠道。移動網絡媒介在增加“95后”大學生思維延伸向度的同時,也影響到其價值觀的建立與發展。新媒體對“95后”青年文化形成了多元解構的影響,重構出青年叛逆性時代性的道德文化,催生出青年吐槽式狂歡式的交流文化,塑造出青年個性化符號化的消費文化。

從當前的研究來看,研究者們已經開始聚焦微博等社交媒介對青年群體情感和認知的影響層面。在實証研究方面多採用問卷調查、個人訪談、心理生理學實驗等方法,但研究對象多局限在大學生群體,對青年群體的樣本選取比較單一。

三、微博濾鏡下的“95后”人群畫像

20世紀90年代后期居民消費水平持續提高,物質生活極大豐富。據國家統計局數據,90年代居民消費水平逐年上升,總和生育率卻持續降低,“95后”大多是獨生子女,“孤獨”成為其童年的標簽。他們的成長適逢中國互聯網高速發展,2007年到2017年10年間,網游、網購、視頻、微博、微信、移動支付、社交手游伴隨著“95后”的學生時代。他們更注重精神層面的需求和享受,與生俱來的孤獨感催生了被關注的渴望。網絡世界成為他們最好的精神生活家園,互聯網公共空間給予他們尋求認同的平台。“95后”是互聯網世界名副其實的原住民。

(一)必不可少的社交元素

微博具有媒體和社交的雙重屬性,雖然微博的媒體屬性更強,但社交屬性仍然是必不可少的。微博發布消息窗口“有什麼新鮮事想告訴大家?”的定位表明了發消息本身是一種社交行為。文字可以搭配表情、圖片、視頻、話題,圖片和視頻能幫助用戶更好地表達自我,也是“95后”喜聞樂見、駕輕就熟的表現方式。雙“#”帶話題的功能可以幫助此消息被更多同好檢索和發現,針對性更強。雙“#”帶話題更是一種群體符號,用戶借由此建立、搜索、加入興趣社區,獲得群體認同。

微博在借鑒Twitter的基礎上,創新了評論功能,加入了富媒體內容。相比微信、QQ這一類強社交屬性的服務平台,在微博上除能與“好友圈”建立深度關系外,還可以單方面關注用戶感興趣但不熟識的“陌生人”。用戶在瀏覽消息的同時,也會關注這條消息的相關評論。例如影視演員張譯2018年3月21日發布頭條文章《〈紅海〉英雄譜——寫在〈紅海行動〉35億后》,12881條評論可見內容包含了用戶認識或不認識的所有參與者,在消息下方留言或點贊,在留言的下方繼續評論或點贊,並按照熱度或時間排序。評論的人包含了《紅海行動》的相關演職人員,粉絲,演員自身的粉絲、好友等,形成了從意見領袖到多個二級意見領袖的社交互動。從這一層面來說,在微博平台的互動是大范圍的社交。

(二)興趣主導的生活方式

“95后”更關注個性的發展,在個人興趣的垂直領域形成了較為固定的應用使用習慣。在興趣領域有著鮮明的陣地,特別關注自己興趣領域內的明星、電競戰隊、主播等,同時關注興趣的外延內容,並形成相應的興趣社區。

微博的熱搜功能為用戶提供了當前時刻被搜索最多的前50個新聞內容或話題。採取隨機抽樣的方式,選取2018年5月3日這一天的9:20、13:30、22:00三個時段的熱搜榜,統計熱門消息的類型分布,可見熱門消息類型有明星、社會、影視、情感、搞笑、美妝、時政、健康、培訓。其中,明星資訊和社會新聞佔據了近80%的內容,明星類上榜除成名已久的藝人外,“95后”偶像TFboys單人不同內容上榜4次,新進偶像上榜14次,這與當前“95后”喜愛的明星相吻合。

智研咨詢發布的《2017—2022年中國動漫市場運行態勢及投資戰略研究報告》顯示,中國動漫產業從2010年的471億元發展到2017年的1496億元,增幅217.6%[5]。互聯網發展推動著動漫文化在國內的沉澱,以動漫為核心的二次元文化在“95后”群體中迅速傳播。宅在家裡上網,瀏覽ACGN(Animation動畫、Comic漫畫、Game游戲、Novel小說)內容成為“95后”群體生活的一種主流,二次元逐漸成為一種群體文化,反映出其審美偏好。二次元元素在微博中也有體現,微博首頁分類明確標注了“動漫”類別,為“95后”用戶提供了豐富的ACGN內容。

宅在獨立環境中發展個人興趣的同時,“95后”用戶樂於為興趣買單,願意在興趣領域付出更多的時間、精力和金錢。購買興趣領域的周邊產品,如二次元手伴、明星代言產品、IP電影等。微博網紅博主更新自己的動態和照片,吸引粉絲關注,銷售商品。例如名稱“林小宅”的微博,擁有498萬粉絲關注,每日更新銷售信息,配圖穿著銷售服裝的照片,並附有購買鏈接。粉絲因為對博主的喜愛和照片所展示服裝的吸引,完成粉絲向消費者的轉變。

尋求自我肯定和群體認同是“95后”投身興趣領域的一個重要原因。他們在微博的社交更多是基於興趣的社交,與有著共同興趣愛好的人擁有更好的社交基礎,在興趣圈子中分享動態,向同好推薦內容,同時獲得自我肯定和群體認同。

(三)兼具創造性和批判性的娛樂態度

當前,娛樂佔社會生活的比重逐漸上升,人們對待娛樂的態度也在隨著媒介形態的變遷而改變。相較於坐在電視機前享受娛樂的“80后”和“90后”一代,“95后”更加注重娛樂,同時由於互聯網的發達和移動設備的普及,其娛樂觀呈現出不一樣的圖景——創造性和批判性兼具。這種娛樂觀,從近年來獲得更多青年觀眾喜愛的網絡綜藝節目《吐槽大會》《奇葩說》《火星情報局》等可見一斑。

“95后”娛樂觀的批判性體現在吐槽文化、自嘲文化等青年亞文化上。在微博,“95后”群體更積極地表達自己的觀點,對待事物有獨特的思考。由於青年群體在社會輿論場的話語權較弱,而在微博等服務平台“發言”的門檻較低,更多“95后”選擇在微博上就當前的熱點問題、社會現象進行表達。微博話題“人民的名義”在電視劇播出時同期上線,至今閱讀量超25.1億次,討論量166.3萬[6]。話題內容包括對影視劇本身的評價,對社會類似現象的揭露等。熱搜話題“湘潭大學流浪狗傷人事件”在微博上引起用戶的持續討論,以事件為中心從學校、校小動物保護協會、學生多方面就此發表意見,觀點包括飼養寵物的責任問題,路遇惡犬扑咬如何自救等。

“95后”娛樂觀的創造性體現為,追求獨特的、有創造力的內容形式,拒絕從眾和千人一面。搞笑和吐槽是“95后”喜聞樂見的表達方式,兼具良好的價值觀,幽默、吐槽的微博大V、話題更受“95后”群體歡迎,這些大V也成為他們推選出來的意見領袖。以“微博原創視頻博主,搞笑視頻自媒體”定位的微博主“papi醬”,擁有2000多萬粉絲,其上傳的視頻每期都有一個主題,例如:“挑剔的媽媽”“12星座典型性格的12個人”“今年雙11期間的我”等。更多的草根“95后”用戶樂於使用“賤”“萌”“逗”“喪”的表情包進行表達。表情包不僅將情緒具體化,也成為“95后”緩解尷尬、自嘲吐槽、融入圈子的最佳方式。

四、微博使用對“95后”青年文化的影響

“尼爾·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提出‘媒介對於文化的精神重心和物質重心的形成,具有決定性的影響’”[7]。新媒體在潛移默化中影響了“95后”青年文化。

(一)微博使用對“95后”青年文化的推動作用

1.微博用戶年輕化有助於“95后”青年文化與主流文化的融合

受到“95后”推崇的吐槽文化、二次元文化均屬於亞文化的范疇,隨著微博用戶的年輕化,與青年亞文化主流人群進一步重合。“95后”“00后”用戶的增多使微博成為青年群體的聚集地,對外聯絡的基地,對青年亞文化與主流文化融合發展起到重要的促進作用,推動“社交”“吐槽”“二次元”等元素向大眾文化傳播。微博媒體與社交的雙重屬性,既有別於微信專注社交通信,也有別於嗶哩嗶哩視頻網站專注內容,使得微博在眾多服務平台中獨樹一幟,成為“95后”青年文化與主流文化連接的橋梁。一方面,微博的社交屬性不斷拉近亞文化關鍵意見領袖與普通用戶的距離,形成獨特的文化生態圈,用戶間的大范圍互動擴大了亞文化的輻射面﹔另一方面,微博的媒體屬性,為青年亞文化通向大眾文化打開了一扇窗口,開放的傳播機制使微博成為中國的“公共議事廳”[8]。

2.微博內容垂直化有助於“95后”青年文化進一步沉澱,帶動產業發展

微博的用戶多樣性和內容垂直化,使得青年亞文化相關產業的各環節參與者在一定程度上聚合。意見領袖和普通用戶在微博上可以就相關興趣領域進行廣泛和深度的討論,包括內容生產、粉絲經營等,從而實現青年亞文化的社會化和商業化。除吸引具有明顯青年亞文化標簽的用戶以外,更多的微博用戶輻射到與青年亞文化相關的產業,如動漫、影視、搞笑、音樂、游戲、電商、衍生品等。

(二)微博使用對“95后”青年文化的負面影響

1.一味迎合用戶興趣,造成過度娛樂

在新媒體平台競爭日益激烈的今天,為了留住老用戶吸引新用戶,增加用戶黏性,擴大商業利益,微博利用大數據和算法不斷增強對主要用戶群體的研究,在網站設計和內容產品上不斷投其所好,將用戶的主要注意力放在娛樂上,海量的娛樂信息讓真正需要被關注和重視的新聞被淹沒。現在,微博更多時候是明星的秀場、廣告主的樂園,用戶過分沉浸在充斥著娛樂的信息環境中,需要警惕青年群體忽視現實世界的自我成長和社會責任。

2.灰色利益鏈條和狂歡式消費場景,導致過度消費

微博在推動青年亞文化社會化、商業化的同時,也存在過度消費的弊端。游戲、網絡、電商紛紛將微博作為營銷宣傳的陣地,擬造“天貓雙十一”“京東618”等各種名目的消費日,微博中充斥著代購、刷粉、僵尸號、軟廣告。在狂歡式的消費場景中,青年群體的消費更傾向於沖動、非必需、低層次和炫耀性,應該注重培育其樹立健康的消費觀。

3.缺乏長期有效的把關機制,致使青年文化低俗化和被污染

傳統的文化傳承總是自上而下的,“反社會化”現象使傳統受教育者反過來向施教者施加影響。這種現象在網絡時代表現得更甚。網絡原住民在網絡世界完成了社會化過程,“95后”標榜特立獨行,崇尚取得發言權,不加監督和引導就會增加“95后”青年文化低俗化和被污染的風險。例如惡搞嚴肅內容和傳統經典,違反社會公序良俗的言論和行為,對他人施加網絡暴力,特定事件下的群體輿論極化現象。微博需要建立一套完善有效的把關機制,甄別不良意見領袖,限制違規內容上線,在焦點事件發生時及時匯總各方意見。

五、結語

本研究認為關注“95后”群體在新的媒介環境下的情感認知具有較大的研究意義和價值。“95后”用戶和微博在相互影響下形成全新的文化生態圈。微博濾鏡下的“95后”群體樂於社交,崇尚興趣主導的生活方式,具有批判性和創造性的娛樂態度。本文認為微博的使用有助於“95后”青年文化與主流文化的融合,有助於“95后”青年文化進一步沉澱,進而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同時,使用微博對“95后”青年文化具有過度娛樂、過度消費、文化低俗化、文化被污染的負面影響。

參考文獻:

[1]第42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EB/OL].http://www.cac.gov.cn/201808/20/c_1123296882.htm.

[2]楊曉茹.傳播學視域中的微博研究[J].當代傳播,2010(2):73-74.

[3]新浪微博數據中心.2017微博用戶發展報告[EB/OL].https://www.useit.com.cn/thread-17562-1-1.html.

[4]第42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EB/OL].http://www.cac.gov.cn/2018-08/20/c_1123296882.htm.

[5]智研咨詢.2017—2022年中國動漫市場運行態勢及投資戰略研究報告[EB/OL].http://www.chyxx.com/research/201610/459819.html.

[6]新浪微博[EB/OL].https://s.weibo.com/weibo/%23人民的名義%23.

[7]燕道成.新媒體對“95后”青年文化的解構[J].當代青年研究,2017(6):35.

[8]李娜,胡泳.社交媒體的中國道路:現狀、特色與未來[J].新聞愛好者,2014(12):5.

(作者為中國傳媒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碩士生)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